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山】无你无光耀 ● 刀剑乱舞● 一期一振● 山姥切国广

sodasinei 2020-10-21

原作者:有只鸽子叫晨曦♬

 

对,答应列表写的一期山的文。盲狙的浙江卷作文题目x妈呀真的好难,作死小能手就是我吧xx
做好准备,我们要开始咯xx
————————————————————

山姥切国广,堀川国广的杰作,因为是神刀的仿制品就异常的不喜欢别人夸奖他,当然,其实内心还是挺高兴的。

一期一振,粟田口吉光唯一的太刀作品,拥有一群弟弟,虽然看着挺温柔的,其实是白切黑。

一期一振比山姥切国广晚来接近两个月。“我是一期一振,出自粟田口吉光之手的唯一太刀,藤四郎都是我的弟弟们。”负责锻刀的近侍山姥切同学准备又一次面无表情的听完新到来的同伴的自我介绍时,目光首先被一期一振的服饰吸引住了。

以普蓝为底色的军装上金色和白色的配色在从山姥切背后的拉门外刺进来的阳光中犹如被佩戴在胸前的象征着无量荣光般的徽章一样熠熠生辉,红色的缎带把黑底金纹的披风牢牢的固定在肩膀上,金色的护甲再一次的把眼前的人提亮了一个度;一头水蓝色的头发显得异常柔软,让山姥切不有分明的从心底冒出一个想摸摸看的想法;金色的双眸中荡漾着一种陌生的柔和。这振新到的刃正笑眯眯的看着比自己矮了不少的披着白色被单的“未知生物”。

“啊,跟我来吧,主殿要见您。”山姥切国广感受到了注视后下意识的扯了扯兜帽,转身拉开拉门,准备带一期一振去见在部屋里缩了很久的审神者。

“真是个有趣的人啊……”一期一振跟在后面轻笑了一声。

也不知道山姥切国广是怎么做到的,从锻刀室到审神者居室的路上居然没有碰见一振粟田口的刀。于是,这条在山姥切国广脑子里应该是被一群小短刀从头缠到尾的路就这么轻轻松松的走过去了。

审神者居室。

“唔……一期一振吗……被被可是一期君的前辈哦,所以,麻烦你带着他去出阵吧!!!!”

看见这样的审神者,山姥切国广不由得叹了口气,但是也无可耐何,这样的审神者又不是一天两天了。

“那么……一期一振殿下请跟我来吧。”

……

当一期一振在阿津赫兹山再一次的得到了“誉”后,不由得回头看了看背对他而站的山姥切国广。果不其然,一股淡淡的不服输的气息从那块白布下往外溢出。无可奈何的一期一振摇了摇头,暗自决定以后的“誉”都交给山姥切国广来拿。

一个月后。

眼睛在观察恋爱之人的时候特别尖的审神者惊奇的发现自己哭天喊地锻出来的一期一振喜欢的人居然是自己那个总是把自己藏在被单里的近侍。嘛,八卦气息浓重的审神者准备来找一期一振“谈谈人生”。

“一期君。”
“在。”
“你喜欢山姥切君?”
“!这……”
“说实话,我又不会吃了你,怕什么。”
“我确实喜欢他。”
“那就去追吧,我批准了。”
“感激不尽。”

还是阿津赫兹山,一期一振一个没收住手又拿了“誉”。下意识回头,却发现身后站着的人是和泉守后不由得暗暗的叹口气,他忘记了,这次的编队里没有那个披着被单的人。

闷闷不乐的一期一振带着脸黄状态闷闷不乐的回到本丸,闷闷不乐的把战利品交给审神者后闷闷不乐的走到自己第一次遇见山姥切国广的锻刀室门口闷闷不乐的坐下。

“……一期君?”

身后传来的熟悉的声音让一期一振猛的一回头。金发碧眼披着被单穿着红色运动服的人就在自己身后一脸疑惑的看着自己。“主殿说你虽然拿了‘誉’但是看着状态不太好我过来看看,”他顿了顿,“才不是关心你,只是作为近侍的责任而已。”

“你知道为什么我会这样吗?”一期把头转回去,平视前方,“因为,我想跟一个披着白布的人一起拿下这个‘誉’啊。”

“……!!”

一期一振笑眯眯的回过头,不出意料的看见了那个蹲在自己身边捂着脸的人红透了的耳根。

“所以,山姥切君。”
“?”
“能让我,拥有这份荣誉吗?”
 
                                         ☆END☆   
——————————————————
南:被被快跑!!!小心清白不保!!!!
咳,好的我正经点。好久没写小甜饼了发现自己还是适合洒刀片……不写刀是我怕被人揍!谢谢看到这里的您,希望您观看愉快!

 

我家审神者脑子有坑(二) ● ● 压长谷部● 鹤丸永● 烛台光宗● 一期● 药研藤四郎● 重庆
。在药研的生里第一次嫌弃自己的身高。毕竟萧箐也是个有170的大姑娘了,更何况现在还是站着的。一期充分发挥了自己比审神者高7厘米的身高优势一个手落下去。        压·目瞪口呆·我可能看见了...
[]酱的恋爱咨询教室♪ (一期×女审神者) #藤四郎
身边是近侍的职责。」   「以为万屋的位置是在三条大桥和厚樫之类的地方吗一期哥。」   「,不要偷换概念。」   「而且,就算期哥简直就是个跟踪狂主人也完全没有拒绝过不是嘛。」   一期哥叹...
广】访险 ● ● 填词● 近侍曲● 广
  作词:碧落溪 作曲/编曲:母里治树 主题:广-《》   危壑日高云散,天霁空澄, 宿雾泽汀兰。   青灯度凉宵,算来此程行将半, 掩卷闭户,暮霭共客盘桓。 流云兆时雨,宜听檐下声潺湲...
[]陪睡(一期×女审神者) #乙女向
同意才行,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总而言之去找了一期。  作为近侍,正在辅佐处理公文的付丧神只是愣了一下,在听到的请求之后露出了相当精彩的表情,“……意思是、侍寝吗?”   ……好像也可以这么说...
震惊!粟田口私立学校学生出门失踪教导主任寻找再度失踪!● ● 药研藤四郎● 一期● 一药● 藤四郎● 厚藤四郎
!                                                   ——        “小溪沟……”一期皱了下眉,然后飞奔而去。        穿着大裤衩的药研和厚还有披着外套的在水里玩的特别的开心。“这样真的一点也不热啊!药研,带了一期哥...
【一药】君可知 ● 一期● 药研藤四郎
。 “紫瞳。”写着公文的一期突然抬头。 “一期大人。” “的原名叫什么?” “紫瞳。” “以前的名字?” “……藤四郎。” 一期听了,小弧度的摇了摇头,知道自己问不出什么来了。 3、 作为护...
色调·WHITE ● 一期● 江雪左文字
或是美术馆,您应该知道,这个地方,不止您一期’。” “那我还能做什么?没了本体的他们只会消失的彻彻底底。每场大火每场灾难,都会让我失去很多。而我,仅因为是出自粟田口吉光之手的唯一太而被...
【审神者日记】如所见般的朴实无华 ● ● 烛台光宗● 压长谷部● 歌仙兼定● 鹤丸
。         歌仙的衣服上有股好闻的味儿,甚好甚好。不过……今天没看见药研、一期和小近侍啊,这仨去哪里了?太兄弟在那边的树下喝酒的喝酒写字的写字,石丸papa跟青江好像去“跳大神”了...
【一药】不要离开我 ● 一期● 药研藤四郎● 一期
原作者:有只鸽子叫晨曦♬   大晚上窥视粟田口对戏的时候出现的脑洞…… ooc有,有轻微腐向! 隐性渣审碎向,药研极化注意,一期轻微暗堕! 以上。 (๑❛ᴗ❛๑) 那么,开始咯...
【审神者日记】动物化的本丸 ●
出卖了。药研藤四郎。按照这个套路……那个就是咯?【瘫】         下午,我枕在小狐丸【当然是变成狐狸的那种!贼大只呢!】身上,抱着从动物堆中随手捞的只猫【看起来是】胸口上趴着粟田...
我家审神者脑子有坑 ● ● 烛台光忠● 藤四郎● 药研藤四郎● 鹤丸永● 重庆
引起了的注意,转身看了过来。只见萧箐正躺在地上摔得跟个二傻子一样。然后成功吓住了男士。药研都要提着药箱赶来时就看见萧箐翻身跳了起来,“别担心,我没事。”烛台注意到萧箐的嗓音变低了...
【鹤丸永】放鹤 ● ● 鹤丸永● 填词● 近侍曲
……= =   题外话,我坚持了这么久的三字标题在鹤球这里终于破功了……   放鹤   作词:碧落溪 作曲/编曲:志方晶子 主题:鹤丸永-《》   旧雪余迹,纷纷然,融满襟; 梅色亦老,枝上寒暑忽流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