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石(四) ● 海贼王乙女向● 黄猿● 波鲁萨利诺

sodasinei 2020-10-22

原作者:无名小姐

 

黄猿单人

@IKOL 点的梗

人物ooc致歉

撞梗致歉

开始

 

黄猿(祖母绿)

你逗弄着笼中的鸟儿,随意的问着身边的侍从:“从哪里找来的。”身后的侍从手放在背后恭敬的回答:“前两天看您一直在喂养屋外的鸟,就给您抓回来了一只。”

“是吗……”你看着笼中的鸟笑了笑喂了些面包,提起笼子便放进了自己的卧室。不过,自那以后公主就再也没有去逗鸟玩了。

罗西最近有些看不懂自己养大的王国的玫瑰塞琉斯汀殿下,你因没有母亲的缘故就是由罗西养大的,她看着你从牙牙学语的幼童到现在的公主殿下。可谓是最了解你的人了,但不知什么时候起她开始不了解你了。

直到,“殿下,国王陛下召见。”罗西急匆匆的走过来就看到你站在窗前,你没有说话而是从卧室的角落将那个不起眼的笼子拿了出来。

你看向窗外,贫民窟的生起了火,枪声不绝于耳。你笑了笑将笼门打开。里面的鸟儿小心翼翼的出来,发现真的获得自由,便飞了出来起初有些不稳,但后来她重新回到了那片属于自己的天空。你的笑意根本止不住,从最初的微笑到抑制不住的大笑。

罗西看着你的背影,似乎明白了什么。“罗西,走吧。”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回过头,“父王不是找我吗。”你走进大厅就看见那个永远挺直这背的男人,你的父王也是这个混乱的罪恶之都的国王。

“你来了,塞琉。”他没有回头。

“不是您叫我来的吗?您应该是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的吧。”你嘲讽的笑了笑。他这时才转过头,岁月给这个英俊的男人留下了痕迹,他已经没有你从相片中看的那么年轻了。

“塞琉从这里离开吧,有一艘船在外面那里有着我的心腹他们可以带你到安全的地方。”他向你走了过来深深的看了眼你的眼睛。

你看着他直接地说:“我想问您一个问题,您是想养废我吗?”他似乎有些诧异于你会直接问出来,眼神有些躲避。“……是。”

你的嘴角有些自嘲的上扬,你进入了密道就听见了枪声,你不知道为什么回过了头。那个你最恨也是最爱的人自杀了。

真是骄傲啊,父亲。

你们的运气不怎么好,赶上了大风暴。就在大风暴之后,就在休整的时候又被一艘海贼船给拦下了。虽然海贼是死了,但你们这边也死了不少人。到最后就只剩下一个船员带你来到了马林梵多,就在靠岸那天他就像完成了最后的任务突然就病倒了。

你现在都不知道他的名字只能记住他的面容,黑色的短发,黑色的眼睛很普通的面相。但就是这么一个人一直保护你到马林梵多。

临死前他看着你说:“塞琉殿下,您是王国的玫瑰,我真的很荣幸能够帮助您呢。”

你在他的身边看着他的身体变凉,心中在呐喊。我根本不值得你保护啊!!我只是一个懦弱的胆小鬼啊!但他怎么也听不到了。

最后,你用了你最后的贝利给这位英勇的战士你力所能及的最好的葬礼。即使葬礼上只有你一个人,即使你不知道他的名字,但您也是我的英雄……

你拿着你的宝石项链换了一些贝利就这么在马林梵多的街头流浪。你没有马林梵多的居住证,只能在街头小巷乱窜。还要小心不被海军发现和不被人欺负。

你早已没有在王宫时候的端庄优雅,你蹲在地上吃着刚刚买的包子。即使那真的很难吃,“耶~看我发现了什么?”你刚刚咽下一口包子就听见了这句话,你惊恐的站起来。

在发现他穿着海军大衣后又立刻的放松了,接着将那剩了几口的包子吃了进去。“耶~小小姐不害怕吗?”波鲁萨利诺看着你问。

“你穿着海军大衣,最坏的结果就是被赶出马林梵多。”你无所谓的摊了摊手。“耶~是吗,那小小姐能不能告诉我你的名字。”说起来波鲁萨利诺从这条路走也是偶然,本来他是想用果实能力回家的但想着已经很久没有在马林梵多散步了就随意走走。然后就让他碰到了这位有意思的小小姐,耶~

“科尔顿·塞琉斯汀。”你思索着贝利花完了该怎么办,最近也没看见那家招人啊。而且就你又能干点什么呢,就在你仔细思索时,你就没注意直接将全名都说出来了。

“科尔顿~”男人流露出不同的神色,你没有注意到毕竟你要为接下来的生活做好准备。作为一个从小娇生惯养的公主,你可是没有上过一节作为王储的课。

“耶~塞琉斯汀小姐,我来收养你吧~”男人看着你说,其实他本来是不想惹上这个麻烦的,这并不符合他的理念。但看在这名公主这么有意思的样子吧。

你警惕的看着他,但是你好像也没有别的去处了。你歪了歪头说:“你知道了。”然后你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笑了笑,“以后多多指教啦,黄猿中将。”

男人也没有诧异你知道他的身份:“多多指教,塞琉斯汀小姐。”

等一切手续都办好,波鲁萨利诺领你回到家才发现你有多么的难养活。对很多食物都过敏,但这不是最主要的,你总是会把他的家搞得一团糟。

“波鲁,你回来了。”你摊在沙发上对着他摆了摆手说。

波鲁萨利诺看着你周围的脏乱甚至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耶~塞琉……”

他还没有说完话就被你打断了,“波鲁,你明天早上要出差,你的上司已经把文件送到家了。你别看着我,我没有看是送过来的海兵说的。”

“耶~好吧,不过小小姐在家可不许捣乱。”波鲁萨利诺把桌子上的文件拿了起来,在你的额头印上了一个吻,看着你有些惊慌的眼神,笑了笑。

“好,好。那波鲁不要忘了给我带好吃的。”你马上恢复了颓废样子就这么摊在沙发上。但在波鲁萨利诺走的第二天,你拿走了一些贝利留下了一封信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马林梵多。

等到波鲁萨利诺回来就看见一片狼藉的屋子以及一封信,而他手里还提着给你买的点心。

波鲁萨利诺,

我离开马林梵多了,别问其他海兵哦,他们知道我去了哪里却不知道我的目的地。我绝对不会让你找到我的!

塞琉

波鲁萨利诺看着这封信不知道是应该笑还是生气。“耶~这是小小姐的报复吗?”报复我监视你。

但虽然如此,每当你到了一个新的岛屿就会寄给波鲁萨利诺一个礼物,也不管他收没收到。也是因为这个,波鲁萨利诺一直没有换过房子。

当然,马有失蹄人有失足,你在一座伟大航路的岛屿看见了你名义上的监护人。

“耶~小小姐要不要和我回家呢。”

----

耶~小小姐我很想念你,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

那座房子等着一个小姑娘的入住

---

祖母绿也就是绿宝石的一个品种代表的是自由以及聪明

塞琉知道波鲁萨利诺是在监视他,但她需要一个住所和能帮她办置证件的人。

写得不好,那天我改一下。

 

金丝雀(一) ● ● 囚禁●
强大的和海军。 你慌不择路的寻找着钥匙,企图推开名为自由的那扇门。但现实是残酷的,一个人站在了你面前,海军本部大将-。你听着他这么说:“耶~是个好苗子啊,霸王色霸气,那么老夫就带走了...
假如你死了(超级甜!别被标题误解了!!!)● ● 香克斯● 红发●
到了极点。 所以这一生也只会有秋夕,也只能有秋夕。     我爱着所有人, 但你是最特殊的一个。     推开门,屋内的尘土让他打了个喷嚏。本来干净温馨的房间变得脏乱不堪,但男人也...
北海的光与火●
算是他对自己直面灵魂的质问。当然最后是没有结论的。 7. 本来我想镭射可以往天上打的,就和放烟花一样,不过想起了摩西开的典故,顺便借用了一下。 最后我们再祝先生生日快乐,新的一年我们可以...
当你受伤时 ● ● 赤犬● 青雉● ● 藤虎● 卡斯基● 库赞
!一点用处都没有,所以说泽法老师能够脱单肯定是因为他情商很高,至于卡普先生…可能是真的有小姐喜欢他这一款吧……” 你着自家男友吐槽,转过头看笑了笑。“当然鲁能追到我情商也很高啦...
爱意 ● ● 香克斯● 红发● 赤犬● 青雉● 库赞●
泽法老师的事,即使是在马林梵多还是不放心啊。果然还是应该把小小姐带到身边。”     “耶~今天的天气真好呢。”站在废墟上,周围的早已被他所遗忘,抑或说这个略有些自负的男人根本不...
同人】傻爹们教自家孩子说话● 多弗朗明哥● 克洛克达尔● 尤斯塔斯基德● 赤犬● 马尔科●
快一岁了还不会叫爸爸,这让你家里某人我是着急昏了。这天假期,特地买了两个孩子喜欢喝的果汁。   【来小公主叫爸爸(=^▽^=)。】你家老是一脸宠溺。   女儿:【pa...
同人】当他见到小时候的你● 多弗朗明哥● 男神X你● 尤斯塔斯基德● 赤犬● ● 基拉
  【真是的,怎么你从小身体就这么弱呀?!给老夫绕着操场跑五十圈。】   【呜呜妈妈救我!!(இдஇ; )】   你被自己未来的丈夫吓跑了。       【哟,小小姐真可爱...
“我爱你” ● ● 香克斯● 赤犬● 青雉● ● 藤虎● 卡塔库栗● 艾斯● 马尔科
碰我一下,你就再也别想上床了!”你躺在床上看跪在一旁的,明明说好了520出去玩的,可是这个橘子精昨天!一想到昨天你脸就红红的,今天说什么都不会饶了他! “耶~**要不要吃饼干。”...
】晚上家里有蚊子怎么办♥️!● 多弗朗明哥● 赤犬● 尤斯塔斯基德● ● 卡塔库栗● 克力架
着蚊香……唯独儿子不在??   【宝贝,今晚跟爸爸妈妈一起睡。】   到了第二天早上儿子哭着你说【妈妈,爸爸买的蚊香一点用都没有!我又被蚊子咬了!】   为什么儿子要说[又]?     ...
】当他被熊孩子叫“大叔”● 多弗朗明哥● 男神X你● 卡塔库栗● 赤犬● 克力架● 基拉●
!】   【哟,臭小鬼你刚才是不是“切”了一下?】看着这个卷眉金毛小鬼,真是让他感到讨厌。   【我没有啊,大叔,你为什么要这样盯着我?】小孩子一脸无辜的看着你。   【真是的老,你对一个...
】当你们去参加别人的婚礼● 多弗朗明哥● 克洛克达尔● 尤斯塔斯基德● 男神X你● 赤犬● ● 斯摩格
;╥﹏╥))   为了祝贺你跟卡斯基一起合唱了一首《王妃》唱的好不好听你们不知道……不过脸上的黑线都没了,应该还可以吧,把他画风都吓变了。   卡普主任和战国校董居然吓得连鼻涕都流出来了...
骑士(海军篇➕彩蛋) ● ● 赤犬● 藤虎● 青雉● ● 一笑
能这么僵持着到你醒来。 “嗯……”你呆呆的睁了睁眼睛,再仔细想着事情。男人感觉到你醒了便说:“耶~公主殿下,我是,你以后的骑士。” “你是谁?”你坐起来看他 “……”场面一度很尴尬。 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