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惧而生怖 ● 时空中的绘旅人● 司岚

sodasinei 2020-10-21

原作者:花落敲闲棋

 

被囚在法师塔的第一天

因为一时的怯弱,被司岚偷袭成功,被冰霜冻结了一切。

司岚眸子里荡漾着复杂的情绪,他不止一次停下脚步想要将我关进笼子。塔底下是法师巡逻,严防密布,似乎空气的流动都受到了阻碍。

艾因站在法师塔门口与巡逻法师沟通,窗外雪虐风饕,席卷汲取着生机,只留下一片死寂沉沉。只有最中央的那颗枫树开的繁茂,亭亭玉立。

他注视着底下的纷争,碍着罗夏他们的面子将她囚禁在了法师塔的顶楼,也就是他的卧室。

我从昏迷中醒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在一个华贵的床榻上,下意识的召唤画灵发现力量已经被禁锢。窗户上附着法力让她无法靠近三尺之内,门上有强大的法力波动。

台阶的恐吓,出其不意的偷袭和囚禁。这样的结局比关在笼子里又好的了多少,指甲死死镶嵌进肉里我也毫无察觉。

一次又一次的重蹈覆辙她已经受够了。这该死的法师塔,到底埋葬了多少罪恶和肮脏。或者说,司岚身上的秘密与冰蝶有关,才会如此忌惮她?

我徒劳的坐在床榻上,在时空中来回的穿梭,我唯一看不穿,接触不到的人也只有他。危险而又不得不去接近,我有些自嘲的笑了几声,低语道“我这算不算羊入虎口。”

门把转动的声音,由外而打开,司岚踏进了屋内,神色倨傲又冷漠。他毫不在乎她的反应,抬手释放法术,在地上勾勒出了一个散发着淡淡荧光的法阵。

“你为什么不把我关进荆棘牢笼里。”我垂下眼眸开口质问,已经沦落至此,心如死灰。再差又能怎么样。

“小姑娘,你要认清一件事,我是看在罗夏他们的面子上待你稍好些。”似乎被她的话逗笑,话语中又带着喑哑的致命危险。

他重新加固了卧房里的禁制,我张了张嘴什么话也说不出,默默的拿起水滋润干裂的嘴唇,终究是什么也改变不了。

我没有一丝一毫的机会,司岚浅蓝色的眼眸淡漠的注视着我,顿时昏昏沉沉径直睡了过去。

最后的知觉是,司岚不愧为首席法师,警惕而戒备,手段层出不穷。

我想再次醒来的时候应该就到了月桂节,眼皮沉重的再也睁不开眼睛。滚烫的泪水从眼角落下,我陷入黑暗彻底失去了意识。

门外是法师巡逻,由司岚亲自看守,戒备森严,连飞虫都无法进去。因着艾因的通报,罗夏处理完了皇宫内的政务就匆匆赶了过来。

“司岚卿,那异界的少女呢?”

“囚禁在卧房。”

“你可真是个不知道怜香惜玉的人,距离月桂节还有十天,尝试一次又损失不了什么。”

“我讨厌变数,更何况她太弱了。”

”陛下,您也知道,我决定的事情谁也动摇不了。”他的话语强势且不容人拒绝。

被囚禁的第二天

司岚进了卧房打算再一次加固禁制,他对待危险向来谨慎。

少女昏睡在床上,喃喃着梦话“无论如何艰辛,一定……一定能找出解决办法的……司岚冕下,求您给我一次机会吧。”

司岚锐利的目光紧盯着她,手里的法术蓄势待发。仔细检查才发现她依旧沉浸在睡梦中,他没有其他动作,站在窗边凝望着窗外下了数年的大雪,又深深看了她一眼,面无表情的走了出去。

被囚禁的第三天

醒来后发现自己还在房间内,周围的器具一尘不染,没有丝毫烟火气息,干净冷清。

再次醒来竟然不是在中央广场上被献祭,一时不知道是庆幸还是悲哀。

我走到窗边就被上面附着的法术弹开,无法接近。窗外的景色也被法术掩盖,只有无尽的薄雾笼罩,朦胧到连天色也看不清。

不知道昏睡了几天,不安弥漫了全身。

我拼命敲门喊道”有人吗?!我想跟司岚冕下谈谈。”一次又一次做着无用功。

呼喊了许久一个回声也没有,只有无边的寂静。屋外看守的四个法师,一致的漠视了她。直到嗓子嘶哑再也发不出声音,我倚靠着墙壁脱力的坐下。

过了不知道多久,司岚进来了。我脑海划过近几天的记忆,冷静的看向司岚,每说一句话嗓子都刺的疼痛。”您能不能给我一次机会,让我试一次又如何?”

”你在这就是最好的选择。”司岚抚了一下单片眼镜,居高临下的俯视着我,强势的威圧感扑面而来。

我不甘示弱的回瞪回去”您能囚禁我一次,不可能囚禁我无数次。您知道,我有穿梭时空的能力,大不了也就多一个来回,而您没有任何办法。”

”小姑娘,你的威胁对我没用。”司岚的声音很平静,筹谋了数年,早已做好了牺牲的准备。他背负着最深的秘密,也深知其无解,他并不认为她能找出解决办法。

”为什么您不愿让我去了解,是不敢……还是这冰蝶的来源与你有关。”我故意激他。

司岚凝望着窗外没有回话,久到我以为他不会回答的时候,他开口了”我给过你机会了。”

在幽暗的台阶上,他不能将关乎大陆的命运一事交给一名怯懦的少女。但少女的话总让他有些烦躁,也触及了他内心不愿去想的事情。

“你口口声声说着想要找出解决的方法,可你连这间幽暗窄小的卧室都逃不出去,我如何才能相信你?”司岚的话语里带着怒意,强迫她直视着他的双眼。

下一刻,无比沉重的昏睡感如同潮水一般袭来,我又被施法弄昏过去了,心里只有无数的脏话。

司岚将昏睡的我放在床榻上,没有任何情意的描摹我的眉眼,触及白皙光滑的皮肤停顿了半晌。

阖眸道“小姑娘,我很抱歉。”歉意于夺走了她的生命,叶塞大陆的一切本不该牵扯到其他人。

被囚禁的第四天

“咚咚——”房门被敲响,咔嚓一声门被打开了,一刹那间法力狂暴,路辰被这肆虐的法力拖延了不少时间。也触动了在地牢里的司岚,门上有他的禁制,稍有些风声响动就会察觉。

路辰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支开了守卫,拉着她想要逃出去,我跟着路辰跑的上气不接下气“你为什么要救我出去。”

“我相信你,你不应该被司岚囚禁在这里。”他那双碧绿色的眼眸蕴含着温柔如潮汐袭来。

“可你不知道这会付出什么代价吗?”在之前的穿梭里,她见过路辰因救她被关押进地牢,浑身是伤的模样。

“我知道,所以你一定要找出拯救叶塞大陆的方法。”

“我和艾因都愿意协助你。”

司岚不知从什么时候就已经站在门口,略带着嘲讽道“可真是情深义重。”

我朝前跨了一步,正好挡住路辰,忍着心中的畏惧开口“这一切都是我的过错,请您不要责怪路辰法师。”

看着司岚不为所动的法术波动,我因恐慌而颤抖的声调带了一丝哀求“求您不要责罚他,我甘愿被您囚禁。”

“呵。”司岚冷哼了一声,他看着小姑娘通红的眼眶,强忍惧意挡在路辰身前的画面只觉得碍眼。“路辰,作为背叛者自己去找罗夏领罚吧。”一丝多余的眼神也没给他。

我的手被司岚紧紧攥着,骨头都要被捏碎,小心翼翼的用余光去看他,面色阴沉似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

“司岚冕下。”我战战兢兢的喊他。

一瞬间天翻地覆,我被他按在墙上,被迫看着司岚,散发着危险诡秘的气息,语气强硬。“你只是一个祭品,不要妄图去尝试影响他人,也别想逃跑。你的宿命早已注定。”低沉的语气在耳边响起。

我一瞬间寒毛直竖,固执的盯着他“司岚冕下,是您在害怕被我影响吧,我知晓未来,我敢于尝试。”

“尝试又有什么用?”他打断了我的话,向来平淡的语气中带着显而易见的怒火,他被激怒了。

我沉默了下来,这种姿势保持了许久,司岚才回到了平素寡言阴沉的模样,冷冷威胁道“再乱跑,害的可不只有你自己了。

”我被粗暴的扔进房间里关押了起来,门又一次在我面前锁上。

他明明知道,只要让她这十天内昏睡过去,一切事情就迎刃而解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他开始下不了手。

霍列斯从一侧台阶上走上来,玩世不恭的朝司岚调笑道“司岚冕下可是享用过那少女了?不如让我也尝尝她的滋味。”

他啧啧了几声,感叹道“在冰蝶席卷世间后,我已经好久没见到这般纯净白皙的女孩了。”

“出去。”司岚听不下这般污言秽语,耳根莫名的有些烫,淡粉色在逐渐蔓延。

“司岚冕下可真是不识情趣。”霍列斯走之前看了那扇门一眼,舔了舔唇角。

被囚禁的第五天

自从昨天路辰想救我出去后,司岚来看守我的时间越来越多。

想逃出去怕只是一个奢望,我在心里叹了口气。

主动跟司岚搭话“你活了这么漫长的岁月,不无趣吗?”我秉着能套出一点话就套出一点的心态问他,知道的越多,下一回她就能更有把握。

“并不。”司岚的回答冷漠的很,但我并不气馁“那你为什么这么执着于拯救叶塞大陆?”司岚有一些恍惚,他想到了一切开始的时候,想到了幼年的自己“这些与你无关,祭品就该安安分分待着。”

“司岚冕下,您看,我都快死了,还是为了这片大陆献身。”“只是一些往事您都不愿意告诉我吗。”

我往司岚身边凑了凑,他瞳孔收缩了一下,若有若无的少女独特的香气萦绕在他身旁。

司岚疏远的将我推开,站在了窗前语气平淡的开口“曾经,我所居住的村庄被毁灭,我也濒临死亡。”

“有人舍身救了我。”我压下心中的诧异,原来初衷只是这么简单吗。我想起司岚学长的回答“那么一定是我心中藏了许多秘密。”

司岚浑身散发着冷厉的寒气,我一时之间晃了眼,觉得也没有那么可怕了。

被囚禁的第六天

距离月桂节还有四天,司岚一直没有用法术让我昏睡。

我也趁机在卧室内翻找一些有用的书籍,床头柜里有一本破旧的日记本,上面布满了灰尘,似乎被人遗忘了很久。

“五月三十日,村庄被毁灭,有一种奇特的生物,状似蝴蝶寒冷如霜雪,不断的飞舞在我身边。”

“目前来说似乎没有什么危害,反而能给我带来一些特殊的能力。”我一时心惊胆战不敢再看。

吱呀的开门声让我吓了一大跳,是司岚进来了。

我警惕的看向他“冰蝶究竟是怎么回事?”司岚隔空取走了破旧的日记本,嗓音低沉沙哑“它们,因我而起。”

我后退了几步抵着墙壁,司岚抚摸着我的眉眼“我与它们是共生的关系。”

”这就是法师塔最大的秘密,你满足了吗?”我不敢看他,浑身颤栗着,原来是这样——一切的事情似乎都有了头绪,司岚的一切行为都有了原因。

“怕了吗,小姑娘。”司岚似是为了让我看的更清晰,召唤出了冰蝶环绕在身旁。

“我......不怕。”我壮着胆子抓住了他的手臂“也许一切还不算晚,也许我还能找到办法救你。”

“呵。”司岚低沉的讥笑,像是在笑自己,又像是在笑少女的天真。“你要知道我活了多久。”司岚松开了我,转身走了。

漫长的岁月里,他也曾想过无数种办法,只不过最后都以失败告终。

被囚禁的第七天

这已经是我待在这法师塔顶楼的第七天,司岚把一切都告诉了我,但他依旧囚禁着我。

过了这么久,我才发现,我从未看透过他,这个人心思深邃的可怕。

若不是他愿意,恐怕她永远也不会找见那本日记。

“司岚,能不能带我出去看看。”我恳求道,也没有抱太大希望,毕竟他连窗户都不让我近。

“好。”出乎意料的是他同意了我的要求。让侍者拿了不少避寒的衣物让我换上

“司岚冕下,您能不能暂且转过身去。”他浑然注意不到盯着女子换衣物是件不礼貌的行为,被我点出之后他才转过身去。

清晰可见的他脸上有一些红晕。

司岚还是不肯让我走出法师塔,我和他坐在法师塔门前的枫树底下,凌冽的寒风刮的我肌肤生疼,连穿了大氅都无法抵御的寒冬。

天越来越冷了,冰蝶的诅咒也越来越深了。我悄悄看了眼司岚,他还是那副冰霜模样。

虽然冷但我不愿回那间小屋子,和他一同坐着。

霍列斯趁着司岚和我都不在潜伏进了法师塔顶楼的卧室,舔了舔上唇和手上缠绕的蛇对视“还有三天,那般的小美人,让我享用上三天,该是多美妙的滋味。”

在枫树下干坐了很长一段时间,司岚的侧颜和人一样冷清,冰寒如霜雪,眼角下的痣多了丝妖娆。他在不生气的时候是十分好看的,好像有小鹿在心房撞动着。

两人就这么待着,安静且诡异的和谐。直到天色渐暗,我提出回去,司岚颔首,领着我回了法师塔。

送我回去后司岚就走了,我直接躺在了床榻上,突然被魔法凝聚成的蛇咬了一口,浑身炽热,霍列斯从衣柜里走出来,妖娆的走到我面前“那司岚可真不懂情趣,美人在怀不懂享受,最后还不是便宜了我。”

他解开了我身上的衬衫,我尽最大的力气支撑着我走到了门边,无助的呼喊司岚。

“他不会来的,法师塔没有道德和规则。”霍列斯的话让我的心凉了一半“你只管好好享受,我不会让你疼的。”

我绝望的闭上眼睛,不愿再去看霍列斯,肌肤暴露在空气之中。

刹那间,门突然被法术破开,司岚面色阴沉的站在门口“滚出去。”法术已经在他手上凝聚。

"哦?司岚冕下可是忍不住了,也想与我一同享用?"霍列斯还没说完,就被司岚击飞了出去,门哐当一声也随之关上。

被囚禁的第八天

眼前的景色愈发模糊,嘭的一声她终于支撑不住意识消散的一干二净。

夜幕一点点吞噬掉白昼,旖旎气息弥漫​在屋内,说不清道不明的危险在徘徊。恍恍惚惚间只能看见一袭黑袍上面垂着几缕墨蓝色长发。“难……难受……”​我抱着司岚的身体哀求。

“想要我帮你?”司岚看着她沉默了半晌才道,语气

带着几分玩味。要是她清醒定要把自己大卸八块,做出如此荒唐举动,可惜没有那么多如果。

“嗯是……嗯帮帮我……”​我不经思考的就吐出这一番话,缠着人更紧,像是被火炉灼烧又抱着冰块,冷热交互。

感觉到冰块被什么东西阻碍,我一把褪下他的袍子把他压在身下,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司岚并没有反抗,也没有施法解咒。

“容我放纵这一次。”他低声喟叹。

红帘罗帐,春宵一刻值千金。

被囚禁的第九天

我醒来时已经是傍晚,距离月桂节还有几个小时。

深刻清晰的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张口想骂他又说不出什么话,眼泪一滴滴落了下来

“我恨你。”

司岚揽着我直接吻了下来,干脆利落地堵住我的唇。

“如果这里不是叶塞大陆,像你的世界一样和平安宁,我想我是愿意与你长相厮守的。”

“我的爱人。”他眸子深邃,眼里尽数是情意,看的我脸红心跳。

“我们只有最后的三个小时了。”我不敢去看他的眼睛。卧室里的所有法术都被解禁,我和他五指交叉,坐在窗边。

看着月牙儿一点点升起,漫天飞舞的白雪,城外反抗军的大旗。厮杀,哭喊,在黑夜里进行,一切犹如世界末日“司岚,我们下去吧。我知道我的命运,但我不想逃,我只想与你——同生共死。“

“好。”他捧着我的脸落下一个轻柔如羽毛的吻。

被囚禁的第十天

在法阵耀眼的光芒中,司岚揽住了我的腰,手心炙热无法令人忽视。”闭眼。”

近乎命令的话语让我下意识的合上了眼睛,如同世间最盛大的婚礼,无以计数的人在广场上,嘈杂纷乱的声音离她原来越远,越来越模糊。

只有眼前人的唇温热又带着罂粟般的诱惑,无声的泪珠滚落在我与他的袍子上,发丝交错,衣裳交织。

直到我要喘不过气来,司岚才松开了我,在我耳边低声道”我很抱歉,我爱你。”

血祭的疼痛已经让我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犹如灵魂被一丝丝剥离,只能怔怔的看着他。

是他亲手取走了心上人的命,也献祭了自己。他这一生唯独不愧对这个大陆,拯救了无数人。

哪怕后世不会有他一丝一毫的记载也无悔。

冰蝶由他而起,也该由他而终。

他,别无选择。

在阵内二人一同化为虚无,法阵被激活深蓝色光束冲天而起,拉开了新世界的门。​

罗夏的血汩汩淌在阵纹上,还剩下最后一口气,看着司岚和她,眸子里带着无法令人看懂的情绪,似敬佩,似怜悯。缓缓闭上了眼。

人们狂欢喜悦,踏上了新世界的旅程,一个暴君和一个助纣为虐的法师,谁又会注意呢。

 

七夕佳节,黄粱一梦(x我) ● 时空旅人
打发时间。 但是并没有什么用处,就倚在墙边,淡漠看着一切神情,直接吓退了所有找他跳舞贵族小姐。他仍旧在舞池里旋转。 月色将沉,明暗更迭,站在法师塔底下枫树,透过单片眼镜看向天空,星辰...
【游戏王DM/貘良了贺】死星上行 #貘良了 #暗貘良 #巴库拉 #暗游戏 #亚图姆
目光所不能企及另一个世界与他一同驶向长河尽头。时间在他幻想是一头巨兽,由无数诸神与凡人轮回所构成,是每日死去又重萨塔之蛇。那绵延爬兽圈起世界咬住自己尾巴,他妹妹也在它身躯之中...
七夕佳节(路辰x我) ● 时空旅人● 路辰
原作者:花落敲闲棋   感觉有点ooc亚子,见谅! 路辰x我     “听说,明天是七夕节,你有安排了吗?”是路辰学长打来电话,温柔意外带着些拘谨。      我躺在屋外草地看着漫天星光...
【食物语】一睁眼,发现我重了!⑬死 ● BG● 食物语乙女向同人小说 ● ALL女少主● HE● 甜文有点小虐
人,必须运用极其强大灵力,身体从来承受不住如此巨大灵力,除了自爆为代价。 “亦何欢,死又何?”少女声音淡淡,没有一丝恐惧,“如果可以保护他们,如果可以不让过去悲剧重演,我愿意付出任何...
【试译·岛崎藤村】在《》之后 #翻译 #日本文学
制作一本简素小册子,发行三辑《小册子(バンフレット)》。或许在这里是头一次说,因此也算是借本次《》出版机会,向大家最先通报《小册子》这一企划。我不才,将本书插画装帧等劳烦给了有岛马君。能够...
【永七 钟桐】一期一会(一) ● 永远七日之都● 钟函谷● 幽桐
DRAGON POWER “那么来吧,我们血液流淌着财富芬芳,我们为黄金鲜美色泽颤栗,我们所向披靡,我们刀枪不入。”——龙族纪年史卷首语 曾经钟函谷是一名黑暗祭,现在他是一名浪迹天涯旅人...
【石纪元/千】虎 #dr.stone #石纪元 #
地球。   但他却只是哀伤地笑了。他说,不,千空。   “对不起。”   石制长枪贯穿了他心脏,少年瞳孔突如其来骤变缩起,嗓音破碎在喉咙涌起鲜血里。伸出手,自相识以来第一次将他拥入...
【萧无名/樱吹雪】剑本无心 ● 金光布袋戏● 宫本总● 天宫伊织● 萧无名● 樱吹雪● 剑无极
人,不妨与之结交,若是个高人,说不准还能棋逢对手。 于是循声去。 夹道芳菲依然争艳,却人声稀疏自缤纷平添几分空寂,直至近了那刀风来处,一片花林才重又热闹起来。萧无名敛气走近,透过重重芳华...
【文野乙女】全興致● 文豪野犬乙女向● 太宰x你
原作者:太宰治子   *太宰治×你 *架空背景 *私設ooc  *小學文筆 *半沙雕向(?)   超短篇型隨想隨寫,為再不發文連我都會斬自己!   太宰治是你好//火//包//友。 莫名聊着...
【露伴乙女】疯子● jojo乙女● 岸边露伴
传闻漫画家。   他挑了挑眉尾,给了我一个肯定回答。   “是我。”   “真让人难以置信,你就是那位岸边露伴,我也是日本人,是一名画家,应该勉强能算做同行吧。”   岸边露伴对此没有任何惊讶...
【综乙女】关于女朋友病娇小心思(内含/赤征十郎/太宰治/富冈义勇/黑羽快斗)● 黑篮bg● 文豪野犬● 名侦探柯南● 鬼灭之刃● 男神x你● 乙女向
脸上面无表情,眼眸沉了下去,阴沉神情隐于黑夜           你很不开心           这种感觉就像是最喜爱宝物被人发现,他们用贪婪眼神看着你甚至要去触碰宝物一般,令人烦躁厌...
【梁皇无忌/泣幽冥/爱灵灵】露上琴 ● 金光布袋戏● 灵尊
魔世收兵。后元邪皇复,修罗国度覆灭,帝尊与鬼玺均是下落不明,直至元邪皇身死也不知所在。 人世欣欣,饿殍残垣所留创痕仿佛都随日月轮替渐渐淡却。至于那魔世邪神将、灵界大师兄梁皇无忌究竟流落何方,真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