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贼王乙女向】忘记飞行的鸟 #萨博 #男神x你

sodasinei 2020-10-22

原作者:绿酒一杯歌一遍

 

萨博单人,治愈向小甜饼,请放心食用~

 

BGM: Town of Windmill

 

 

(1)

 

“——结婚?”

 

重复了一遍克尔拉刚才说的话,萨博整理文件的动作有了些微的凝滞。

 

“是贝蒂小姐的婚礼,她邀请我们去参加。”女孩笑靥依旧,“啊啦?萨博君刚才是走神了吗?这可不像你呢。”

 

“唔。”喉咙里发出一个无意义的音节,萨博若有所思地看向窗外。

 

连绵的群山尽头,有一群鸟飞过去了。

 

 

(2)

 

萨博觉得自己忘了什么。

 

这种感觉在过去的十年里如影随形。缺失的记忆是他心脏上漏风的空洞,随着那颗心扑通扑通地跳着,风也呼啦啦地吹。有的时候萨博会觉得自己像一只忘记了怎么飞行的鸟,在空气稀薄的高空中胡乱扑棱着翅膀,虽说也是在前进着的,但是总觉得缺了什么。

 

庆幸的是,就在两个月前,他想起了艾斯和路飞。而后,他赶上了顶上战争,率领革命军救下了自己的兄弟。失而复得的喜悦冲淡了遗忘的空虚感,忘记了怎么飞行的大鸟有了新的同伴,连着那看上去乱七八糟的挥舞翅膀的方式,都一并顺眼了起来。

 

——没什么不好的。虽然姿势狼狈了一点,他终归是在前进的。

 

原本他是这样想的。然而,直到现在,听到贝蒂结婚的消息时他才发现,自己好像并没有把那份曾经遗失的记忆全部找回来。心脏上的空洞依旧呼啦啦地漏着风,他依旧挣扎着前进,身体却不受控制地开始下坠。

 

他还是不会飞。

 

萨博头疼地抱住脑袋。

 

“你怎么了?”克尔拉慌张地问,“生病了吗?”

 

“我好像忘记了什么……”萨博咬着牙,冷汗从额头上流下来,很快浸透了全身。

 

“我好像,欠了某个人一个约定。”

 

 

(3)

 

“——我觉得,果然还是有翅膀比较好。”

 

萨博记忆里的你,小心翼翼地扯了扯他的衣角,有些怯懦,但是又足够认真地对他说。

 

“什么?”萨博有些不明白你的意思,目光中透露着某种敷衍的好奇。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嘴角尚且挂着透明的香甜汁液,始作俑者是他手上晃晃悠悠拎着的、被咬了一半的苹果。

 

“我想飞。”你还不太能理解他传递出的焦虑情绪,带着期盼和某种喜悦抓住了他的手,“我不喜欢这里的生活,我想飞离这座城堡,我想去很高很远的天空,想去看你曾经提到过的、很蓝很蓝的大海……”

 

“唔、唔。”突然被你抓住了双手,金发的小男孩有瞬间的慌乱。他想把自己的手抽出来,但是一旦对上你那双仿佛闪烁着星星的眼睛,他就什么办法也没有了。

 

好像不做出什么回应的话,你就要哭出来似的。

 

“我知道了。”金发的小男孩红着一张脸,把啃了一半的苹果塞进你的手里,故作老成地咳嗽了一声,“我啊,很快就会从这里逃出去的。等到你再长大一些,我就回来接你吧。”

 

“真的吗?”你抱住那只被啃了一半的苹果,像是抱住一艘能够载着你环游世界的船,眼里是满溢出来、几乎要实质化的希冀,“你会带我去看很高很远的天空,去看很蓝很蓝的大海吗?”

 

“我会的。”男孩认真地说,装作大人的样子、伸手摸了摸你小小的脑袋,“我会开一艘很大、很漂亮的船回来接你,到时候不仅是天空和大海,还有开满了鲜花的岛屿、会在夏天下雪的城市、有小人族出没的森林……你想看什么,我都会带你去看的。”

 

“就算长不出翅膀也没关系,我会带你一起飞。”

 

“真的吗?”你一只手抱着他给你的苹果,一只手用力抓住他的衣角,像是抓住某个轮廓模糊却足够美好的将来,“说好了哦!”

 

“嗯!”男孩露出灿烂的笑容,“约定好了!”

 

 

(4)

 

萨博叫住了准备去寻找医生的克尔拉。

 

“……稍等,克尔拉。”金色头发的青年捂住自己的左眼,剧烈的疼痛带来排山倒海一般的回忆。他几乎站不稳身子,只能扶着桌面和椅子,跌跌撞撞地往外走。

 

“你要去哪里?……等等,萨博!”克尔拉伸手想要抓住他,却被男人执拗地推开。在克尔拉的记忆里,萨博永远是从容不迫、彬彬有礼的,除了去营救艾斯那次以外,她从没见过他这幅样子。

 

——好像有什么比生命更加重要的东西要消失了,必须要在那之前做点什么,把它留下才行。

 

“帮我向龙先生请一段时间的假,我有很重要的事去做……”萨博一只手撑着栏杆,咬着牙说。

 

“再不去的话,她就要飞走了。”

 

 

(5)

 

这一天是你的婚礼。

 

八岁的时候,你的未婚夫是个金色头发的小男孩。你们都是贵族中的叛逆者,在晦涩黑暗的城堡里相互依偎着,把彼此当做唯一的光明。

 

「我会逃出去,在外面的世界抢一艘大船,等你稍微长大一点,我就开着那艘船回来娶你!」

 

那个男孩曾经信誓旦旦地对你说。

 

在不懂情爱的年纪里,那曾经是最纯粹美好的爱情。

 

后来,十岁的萨博逃出去了。偶尔他会回来看你,给你带一些乱七八糟的书,奇奇怪怪的植物,还有他在森林里发现的、新奇的小玩意。那是你最快乐的一段时光,有阳光,有希望,你像一只冲破了牢笼的鸟,在蔚蓝色的天空下,迎着那缕稀薄的阳光自由地翱翔。

 

再后来,他死了。

 

你再一次被关进了金丝编织的鸟笼里,重新变成一只被养废的金丝雀。

 

其实,不是没有逃过的。不如说,从八岁的那个时刻开始,你的人生就只剩下了逃亡这一件事——逃离令人作呕的贵族生活,逃离装模作样的大人,逃离量身打造的牢笼,逃离那被按部就班安排好的苍白人生。

 

只是始终没有成功罢了。

 

此时你站在高塔的窗口,带着笑意望向楼下的人群。他们的表情可谓精彩绝伦,傲慢的、嫉妒的、鄙夷的、欣喜若狂的、悲痛欲绝的……那么多张千奇百怪的脸,被宝石的反光折射进你的眼睛里,却是千篇一律的麻木和空白。

 

你的目光审视一般记录着他们的神情和丑态,脑海里浮现的却是你那短暂的、燃起过希望又最终陨落的前半生。金色头的男孩背在背后脏兮兮的水管,夕阳下对你露出的缺了一颗牙的笑容。

 

哪怕只是片刻的回忆,都足以让你在苍白可笑的现实里获得一丝温暖。

 

可怜的是,连这片刻的温暖都是虚假的。男孩死在了十年前的夏夜,再没有人能够兑现那个诺言。

 

你在窗边站了很久,直到你将来的丈夫骑着白马、被人群簇拥着来到你的塔楼下,趁着所有人将目光投向他,你迈开一只脚,踩上了窗楹。

 

「——我会开一艘很大、很漂亮的船回来接你,到时候不仅是天空和大海,还有开满了鲜花的岛屿、会在夏天下雪的城市、有小人族出没的森林……你想看什么,我都会带你去看的。」

 

「就算长不出翅膀也没关系,我会带你一起飞。」

 

你抱着新娘的捧花,对着遥远的某个地方露出一个笑容,向前迈出一步。

 

——看到了吗,萨博?

 

我终于起飞啦。

 

 

(6)

 

落下去的瞬间,你的内心是解脱一般的愉悦。

 

像是一只忘记了飞行的鸟,终于离开了被放置在高空的鸟笼。尽管很快就会摔在地上粉身碎骨,但是那挣扎下落的过程,比起赴死,倒不如说是另一种壮烈的自由。

 

是一生只能有一次的美梦。

 

抱着这样的想法、落进一个陌生的怀抱里的时候,你和在场的所有人一样愣住了。

 

抱着你的男人原先藏在婚礼的队伍里,穿着白色的礼服、戴着优雅的礼帽,胸口插着一束娇艳的玫瑰,言行举止也彬彬有礼,看上去和普通的贵族没有什么不同。但是当他跃至半空接住你的时候,像是藏身于羊群的野兽终于露出了利爪,和那群只会尖叫的贵族男人产生了鲜明的区别。

 

他抱着你稳稳落地,脚步却没有停下。他奔跑的速度很快,跳得也很高,几个起落便冲出了人群,向着城堡的大门奔去。

 

“——你是谁?”

 

你下意识地搂紧了他的脖子,惊疑不定的问。

 

男人的眼睛被额边的碎发挡住,你只能看到他翘起的嘴角。

 

“我会开一艘很大、很漂亮的船回来接你,到时候不仅是天空和大海,还有开满了鲜花的岛屿、会在夏天下雪的城市、有小人族出没的森林……你想看什么,我都会带你去看的。”

 

他一边奔跑着,一边迅速地、仿佛宣誓一般郑重地说出这些话语,你失去光亮的瞳孔终于有了焦距。

 

“你是……”

 

“就算长不出翅膀也没关系,”他的眼睛里盛着那么温柔的笑意,“我会带你一起飞。”

 

你瞪大了眼睛。

 

身后是兵荒马乱的混乱,那些贵族的护卫们慌张地朝着你们的方向开枪,却总是被萨博在几个起落间轻轻巧巧地躲过子弹。他抱着你越过尖叫着的人群,越过葱茏阴郁的灌木,越过密不透风的城墙。阳光从很高很远的地方落下来,将他的侧脸晕染成温暖的明黄色。

 

他跳得那么高,仿佛一只优雅飞行的鸟。

 

“你怎么来得这么慢……”你抓紧了他衬衫的领子,把脑袋埋进他怀里,发出带着哭腔的埋怨。

 

“抱歉,我迟到了。”他的声音里带着些微的颤抖,抱着你的双手却始终坚定。

 

“迟到的十年,就让我在往后的日子里,慢慢偿还吧。”

 

那座铜墙铁壁一般的城堡,终究在你们的身后远去了。

 

 

(7)

 

你很庆幸,被关在城堡里的十年没有把你变成一个废人。被滋养在黑暗中的花,在即将凋谢的那一刻被阳光照亮,终于开成了最美好的模样。

 

凭借着在情报处理方面的天分,你成为了萨博的左膀右臂;经历过惊心动魄的冒险,你们终于推翻了天龙人的统治。获得解放的那一刻,萨博在欢呼的人群中单膝跪地,把那只被他精心雕刻过的戒指套上了你的手指。

 

后来啊,你们在革命军的总部举行了婚礼。虽然婚礼的现场被艾斯和路飞闹得一团混乱,但是你看着鸡飞狗跳的三兄弟,心脏上久违的幸福感还是像发酵的面团一样膨胀起来。

 

对于萨博来说,艾斯、路飞和你像是一串曾经碎裂的珠子,两颗被遗失在阳光明媚的沙滩,一颗滚落在阴暗逼仄的罅隙。萨博把你们一颗一颗地捡了回来,重新串在一起,终于修补了彼此那颗空空落落的心。

 

那只忘记了怎么飞行的鸟,终于找到了正确的轨迹。

 

 

(8)

 

“接下来要去哪里?”

 

“唔、我想想……‘开满了鲜花的岛屿’去过了,‘会在夏天下雪的城市’也去过了,接下来是……‘会有小人族出没的森林’,没错吧?”

 

“好。”他笑着走过来,在你的手背上落下一个温柔的吻。

 

“天涯海角,我都陪你去。”

 

看到大家的评论就会特别开心~所以可以的话请给我评论【卑微】

 

】来点沙雕馅小甜饼吧~ #艾斯 # #x
原作者:绿酒一杯歌一遍   艾斯/  本来想写一些温馨治愈小段子,然而写着写着画风逐渐沙雕0(:3)~     他为下厨-艾斯 “——诸君!快看!这是艾斯为我做爱心午饭...
当他们被问到最想和做什么时♥(内含路飞/艾斯//索隆/山治/多弗朗明哥/米霍克/克洛克达尔) ●
原作者:浮岚     ooc预警    撞梗致歉 内含路飞/艾斯//索隆/山治/多弗朗明哥/米霍克/克洛克达尔   工具人:“确认恋爱关系后,最想和她一起做事是什么呢?”     路...
同人】当不小心误伤了他● 多弗朗明哥● X● 尤斯塔斯基德● 赤犬● 卡斯基
,莫奈这三个连海军都不怕直接吓得跳到了桌子上。   baby5手变成加特林一顿扫射,结果愣是没射中。和莫奈就把周围所有能扔东西全都扔过去。   “在门那边!”拿起闹钟重重扔过去...
】带他们回家见父母 #艾斯 # #山治 #索隆 #马尔科 #罗 #x
原作者:绿酒一杯歌一遍   /艾斯/山治/索隆/马尔科/罗     「」   漫不经心地和他商量“周末带回家见见我父母吧”这件事时候,正在办公室里处理他那仿佛永远都处理不完文件...
】与他们度过漫漫长夜 #艾斯 # #索隆 #罗 #x
。”     「流星与萤火虫」 -    “——听说今晚会有流星哦!去看看吧!”   这已经是克尔拉今天第三次提出这样建议了。   然而,满心满眼都是革命军工作,并没有把她建议放在心上。非常普通地...
同人】当尝试安慰他时候● 多弗朗明哥● 克洛克达尔● X● 赤犬● 罗西南迪● 柯拉松
原作者:考保佑不挂科   温馨感人,短篇CCO 内含:克洛克达尔/卡斯基/多弗朗明哥,罗西南迪     克洛克达尔 从巴洛克工作室成立开始就一直陪在克洛克达尔身边,在众人眼里只是个痴...
同人】当给他做午餐便当● 多弗朗明哥● 尤斯塔斯基德● X● 赤犬● 卡斯基
原作者:考保佑不挂科   恋爱注意OOC 基德/卡斯基/多弗朗明哥     基德   今天放学就看到旷课一个下午基德在学校门口等一起回家【尤斯塔斯 · 基德!就算是大学下次能不能别...
suki(✘内含艾斯,,山治,索隆,路飞,基德,罗)●
这个航海士不称职。   40%&70% “今天晚饭挺好吃。”他往嘴里使劲塞着食物,明显不想和说话。 船员们面面相觑,想要提醒他们船长不要过于绝情。 “我想成为。”基德放下餐具,“没有这...
心里最爱那个人(原著)● ● 特拉法尔加·罗● 波特卡斯·D·艾斯● one piece● ● 堂吉诃德·多弗朗明哥
原作者:AnAn安宰尔w   超短,不会写刀,我尽力了。 灵感来自扎心叨叨记账 原著   艾斯 “小姐,现在我们会问一些问题,我们会猜心里最爱那个人。” “好。” “他身份是?” “...
】与他们同居日常 #艾斯 # #索隆 #山治 #x
一百零八次接到艾斯“炫耀友”电话后,终于掀翻了自己堆满重要文件办公桌。     【】   和艾斯那对笨蛋情侣比起来,更像是互相充电关系。   你们都是是非常优秀人才,在各自...
】请问要什么水平才能加入白胡子奶妈团? #艾斯 #x #论坛体
机缘巧合之下看了白团VS红发友谊赛直播,被白团扎扎实实地圈粉了 但是听说他们公会角色只收奶妈? 那大概要什么水平奶妈可以加入白团公会呢,想近距离观赏^q^   2L = = 如果只是想加入...
】夏日美人 #艾斯 # #索隆 #山治 #马尔科 #x
喉结和胸膛上逡巡眼神太过炙热,终于抬起头来,在与视线相接瞬间露|出了然微笑,随即用手背一抹嘴唇,摆出一副任君采撷姿|势,张|开怀抱:   “来吧。”   缓缓凑近,用嘴唇去寻找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