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药】君可知 ● 刀剑乱舞● 一期一振● 药研藤四郎

sodasinei 2020-10-21

原作者:有只鸽子叫晨曦♬

 

咳,盲狙全国二卷的产物xx
一期一振将军设定,药研藤四郎【紫瞳】“礼物”侍从设定
瞎写√


0、
一期一振,我是个不合格的间谍。

1、
那年,将军一期一振收到了一份“大礼”——一个有着紫色眼睛的少年。
“叫什么?”金色眼睛的将军坐在象征着自己权利的座位上略微的低头看了看那个被关在铺着猩红地毯的银色笼子里穿着黑色单衣的少年。少年肤色白皙,身材纤弱,两条露出来的腿更是让人觉得他有些弱不禁风。很普通的黑发,还没有一期一振的侍女的发色美丽,但就是那双紫色的眼睛,阴差阳错的吸引住了一期一振的灵魂。
“大人,我们那边都喊他藤四郎。”匍匐在笼子边尽显奴颜的使节满脸通红的抬起头。
“藤四郎……真是普通的名字。”一期一振抬起带着白手套的手摸了摸下巴。
“叫紫瞳好了。”

2、
一期一振身边本来有几个长得算是比较貌美的侍女,当紫瞳长大了一些后,果断的换掉了那些侍女让紫瞳来服侍。
“紫瞳。”写着公文的一期一振突然抬头。
“一期一振大人。”
“你的原名叫什么?”
“紫瞳。”
“以前的名字?”
“……藤四郎。”
一期一振听了,小弧度的摇了摇头,知道自己问不出什么来了。

3、
作为护国的将军,一期一振可算是毫无弱点可言。在其他下属眼里,一期一振刚毅果断,没有妇人之仁,算得上一代豪杰。而那么坚毅的人,在紫瞳面前就是只一个大孩子而已。
“辛苦了,一期一振大人。”紫瞳端了一小盘一期一振最爱吃的水果放在了他的桌子上,伸手给他揉捏肩膀。
“最近前线的战况不行啊……”一期一振叹了口气,抬手拍了拍在给自己揉肩的那双手。
“能让我看看吗?”紫瞳问道,“小时候,养父让我看了些兵书,应该用得上。”
……
果不其然,那场战役一期一振方大胜。接下来接连几场怎么看都要输的战役在紫瞳的帮助下打了胜仗,同时,他们也确定了恋人的关系。

4、
我已经接近他了。
 

5、
“紫瞳……”
一期一振抱着脸上还挂着泪痕在他怀里睡着的少年低声的呼唤这他的名字;抚摸着自己爱人光滑脊背的一期一振有一种莫名的安心。
从这一天起,紫瞳便不再是一期一振的侍从。
紫瞳喜欢穿一身暗红色的衣衫,配上罂粟花形状的头饰,再加上对于排兵布阵设计可算是狠辣,于是,下属便在私下称他为“血罂”。
军中有传闻:“血罂大人是上天送给一期将军的帮手。”又有传闻说:“一期将军拥有了血罂大人的帮助后,就算在战场上受伤也可以活着继续带兵。”
 

6、
三年后,一场敌方有援军有后补而己方一无所有的战斗中,他们被敌方包围了。
“紫瞳,我可能会折在这里吧。”一身戎装的一期一振背手站在主将位上背对着紫瞳说。出征前泛着寒光的护甲上添了许多伤痕,并且还沾上了很多无法清除的灰烬。几天几夜的不眠不休让年轻的将军两鬓边生出了许些白发,眼下的黑眼圈显得他异常憔悴。
“将军——!”
下属的一位军士慌张的闯了进来,“敌军开始攻击了!”
“我们还有……多少人?”一期一振哽咽着开口。他能不伤心吗?死了的那些人,都是他同生共死的兄弟啊。
“还有……20人。”军士低下头,咬着牙说出了这样一个数字。
“你先退下吧,凭着着地形地貌,我们还能躲两个时辰。”

7、
“将军。”穿着黑色劲装的紫瞳突然开口,“敌方想要的,只是你的人头。”
紫瞳话音刚落,还活着的几位军士的歌声传入了帐篷里,那是故国的歌谣。
“紫瞳……”一期一振忍着泪把瘦弱的紫瞳紧紧的搂进怀里,“我该怎么办……”
紫瞳没有说话,他轻轻的拍了拍抱着自己的男人的背,脸上早是一片泪痕。
“……对不起……”
“紫瞳,你……”
一把短刀从一期一振的背后插入了一期一振的心脏。把刀捅进去的人,正是他最爱的紫瞳。
“我是个不合格的间谍,我居然爱上了你,但我不得不杀了你……”
紫瞳的泪水如同断了线的珠子一直往下滚落,打湿了自己的衣矜。
“你不是很想知道我的名字吗?”
“我叫药研藤四郎,敌国的,二皇子。”
一期一振金色的眼睛慢慢的失焦,他的嘴角扯出了一个释然的微笑。
“难怪,你对兵法那么熟悉……”
 

8、
一期一振,我接近你是因为你几乎没有弱点。君可知,吾来于此,仅为寻君之弱点,毁君之所有。

 

震惊!粟田口私立学校学生出门失踪教导主任寻找再度失踪!● 一期一药● 厚
。”         ……         最终没挣过,被强行背了回去顺带“享受”了一期的伤员专属服务。然后,学生与教导主任一期都请了一个长长的假,当然,的假是请的。  ...
一药】不要离开我 ● 一期一期
。“这是……兄弟们的碎片!?”“是的。你再看看这个。”一期拿起了块上面略带锈迹的碎片。“这是……我的?”愣住了,从这之前,他一直以为自己是这个本丸里唯一...
我家审神者脑子有坑(二) ● ● 压切长谷部● 鹤丸国永● 烛台切光宗● 一期● 重庆
。在生里第一次嫌弃自己的身高。毕竟萧箐也是个有170的大姑娘了,更何况现在还是站着的。一期充分发挥了自己比审神者高7厘米的身高优势一个手落下去。        压切·目瞪口呆·我可能看见了...
[]酱的恋爱咨询教室♪ (一期×女审神者) #
原作者:姬上叽叽叽   *的视角,主体还是×女审神者 *流水账,很没诚意的飞速解决事件,把积在word里的坑翻出来写的睡前段子     最近。   主人好像在避着期哥。     「啊,...
1】何以论平生 ● 宗三左文字● ● 压切长谷部● 不动行光● 舞台剧
,偶尔被拿来出出阵,练个级,安心等毕业。 但脚踩进一个坑,另只脚就免不了要踩另一个。无奈躺尸在家的几天补了很多游戏衍生作品,其中就包括舞台剧。微词在先,我对《》的游戏性一直持保留态度...
男x你】重逢 #加州清光 #压切长谷部 #石切丸 # #笑面青江● 男神X你 ● 乙女向
】 他怎么也没想到,再次见到审神者时,她已经和他一样,穿上了白色的大褂。 “欢迎回来......”紫色的瞳孔中充满了惊讶,他轻咳声,深深鞠了躬“大将,好久不见了。” “,”你走上去摸摸他...
一期山】无你无光耀 ● 一期● 山姥切国广
接近两个月。“我是,出自粟田口吉光之手的唯一太都是我的弟弟们。”负责锻的近侍山姥切同学准备又次面无表情的听完新到来的同伴的自我介绍时,目光首先被的服饰吸引住了。 以普蓝为...
我家审神者脑子有坑 ● ● 烛台切光忠● ● 鹤丸国永● 重庆
引起了山姥切的注意,转身看了过来。只见萧箐正躺在地上摔得跟个二傻子一样。然后成功吓住了男士。都要提着药箱赶来时就看见萧箐翻身跳了起来,“别担心,我没事。”烛台切注意到萧箐的嗓音变低了...
[]陪睡(一期×女审神者) #乙女向
同意才行,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总而言之你去找了一期。  作为近侍,正在辅佐你处理公文的付丧神只是愣了一下,在听到你的请求之后露出了相当精彩的表情,“……意思是、侍寝吗?”   ……好像也可以这么说...
眠月 #女审神者 # #乙女向
侧穿过的手,姿态像是非常亲昵的恋人间的耳语。   又是不是那样的关系呢。   下地顺着她的头发,也如同那声音一样漫无目的地思索着。   和人。主从。应该就是这样的关系。   如果往那纯粹...
色调·WHITE ● 一期● 江雪左文字
或是美术馆,您应该知道,这个地方,不止您一期’。” “那我还能做什么?没了本体的他们只会消失的彻彻底底。每场大火每场灾难,都会让我失去很多。而我,仅因为是出自粟田口吉光之手的唯一太而被...
【审神者日记】动物化的本丸 ●
把你出卖了。。按照这个套路……那个就是咯?【瘫】         下午,我枕在小狐丸【当然是变成狐狸的那种!贼大只呢!】身上,抱着从动物堆中随手捞的只猫【看起来是山姥切】胸口上趴着粟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