色调·GREEN ● 刀剑乱舞● 石青● 石切丸● 笑面青江

sodasinei 2020-10-21

原作者:有只鸽子叫晨曦♬

 

写在开头
这是个坑!!!但是每篇没有必然联系可以放心食用。这篇是刀!!!虐向注意!!!
cp:石青
小学生文笔
角色归官方,ooc归我
食用愉快!

 

因不是祭拜时间而少有人来的神社显得十分的空旷,在静室里,石切丸正一脸平静的坐在神像前。“石切丸大人。”一位巫女揭帘而入,“那位大人派人来请您前去驱邪。”“哦?时间又到了吗?”“并未到,只是那位大人家中最近常犯屋鸣,故提前请您过去。”“知道了,代我回禀那位大人,我明日便去。”

第二日,石切丸整理好行装,便出发前去那位大人家。

那位大人的府邸因为有小妖作祟而显得异常败落,家中的女主人因此也显得格外憔悴。“夫人。”“石切丸大人,寒舍就麻烦你了。”夫人掸掸衣上因为屋鸣而落下的薄灰,脸色蜡黄但任不失礼节。在夫人的带领下,石切丸走进了他去过多次的静室。

“青江,是你吧。”待夫人关门离开后,石切丸突然开口,“每次都折腾这家,不无聊吗?”但是却无人回应他。石切丸揉了揉眉心,叹了口气,开始了他的“公务”。

“青江君,石切丸君去那位大人家里了。”白衣黑发略有透明的姑娘坐在披着白衣的绿发边,“这次真的不是你吗?”“真的不是我,女鬼姐姐。”青江一脸无奈。“呀,青江君,你家石切丸君好像招去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白衣的姑娘看着府邸方向说到,“青……青江君?唉?不见了?”

……

“所以说,鸦天狗大人,您来是干什么的呢?”青江半倚着墙,双眼微眯,勾起一抹有点玩世不恭的笑。面容丑陋的鸦天狗扇着布满黑羽的双翼,声音如被风吹破的房屋那般破碎,以至于青江废了好大劲才听懂:“这个屋里那个驱邪的人,我要带走。”“你要带他走?”青江挑了挑眉,“有经过我的同意吗?”鸦天狗扭曲的脸上隐隐能看出怒火,显然,这是一只脾气暴躁的鸦天狗。“青江阁下,我们尊敬你,但也请你不要妨碍我们。”“你若抓别人,我自然不会阻挠,但是,”青江抽出佩在腰间的胁差,“你却选了最不该选的人。”鸦天狗看着用刀指着自己的男子,怒火中烧,便快速扇动翅膀冲了过去,手中的血色长戈隐约有黑雾缠绕。“这是你自找的!”“呵……那么……委身于我吧,小猫咪!”

院墙内吟诵阵阵,院墙外刀剑翻飞。一堵墙划清了两个世界的间隔,不厚,但却永不可破。就像在炼狱哀嚎的亡灵永远无法触碰到高高在上的神明一样。青江万万没想到,这只鸦天狗还有援军。以一对六,再强的人也会有些力不从心。青江,终究是把胁差。“若是把大太刀就会方便很多吧。”青江这样想着。一个看似不经意的分心却让青江身上对出了数道伤痕,如小溪般蜿蜒的血痕因为剧烈的运动而溅在了青江身侧披着的白衣上。

伴着驱邪结束的神乐铃声响起,石切丸轻轻掸去衣上的少量尘埃,神色平静的他全然不知道墙外发生的事。

当最后一只鸦天狗死去后,青江如解释重一般向后重重倒在半凝结的血泊中。青色的长发散乱,露出了一直藏着的那只红色的眼睛,身上的白衣早已被血浸透。但他一点也不慌乱,甚至可以说是平静,他知道,这里是石切丸回神社的必经之路,他一定能发现自己。当青江觉得自己就要消逝于此的时候,近于涣散的视野中终于出现了那张自己熟悉的不能在熟悉的脸。青江看着石切丸的嘴开合着却听不见他在说什么。倒在血泊中的青江被石切丸半跪着抱起紧紧搂在怀里。鸦天狗的尸体告诉了石切丸这里发生的事。青江用尽了最后的力气抬手抚上石切丸的脸颊,他闭着眼,淡淡的笑着,一如平常都语气却细弱蚊音。

“哟,神官大人,今天你还是没抓到我啊……”

【放在后面:
绿之章写的超——扎心。思路一直没搅顺,还得思考如何串起石青夫夫的相遇(瘫)看在我那么努力的份上,各位看官大人请点个小红心再点个小蓝手再走吧!(土下座)以及非常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男x你】重逢 #加州清光 #压长谷部 # #药研藤四郎 #青江● 男神X你 ● 乙女向
一边偷的不动一眼。 “压长谷部,在您不在时,依旧尽心完成工作。”     【】 “大人,请问你明天打算怎么向短刀们解释?”太郎坐在走廊上,问着一旁的绿色神。 “哦呀,那就按照神的意思...
】问道中 ● ● 填词● 近侍曲
抖抖盐把他再练两级,让他安心毕业……   问道中   作词:碧落溪 作曲/编曲:志方晶子 主题:-《》   暂披月作衣,瘦马穷径, 倦后且停孤旅。 松竹何曾语,江山入定, 俗世郁虑此间亦...
【审神者日记】如你所见般的朴实无华 ● ● 烛台光宗● 压长谷部● 歌仙兼定● 鹤国永
。         歌仙的衣服上有股好闻的味儿,甚好甚好。不过……今天没看见药研、一期和小近侍山姥啊,这仨去哪里了?太兄弟在那边的树下喝酒的喝酒写字的写字,papa跟青江好像去“跳大神”了...
我家审神者脑子有坑(三)● ● 压长谷部● 鹤国永● 蜂须贺虎彻
啊啊啊!!”          正讨论的热火朝天的男士们成功被吓得一愣一愣的。          萧箐一脸幽怨的从窗户里探出头来,实体化的怨气浓郁的已经要让准备厄运去除了。“那啥,这不是要...
【明国行】浮栈 ● ● 填词● 明国行● 近侍曲
偷偷摸摸揉了这个梗进去。)   浮栈   作词:碧落溪 作曲/编曲:母里治树 主题:明国行-《》   访迷津,堤风抚江流, 西起东逝,今还有。 残章旧,无甚奇趣堪留; 临渡一步倦收...
我家审神者脑子有坑 ● ● 烛台光忠● 藤四郎● 药研藤四郎● 鹤国永● 重庆
。         “烛台,麻烦你帮我拿点冰块。”萧箐瞬间就严肃了下来,“嘛,以后好好相处了。”          本男士们面面相觑,似乎看出了一些异端有什么也没有说。  ...
1】何以论平生 ● 宗三左文字● 药研藤四郎● 压长谷部● 不动行光● 舞台剧
,偶尔被拿来出出阵,练个级,安心等毕业。 但一脚踩进一个坑,另一只脚就免不了要踩另一个。无奈躺尸在家的几天补了很多游戏衍生作品,其中就包括舞台剧。微词在先,我对《》的游戏性一直持保留态度...
我家审神者脑子有坑(二) ● ● 压长谷部● 鹤国永● 烛台光宗● 一期一振● 药研藤四郎● 重庆
一个假的一期一振·长谷部和烛台·这么简单粗暴·我的天啊·光忠开始怀疑生。         把审神者搬回审神者专用居室后,本的一众开始了一个严肃认真的讨论。         “要是每次都这么来一...
【江雪左文字/宗三左文字】他的浮生 ● ● 江宗
,确认镜中人仪态尚可后,对三日月了一,“又不是什么大事,就免惊动其他人啦。你们趁着还未入冬,多晒晒太阳。” “是极,是极。”三日月一本正经地应着,“那新来本的那位——” “嘘。”审神者伸出食指立...
【鹤国永】放鹤 ● ● 鹤国永● 填词● 近侍曲
……= =   题外话,我坚持了这么久的三字标题在鹤球这里终于破功了……   放鹤   作词:碧落溪 作曲/编曲:志方晶子 主题:鹤国永-《》   旧雪余迹,纷纷然,融满襟; 梅色亦老,枝上寒暑忽流易...
【莺】阳羡 ● ● 莺● 填词● 近侍曲
首,我已经填了十一首近侍曲啦,偷摸着给自己这条咸鱼发个小红花。   阳羡   作词:碧落溪 作曲/编曲:志方晶子 主题:莺-《》   适逢绮霞临万壑,当浮斜阳色,值林叟负柴柯。 莫问来路几何...
【萤】梦火 ● ● 萤● 填词● 近侍曲
首又长又悲壮的3/4曲……补了补历史发现志方这把发得真好,好到明知是还是一遍又一遍地循环。   梦火   作词:碧落溪 作曲/编曲:志方晶子 主题:萤-《》   总须等溪山褪素衣后, 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