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贼王乙女向】他是这世间美好本身 #艾斯

sodasinei 2020-10-22

原作者:绿酒一杯歌一遍

 

 艾斯单人,治愈小甜饼,请放心食用~

 

BGM: The truth that you leave

 

 

(1)

 

你从不掩饰自己对艾斯的偏爱。

 

拼尽全力才拿到的物资,最好的总是先送给他;轮到你值日时,甲板上视野最好的地方要留给艾斯晒太阳;珍藏了许久舍不得拿出来放的焰火,因为艾斯说想看,第一时间就拿出来全部放掉了。虽然他并没有认真观看到最后,就和队员们勾肩搭背开起了宴会,但是你还是觉得这样很好。

 

你恨不得把自己所有的爱都给他。

 

“你明明是我的队员啊,这胳膊肘往外拐得还真是厉害。”马尔科不止一次抱怨。

 

“有什么关系嘛。”你嘟囔着,带着笑意的目光始终追随着艾斯的身影。

 

 

(2)

 

但是,他是过于迟钝还是有什么别的原因呢?

 

好像总是对你的偏爱没什么概念的样子。

 

你送给他你觉得好的东西,他或许会用上,或许用不上,但是总是会笑着和你说谢谢。如果这个东西凑巧是他喜欢的,还会伸手揉揉你的脑袋,接下来几天的笑容都会比平时多一点点。

 

你留给他视野最好的甲板,他压着自己的帽子对你咧嘴一笑,一边说着“哟,谢啦!”,一边坐在上面睡起了午觉,睡着睡着就睡出了鼻涕泡泡,还打着幸福的小呼噜。

 

你为他燃放的烟火,在寂静的夜空中升腾而起,倒映在他那双漆黑的瞳孔里,像一道璀璨的星光碎了一地。明明是很好的气氛,他却手臂一挥,“这么好的烟火,不开宴会可惜了啊!”轰轰烈烈地打破了美好的氛围。

 

其他队员看他的眼神几乎是嫉妒和愤恨的,“艾斯就是个大傻子!”萨奇总是这么说,每次都被你笑着劝说下来。

 

“艾斯像个缺爱的小孩子呢。”你看着远处和伙伴们闹成一团的艾斯,露出温柔的表情。

 

“这样很好啊,刚好我有很多很多的爱可以给他。”

 

你从来不生气,仿佛只是爱着他、对他好,就非常幸福了。

 

 

(3)

 

其实对于你的偏爱,艾斯看得很明白。

 

没心没肺只是他表面上的样子,他什么都很清楚,只是不通透。他能够理解伙伴、兄弟、长辈这样的关系,但是类似于爱人、父母这种一听就过于亲密的关系,他没有概念,也不做过多的想法。

 

一起喝过一杯酒的就可以是伙伴,为了对方能够奋战到死的也是伙伴;童年一起玩耍的可以是兄弟,即便被分隔在不同的海域、仍满心挂念的也是兄弟;从小开始抚养自己的是爷爷,总是用“爱的铁拳”往自己脑袋上招呼的也是爷爷。

 

这些他能够理解并且认同的关系,都是一点一点建立、一点一点渗透进他的生活的。父母的缺失是他永远都不能改变的遗憾,最终这遗憾也被白胡子老爹填补了。但是“爱人”这个词,从一开始就过于亲密和热烈,他有些无法想象,也始终不敢奢求。

 

他不敢去直视。他不敢带着这种想法直视你的脸,只能不断告诉自己,你只是他的伙伴,是个很好、很棒,让他愿意为之付出一切的伙伴。

 

谎话说得久了,自己也就信了。

 

 

(4)

 

艾斯去追黑胡子的时候,你没有阻止,只是悄悄跟了上去。

 

你没有特意掩饰自己的行踪,终于在阿拉巴斯坦被艾斯发现了。

 

那是他第一次对你发火。

 

艾斯在不笑的时候,表情是有些阴郁和凶狠的。他的眉头紧紧皱在一起,黑发遮住了他的眼睛,留给你的是一张咬紧了牙关的侧脸。

 

“你不该来的。”仿佛在压抑着什么,他硬邦邦地对你说,“现在,立刻,回到莫比迪克上去,我不会跟你回去的。这一趟我也没办法分神保护你。”

 

你只是笑着,坦然地直视着他:“我不要你回去。”

 

艾斯有些惊讶地转过头,正好撞上你直白的、毫不掩饰的眼睛。在他的印象里,你永远是温柔的、坦率的,是个性子柔软,却偏要对他做出保护者姿态的小妹妹。但是此时你的目光太过坚定和倔强,对视上去的时候,感觉自己身上的某一块地方都要被灼伤。

 

他几乎在你的眼神里无所遁形。

 

“我不会带你回去,”你继续说,“我会跟你一起去。”

 

“我明白的,艾斯,我都明白。”在他近乎静止的注视里,你有些磕磕巴巴地重复着,“如果你不去追黑胡子,你就不是你了。我不会阻止你,无论多少次,我都会让你走,但是让艾斯一个人独自离开这回事,我做不到。”

 

“艾斯对我来说很重要。”

 

“带上我吧。”你执拗地说,“我跟你走,去哪都行。”

 

 

(5)

 

像是风暴裹挟着火焰席卷而过,摧毁了原本就荒芜的原野。挣扎求生的枯木在那个瞬间死去,天空却在此时降下甘霖。烧焦的土地获得了抚慰,有新生的嫩芽破土而出,有花朵开始绽放,有蜜蜂在此徘徊。

 

一切都在瞬间死去,又在瞬间重生。

 

艾斯第一次认真地直视你的眼睛,就像他第一次认真地直视自己心中那块曾经被烧焦的土地。他的遗憾,他的不被理解,他缺失的那一部分,好像在这一刻,都有了面对的勇气。

 

他是一个生来带着满身破洞的人,这些破洞是他对命运的诘问,迷茫和愤怒是他呼吸的原动力。然而他的问题说出来不被人理解,咽下去又无法被消化。直到有一天,卡普对他说:“这个问题嘛,你活下去就知道了”。

 

他开始尝试着活下去,行走在风中,独自寻找着答案,一身的破洞被风吹得呼啦作响。

 

后来啊,终归是有人帮他一块一块地填补上了这些空洞。萨博,路飞,卡普,白胡子,满船的好兄弟。现在就连最后一块他原以为永远都无法被弥补的遗憾空缺,都有着被你坦诚目光填满的趋势。

 

——神啊。我真的可以拥有这些吗?

 

日复一日的诘问,终于在此刻被重新定义了回答。

 

他突然上前一步,伸手用力抱紧了你。那是他第一次主动地伸出手去抓住什么,而且抓得很紧。他把脑袋埋进你的脖颈,有些沉重的、急促的呼吸喷洒在你的肩膀上。他的体温有些过于炽热了,胸膛相接的地方传来剧烈的心跳。

 

比起溺水的人抓住了稻草,更像是徘徊在黑暗中的游鱼,终于肯探出头来,和世间的所有美好冰释前嫌。

 

他像是要把你整个人揉进自己身体里一样拥抱着你,你只能费劲地伸出手来,安抚他精壮的、纹着纹身的后背。

 

“没事了,”你轻轻地说,“没事了,不要怕,艾斯。”

 

 

(6)

 

回到莫比迪克上的时候,所有人都惊讶于你们的变化。

 

把最好的物资挑出来的人变成了艾斯;把视野最好、阳光最充足的甲板留出来的人变成了艾斯;在没有星星的夜晚燃放烟火逗你开心的人也变成了艾斯。好在他的火力充足,烟火虽然短暂,却永远不会消逝。

 

他会去很远很远的岛屿,跋涉半个多月,被当地的奇怪动植物搞得灰头土脸、一身狼狈,只为给你带来一朵可以盛开很久的花。他小心翼翼地将花朵插在你的发间,被你问及原由时,红着脸小声嘟囔一句:“它的颜色和你的眼睛很配。”

 

他会在和本以为早已死去的兄弟相认的时候,将你揽到身边,得意又骄傲向他介绍你们的关系,却被对方调侃得面红耳赤。最后还是破罐子破摔,红着脸凶狠又霸道地让自己的两个弟弟叫你嫂子。

 

他会在莫比迪克号上给你举办一场盛大的婚礼。他陪你一起挑选婚纱,花了一个月为你雕刻了一只刻着他和你名字的戒指,在婚礼现场单膝跪地,像是呵护着什么珍宝一样把戒指轻轻推入你的无名指。虽然浪漫的婚礼不知道为什么在最后变成了宴会,虽然他过于激动差点当场烧毁了你的婚纱,但这些都并不妨碍这场婚礼的完美。

 

赶巧的是,在鬼门关走了一遭的萨奇恰好在你们的婚礼上醒来。他被马尔科搀扶着来到你们的婚礼现场,看着你们宣誓、拥抱、接吻,脑子里混乱得仿佛有一百个路飞在跳钢管舞。

 

“怎么回事,我是已经死了吗,这里是天堂还是地狱,那个人是艾斯吗,我怎么看到艾斯穿着婚纱……”

 

宴会上路飞在胡闹,萨博笑眯眯地一只手举着酒桶一只手摁住艾斯把他往死里灌,萨奇哭得像个刚嫁了女儿的老父亲,真正的白胡子老父亲“咕啦啦啦”大笑着灌下第三桶酒。

 

你换下了被艾斯烧坏的婚纱,安安静静坐在窗边小口小口地喝着酒。酒是辛辣的,你喝着,笑着,却感觉眼眶有些发热。

 

马尔科坐到你身边,递来一张纸:“这个时候哭的话,艾斯要着急了哦。”

 

你笑出来,却有滚烫的泪水落进酒杯里。

 

“有什么关系嘛,这是幸福的眼泪啊。”

 

马尔科也笑起来,摸了摸头顶上稀疏的菠萝叶子,将目光投向窗外胡闹着的一群笨蛋们。

 

“有时候会觉得,你们俩真是让人不可思议。”

 

“让人不可思议的是艾斯吧。”你这样回答他,你坐在窗前,手腕支着下巴,发间艾斯送给你的花朵在风中颤巍巍地摇晃。你的目光一如既往地追随着甲板上玩闹着的大男孩,对方感受到你的视线,红着脸对你露出一个灿烂的笑来。

 

“我其实并没有做什么,是他自己想办法从那块地方走出来了。”

 

“艾斯是一个,虽然别扭得什么都不肯说,但是只要有人对他好,他就会成百上千倍地对别人好的人啊。”

 

“所以有人爱他的话,他也会对那个人报以成百上千倍的爱吧。”马尔科向你抛来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你不说话,只是狡黠地笑。

 

此刻的星光灿烂,空气中弥漫着大海的气息,天地辽阔,万物生长。艾斯犹豫了一会,还是在其他船员们促狭的目光和起哄声里,向你走过来。

 

他的脸红透了,眼睛甚至不敢看你,但是脚步却是坚定的。他向你走来,每一步都踩碎一片月光。他的眼里盛满了璀璨星空和辽阔银河,他的胸膛像火焰的一样炽热。他仿佛是从一个很远很黑的地方长途跋涉而来,翻越寒冷的雪山,穿过幽暗的森林,只为给你点燃一簇温暖的篝火,然后得到你一个温柔的吻。

 

 

(7)

 

一个生来就带着破洞的人啊,艰难行走在这世上,不留遗憾,也没有后悔,那该需要多大的勇气。

 

还好他撑下来了。有很多人去拥抱他残缺的身体,温暖他冰冷的躯壳。那些破洞一个接着一个被填满,他终于能够去爱人,也能接受所有人的爱。

 

他终于成为了完整的自己,成为了夏夜在漆黑森林里漂浮着的萤火,成为了废墟之上开出的花,成为了悬挂在冰川上让人奋不顾身想要去拥抱的曜日,成为了扼杀了光又化身为光的殉道者。

 

他是萤火,是废墟,是花,是曜日,是光,是殉道者,是一步一步走向悲剧的命运,也是先死后生,是破而后立,是大海上最自由无憾的灵魂。

 

他是这世间美好本身。

 

 

写在文后:

 

写这篇文的初衷很简单,就是想要给大哥一个美好的结局和很多很多的爱。

 

马尔科:我,工具人,打钱。(冷漠.jpg)

 

】分别● ● 香克● 路飞● 罗●
原作者:奇奇怪怪   ◎香克/路飞/罗/ ◎绝 对 甜 虽说之前就想试试了,但是一直没写,所以第一次写啦,有什么问题各位见谅而且好久没写文了,手生的一批,估计写的都胡言乱语   ★香...
你的仆人(内含/基德/山治)●
原作者:chris.   当你的仆人 ooc 内含/基德/山治       “哗啦啦”你听到声音就知道一定又把盘子打碎了。   “!!!”你声音的来源走去,只见一个脸上有...
】Wedding ● ● 山治● ● 索隆● 特拉法尔加罗● 路飞● 卡塔库栗
世界的小岛,现在已经很少会有人来了。       大海的魅力到底在哪里呢?       要出的消息你竟然最后一个才得知,虽然早就知道的梦想,但真正实现的时候你却丝毫没有意料之中的喜悦...
cos呀● ● one piece● 特拉法尔加·罗● 波特卡·D·● 香克● 多弗朗明哥
了一件外套过来,“这样才对嘛​。” “什么嘛!”你有点不满,“cos啦,cos!既然cos那就肯定要还原啊。”​谁叫你演的时候还光着身子?醋死你。 “诶?”坏笑,“但是件衣服我在演...
」当你用霸道总裁的语气跟说话?(/山治/罗)Σ( ° △ °|||)︴● 同人
原作者:鱼鱼子   我ooc带!/ 小学生文笔 设定别较真 拜托啦 /山治/罗   短短短         “喂,。”你拉着的衣领亲了上去,抚摸着僵硬的身体。的耳朵泛红...
」当你叫哥哥时(索隆/青雉//多弗朗明哥)(´∀`)♡ ● 同人
原作者:鱼鱼子   我ooc带!/ 小学生文笔 设定别较真 拜托啦 几天太忙了不知不觉咕了三天,我错了呜呜下次一定 索隆/青雉//多弗朗明哥     索隆   “索隆哥哥,能不能背着...
当他们被问到最想和你做什么时♥(内含路飞//萨博/索隆/山治/多弗朗明哥/米霍克/克洛克达尔) ●
原作者:浮岚     ooc预警    撞梗致歉 内含路飞//萨博/索隆/山治/多弗朗明哥/米霍克/克洛克达尔   工具人:“确认恋爱关系后,最想和她一起做的事什么呢?”     路...
suki(✘内含,萨博,山治,索隆,路飞,基德,罗)●
这个航海士的不称职。   40%&70% “今天的晚饭挺好吃的。”往嘴里使劲塞着食物,明显的不想和你说话。 船员们面面相觑,想要提醒们的船长不要过于绝情。 “我想成为。”基德放下餐具,“没有...
】错误恋爱示范 ● 同人● ● 萨博● 基德
,这个男人来你的酒馆吃霸王餐已经整整三个月了。       几乎倒在盘子堆里的同时,你便认出了位海军通缉令上的大海——波特卡 ·D· ,白胡子团二番队队长。       那可白胡子...
对手(爱情 ,路飞亲情) ● ● 路飞●
泪流满面的英雄卡普说道。战国元帅明显听见句话的,瞪了她一眼也没说什么。的儿子波特卡·D,不从今天开始哥尔·D的少年定定的看着她,呢喃着:“薇……” “,从今天起我们就兄妹了...
求婚第二弹 ● ● 藤虎● ● 路飞● 多弗朗明哥● 基德● 萨博
很好的人,叫波特卡·D·。还有记住了!你的爷爷叫爱德华·纽盖特,世界上最好的,比你另一个爷爷哥尔·D·罗杰好多了! 所以,你的长辈都这么厉害,你就不需要那么厉害了。好吧,我承认很...
】唯有美食与爱不可辜负 # #男神x你
吸猫的,没听说过吸媳妇的。你被抱得双脚离地喘不过气,只好笑着锤的后背,有些不情愿地松开你,还低头在你嘴唇上飞快啄了一下。   “结婚这么久了,你俩怎么还这么肉麻。”萨奇酸溜溜地开口。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