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调·PINK ● 刀剑乱舞● 大和守安定● 加州清光● 冲田组

sodasinei 2020-10-21

原作者:有只鸽子叫晨曦♬

 

开头详情请见前文。【白之章、绿之章皆可】
本章cp:冲田组
极化安定注意!!!
虐向注意!!!

————————————————————————————

修行归来后的安定再也没露出过他曾经那种暖暖的可爱的笑颜。而在某天,安定得知了第二天的天气状况后,便去了一趟万屋,提了两瓶酒,一包不知道里面装了什么东西的包裹回来。

翌日,一贯早起的长谷部与歌仙都在沉睡,安定与清光共住的部屋的矮桌上,放着一瓶安眠药。一夜的“畅谈”,让清光喝了很多酒,本就不胜酒力的他自然已经铭酊大醉,伏桌而睡。

阴灰色的天空,没有一丝风的日子,是多么的适合死去。

安定,从而桌前起身,略微活动了一下,因跪坐太久而发麻的双腿,整理了一下,略有褶皱的白衣站在部屋的拉门前。他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一般,从拉门旁的柜子里抽出了一封信,放在矮桌上,确保清光醒来后便能看见后就拉开门走了出去。

沉睡的同僚,被灌醉的清光,准备好的书信,以及另一振“大和守安定”。

散开的中长发,随风微摇的抹额的后摆,在他走到本丸结界的边界时停了下来。“所以,对不起,清光,请忘了我。”未经结界主人的同意而随意出入结界者皆会化为灰烬,这一方面能阻止敌军入侵,另一方面也可以避免暗堕刀剑逃离。当然不会有人想到,这种防护屏也能成为自毁工具。

……

清光,

     展信安。

当你看到这封信时另一振“大和守安定”应该已经醒了。不要来找我,找,你也不会找到。

也许我得了一种名为“冲田君”的病,但是我并不想治。冲田君已逝去多年了,纵使我消散也仅会化为一滩铁水。所以,请告诉主君,她从未拥有过一振身着白衣的“大和守安定”。

无论怎么样,也再也见不到冲田君了吧……

他们应该醒来了,至于那位,告诉他大概的状况吧。对了,我的衣装在柜子里。

                                                        大和守安定

安定再一次打量了那个他住了一段时间的院落,站在近膝深的草丛里的他因未消的晨露而衣摆微湿。转身,抬步,结界轻荡起一层波纹,几撮灰浮现了出来然后又被吞噬,一切终归于平静。

后来,那位失去了一振大和守安定的审神者将这种病,称之为——“爱”。

【南:粉之章完结的方式很奇奇gaygay,全程都是安定一个人的事啊……十分感谢竹子宝宝给我的灵感 @圆润润的解言SAMA ,以及十分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男x你】重逢 #加州 #压切长谷部 #石切丸 #药研藤四郎 #笑面青江● 男神X你 ● 乙女向
原作者:木琴   #这个是复健了,虽然自己只是个透明。 #我在男两周年了,没什么擅长的,就送自己的一些甜文吧。 #ooc #甜   【加州】 你把极化后的他设为近侍,便了无音讯。 他总会坐...
三日月宗近,兼定以及所谓意义 ● 活击/
只能瞄几眼《活击/》。尽管一开始吸引我苦等一周只为二十来分钟的是兼定的脸,但值它落幕之际,依旧觉得在少年与名之外有许多值得一谈的东西。 诚实地说,它的作画之精良可以是业内标杆,但终究...
兼定】应载酒 ● ● 填词● 近侍曲
XD 两段副歌间的那段过门旋律不好抓,我就没填。然后我可以去折腾宗三的曲子了……   应载酒   作词:碧落溪 作曲/编曲:母里治树 主题:兼定-《》   逢一朝缓鞍鞯过市中, 必趁日暖...
1】何以论平生 ● 宗三左文字● 药研藤四郎● 压切长谷部● 不动行舞台剧
大阪;协力的里,也有鹤丸国永这样数易其主的存在。各入各眼,格各异,对旧主的态度也不一,再面对织信长时,信长黑与信长粉之间的不一触即发,一边是不动行执意保护森兰丸与织信长,一边是织的...
【江雪左文字/宗三左文字】他的浮生 ● ● 江宗
战。 “阁下想将今川氏的眼线铲除,从而影响情报、改变战果?天真。”他举卓立,语声清冷而气势逼人,与敌方打泰然对峙。敌方倒也毫无退却的意思,抄挥来,意在将他逼下房顶,使院内两名今川众阵脚。 太...
色调·WHITE ● ● 一期一振● 江雪左文字
或是美术馆,您应该知道,这个地方,不止您一振‘一期一振’。” “那我还能做什么?没了本体的他们只会消失的彻彻底底。每一场大火每一场灾难,都会让我失去很多。而我,仅因为是出自粟口吉之手的唯一太而被...
我家审神者脑子有坑(二) ● ● 压切长谷部● 鹤丸国永● 烛台切宗● 一期一振● 药研藤四郎● 重庆
角落的药研拍了拍自己身边长期担任近侍的哥哥一期一振:“一期哥,大将难道没给你说过吗?要是她有那点不对劲直接敲晕然后等将醒来就没事了。”于是乎,粟口长期近侍二人偷偷摸摸悄悄咪咪的绕到了审神者的身后...
色调·GREEN ● ● 石青● 石切丸● 笑面青江
却选了最不该选的人。”鸦天狗看着用指着自己的男子,怒火中烧,便快速扇动翅膀了过去,手中的血色长戈隐约有黑雾缠绕。“这是你自找的!”“呵……那么……委身于我吧,小猫咪!” 院墙内吟诵阵阵,院墙外...
【莺丸】阳羡 ● ● 莺丸● 填词● 近侍曲
首,我已经填了十一首近侍曲啦,偷摸着给自己这条咸鱼发个小红花。   阳羡   作词:碧落溪 作曲/编曲:志方晶子 主题:莺丸-《》   适逢绮霞临万壑,当浮斜阳色,值林叟负柴柯。 莫问来路几何...
【不动行】夜雪枫桥 ● ● 填词● 近侍曲● 不动行● 志方晶子
。 但乐曲的后半段总觉得还有一个人,我听了听,应该是长谷部。   夜雪枫桥   作词:碧落溪 作曲/编曲:志方晶子 主题:不动行-《》   晚来残钩潜云岫,晚秋丹枫招红袖。 雪骤声悄,无意惊...
般若长/骨喰藤四郎】长宵 ●
西,弯弯的一线月牙投下稀薄的,映照一方不的镇子。舟客零星,多为归人,因此一上岸便各自回了家。最后一位中年舟客却颇为不同,他一身寻常打扮,却有一头银光流泻的长发,一柄佩刀,以及一把琴,乍一看更像旅者...
【压切长谷部】星流 ● ● 压切长谷部● 填词● 近侍曲
表现力将它填完。   星流   作词:碧落溪 作曲/编曲:志方晶子 主题:压切长谷部-《》   此程塞北江南,卷白草策劲骖,起势欲追东去百川, 匆匆向来处,聊谢际会千般,已尽欢。 脱鞘决死生,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