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贼王乙女向】三个瞬间的一见钟情 #艾斯 #男神x你

sodasinei 2020-10-22

原作者:绿酒一杯歌一遍

 

艾斯单人,校园AU

不太甜,但是是个温暖的小故事

BGM: My Soul

 

 

(1)

 

“听说那个新来的家伙啊……父亲是杀人犯呢。”

 

“哗……真是看不出来,明明长得那么帅……”

 

“帅也不是你的菜啊,这样的人还敢跟他谈恋爱么?”

 

“我就想想……”

 

敏感地捕捉到对方提到的某个词汇,你懒懒向说话的人的方向抬了抬眼皮。

 

是班里总是叽叽喳喳八卦个不停的某个小团体。女生趁着班主任不在悄悄地拿出手机,噼啪啪啦按着什么,目光有一搭没一搭地往被他们议论的对象身上瞟。话题人物一个人坐在教室的最后面睡得正香,黑色的脑袋闷在臂弯里,像是连呼吸都停止一般一动不动。不知道是完全没有听到她们的议论,还是听到了却并不在乎。

 

但是你明明看到,他垂在大腿上的左手正在悄悄地收紧。

 

你垂下眼皮,翻了翻桌上摞的高高的试卷,没几下就找到了你要找的东西。姓名栏上龙飞凤舞地写着“波特卡斯·D·艾斯”,数学试卷上的成绩是个漂亮的数字,仔细一看试卷背面还有几个不成形状的涂鸦。

 

只是一个普通的少年。

 

你随手拨出来几叠卷子走向那几个尚且讨论个不停的女生。其中一人正红着脸掏出手机,扭曲着身子把摄像头对准了艾斯从胳膊底下露出的侧脸。但是她还没来得及按下拍摄键,照相机的画面就被你的运动裤边割裂开来。

 

“发卷子。”

 

你啪啪把几叠卷子往她们面前一放,打断了她们的小声议论。背对着你在手机上划来划去的女生被吓得整个人抖了抖。无视她们八卦话题被打断的不满,你转身走到讲台上,伴随着上课铃的响声,在黑板上写下“自习”两个大字。

 

随着卷子的下发,班级里的声音渐渐沸腾。只是在你看不到的地方,艾斯睁开了眼睛,身体还保持着睡觉的姿势,却把目光投向了你。

 

 

(2)

 

一个月后的某一天,下了晚自习后艾斯才发现,自己把笔记本落在了教室里。然而刚走到教室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女孩子们讨论的声音。

 

似乎是在玩真心话大冒险之类的游戏,艾斯并没有什么参与的兴趣,站在门口犹豫了一会,还是决定明天再来。

 

但是,在门口犹豫的两秒钟里,女孩们的声音还是传进了他的耳朵。

 

“……那我开始问了啊。XX,最喜欢一年中的哪一天呢?”

 

“诶,好烂的问题哈哈哈,真心话大冒险是这么玩的吗?”

 

“有什么关系!反正问有没有喜欢的人什么的,她也不会说的吧?”

 

然而,一片带着些许促狭的笑声中,你的回答显得异常清晰。

 

“唔,我想想……大概是每年的一月一号吧?”

 

艾斯准备离开的脚步微微一顿。

 

“诶?因为是一年中的第一天吗?好浪漫呢。”

 

“……也不是啦,”女孩的声音染上了温柔的笑意,“因为我喜欢的人是在一月一号出生的啊。”

 

喜欢的人。

 

艾斯在黑暗中微微睁大了眼睛。

 

“诶诶诶诶诶?”

 

“喜欢的人的生日?这也太浪漫了吧!不、应该说这么坦诚地承认有了喜欢的人也太有勇气了吧?”

 

“喜欢的人是谁呀?是我们班的吗?诶诶、我们班有一月一号出生的人吗?”

 

“确实是我们班的哦——”你拖长了声音说道。

 

在自己都没有发现的时候,艾斯已经整个后背贴到了教室的墙上。

 

好像整个世界都在此刻停止了转动下来,一切声音都变得清晰。走廊外传来令人焦躁的蝉鸣声,池塘的青蛙还在孜孜不倦地呱呱叫着。

 

而这一刻难以形容的心情,像是等待判决的死刑犯,又像是虔诚的信徒向神父忏悔过后、期待着对方给予救赎的那个瞬间。

 

“——波特卡斯·D·艾斯,就是我喜欢的人啊。”

 

你这么说。

 

艾斯忘记了那天自己是怎么回到宿舍的。

 

“艾斯,你的脸怎么这么红啊。”路飞说。

 

“不会是感冒了吧?”萨博问。

 

“没有的事。”艾斯回答,“都闭嘴,睡你们的觉去。”

 

“诶?艾斯今天好奇怪啊……”

 

“别说了路飞,艾斯毕竟也到了青春期嘛。”

 

“青春期是什么啊?”

 

……

 

终于应付完了可可爱爱没有脑袋的弟弟无休止的问题,艾斯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索性盯着天花板开始发呆。

 

(诶、你问我为什么会这么大方地把自己的暗恋对象说出来?)

 

(我倒是觉得没什么不好意思啦……喜欢一个人有什么问题么?)

 

(他知不知道?大概不知道吧……虽然让他知道也没关系,但是这样可能会造成他的困扰?所以还是拜托大家不要说出去啦。)

 

(是真的很喜欢啊。喜欢到觉得、艾斯能被生下来真是太好了。)

 

——我最喜欢的日期是一月一号,因为在那一天,我喜欢的人被生下来了。

 

——艾斯能被生下来真是太好了。

 

脑海里反复循环着这两句话,艾斯用枕头捂住了脑袋。

 

不要这么认真又坦率地说出这样的话啊……

 

 

(3)

 

最近,和艾斯的交集变多了起来。

 

体育课上的两人三足比赛、化学课上的气体操作实验、生物课上的标本制作观察、甚至是放学后的教室值日,你们好像总被分到一块。

 

好友们知道你的小秘密,自然不会多作打扰,只会在老师读到你们俩名字的时候,露出意味深长的一笑;但是每当这个时候,你分明看到了作为班长的萨博镜片后促狭的笑意,以及艾斯自以为没人发现的、悄悄红起来的耳根。

 

但是实际上,你们俩的每一次合作,都不算太愉快。

 

参加两人三足比赛的时候,虽然他已经刻意放慢脚步、让你能够跟得上他的速度,奔跑的过程中你们还是摔了一跤;虽然在落地的瞬间,他把自己垫在了你的身下,你扑进他怀里的时候,额头还是磕到了他的门牙,接下来的一周都鼓起一片巨大的肿块。

 

化学课上的操作实验,他自顾自地包揽了比较困难的步骤,但还是因为你的操作不当,引发了小范围的“火灾”。最终你们灰头土脸地结束了实验,两个人一同被实验老师罚到走廊外罚站。你们面对面靠在走廊的两边,大眼瞪着小眼,互相瞪了一会,又同时笑出来。

 

生物课上的植物标本制作,又是他笨手笨脚地剪坏了大部分的树叶脉络,最后的成果粗糙得不行。课程结束的时候,大家高高兴兴地互相展示着自己制作的标本,只有你俩的标本歪歪扭扭,浑身上下都透着磕碜。但是你们还是珍而重之地把它们收藏起来,一个被艾斯收进了衬衫口袋,一个被你夹进了书本。

 

放学后的值日,他非常大男子气概地包揽了扫地拖地之类的体力活,把擦洗黑板和桌面的工作留给了你。然而黑板最高的部分你跳起来也不太够得到,艾斯只能抱着你的腰把你举起来,只是在移动的过程中没有站稳,你又一次摔在了他的怀里。这一次换作他的鼻子磕到了你的后背,流了一地的鼻血。

 

——只是你们俩谁都没有想到,明明是身高一米八五的艾斯伸手就能够到的高度,为什么非得让你去擦那块黑板呢。

 

匆忙去医务室处理完艾斯的鼻子,已经是暮色四合,校园寂静无声。你和艾斯一块走在空无一人的操场上,初秋的夜风已经有了些凉意,你摩擦着自己的手臂,小声打了一个喷嚏。

 

一件衣服兜头罩下来。是艾斯的外套。黑色的棒球夹克,被他的体温捂得温暖,上面还残留着淡淡的洗衣液的味道。你有些呆愣地看向他,他的脑袋微微偏向一边,长着可爱雀斑的脸颊有些薄红。他似乎是犹豫了一会,最终还是走过来,用他的外套紧紧地裹住你,顺带紧了紧你的领子。

 

你终于被他过于宽大的外套包裹住,觉得自己像只胖乎乎的小企鹅。艾斯帮你整理外套的时候,手掌轻轻擦过你的脖颈,那双手的温度烫得吓人,像是有什么东西在血管下无声地燃烧。

 

他注视着你的眼神温柔得有些暧昧,让人莫名的心跳加速。只是在这样的氛围下,他塞着两只止血棉球的鼻子实在有些滑稽,你忍不住轻轻笑出了声。

 

“……喂,你啊。”语气里带上了些微的无奈和懊恼,艾斯伸出两根手指捏住了你的鼻尖,“又在想什么?”

 

“哈哈、艾斯,别闹啦。”你笑着握住了他捏着你鼻子的手,手掌相贴的瞬间,你们俩都愣住了。他骨节分明的手腕被你握在掌心,被你冰凉但柔软的掌肉紧贴着的部分敏感得有些发烫。

 

你讪讪地放开了手,掩饰着什么一般揉了揉自己的鼻子:“我、我是说,咱俩凑在一块,好像做什么事都不太顺利呢。”

 

“啊、是这样——”艾斯似乎有些慌乱地抓了抓头发,“抱歉!”他居然双手贴上大腿外侧、向你鞠了一个九十度的躬,“给你带来了不好的体验,非常抱歉!”

 

“诶、诶?”你有些慌张地摆手,匆忙之下居然也对他鞠了一躬:“我这边才是……不,不如说大部分都是我的问题、和艾斯没有关系啦!艾斯已经做得很棒了!”

 

两个人突然面对面鞠躬道歉、艾斯的鼻子甚至还塞着两个止血的棉球,这个画面怎么看怎么诡异。你们俩对视了一会,又不约而同地笑出声来。

 

耳边传来路边摊的叫卖声,你揉了揉有些空虚的肚子,买了两只热腾腾的烤红薯,想了想,又递给艾斯一只。

 

“外套的谢礼。”你对他微微一笑,不容拒绝地把红薯塞进他的怀里。

 

“艾斯呢,有的时候对自己的要求太高了。”你一边咀嚼着红薯一边说,“艾斯在家里,应该总是扮演哥哥的角色吧?”

 

“确实有两个弟弟。”仿佛想到什么高兴的事,艾斯扬起一个笑容,“有个老是爱闯祸的弟弟,做哥哥的总是要多操心啊。”

 

“唔。”你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艾斯的话,感觉总是习惯了被人依赖呢。总是在照顾别人、却疏于照顾自己,这样下去可不行啊。偶尔也试着依靠别人一下怎么样?”

 

艾斯没有说话。

 

你凝视着手中的红薯,被咬了一半的薯肉散发出香甜的气息。

 

“这个世界上总有人要化身火焰,照亮他人,”你对他露出一个笑容,踮起脚尖,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那也应该允许有人蹲在一边吹着风、烤着火、吃着热乎乎的烤红薯,对吧?”

 

艾斯的眼神柔软下来。

 

此刻夕阳已经完全没入地平线。在没有星星的夜空里,夜色总是显得过于沉重;但是这一刻艾斯却感到无比的轻盈。像是有什么禁锢住他的东西消失了,那些被压抑得太久了的情感终于蜂拥而至。夜风已经有了初秋的凉意,心脏却被头顶上的那只手妥帖地抚慰着、熨烫着,仿佛正在经历一场温暖的盛夏。

 

是被爱着的感觉。

 

是爱上一个人的感觉。

 

——偶尔也尝试一下依靠着他人怎么样?

 

“——已经在依靠着了啊。”他伸出手,抱住了你,像抱住一个暖暖的小太阳。

 

 

(4)

 

我曾许愿有人爱我。

 

上帝赐予了我三个被爱的瞬间,而这三个瞬间里,我都对你一见钟情。

 

 

写在文后:

 

青涩的校园恋爱真的相当美味^q^只是我实在水平不够,写不出甜甜的心跳加速的感觉。

 

想和哥哥谈个青涩的恋爱好难哦_(:з」∠)_

 

另外,为什么总是和艾斯分在一组呢?

 

作为班长的萨博操碎了心。

】请问要什么水平才能加入白胡子奶妈团? # #x #论坛体
 = =  !!! 应该说果然吗……出人意料但是又情理之中答案呢 谁能抵挡我们火拳二当家的魅力呢^q^   12L = = 楼上口水快擦擦,要滴到我这来了 虽然很残忍但是还是必须告诉楼主 怎么说呢,……早就有...
】翻牌子?(内含/山治/路飞/索隆/香克/乔巴) ● x
原作者:大酱酱酱酱酱   单纯为了爽 ooc有 私设有 开了后宫 雨露均沾就不是渣! 内含/山治/路飞/索隆/香克/乔巴(x) 临时脑洞摸鱼了爽 未来大概率有其他人后续     ...
】与陌生人十次牵手和一次亲吻 # # #x
陌生人。   我们在一起小时里,有十次牵手和一次亲吻。   动心却只要一瞬。     写在文后:   圣诞节夜晚,两孤单人在游乐园里相遇桥段,真非常适合一见钟情^q^ 原著里一生...
】愿望(×)● ● 火拳×
衣角,许愿却是有关他平安。 “有什么愿望嘛?” “我愿望啊……我要帮助老爹成为!还有……” “还有?”偏头看他,他看着眼睛,傻愣愣地不说话。 “没……没什么了。” “可真...
】当他和小时候自己相见● 多弗朗明哥● X● 尤基德● 克洛克达尔● 赤犬● 基拉
那凶狠表情死死地瞪着萨卡基。   萨卡基拉低自己帽檐,自己小时候什么脾气,他绝对比任何人都清楚【老夫没欺负她,我们在训练。】   【她说要带我去捉不准和我抢她!】小萨卡拉着离开了...
】震惊!白胡子酒吧首席调酒师有女朋友了? #x # #论坛体
这个大菠萝了吗 楼上   5L 匿名用户 等一下白胡子首席调酒师不是吗?怎么又成马尔科了?   6L 匿名用户 ?楼上假粉吧?马尔科是白胡子元老了,这个首席怎么也轮不到才进团吧   7L...
同人】 当们一起演童话剧● 多弗朗明哥● 克洛克达尔● 尤基德● X
原作者:考保佑不挂科   萨卡基/基德//克洛克达尔/多弗朗明哥 校园话剧注意OOC     萨卡基(国王新衣)   萨卡基饰骗子,饰小裁缝,库赞饰国王,波鲁萨利诺饰骗子,摩格饰...
】打脸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 # #x
原作者:绿酒一杯歌一遍   单人,古风架空小甜饼,天然直球系和亲公主X马背上憨憨少年,不甜不要钱。     (1)   “,和亲队伍快到了,也该去接人了吧?”   马尔科打了唿哨,停...
[圣斗士]喜欢那个瞬间x● 黄金圣斗士 #童虎 #俄洛 #欧里亚 #米罗 #撒加 #卡妙
原作者:画酒   第一次写圣斗士啊,标题也不知道取什么好 全员私设,小狮子背景是黄金魂后私设 童虎:   站在他身后垫着脚盯着站在庐山大瀑布下紫龙   “看什么呢?”童虎顺着目光看...
同人】当绿茶来破坏你们关系● 多弗朗明哥● X● 克洛克达尔● 尤基德
,最信任,最优秀男人。   没等绿茶说话,多弗朗明哥手指一勾就砍下了她脑袋。     基德   【尤基德,我讨厌就是凶残没教养,想也知道我怎么可能喜欢。】   【哈?这女人...
】当他们喝醉后样子● 多弗朗明哥● X● 尤基德● 基拉● 卡塔库栗● 佩罗佩罗
原作者:考保佑不挂科   内含人物:多弗朗明哥/基德/基拉/卡塔库栗/佩罗佩罗     多弗朗明哥   能想象到一个米高男人整个挂在身上是什么感觉佩吗?……在路人看来那纤细腰一秒就有...
】当们一起看恐怖片● 多弗朗明哥● ● 特拉法尔加罗● 克洛克达尔● 尤基德● 卡塔库栗
原作者:考保佑不挂科   本次主角:多弗朗明哥/克洛克达尔/基德/卡塔库栗//罗 注意OOC     克洛克达尔   听说看恐怖片能有效增加情侣间感情,幻想被恐怖片吓瑟瑟发抖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