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贼乙女】与陌生人的十次牵手和一次亲吻 #艾斯 #海贼王乙女向 #男神x你

sodasinei 2020-10-22

原作者:绿酒一杯歌一遍

 

艾斯单人,是小甜饼,请放心食用~

白色情人节,适合一见钟情^q^

 

BGM: luv letter

 

 

(1)

 

圣诞节的游乐园里人很多。

 

随处可见绿色的圣诞树、红色的帽子、暖黄色的明灭灯光,以及总是在耳边回荡着的、叮咚叮咚的音乐声,让人无法不心生喜悦和温暖。

 

我一个人坐在中央音乐喷泉边上,手里捧着一杯咕噜咕噜冒着热气的可可奶茶。我来到这座城市没多久,本身也不是喜欢交朋友的性格,更多的时候还是喜欢一个人呆在家里。只是难得圣诞节到了,这种时候还一个人呆着,未免有些过于冷清了。

 

半个小时前,我躺在床上想了想,还是收拾好自己,画上简单的妆容出了门。一个人到游乐园里游玩,倒也没有想象中的孤独感。熙熙攘攘的人群和热闹的节日氛围让我感到温暖和安心。

 

世界上还是有很多美好的东西。

 

就在一杯可可即将喝完的时候,不远处走来一个男生。他很高,带着一顶橘色的毛线帽子,黑色的短卷发有些纷乱地散在颊边,脸上的雀斑让他看上去有些孩子气。我之所以会注意到他,是因为他似乎是一个人的样子,和游乐园里总是成群结队的人群有些格格不入。

 

虽然我也是一个人就是了。

 

他坐到了我的身边,从包里掏出一块三明治咀嚼起来。他吃东西的样子不太斯文,但是看上去会让人觉得他吃得很香,仿佛那块三明治是什么美味佳肴一样。他一边狼吞虎咽地消灭着手上的食物,一边四处打量游乐园里的设施,腮帮子被食物塞得鼓起来,目光里透着些许新奇和兴奋。

 

四处打量之下,他也注意到了坐在身边、同样是独自一个人的我,向我露出一个友好的微笑。他的笑容很爽朗,脸上的雀斑很可爱,看了会让人觉得很幸福。

 

我下定了决心。

 

“嗨。你也是一个人吗?”

 

我故作镇定地开口。实际上,我从未有过主动向陌生人搭话的经历,只能在心里默默祈祷,他的回应也会和他的笑容一样温和,——至少,不要让我刚刚燃起的勇气尴尬地消失掉。

 

“啊、你也是吗?”他迅速地把嘴里的食物吞咽下去,露出一个有些无奈的笑容,挠了挠头发,“实际上我昨天刚刚来到这个城市,在这里谁都不认识。”

 

“哈哈,我也差不多。”谢天谢地,话题正常进行下去了,“那,要不要一起走走?这个游乐园好像还挺出名的呢。”

 

“啊,”他扬起一个大大的、有些傻气的笑容,“那真是太棒了!”

 

——那真是太棒了。

 

我看着对方笑得灿烂的脸,心里默默地重复同样的话。

 

 

(2)

 

接下来的三个小时,幸福得有些过分。

 

陌生人——或者应该叫他艾斯,一位辗转在各个城市间的旅行者,是个非常热情和自来熟的家伙。圣诞节的游乐园人潮汹涌,他非常绅士地替我拿着手提包,以一种几乎守卫的姿势保护着我免于被人群冲撞;排队等待的间隙,会眉飞色舞地向我讲述他旅行途中的见闻,十分开朗和健谈。光是在排队坐过山车的时间里,我就知道了他有两个异父异母的结拜兄弟,一个还在读大学,喜欢打游戏和吃肉;一个正在攻读社会学的研究生,对学术很感兴趣,将来有可能还要读博。

 

他似乎很以自己的两个弟弟为傲,言语间满是自豪和幸福,说起这些的时候,眼睛里仿佛有星星在闪闪发光。

 

可爱,有趣,可以给人带来幸福的人。

 

我在心里这么评价他。

 

和所有这个年龄的男孩一样,艾斯偏爱刺激性的项目。原本有些恐高的我,在他提出“一起去坐过山车吧?”的建议后,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态,竟然鬼使神差地一口答应下来。过山车的队伍有些长,直到快排到我们的时候,我才后知后觉地开始有些紧张。

 

“不然我们换个温和点的?”似乎看出了我的害怕,艾斯提议道,“摩天轮,海盗船什么的。旋转木马也可以,如果你喜欢的话。”

 

“不,就这个。”我控制住狂跳的心脏,坚决地说,“好不容易来了一次游乐园,我想尝试一下。”

 

我认真又倔强地盯着面前巨大的过山车设施,想了想,还是对艾斯露出一个笑容:“主要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有你在身边我就特别有安全感。所以要赶紧趁着这个机会体验一下,不然以后可能再也不会有坐过山车的勇气了。”

 

艾斯的表情有一瞬间的凝滞,眼睛里闪过一丝我看不太懂的情绪。惊讶?惊喜?惊艳?我不太猜得出来。随即他也露出一个笑容,伸出手揉了揉我的脑袋。

 

“哈哈,你这家伙还真是有趣。不过,不要勉强啊。”他这样说着,语调温柔。

 

“放心吧。”我回以一个元气满满的笑容。

 

 

(3)

 

这份勇气在坐上过山车的瞬间几乎荡然无存。

 

通道里是黑色的,工作人员在帮我们整理安全带的时候,座椅后方就有人开始尖叫。由于安全设备的关系,我和艾斯虽然是靠在一起的两个座位,中间还是被隔开了一断距离。人声嘈杂的黑暗中我感受不到他的存在,莫名地开始有些心慌。

 

真是没骨气。我在心里嫌弃着自己,右手不受控制地开始往艾斯的方向摸索。最终指尖碰触到了一段冰凉的金属,那应该是艾斯裤子口袋上的拉链。我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地拽着它,祈祷艾斯不要发现我的小动作。

 

明明半个小时前还是陌生的两个人,现在却要从他的身上汲取一些勇气。

 

丢人。我在心里愤愤地唾骂自己。

 

有轻轻的笑声传来,我还没来得及分辨出这笑声来自哪里,拽着艾斯裤子拉链的右手就被握住了。艾斯的手掌大而粗糙,手心却非常温暖。他把我的右手、连同被我拽住的拉链一起紧紧握在手心里,手指带着安抚的意味摩擦着我的掌心。

 

“我在。不要怕。”他说。

 

仿佛有电流从我们握在一起的手掌传递过来,这一瞬间我的心跳速度达到有史以来的最高峰。但是还没等我琢磨明白这其中的意味,过山车的设施就启动了。

 

随着光明扑面而来,我毫无形象地惨叫出声。

 

 

(4)

 

“哈哈哈哈哈!”

 

“艾斯!不要笑啦!”

 

我涨红了脸争辩着,试图让艾斯停止他惊天地泣鬼神的笑声。这个恶劣的男人从过山车上下来后,就持续不断地发出这样的大笑。我红着脸沮丧地跟在他的身后,蔫成一只萎靡不振的鹌鹑。

 

“抱歉、抱歉!”他捂着肚子,笑出了眼泪,“居然会因为害怕就抓住我的裤子拉链不放,你实在是太可爱、太有趣了!”

 

“这样的夸奖可真是让人高兴不起来……”我嘟囔着,有些丧气地叹了口气。

 

“哈哈哈,是真的可爱哦。”他倒是一副心情很好的样子,再次伸出手揉了揉我的脑袋,“作为赔罪,请你喝杯饮料怎么样?”

 

“一杯杏仁热可可!”我毫不客气地命令。

 

“遵命、遵命,我的甜心。”他揶揄地说,在我再次跳脚起来之前一溜烟跑向了卖奶茶的餐车。

 

 

(5)

 

艾斯是个很好的向导,稍微看一眼地图就知道什么样的游玩路线最高效。接下来的两个小时里,我们不断在跳楼机、海盗船、过山车和大摆锤这种刺激项目之间徘徊,其中过山车三次、跳楼机两次、海盗船和大摆锤各一次。虽然艾斯非常尊重我的意愿,每次都会拿着地图反复询问我“真的要玩这个吗?”“不然我们换一个吧?”,但是在得到我斩钉截铁的肯定回答后,他的脸上总是会浮现出某种计谋得逞的坏笑。

 

说来也奇怪,对于有些恐高的我来说,一旦迈出了走向过山车的第一步,其他的刺激性项目就没有那么难以接受了。虽然真正坐上游戏设施的时候,总是会控制不住自己、尖叫着紧紧扯住艾斯的裤子或是外套,他也总会在第一时间紧紧地反握住我的手,好像这已经成了约定俗成的事。

 

在游戏设备启动前害怕得要命的我,每次被艾斯握住手之后,不知为何总是能生出无穷的勇气。虽然每次从游戏设施上下来后,他都会嘲笑我的胆小和嘴硬;但是至少我们牵着手的那段时间里,他的手心是温柔而温暖的,就像他自以为没有被发现的、偷偷望向我的眼神一样。

 

再次从跳楼机上下来,已经临近午夜了,圣诞的甜蜜气氛越来越浓烈。疯玩了三个小时的兴奋劲还没有过去,身体却诚实地感受到了疲惫。我扯了扯艾斯的外套,想示意他找个地方休息,他却转身很自然地牵住了我的手,若无其事地继续往前走。

 

手。

 

明明身体是在日常生活中用到最多的部位,最灵活、最忙碌,也最是敏感。现在,我的右手被他整个握住,手指纠缠,指腹相贴。他的手心非常温暖,热度从互相接触的地方传递过来,连心脏的某个地方也跟着变得滚烫。

 

“那个、艾斯。”我有些忐忑地开口。

 

“嗯?什么?”他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

 

他牵着我的手的姿势是那么自然,好像我们已经认识了很久,已经是一对亲密的恋人。

 

“……没什么。”我有些无奈,却说不出拒绝的话,心里甚至是欢喜的,由着艾斯牵着我慢慢地走着。

 

这样的感觉有些奇怪。明明三个小时前还是陌生人的两个人,现在却和游乐园里普通的情侣没什么两样。我用余光悄悄地打量着艾斯的表情,他低头认真看着地图,试图找到一个可以休息的地方,脸上的神情很自然,并无异样。

 

他是怎么想的呢?

 

似乎是发现了我偷偷打量他的目光,艾斯低下了头,视线和我正好对上。我故作镇定地装作看向别的地方,心里狠狠地骂自己的欲盖弥彰。

 

“哎,别动。”艾斯的声音从我的脑袋上方传来,“你头发乱了。”

 

他停下了脚步,侧身面对着我,一边这么说着,一边伸手把我额边的碎发捋到耳后。这是个有些过分亲昵的姿势,但是他做起来却很自然。而作为他绅士行为的报答,我也踮起脚尖,帮他正了正脑袋上的毛线帽,再理了理他乱七八糟地围在脖子上的围巾。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他的脸颊似乎泛起了一丝薄红。

 

圣诞节的游乐园里,各个餐厅已经人满为患。我们绕了一大圈,最后不得不回到我们最初见面的、尚且还有空位一坐的中央音乐喷泉。我小口小口地吸着已经冷掉的、艾斯买给我的杏仁热可可,而他双腿岔开坐在我旁边,手肘支在膝盖上,侧脸被圣诞树的灯光染上暖黄色。

 

热情的、爽朗的、温暖的、温柔的、有些坏心眼的、傻里傻气的,对我来说,像是天使一样的陌生人。

 

我们相识不过三个小时,动心却只要一瞬。

 

“艾斯打算在这个城市里待多久?”我轻声问。距离零点还差十分钟,人们已经三三两两地聚集在一起,兴奋地等待着新年的倒数和烟花。我却希望时间过得再慢一些,仿佛一旦过了零点,我的天使就会消失不见。

 

他是流浪的旅行者,不会因为一片路过的云彩而停下脚步。

 

“我也不太清楚,看感觉吧。”艾斯注视着熙熙攘攘的人群,目光有些温柔,“我的旅行是为了寻找一个答案,如果能找到的话,说不定就不走了呢。”

 

“这样啊。”我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默默地把吸管咬得嘎吱作响。

 

“你啊。”艾斯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摘下了帽子,“该说你是敏感好呢,还是迟钝好呢,你……”

 

“——那个,不好意思打扰一下!”

 

艾斯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就被一道声音脆生生打断了。我们同时抬起头,面前站着一个紫色头发的女孩,十七八岁的样子,拎着一个巨大的袋子,里面隐约可见蝴蝶结、猫耳朵之类的小玩意。

 

“小哥哥小姐姐,来游乐园怎么能不戴头箍和发夹呢?”女孩变戏法似的从袋子里掏出一些巨大的蝴蝶结发箍、猫耳朵发夹,都是游乐园商店里非常热门的小饰品,“我这里都是正版哦!价格低、质量还好!马上就要零点了,小哥哥赶紧给女朋友买一个吧!什么款式都有哦!”

 

“啊、这个倒是不用了,”我有些哭笑不得,“况且,我也不是他的女……”

 

“——这个怎么样?”我的话还没有说完,艾斯已经从女孩的手上挑了一只带兔耳朵的发箍在我的脑袋上比划,“我觉得这个兔耳朵挺可爱的,或者那个蝴蝶结?”

 

“蝴蝶结有点夸张啦!”女孩非常热情地出谋划策,“你的女朋友这么可爱,还是兔耳朵比较适合她。”

 

“有道理……不过我觉得猫耳朵也不错。”艾斯认真地思考。

 

“……你倒是给我否认一下我们俩的关系啊。”我无奈地叹了口气,“这么堂而皇之地占我便宜吗?”

 

“为什么要否认啊。”艾斯回过头,理所当然地向我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当我的女朋友不好吗?”

 

——当我的女朋友不好吗?

 

糟糕。

 

糟糕糟糕糟糕。

 

艾斯和女孩还在讨论着什么,但是我已经完全听不见了。他刚才的笑容过于灿烂,只一击就命中了心脏里最致命的地方。那只倦怠了二十年的小鹿终于从睡梦中醒来,发疯似地往最脆弱的地方撞。

 

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脑袋上已经顶着一只白色的猫耳朵发箍,很明显是艾斯的杰作。紫色头发的女孩已经不见了踪影,我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被艾斯拉着站了起来。

 

“马上就要十二点了。”艾斯说。

 

我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游乐园城堡外挂着的巨大时钟指针还有三十秒就要重合。圣诞树的彩灯开始闪烁,扮演圣诞老人的演员们在人群中穿梭,礼炮和烟火也蓄势待发。人们和自己的家人站在一块,互相亲吻和拥抱,笑声和欢呼汇集在叮咚叮咚的音乐声里,整个游乐园仿佛一块正在融化的、甜蜜温暖的巧克力软糖。

 

艾斯再一次牵住了我的手,以十指相扣的方式。

 

“其实刚见面的时候,我也在想怎么和你搭话。”艾斯说,四周嘈杂,但他的声音却异常清晰,“因为你看上去有点孤独,所以我在思考怎么样开口,你才不会拒绝我。”

 

“……”我笑起来,“我们真的很像呢,艾斯。”

 

他也笑起来,侧身面对着我,手掌抚上了我的脸颊。他注视着我的样子过于认真,我的心脏不受控制地开始狂跳。

 

“我好像改变主意了,留在这座城市似乎也不错的样子。”

 

艾斯这样说。我没有说话。我已经顾不上说话了。艾斯靠得很近,我们几乎额头相抵。还差十秒就是午夜,人们开始倒数。整齐划一的节奏声里,我却只能听见我们两个的心跳声。

 

比坐在过山车上还要快的心跳。咚咚,咚咚。乱人心曲,扰人清梦。

 

“你还记得我之前说过,我的旅行是为了寻找一个答案吗?”

 

午夜的钟声终于在此时敲响。艾斯伸手揽住了我的腰,呼吸的热气扫过我的脸颊。

 

“我现在找到了。”他说。

 

“圣诞快乐。”

 

我在烟花的爆炸声里闭上了眼睛。

 

他的嘴唇覆上了我的。

 

 

(6)

 

这一年的圣诞节,我在游乐园里遇到了一个陌生人。

 

我们在一起的三个小时里,有十次牵手和一次亲吻。

 

动心却只要一瞬。

 

 

写在文后:

 

圣诞节的夜晚,两个孤单的人在游乐园里相遇的桥段,真的非常适合一见钟情^q^

原著里的艾斯一生都在寻找一个答案,他的答案也许不会这么简单,但是我所描绘的世界里,遇见一段合适的爱情,可以算是答案的开头吧?接下来的部分,就需要哥哥自己写下去啦。

哥哥想要的答案太长,但是总能找到的。

恋爱真是太美好啦。

 

最后是有奖竞猜环节!标题里的十次牵手分别是哪十次呢-w-

答对的小可爱奖励一个爱的脑瓜崩(?)

 

】请问要什么水平才能加入白胡子奶妈团? # #x #论坛体
GrandLine全国联赛冠军领奖台上表白 那场比赛MVP是嘛,本来应该他上去领奖,结果硬是穿过层层人群挤到小姐姐面前,住她把她一起带上了领奖台,拿着冠军奖杯当着全国观众面问她:“愿意我在...
当他们被问到最想做什么时♥(内含路飞//萨博/索隆/山治/多弗朗明哥/米霍克/克洛克达尔) ●
原作者:浮岚     ooc预警    撞梗致歉 内含路飞//萨博/索隆/山治/多弗朗明哥/米霍克/克洛克达尔   工具人:“确认恋爱关系后,最想她一起做事是什么呢?”     路...
】当他们喝醉后样子● 多弗朗明哥● X● 尤基德● 基拉● 卡塔库栗● 佩罗佩罗
这里,我知道,妈妈她很可怕,我很懦弱,连自己母亲都不敢违抗。】   那晚,百兽团在电话那边对他们冷嘲热讽,说他们夏洛特团就是群没断奶小屁孩,妈宝妈宝集合处。只要能让妈妈开心...
】是公主就去拯救勇者 # #x
本该甩开拳将打飞,但也许是手心太过温暖,他竟一时忘记了挣扎。   “……随便。”   嘟囔着,仍由拉着他漫无目远方走去。没有目的地旅行比想象中漫长,旷野月亮总是又圆又亮...
】分别● ● 香克● 路飞● 罗●
原作者:奇奇怪怪   ◎香克/路飞/罗/ ◎绝 对 甜 虽说之前就想试试了,但是一直没写,所以第一啦,有什么问题各位见谅而且好久没写文了,批,估计写都是胡言乱语   ★香...
】Wedding ● ● 山治● ● 索隆● 特拉法尔加罗● 路飞● 卡塔库栗
”       终于意识到需要自己出场少年脸郑重其事接过扩音电话虫,沉默半晌后露出个无比灿烂笑容       那是再熟悉不过神情。       “哦咧!我是要成为男人!”       说完,少年...
同人】夫妻访问,对双方评价● 多弗朗明哥● 克洛克达尔● 尤基德● X● 卡塔库栗
容许任何一个人让他皱眉。】脚把他踹断气了。   多弗朗明哥第一交易就被百兽团看不起   得知这个消息直接孤身一人单闯之国,踢坏了旱灾杰克下巴,重创了奎因烬打了三天三夜,跟凯...
】当们一起看恐怖片● 多弗朗明哥● ● 特拉法尔加罗● 克洛克达尔● 尤基德● 卡塔库栗
样子,所以才会这么认为。       最近马尔科推荐了部恐怖片子,据说全场就只有他一个人用死鱼眼表情全部看完了,他说情侣之间看恐怖片可以增加感情,还真信以为真了。   大家都...
】你们睡觉前小情趣● 多弗朗明哥● 克洛克达尔● 尤基德● 克力架
原作者:考保佑不挂科   【】你们睡觉前小情趣 克洛克达尔/多弗朗明哥/基德/克力架 OOC注意     【抖S抖M】   克洛克达尔(是抖M)   今天无论如何也要把社长欲望...
】愿望(×)● ● 火拳×
知道要是当时提出跟随请求的话,他一定不会拒绝,可少年自由旅程里,不能成为他阻碍。 在白胡子团治下座岛屿停下了,没有开店,却先找到了家店做帮工。 经过时候第一时间总会来看...
同人】当不小心误伤了他● 多弗朗明哥● X● 尤基德● 赤犬● 萨卡
,莫奈这三个连海军都不怕直接吓得跳到了桌子上。   baby5变成加特林顿扫射,结果愣是没射中。莫奈就把周围所有能扔东西全都扔过去。   “在门那边!”拿起闹钟重重扔过去...
看电影时 ● ● 赤犬● 藤虎● 青雉● 香克● 黄猿●
男人,抬拂去了他眼角泪水。 顶上战争后,虽然没有死但老爹离开了。白胡子团损失惨重,他在为这事哭泣吧。 “……”老爹,我、、马尔科、以藏还有其他船员大家都很想还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