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入的时候会发生什么(莺丸×女审神者)#刀剑乱舞乙女向

sodasinei 2020-10-21

原作者:姬上叽叽叽

 

*莺丸×女审神者

  “……不这么近也可以吧。”

  你很有受威胁感地往后缩了缩,把手里的丁子油放到一边,“真是的……伤口在哪里?”

  面前的男人对你微笑起来,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举起右手,“只是轻伤。”

  被敌刀横蛮地斩裂笼手,小臂上坚硬的甲片亦随之破碎开来,尚顽留附着在伤口上方。你看着透出的暗红血渍,心疼地抽了口气,小心地试图拨开那段损毁处。

  ……纹丝不动。

  “大概得剪开才行……不知道这个能不能修好呢。”

  不这样就没法处理伤口,你松开一直扶着的他的手臂,摸索着想要从身后的匣子里找到剪刀。

  动作被制止了。

  被冠以春告鸟名号,实际上你认为应该是茶碗成精的付丧神拉住你的手,“很麻烦啊……欸,帮我脱掉吧。”

  “舍不得衣服吗。”

  “别在意那些小事。”莺丸还是微笑着,语声轻和地垂下头重复了一次,“……帮我脱掉吧。”

  茶色的瞳眸一眨不眨地盯着你,你呵呵地笑了笑,用另一只手摸过剪刀咔擦两下把笼手和袖子一起剪开了,“要调情先看看时机怎么样?就算帮你脱掉指贯,不也还有一层衣服吗,别告诉我它们长在一起。”

  “真狼狈啊。”他于是望着被你沿中缝整齐挑断,尽数散开的残损布料抱怨,你审视了一下他那截格格不入的袖子,深为认可地点点头。然后一边回味他这副和风雅完全扯不上干系的形容一边迅速处理掉伤口。

  “……你觉得就这么让你带着半截袖子回去怎么样?”

  “敬谢不敏。”

  “开玩笑的。”你正正腰坐起来,结果他又把你拉回怀里,“这样解也可以的吧?”

  男人的体温带着余烬一样的热度把你包围了,被卡在他腿间的你整个埋在了付丧神的胸膛。

  被清苦寡淡的味道包围着,你叹了口气,张开手拥住他的肩膀,把手绕到莺丸的身后去寻找结在背中的绳结。指尖擦着肩脊滑落,续而顺着接合处的曲线探去,挑住贴合起伏肌理紧绷的绳段。

  他顺从地拢住你的腰,把下颌搁在你的肩窝,遮挡着右眼的刘海轻柔地擦过你的颈侧。

  “很重欸。”

  你抱怨了一句,搭在你腰上的手不断分散着已经快要溃散的注意力。

  “是吗?主将还真弱啊。”

  “是是。”

  你终于磨磨叽叽地找到了绳结拉开,“好了……快起来啊,你是猫吗?”

  “不是。”

  “那就起来。”

  啊……他叹息起来,放开了你,“好想喝茶啊。”

  果然是茶碗成精。

  你尽量放轻动作,把笼手从他的手臂上褪下,“好啦,等出去了给你泡多少茶都可以。”

  “……会很久呢。”

  “? 马上就好了啊。”把这身衣服换掉就可以了吧。

  你低着头把最后一点布料抽出,一抬头就看到了付丧神看起来十分意味深长的笑容。

  “……喂。”

  “主将说过了吧,这里还有一件。”男人拿掉你手上的笼手,凑近你耳畔平静地说,“不过我也不知道,被这么做会发生什么呢……?”

 

[]陪睡(一期一振×) #
原作者:姬上叽叽叽   *一期一振× *OOC有,应该是双箭头,纯属睡前放松作 *清水,超短篇,对OOC和我烂文笔有想法也请不要拍我砖(。)我已经不知道我在写什么了    “……”  怀里...
日记】动物化
为什么有着长谷部发型以及长谷部专属总心表情?作为一个对猫猫狗狗这一类毛茸茸生物毫无抵抗力爆发出了堪比短刀机动冲了过去。怂怂伸出揉了揉那只汪头。“嗯?这样……樱吹雪?”好,这是长谷...
[]恋爱咨询教室♪ (一期一振×) #藤四郎
原作者:姬上叽叽叽   *视角,主体还是一期一振× *流水账,很没诚意飞速解决事件,把积在word里坑翻出来写睡前段子     最近。   主人好像在避着一期哥。     「啊,一...
日记】如你所见般朴实无华 ● ● 烛台切光宗● 压切长谷部● 歌仙兼定● 鹤国永
。         歌仙衣服上有股好闻味儿,甚好甚好。不过……今天没看见药研、一期和小近侍山姥切啊,这仨去哪里了?太兄弟在那边树下喝酒喝酒写字写字,石切papa跟青江好像去“跳大”了...
我家脑子有坑 ● ● 烛台切光忠● 藤四郎● 药研藤四郎● 鹤国永● 重庆
简单点就是画风清奇热爱搞事。对,热爱搞事。          萧箐刚刚来到这个因为上任失踪而放置了很久时整个人都是一个大写怂,又因为这个本里原有男士们都对外来有极高警惕性...
我家脑子有坑(三)● ● 压切长谷部● 鹤国永● 蜂须贺虎彻
。居室外传来了一众男士讨论声,比如什么要把装扮跟个小仙女一样啊,要把本好好装饰一下啊之类一些乱七八糟事,反正不是正事。萧箐听着听着就开始怀疑人生,然后:“我到底接手了个什么啊啊啊啊...
】阳羡 ● ● 填词● 近侍曲
首,我已经填了十一首近侍曲啦,偷摸着给自己这条咸鱼发个小红花。   阳羡   作词:碧落溪 作曲/编曲:志方晶子 主题:-《》   适逢绮霞临万壑,当浮斜阳色,值林叟负柴柯。 莫问来路几何...
我家脑子有坑(二) ● ● 压切长谷部● 鹤国永● 烛台切光宗● 一期一振● 药研藤四郎● 重庆
。在药研生里第一次嫌弃自己身高。毕竟萧箐也是个有170大姑娘了,更何况现在还是站着。一期一振充分发挥了自己比高7厘米身高优势一个落下去。        压切·目瞪口呆·我可能看见了...
眠月 # #药研藤四郎 #
啊。”   “呜哇,吃惊。你在和我谈这种东西啊。”   又缩进来了一点,他无奈地把收拢在她腰后。   有时候觉得作为主人她是个脆弱人,虽然平日里是凛丽大气,私下里却一反常态地露出这种...
论沟图撞上考砸● 男X你● 压切长谷部● 压切婶
?”手指轻轻划过。 “那么这里呢?”恶劣笑笑,将红绳勒紧“这里是那个区分性别的地方么?” “说来很多文章都是求不得而利用来满足自己私欲呢。”虚握住长谷部身,轻轻上下活动了一下。 “主...
男x你】重逢 #加州清光 #压切长谷部 #石切 #药研藤四郎 #笑面青江● 男X你 ●
来说吧。”石切喝了口茶,苦笑一声。 自从那天离开,短刀们每天都来问他们,什么时候回来。 从近侍传话,到占卜预测,他们期待地样子被石切他们看在眼里,却也没有办法。 “石切,石切,”身后又...
】当是白血球(型)时:
原作者:还行吧   当是白血球(型)时: (1) 自己必须上战场,上了战场后马上跟变了个人似的,速度超快,(仿佛骑了梦幻坐骑长谷部),战斗力MAX,撕敌(X (2) 刚上战场,头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