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贼王乙女向】论他们与古风的适配度 #艾斯 #萨博 #男神x你

sodasinei 2020-10-22

原作者:绿酒一杯歌一遍

 

艾斯/萨博

 

 

「游侠」 - 艾斯

 

你与他的相遇,还要从一个月前说起。

 

你们见的第一面不可谓不狼狈:你是某个商贾之家的落跑新娘,而他则刚吃了顿霸王餐,正在被店铺伙计围追堵截的路上。说来也巧,你们被不同的两拨人追到了同一处巷口,终于在拐角处撞了个满怀。艾斯身强体壮没什么事,你却摔在地上疼得泪眼汪汪。眼看着两边的追兵渐渐逼近,艾斯心一横,干脆利落地将你扛上了肩头,一蹬墙飞上了屋檐。

 

你趴在他的肩膀上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他飞檐走壁,你却只觉天旋地转。为了稳住你的身形不让你掉下去,艾斯的大手紧紧搂着你不可言说的某个部位,待你察觉到时,只觉得血液上涌、满脸通红,下意识一脚踹向他的腹部,却又被他稳稳抓住了脚踝。

 

“登徒子!”你涨红了脸高声尖叫,扭头一看却见艾斯的前方已是屋檐的尽头,他奔跑的速度却没有慢下来,甚至还有加快的趋势。

 

“得罪了——!”艾斯喊道,在你的尖叫声中凌空一跃,飞上了更高的围墙。

 

那一日,艾斯就这么扛着你在两拨人的喊打喊杀中穿过了整个城镇,待到彻底摆脱追兵,已是明月当空。艾斯小心翼翼将你放在地上,明明他才是真正奔波了整整一日的人,却仍是一副尚有余力的样子,反倒是你在他的肩上颠簸了半日,现下居然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好嘛,原来只是逃婚,现在估计要被当做是抢亲了……”

 

虽然面前这个萍水相逢的男人确实帮助你逃离了追兵,但是被他以那样羞耻的方式扛着跑过大街小巷,你多少还是拉不下脸来向他道谢。半天的奔跑躲藏,你的妆容早已花了,被妆娘精心盘好的头发四散开来,喜服也脏兮兮皱巴巴揉成一团。你想象中自己的模样应当是相当狼狈的,因此在对上艾斯呆滞怔愣的眼神时,也完全没有多想。

 

殊不知月下看美人,你这番羞赧怒视的模样,便是在此刻写进他的眼里,再也擦不去了。

 

当他在一个月内第三次为你击退官府的追兵时,你终于还是心怀愧疚地向他吐露了真相。

 

你是当朝宰辅的女儿,为了家族的利益,父亲要把你嫁给某个商贾之家不学无术的小少爷。你自是不愿意,便在大婚当日找到机会出逃,在即将被抓回去的时候,碰到了因为吃霸王餐而被酒楼追捕的他。

 

“不过是一个宰辅,有什么好怕的?”听罢你的陈述,艾斯却表现得满不在乎。彼时他蹲在屋檐上,一手的手肘撑着自己的膝盖,一手压了压头顶的斗笠,露出一个懒洋洋的笑,“你不想回去的话,便安心待在我身边吧。”

 

“官兵再来几拨都无所谓,打回去就好了。放心吧,我会好好保护你的。”

 

说来也怪,明明你与他也不过是萍水相逢,却不知为何便一见如故,对彼此生出满怀信任。

 

艾斯十七岁开始独自一人闯荡江湖,足迹遍布大江南北,俨然已经闯出了名头。他做事向来随心所欲,偶尔打家劫舍,偶尔劫富济贫,会为了寻一朵给贫苦人家治病的雪莲而爬上万丈冰川,也会将横行乡里的恶霸贪官揍一顿,连同行恶的证据一起扔到天子脚下,拍拍屁股到酒楼里吃一顿好的,再因为付不起钱而被酒楼伙计屁滚尿流地追杀。

 

这般少年意气、挥斥方遒,只此一面,眼里便再容不得其他风花雪月。

 

只是带上你之后,他的生活终归有了不同。毕竟大婚当日,他将你掳走一事半个城的百姓都亲眼所见,口耳相传之下,他便成了你那传闻中的“奸夫”。关于你们的故事被书生们编进话本子里,端得是一个香艳旖旎,却不想故事的主人公们皆是天塌下来当被子盖的性子,对自己的名声也毫不在意。

 

彼时,艾斯的悬赏令被贴满了大街小巷。头一回看到自己的画像,艾斯相当玩味地摸了摸下巴,露出一个恶作剧般的笑容,提笔便在悬赏令上乱画一通,再把你拉到跟前,指着自己的几幅“大作”问道:

 

“你觉得我留个胡子怎样?”他十分真诚地思考着,“留个胡子是不是更有男人味一些,做你的‘奸夫’也更有说服力罢?你觉得哪种样式比较好?”

 

眼前几幅艾斯的通缉令被他画上了各种样式的小胡子,你噗嗤一声笑出来,居然也学着他的样子托起下巴,认真地思考起来:“我觉得在下巴上留一些比较好?这样看上去总归是成熟稳重些。”

 

“真是巧了!”他亦笑得灿烂,“我也是这么想的。”

 

接下来的两年里,你随他游遍了山川大海,看遍了风花雪月。本以为习惯了锦衣玉食的你不会适应这种风餐露宿的生活,但是好像只要有他在身边,一片树叶子都显得有趣,一朵花也能开出一整个春天。

 

只是终归他也有失手的时候。某次在官府的围追堵截之下,你还是被抓回了父亲的府邸。你的父亲仍不愿意放弃以你的亲事作筏子,要将你嫁给某位官员以谋取权力。只是这次,你没有再反抗,顺从地一口答应,也免了那些皮肉之苦。

 

大婚当日,你穿上大红嫁衣,仔仔细细捯饬好自己,乖巧顺从地被送上了喜轿。送亲的队伍还没来得及走出半里路,却见前方有一人大喇喇地挡在街口,一手提着酒葫芦、一手按着斗笠,端得是一副潇洒姿态,还仰头对你们一咧嘴角,露出一个张狂的笑。

 

“什么人?”护卫们抽刀出鞘,摆开阵型,如临大敌,“报上名来!”

 

他不紧不慢地喝完手中那壶酒,将酒坛子往身后一丢,刚要说话,你却施施然从喜轿中探出半个身子,半真半假地朝他抱怨:“怎的来得这么慢,我都要睡着了。”

 

你满意地确认到他眼里的惊艳之色,风情万种地朝他勾勾手指,又略带歉意地向身旁侍卫行了一礼,真诚道:“夫君第一次抢亲,若有哪里做得不好,还请各位见谅了。”

 

“一回生二回熟嘛。”他倒也不在意你的揶揄,在众人瞠目结舌的注视下干脆利落地撂翻了那些护卫,一把将你扛上肩膀,如同你们第一次见面那样跃上了屋檐和城墙。

 

“抢亲究竟是怎么个抢法,余生还请娘子多多指教了。”

 

他叼着个草叶子,肩上扛着捧腹大笑的你,面朝着朝阳,潇洒离去。

 

值此少年,一见倾心。

 

 

「军师」 - 萨博

 

作为革命军里排行第一的刺客,你第一次在这个男人身上失了手。

 

“姑娘是想将我的项上人头提回去复命罢?”那人笑着看你,端得是一派光风霁月,捉住你手腕的右手的却丝毫没有放松,“不如我跟着姑娘回去,这会说话的人头,可比不会说话的人头要有用多了。”

 

你自是没有理会他的胡说八道,用力挣脱开他的禁锢,袭向他的匕首招招狠辣,却没想这个男人居然始终不落下风。最后你还是满怀屈辱地被他钳住,男人一只手将你的双手反剪至身后,另一只手干脆利落地卸了你的下巴,用身体将你压在墙上,笑眯眯地对你耳语道:“得罪了,姑娘。”

 

他的力道奇大,言语却端正无比,目光甚至还挺无辜。你挣扎无果,被卸了下巴也无法自我了断,思来想去,便还是带他去见了多拉格,至于他的生死,便交予那人定夺。

 

至此,你们之间的梁子,便在你这里单方面地结下了。

 

只是彼时的你死也想不到,那位大人居然同意了这位当朝的太子殿下加入革命军的请求;而仅仅过了两年,他就成为了革命军的军师,兼任你的上司。

 

当你发现,上头派给自己的任务从刺杀贪官腐吏、护送机要情报这种刀尖舔血之事,变为了端茶送水、批阅文件这种日常琐碎时,你怒气冲冲地闯入了军师帐篷,拍着桌子向他讨要一个说法。

 

那人却使得一手四两拨千斤,从一堆文件中抬起头来,对你笑得温文儒雅:“刺杀这种事,对姑娘来说太危险了。”言罢,还要周到温和地补上一句:“我并非不认同姑娘的能力,只是这些事本就吃力又麻烦,由我来做便好。”

 

你头一回仔仔细细地打量面前的这个人。你深知这人的君子做派也不过浮于表面,甚至称不上是伪装。他身为太子,自小便被束缚在那虚伪腐败的庙堂之上,能在后宫那些勾心斗角的争斗中活下来,礼仪教养方面定是丝毫不差的。不曾想他仅仅来到革命军两年,骨子里那份自由散漫便连掩饰都懒得掩饰了,举手投足间都是江湖人的肆意潇洒,偏偏又端着一副君子做派,那副正经模样直教人心神荡漾,难怪革命军中那些女子都争相将他奉为良人。

 

只是身为他的搭档的你委实不明白,每次动手前都要彬彬有礼地和对方好一顿寒暄、再面带春风般温暖的微笑捏碎任务对象的头盖骨的萨博,比起良人,不如说是变态更贴切些。

 

只是此刻他这般替你着想,你似乎也不应该再咄咄逼人。但你仍不愿在口舌上落于下风,还是忍不住讽刺上一两句:“大人如此体贴小女子,倘若被旁人听去了,估计要误会大人对我倾心了。”

 

萨博批阅文件的手却是停了。他抬头看你,唇边缀上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若我说,不是误会呢?”

 

那日帐篷里的谈话被你磕磕巴巴寻了个由头结束。萨博倒也没有逼迫你给他一个答复,始终笑眯眯地望着你落荒而逃的背影。在那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他忙于革命军的事务,在各个势力之间周旋奔波,并没有什么和你见面谈天的机会。

 

对他突然的示好感到不知所措的你,不由得也松了一口气。

 

半个月后,你却意外地从乌鸦那里接到了他派给你的任务。依然是刺杀的老本行,看来他终究还是把你的话听了进去,没有再浪费你的战斗力。

 

只是这次你却失手了。任务对象是个扮猪吃老虎的,你被逼至绝境,决定与对方同归于尽的前一刻,却有一道人影飞至你的身前。在你被血色模糊了的视线中,那人往日谦谦君子的做派尽数褪去,眼底是遮掩不住的愤怒和杀意,宛如从地狱中爬出的恶鬼修罗,紧攥的拳头发出咔咔脆响。

 

“我说过了,”他说,“别碰她。”

 

你不得不承认,看到他的那一刻,你的内心居然是欢喜的。

 

他从来都是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进退有度、彬彬有礼,无论处于多么危险的境地都能轻松化险为夷,这让你们都忘了,他还只是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少年,在面对自己心爱的女子时,终究不像平日那般游刃有余。

 

你希望自己能够帮上他的忙,他却害怕你过于激进而在任务中受伤,于是对你处处限制,不想反倒弄巧成拙,让你心中有了罅隙。

 

只有在今天,你看着他摘下那副温文尔雅的面具,头一次露出修罗一般的愤怒神情时,才后知后觉地明白过来。

 

——他原来,是真的爱你的啊。

 

再次醒来是在他的怀里。你们俩共乘着一匹马,他一手揽着你、一手握住缰绳,面上仍是风度翩翩笑得斯文,下巴却崩得紧紧的,扶着你腰身的右手也有些僵硬。

 

“这次是我大意了,以后若有任务,我都会和你一起。”他这样说道。

 

“嘘。”你伸出一根手指点在他的唇间,看着他怔愣的表情,噗嗤一声笑了。

 

“军师大人不必将过错都揽到你自己身上,这次着实是我心高气傲又技不如人,造成的后果也该由我一人承担。”

 

“并非如此!”他急道,“明明是我……”

 

这一次他也没能把想说的说完。你伸手搂住他的脖子,挺身便在他唇上落下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这个吻浅尝辄止,你睁开眼便见他目光呆滞,满脸写满了不可思议,一点也没有平日里游刃有余的样子,还是忍不住笑出了声。

 

“都说君子端方,应当表里如一,像军师大人这般一人千面的,怕不是个小人罢?”

 

你打趣他。这一天下来,他的天衣无缝的表情管理实在有些崩坏,现下这一副瞪大了眼睛微张着嘴的样子,和普天之下坠入情网的少年郎并无不同。

 

只是他很快便恢复了正常,搂着你腰身的右手更紧了些,望着你的眸子里也仿佛闪烁着九天之上的星光。

 

“做你的小人,又有何不可?”

 

作为回应,他牵起你的手,在你的手背上落下一吻。

 

“终归我心中所想的,也只你一个。”

 

虽然喜欢古风的人不多但我就是要写!(叉腰)

如果小可爱们喜欢的话可以给我留个评论吗,每一条我都会认真回复哒!

他们度过漫漫长夜 # # #索隆 #罗 #x
原作者:绿酒一杯歌一遍   //索隆/罗     「温暖被窝」 -    莫比迪克号夜晚,路过房间时候,发现他呈大字躺在床上睡出了鼻涕泡泡,一半被子滑落在地上也不管,还打...
他们同居日常 # # #索隆 #山治 #x
一百零八次接到“炫耀友”电话后,终于掀翻了自己堆满重要文件办公桌。     【】   和那对笨蛋情侣比起来,更像是互相充电关系。   你们都是是非常优秀人才,在各自...
】带他们回家见父母 # # #山治 #索隆 #马尔科 #罗 #x
原作者:绿酒一杯歌一遍   //山治/索隆/马尔科/罗     「」   漫不经心地和他商量“周末带回家见见我父母吧”这件事时候,正在办公室里处理他那仿佛永远都处理不完文件...
】请问要什么水平才能加入白胡子奶妈团? # #x #论坛体
 = =  !!! 应该说果然吗……出人意料但是又情理之中答案呢 谁能抵挡我们火拳二当家的魅力呢^q^   12L = = 楼上口水快擦擦,要滴到我这来了 虽然很残忍但是还是必须告诉楼主 怎么说呢,……早就有...
他们被问到最想和做什么时♥(内含路飞///索隆/山治/多弗朗明哥/米霍克/克洛克达尔) ●
原作者:浮岚     ooc预警    撞梗致歉 内含路飞///索隆/山治/多弗朗明哥/米霍克/克洛克达尔   工具人:“确认恋爱关系后,最想和她一起做事是什么呢?”     路...
suki(✘内含,山治,索隆,路飞,基德,罗)●
原作者:AnAn安宰尔w   ✘内含,山治,索隆,路飞,基德,罗 ✘oc我就不管了 ✘好感烂梗(是不同好感他们表白反应,从中没有联系)     0%  “啊?小姐,这可不是...
】来点沙雕馅小甜饼吧~ # # #x
原作者:绿酒一杯歌一遍   /  本来想写一些温馨治愈小段子,然而写着写着画风逐渐沙雕0(:3)~     他为下厨- “——诸君!快看!这是为我做爱心午饭...
】打脸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 # #x
比迪克。   这次没有再强行把公主抱出去。莫比迪克二当家吞吞吐吐地公主确认了她对自己两位兄弟没有“非分之想”后,才万分不情愿地将公主带到了帐。   什么都没有发生。和路飞还是老样子...
】夏日美人 # # #索隆 #山治 #马尔科 #x
喉结和胸膛上逡巡眼神太过炙热,终于抬起头来,在视线相接瞬间露|出了然微笑,随即用手背一抹嘴唇,摆出一副任君采撷姿|势,张|开怀抱:   “来吧。”   缓缓凑近,用嘴唇去寻找他...
女友是个贫乳●●路飞●●索隆●山治●香克●特拉法尔加罗●x
突然这么说”      不……只是觉得胸大一点揉起来会舒服一些(什么虎狼之词)      “反,反正我都喜欢!/////”          “我亲爱小姐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
心里最爱那个人(原著)● ● 特拉法尔加·罗● 波特卡·D·● one piece● ● 堂吉诃德·多弗朗明哥
原作者:AnAn安宰尔w   超短,不会写刀,我尽力了。 灵感来自扎心叨叨记账 原著   “小姐,现在我们会问一些问题,我们会猜心里最爱那个人。” “好。” “他身份是?” “...
同人】你们之间好感● 多弗朗明哥● X● 克洛克达尔● 赤犬●
原作者:考保佑不挂科   内含人物:多弗朗明哥/克洛克达尔/基 里面见证了你们恋爱时一步步成长     多弗朗明哥   好感0%   【父亲大人!把那个女孩买下来,我要把她带回去管理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