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贼王乙女向】种族不同也要谈恋爱② #萨博 #罗 #山治 #男神x你

sodasinei 2020-10-22

原作者:绿酒一杯歌一遍

 

萨博/罗/山治

有西方幻想生物出没的小甜饼~

 

 

「龙」 - 萨博

 

你提着巨大裙撑的下摆、气喘吁吁地爬上山顶时,遇到了一位年轻人。

 

对方穿着贵族的礼服,戴着一顶高高的礼帽,身后却背着一根水管。彬彬有礼地询问你是否需要帮助之后,他非常绅士地帮你提起了过长的裙摆,带着你向密林深处、自己的城堡走去。

 

“小姐为什么要独自来到这座山上呢?”他问你,“传说这座山上,有邪恶的巨龙栖息哦。”

 

你却眼睛一亮:“你知道巨龙在哪里吗?”

 

“能不能请它……帮忙把公主抓走啊?”

 

作为一国的公主,你很不幸地有个野心勃勃的父亲。为了攻打某个富饶辽阔的国度,他决定把你嫁给邻国的王子,以换取军队和物资。

 

“其实嫁给什么人都无所谓,我只是不想成为挑起战争的筹码。”

 

经历过无数次出逃的你,被萨博收留了两个月后,终于在他面前吐露了真心话。

 

“但是我太弱小了,逃到哪里都会被父亲抓回来。要是巨龙真的存在就好了,能被巨龙抓走的话,就不用和王子结婚了吧?”

 

“但是我找不到它。我无处可逃了。”

 

他一直沉默着听你说话,却在你的泪水终于夺眶而出的瞬间,伸手接住了你的眼泪。他没有戴手套的右手修长有力、骨节分明,轻轻擦过你的脸颊时,温柔得像呵护一朵易碎的花。

 

他低头吻上指尖那枚泪水,你还想说些什么,却被他用吻过的手指点在了嘴唇上。

 

“如果无处可逃的话,就逃到我身边吧。”

 

他重新戴上黑色的皮质手套,转身走向城堡的大门,只留给你一个上扬的唇角。

 

“你已经战斗了很久了,接下来只要依靠我就好。”

 

从那以后,逐渐传来恶龙侵扰王国的消息。

 

栖息在传说中的恶龙终于露出了它的真面目,面对强大的恶龙,连军队也无能为力。据说邻国的那位王子也踏上了讨伐恶龙的征途,却半路就被吓得屁滚尿流逃回了城堡。

 

奇怪的是,恶龙并不杀人。它总是突然出现,抢走贵族的金银财宝,又突然消失。由于国库的亏空,侵略其他国度的计划也被无限期地搁置了。国王无奈之下,只得派人与恶龙交涉,得到的结果却是——

 

“把公主嫁给我,我就放过这个国家。”

 

恶龙这样说。

 

婚礼当天,恶龙降落在精心布置过的草坪上,巨大的双翼扬起满天尘埃。

 

当喧嚣散去,恶龙的身影消失,却有一位年轻人自尘埃中走来。他身形挺拔,笑容温柔,是全世界最出色的王子也无法企及的潇洒英俊。

 

在众人惊艳的目光中,他单膝跪在你的面前,在你的手背上郑重地落下一个吻。

 

“我说过了,逃婚是下下策。”

 

“我要娶你,就要明媒正娶,让你风光大嫁。我要给你最隆重盛大的婚礼,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你是我的新娘。”

 

他搂过你的腰将你抱起来,巨大的双翼自身后张开,带着你向远处的城堡飞去。

 

“久等了,我的公主。”

 

飞离了国王的领地,你终于绷不住端庄淑雅的公主姿态,大笑着锤上他的胸膛。

 

“过分帅气了吧!”你在喧嚣的风声中大喊,“怎么会有你这么帅气的恶龙啊!”

 

“也没有要求恶龙抢走自己的公主啊!”他也笑着回答。

 

彼时夕阳降落未落,余晖照耀在他的翅膀上,像是有火焰在风中流淌。

 

恶龙与公主终于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往后的岁月里,他眼神温柔,满目霞光。

 

 

「死神」 - 罗

 

你被作为祭品送上光明教会的处刑台时,内心是比死更冷的绝望。

 

蒙上眼睛的黑布隔绝了教徒们狂热的眼神,只有神像的目光无悲无喜,尚且停留在奄奄一息的你的身上。

 

神怜世人,神怜世人。

 

我非世人?孰人怜我?

 

死亡逼近的那一刻,却有惨叫声在耳边连绵不断地响起。待一切平息时,你的眼罩被人撤去。来人戴着兜帽,赤裸的胸膛上纹着不祥的纹身。夕阳血红色的光线从教堂镂花的窗口照射进来,他在一地血腥残骸中孑然而立,比人更像神,也比神更像人。

 

“最近死人太多,缺个助手。”男人摘下兜帽,手指一钩,下一秒钟,你就被他像扛麻袋一样扛在了肩膀上。

 

“就你了,祭品当家的。”

 

罗喊你“祭品当家的”,也不是没有理由。

 

你的体质特殊,非常适合作为黑魔法的祭品,也因此总是被那些狂热的异教徒追杀。他们坚信可以通过献祭你的生命获得死神的力量,而真正的死神——你的上司特拉法尔加·罗,对此嗤之以鼻。

 

“你们想要神的力量?”

 

面对那群不知天高地厚的黑巫师,罗的笑容森冷。

 

“比起杀死她,不如讨她欢心更有可能一些。”

 

“毕竟,我还是更喜欢她活着的样子。”

 

罗用左手抱着你,右手的长刀出了鞘。长刀在他的控制下疯狂斩杀着敌人,而一片腥风血雨中,他的手掌覆上你的眼睛,在你的额头上落下一个吻。

 

“别看。”他说,“很快就好。”

 

仔细想来,收你作为助手这件事,大概是罗这辈子做过最赔本的买卖。

 

他是一名精明的死神,从不做多余的交易。见惯了死亡的神明不需要多余的情绪,于是他不再有悲喜;漫长的生命让同伴的存在变得毫无意义,于是他习惯了孑然一身,独来独往。

 

救你只是一时兴起顺手为之,他也没想到会一头栽进去。

 

一开始的相处是有些尴尬的。他冷漠高傲,而你又寡言少语。你的特殊体质决定了你们会一直受到黑巫师的骚扰,怀着总是为他引来麻烦的愧疚,你在面对他时总有些拘束和小心翼翼。

 

直到那一天,他被追杀你的黑巫师们围攻,身陷囹圄之时,在他的计划中应该已经提前离开的你冲到了他的面前,为他挡住了致命的一击。明明是个弱小无助的人类,却在强大的死神面前展现出了保护的姿态。他抱着奄奄一息的你,第一次感到有名为愤怒的情绪在胸腔聚集。

 

这个时候他才恍惚想起,对于那些“人”的情绪,他也是渴望的。曾经有一个叫做柯拉松的男人点燃了他的生命,那束火光在经历漫长岁月的冻结之后,终于被你再次唤醒。

 

你是他的开关,啪嗒一声,打开了他身体里所有属于“人”的感情。从那以后,他就有了悲喜;从那以后,他就不再是孤身一人。

 

他仍旧是那个高傲诡秘的死神,只是他所有的温柔,都留给了你一个人。

 

“这些人,不需要为他们送葬吗?”

 

你望着那些黑巫师一地残缺的尸体,轻声问他。

 

罗抱着你穿过血气弥漫的教堂,拧开腐朽的门把手,迎接夕阳血红色的光。

 

“不必在意。”他微笑,“走吧。”

 

 

「吸血鬼」 - 山治

 

起初你并不明白,对每一位女性都那么热情温柔的山治,为什么总是绕着你走。

 

终于明白原因的时候,他抱着双臂跪在你的面前,在嗜血欲望的驱动下暴露出血红色的瞳孔和收不回去的尖牙。

 

“求求你……离开我身边……”

 

你从不自诩为救世主,也没有兴趣做拯救他人的英雄。但是他跪在你面前的姿态那么卑微又那么孤独,全身都在拒绝你的靠近,灵魂却嘶吼着求你别走。

 

于是你叹了口气,跪下身来,将他犹自颤抖不停的上半身搂进自己怀里,抽出小刀割开了自己的手腕。

 

“没事的山治,”你轻轻抚摸他的头发,“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那是山治以半人半吸血鬼的身份出生以来,第一次品尝到新鲜的人类血液。

 

山治是个自我认同感非常低的人,那意味着他总是会为了满足自己在意的人而做出不必要的牺牲。这种错误的认知来自于他那自负过头的父亲和兄弟,纯血的吸血鬼肆无忌惮地嘲笑他的弱小,对他饮用动物血液延续生命的行为嗤之以鼻。

 

其实作为半人半吸血鬼,动物血除了难喝以外没什么不好。山治会一直抱着这样的想法活下去,直到你的出现打破了这份平静。

 

吸血鬼一旦爱上一个人,就失去了拒绝她的血液的能力。如果他的爱情和你的安危不能兼得,用脚指头都能想到他会牺牲哪一个。

 

但是你不一样。

 

鱼和熊掌,你偏要兼得。

 

其实你一直都知道的,山治喜欢你,非常、非常喜欢。

 

你一直都知道的,他随手乱画的涂鸦,写的全都是你的名字;发呆的时候脑海里浮现的画面,全都是你的样子。无法控制想要接近你的心情,你的每一次回头、每一个笑,都叫他挪不开眼睛。

 

你一直都知道的,课桌抽屉里每天那束新鲜的玫瑰,都是他放的。独自一个人夜归时,他也会远远跟在你的身后,偶尔替你解决掉几个欲行不轨的小混混。目送你安全到家之后,再在你家楼下默默抽上一晚的烟。

 

但他到底是个吸血鬼,于是那份被有意压抑的爱,总是无法控制地被掺杂上别的欲望。嗜血的本能让他无时无刻不想咬破你脆弱的血管,舔舐那些甜蜜得让人无法忍耐的血液。他总是控制不住地去想象,你白净赤裸的肌肤染上鲜红的样子。

 

但他怎么能让你受到伤害呢,他是那么、那么地爱你啊。

 

于是越想靠近,越要远离。已经造成的错误无法挽回,起码不要让你也承受那些痛苦。

 

尽管你已经用那把割开手腕的小刀向他证明,“你可以靠近我,你可以享用我,你可以爱我”,但是山治依然选择了离开。

 

他不愿意把你置于哪怕一点点可能的危险里,尤其是那危险来源于他自己。

 

接到娜美的电话的时候,离山治的航班起飞只剩下半小时。

 

你疯了一样赶到机场时,却听到他的那架飞机已经起飞的消息。

 

恍惚间拒绝了乘务员对你是否需要帮助的询问,你却意外地、在机场的吸烟区里见到了本该已经上了飞机的山治。对方穿着风衣提着行李箱,一身萧瑟,满怀孤独,脚边的垃圾桶里叠起一堆的烟头,也不知道一个人默默抽了多久。

 

他对上你的眼睛,目光里的惊讶没来得及褪去:“……Lady?”

 

在那一瞬间,你用平生最快的速度助跑,然后扑进他的怀抱。他将脑袋埋进你的发间,喉结无声滚动。你手腕间那道深深的伤口刺痛了他的眼睛,但最后他还是抬起了手,将你紧紧搂入怀中。

 

“果然还是做不到啊,离开亲爱的Lady这种事……”

 

他的嗓音低沉沙哑,吸血鬼的怀抱没有温度,你却在他身上找到了温暖。

 

“还没来得及离开,就已经开始想念了。”

 

你的眼泪尚且在眼眶聚集,却还是忍不住因为他的这句话而失笑出声。

 

“下次不可以再这么做了哦,山治……不,没有下次了。”

 

“选择离开的话,你牺牲的不只是你自己的爱,还有我的。”

 

“还不明白吗?”

 

你踮起脚尖,去触碰他冰冷的嘴唇。

 

“我也爱你啊。”

 

 

写萨博那篇的时候,我满脑子都是:陛下我叫达拉崩吧斑得贝迪卜多比鲁翁……

种族不同恋爱 #艾斯 #索隆 #马尔科 #x
原作者:绿酒一杯歌一遍   艾斯/索隆/马尔科 //  有西方幻想生物出没的小甜饼~     「狼人」 - 艾斯   三个月前转学过来的波特卡斯·D·艾斯,每个月总有那么一天夜不归寝...
suki(✘内含艾斯,,索隆,路飞,基德,)●
原作者:AnAn安宰尔w   ✘内含艾斯,,索隆,路飞,基德, ✘oc我就不管了 ✘好感度烂梗(是不同好感度对他们表白的反应,从中没有联系)     艾斯 0%  “啊?小姐,这可不是...
】带他们回家见父母 #艾斯 # # #索隆 #马尔科 # #x
原作者:绿酒一杯歌一遍   /艾斯//索隆/马尔科/     「」   漫不经心地和他商量“周末带回家见见我父母吧”这件事的时候,正在办公室里处理他那仿佛永远都处理不完的文件...
当他们被问到最想和做什么时♥(内含路飞/艾斯//索隆//多弗朗明哥/米霍克/克洛克达尔) ●
原作者:浮岚     ooc预警    撞梗致歉 内含路飞/艾斯//索隆//多弗朗明哥/米霍克/克洛克达尔   工具人:“确认恋爱关系后,最想和她一起做的事是什么呢?”     路...
】与他们的同居日常 #艾斯 # #索隆 # #x
原作者:绿酒一杯歌一遍   艾斯//索隆/ 生日快乐!新的一年开开心心的哦!     【艾斯】   艾斯的话,非常擅长修理家里的各种工具和电器。   他第一天搬进来的时候,就把苦恼...
【one piece】好感度不同时的他们 ● ● 索隆● 多弗朗明哥● 特拉法尔加x● 路飞
原作者:祁橙橙橙   ※内含:索隆//基德/路飞/特拉法尔加/多弗朗明哥 ※路飞为友情,ooc怪我 ※代入日语食用会比较好   ◆索隆   0%:“喂,这家伙不会有什么企图吧,啊...
】论女友是个贫乳●艾斯●路飞●●索隆●●香克斯●特拉法尔加x
原作者:「爱吃米饭的阿玖酒是个天然卷.」   人物ooc 撞梗致歉 ASL//索隆//香克斯   因为贫乳而自卑的     路飞      “嗯?有什么区别吗?”      当然有啦...
老年生活『青年组』(艾斯///)●
原作者:顾柒染   ooc预警 注意避雷 刀刀~ 刀刀码完了,明后天就是发糖日   艾斯///   艾斯             浅蓝色的纱帘随着风从窗外带进,轻轻拂过,昏黄的灯光下,橘...
]当他命数已尽 *超级大刀!全篇刀!● ● 索隆● 艾斯● ● asl● 路飞
一生的大海上。回到了巴拉蒂餐厅,把这个消息带给了哲普老板。 在ALL BLUE,开了餐厅,曾经那些被的厨艺折服的人纷纷来访,草帽团的同伴们时常做客,特别是那个剑士,总是迷路到这里。明白...
】夏日美人 #艾斯 # #索隆 # #马尔科 #x
穿上泳衣的样子就完全无法忍耐了,下午努力工作,早点下班才行!”   忽略掉同事生无可恋的目光,笑着挂断了电|话。   冷面的味道比想象中爽口。贴心地加入了他亲手酿制的萝卜脆,咬起来嘎嘣嘎嘣...
【one piece】恋爱后的他们 ● x● 索隆● ● 特拉法尔加● 尤斯塔斯基德
原作者:祁橙橙橙   ※内含:索隆//特拉法尔加/尤斯塔斯基德 ※甜饼!!甜度++++ ※ooc怪我     ◆索隆   他的转变其实不太明显。   恋爱经常跟着他到处跑,全船员最放心不...
】请问什么水平才能加入白胡子的奶妈团? #艾斯 #x #论坛体
机缘巧合之下看了白团VS红发的友谊赛直播,被白团扎扎实实地圈粉了 但是听说他们公会角色只收奶妈? 那大概什么水平的奶妈可以加入白团的公会呢,想近距离观赏^q^   2L = = 如果只是想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