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贼王乙女向】带他们回家见父母 #艾斯 #萨博 #山治 #索隆 #马尔科 #罗 #男神x你

sodasinei 2020-10-22

原作者:绿酒一杯歌一遍

 

萨博/艾斯/山治/索隆/马尔科/罗

 

 

「萨博」

 

你漫不经心地和他商量“周末带你回家见见我父母吧”这件事的时候,萨博正在办公室里处理他那仿佛永远都处理不完的文件,闻言也只是顿了顿笔尖,然后轻描淡写地回了你一句“没问题”。

 

他说没有问题,那就是OK,小菜一碟,满分一百分他能做到一百二十分。于是你就非常放心地回家给他煲汤去了,完全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这世上根本没有什么事能难倒你那成熟稳重冷静理智的男朋友,你一直是这么认为的。

 

这样的认知终于在今天早上被打破了。

 

今天是你带他回家见家长的日子。

 

你收拾好自己,心情愉悦地下楼,却见小区门口轰轰烈烈开进一辆黑色跑车。你的男朋友穿着一身黑色的休闲西装,脸上戴着黑色墨镜,手上戴着黑色皮质手套,施施然打开车门,脸上的表情管理恰到好处地介于“要上T台走秀”和“找黑帮老大寻仇”之间,裹在西装裤里的两条大长腿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下了车。

 

“亲爱的小姐,”他斜靠着车门,将墨镜向上抬起,露出一双带着笑意的眼睛:“能有幸载你一程吗?”

 

你面无表情地看着面前这个大帅哥,心里绝望地飘过四个大字。

 

用  力  过  猛。

 

“墨镜摘了。你平时又不戴这个。”

 

“……噢。”

 

“头发也是……你喷了啫喱水?香味有点浓。我记得你连出席慈善晚会都不会特意整理发型的啊?”

 

“去理发店弄的……想做个稍微精神点的发型,但是好像有点夸张……”

 

“还有这个。”你扶着额头,拍了拍车前盖,“为什么是玛莎拉蒂?萨博你人设崩了知道吗?”

 

“克尔拉说越拉风的车越有排面,我想来想去,就临时提了一辆新的……”

 

“有钱人都像你这样玩儿的吗?!”

 

最终,萨·人设和心态一起崩了·博还是被你塞进自己房间里一顿收拾,折腾成稍微像个普通人的样子,再团吧团吧塞进副驾驶带回了家。

 

顺利地见过了你的父母,顺利地一起吃了一餐饭,顺利地在你家住了一个周末,再顺利地返程。虽然崩了人设,萨博依然维持着表面的胸有成竹和彬彬有礼。如果不是吃饭的时候他放在桌子下的左手始终求救似的捏着你的大腿,第一次和你的父母正式交谈之后贴身的衬衫都被冷汗浸得湿透,你大概真的会以为他的内心和他所表现出来的一样游刃有余。

 

“那毕竟是你的家人啊。”萨博为自己的紧张给出了合理的解释,“再怎么慎重对待都不为过。”

 

这次见父母的经历大概是萨博人生中距离翻车最近的一次,但是你在幸灾乐祸之余,却没来由地感到高兴。

 

毕竟,他是那么慌里慌张却又轰轰烈烈地爱着你啊。

 

 

「艾斯」

 

艾斯醒来的时候,你正站在镜子面前,怀里抱着一大堆衣服,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比比划划。

 

你只穿着内衣,肩膀和脖子后面露出两个他刚才留下的牙印。艾斯赤裸着上身从被窝里支起半个身子,饶有兴趣地欣赏着自己的小女朋友忙忙碌碌,觉得你大概又是在换小裙子臭美,他也能跟着一饱眼福。

 

但是看清了你手上的衣物后,他又有些哭笑不得。那些都是他一年也不会有机会穿上一两次的男士正装,除非应付一些重要的社交场合,其余时候都被他放在柜子角落里吃灰。现在反倒被你拖出来一件一件仔细挑拣,嘴里还念念有词道:

 

“这件太潮了,有点不够稳重;这件好像又太正式了?会不会让他们压力很大?……”

 

这个周末你计划着带艾斯回家见一见父母,对此他好像有些紧张。你装作风轻云淡的样子安慰了他,然而实际上你的紧张并不比他要少。趁着他睡着的时候,才敢悄咪咪地翻箱倒柜,连他该穿的衣服都要仔细挑选一番。

 

你正专心为他搭配着衣服,冷不丁却听到“噗嗤”一声,像是压抑着某种笑声,连带着身后的大床都在不断抖动。

 

你面无表情地放下了衣服。

 

“想笑就笑。”

 

“噗哈哈哈哈哈!”对方爆发出惊天动地的笑声,紧接着一副温热的肉体就贴上你赤裸的后背。艾斯坐在地上从后面抱住了你,把脑袋埋在你的肩窝,笑得整个人都在抖。

 

“亲爱的,我真的没想到你会比我还紧张。”他一边笑一边在你耳边说。平时你很喜欢他这样的声音,不自觉地带上了情事过后的慵懒和饕足,迷人得要命,然而现在你却只想找个洞钻进去。

 

“我只是……”

 

你还想辩解什么,却一时半会说不出话来,索性破罐子破摔,把面前的衣服一扔,转身把脑袋埋进他怀里。

 

“放心吧,叔叔阿姨会喜欢我的。”他一只手抚摸着你的后脑勺,像抚摸一只乖顺的猫,在你的肩膀上落下细碎的吻。他仍是在笑,只是你没有看到他藏在那些坏心眼的笑声背后,目光里的宠溺和温柔。

 

“就像你当初喜欢上我一样。”

 

 

「山治」

 

也不知道为什么最后会变成这个样子,山治在厨房热火朝天地忙乎着,而你的父母坐在沙发上大眼瞪小眼。

 

你倒是见怪不怪,穿着睡衣翘着二郎腿倒在沙发上,一边吃着葡萄,一边看着电视傻笑。你的妈妈却是看不下去了,一巴掌拍上你的脑袋瓜,怒道:“你就这么看着山治一个人忙乎?不懂事!赶紧的,去厨房给人家搭把手!”

 

你委屈地捂着脑袋:“他不需要……”

 

“快去!”又是一下。

 

“好好好……”

 

为了逃避母亲大人的怒火,你吐了吐舌头,三步并作两步奔向了小厨房。

 

“山治!我来帮忙啦!”

 

厨房里已经弥漫着饭菜的香气,你拿起一颗洗好的土豆准备削皮,却被山治眼疾手快地制止了。

 

“这种小事怎么能麻烦Lady呢!”山治急了,“快出去陪叔叔阿姨看电视吧,我这边很快就好了。”

 

你看了看自己被他攥住的手腕,施施然放下了手里的土豆,把淋湿的双手往屁股后面潇洒一擦,迅速捧过山治的脸,“吧唧”在他的嘴唇上亲了一大口。

 

“真的不需要我帮忙吗?”你狡黠一笑。

 

山治似乎没有反应过来:“我……”

 

吧唧,又是一口。

 

“等……”

 

吧唧,再来一口。

 

“Lady你先……”

 

吧唧吧唧吧唧,一口不够再来三口。

 

“完全没有问题!!!”山治捂住自己煞风景的鼻子,竖起甜蜜的小白旗。

 

山治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做完了这顿饭,精致的菜品琳琅满目摆了一桌,你的父母自然是赞不绝口,对待他的态度比对你还要热忱。

 

想要抓住岳父岳母的心,就要先抓住岳父岳母的胃,山治把这一点贯彻得很好。

 

饭后你带着山治出门散步消食,他刚被你的父母好一通夸赞,开心得像个小傻子。你牵着他的手走在熟悉的街道,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地向认识你的叔叔阿姨们介绍着他。

 

“这是我的男朋友哦。”你脸上带着骄傲的笑容,认真又郑重地说。

 

你知道家人的认同和夸赞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虽然山治从来不说,但你明白自己的男朋友是个非常缺乏安全感的家伙。而此刻他的笑容是罕见的灿烂,好像终于褪去了那些叫人不放心的伪装,把最纯粹的自己呈现在了你的面前。

 

你有些笨拙地牵起他的手,将那些似乎要满溢出来的爱意,化作一个吻落在他的指尖。

 

有一个过于疼爱自己的男朋友怎么办呢?

 

当然是比他疼爱自己加倍地疼爱他啦。

 

 

「索隆」

 

八点的闹钟响起来的时候,你艰难地把自己从索隆的怀抱里拔出来,闭着眼睛就要滚下床。

 

男人长臂一捞又把你捞回身边,闭着眼睛皱眉嘟囔:“再睡一会。”

 

“你忘了?今天要和我一块回家见父母的。”你捏了捏他的鼻子笑道,“第一次上门空着手总归是不好,我得去超市买点水果。你接着睡吧。”

 

眼见你又要下床,男人终于舍得睁开眼睛,却固执地加重了手上的力道,不由分说就把你整个人禁锢在怀里。

 

“礼物什么的,我早就买好了。”

 

“……啥?”

 

给妈妈的是扫地机器人,给爸爸的是瑞士军刀,给姐姐的是进口奶粉。

 

“我记得你有和我说过你妈妈的腿脚不太好,你姐姐已经怀孕八个月了。你爸爸是一名退休刑警吧?那他应该会喜欢这个。”

 

索隆左手开着车,右手牵着你的左手,用一副理所当然的语气解释着。

 

你被他的周到细致震惊得说不出话,嘴角的笑意却怎么都压不下来。

 

谁也想象不到,罗罗诺亚·索隆,这位工作时凶神恶煞、让下属闻风丧胆的刑警大队队长,居然会一手拎着水果和进口的婴儿奶粉,一手抱着一个巨大的家居用品箱子,面无表情地跟在你身后走进家门。

 

虽然他的话仍旧不多,但是对你家人的每一个问题都认认真真回答了,甚至还破天荒地开了一些无伤大雅的小玩笑。那副冷静沉稳的样子很能唬人,连你那严厉固执的父亲似乎都对他很满意,家里的不服管教的小弟弟也被他训得服服帖帖,看向他的目光里满是羡慕和崇拜。

 

一顿饭过后,想要帮忙洗碗的索隆被你妈妈态度强硬地赶去客厅陪你爸爸喝茶,而你和妈妈两人在厨房收拾着料理台和饭桌。你一边刷着碗,一边小心翼翼地试探妈妈的态度:“你觉得他怎么样?”

 

你有些忐忑,毕竟原本你妈妈是很不看好你和他的交往的,总担心你的性子太过柔软容易被他欺负,但她这次却是笑了:“你有没有注意到,虽然他的话不多,但是偶尔看向你的时候,眼神总是很温柔。”

 

“眼睛里的爱是藏不住的,之前我还有些担心他会不会对你不好,现在已经可以放心地把你交给他了。”

 

你看向院子里和你爸爸一起喝茶的他。爷俩没怎么交谈,只是静静地坐在一块下一盘军棋,他偶尔帮你爸爸添上茶水,袅袅的热气氤氲了侧脸。

 

倒是一副很悠闲和谐的画面。

 

你这才猛然惊觉,他不是不通人情,只是我行我素惯了,懒得费力去经营什么人际关系,因此很少在你面前展现出这样周全练达的一面。

 

但只要事情与你有关,什么样的麻烦对他来说都不算是麻烦。

 

你在妈妈促狭的笑意中捂住自己的脸,努力想把往上翘起的嘴角往下拉,最终还是宣告失败。

 

啊,这个男人,真是不能多想。

 

越想越让人无法自拔。

 

 

「马尔科」

 

一开始,对于你和马尔科的交往,你的家人明确地表示了反对。

 

也难怪他们会这么想。马尔科比你大了将近二十岁,是个外国人,还是个军医。如果没有和他直接接触过、仅仅从照片的角度去认识他这个人的话,那双无神下垂的眼睛怎么看都让人觉得颓丧又消极。

 

也因此,你对带他回家见父母这件事感到十分苦恼。马尔科却非常淡定,看着你在候机大厅里紧张得团团转,便从容地敞开自己的风衣外套把你裹进怀里,再低下头安抚一般亲了亲你的发顶。

 

“不用担心,小姑娘。”他笑着说,“一切有我在。”

 

事实上,你想象中的尴尬画面并没有出现。你的家人对待马尔科称不上喜欢,但是也表现出了足够的友善。

 

明明上个星期还在电话里怒吼着“和他在一起你就别回来了!”的妈妈,早早就准备了一桌子丰盛的饭菜,在你呆滞的目光中带着慈爱的笑容不断招呼着马尔科。而你严厉的父亲也象征性地扯出皮笑肉不笑的笑容,几位听说你要带男友回来便如临大敌、专程请假回家亲自把关的哥哥们也没有对他进行过多的刁难。

 

就在你以为今天就这样平稳度过的时候,你的妈妈单独叫了你出门买东西。你看着被爸爸和几位哥哥虎视眈眈围着的马尔科,有些犹豫,他却平静地对你露出一个微笑,轻松地朝你挥了挥手臂,示意他能搞定一切。

 

于是你便放心地和妈妈一起出了门。

 

“马尔科他,前几天单独联系了我和你爸爸。”

 

妈妈牵着你的手走在街上,非常主动地向你解释了他们对马尔科转变态度的原因。

 

“他中文说得很好。……应该是为了你特意去学的。他向我们展示了他的一些证件,还有工作的环境。政府为他买的保险上,受益人填的是你的名字。”

 

“什么?”你有些震惊,这件事你还真的不知道。

 

“还有一些视频,是你和他的朋友们相处的片段。”妈妈继续说,“妈妈看出来了,他愿意把你介绍给他身边的所有人,而你似乎和他的所有朋友都相处得非常好。此外,他有个叫艾斯的朋友,还私下联系了我们,说了一些和马尔科有关的事。”

 

“马尔科是个很好的孩子,他很在乎你,也非常认真地对待你们之间的感情。”妈妈笑起来,“这样就好了,妈妈真的很开心。”

 

妈妈独自一人买菜去了。你晕乎乎地回到家,是马尔科为你开的门。

 

你呆滞地看着面前这个高大的男人,眼眶有些红。马尔科愣了一下,皱了皱眉头,伸手摸摸你的脑袋:“怎么了,丫头?谁欺负你了?”

 

你摇了摇头,无声扑进他的怀里。他稳稳地接住了你,虽然有些不太明白发生了什么,还是安抚一般摸了摸你的后脑勺。

 

“女大不中留哟……”身后传来哥哥们促狭起哄的笑声。马尔科有些无奈,哄小孩似的拍拍你的后背:“先进来,有什么事慢慢说,我们都在。”

 

“再抱一会。”你屏蔽掉哥哥们打趣的笑声和爸爸疯狂的咳嗽,固执地把脑袋闷在他的怀里,耳尖却有些发红。

 

他总是这样,默默安排好一切,舍不得让你有任何的忧虑和不开心。

 

这样厚重熨帖的爱意,什么都不说,却弥足珍贵。

 

让人想用一辈子去珍惜。

 

 

「罗」

 

“抱歉,我这里有点事情走不开。发生了一起交通事故,有很多伤员要处理,今天不能陪你回家了。”

 

“啊……没关系,你先忙吧,罗。注意身体。”

 

“好。”

 

电话被仓促地切断。电视上播放着交通事故的新闻,货车与巴士高速上相撞,又引起连环追尾,造成的伤亡人数直奔着三位数而去。

 

电视里记者上气不接下气地播报着现场情况,饭桌上却安静下来,精心准备了一个下午的丰盛饭菜也在此刻失去了全部的吸引力。在父母沉默的注视中,你放下了手机,向他们露出一个带着歉意的笑容。

 

罗终于走出了手术室,消毒清洗过后换上自己的衣服,距离上一次和你通话已经过去了整整二十四个小时。

 

这二十四个小时里,他参与了两台大手术和一台小手术,救回一个人,送走两个人。他布满血丝的眼睛盯着自己的手机屏幕,收到来自你的最后一条短信是两个小时以前,“我在手术室外面的走廊等你”。他加快步伐走向那条走廊,等了半个小时,却始终没有等到你的踪迹。

 

他突然觉得有些疲倦。

 

因为童年的一些经历,和正常人相比,罗很难对别人产生共情,冷静理智到近乎残忍。他没有救死扶伤的责任感,也不容易对病人的逝去感到难过,做外科医生也仅仅是因为天赋合适。在遇到你之前,他对这个世界的感觉是抽离的,直到你在他几乎荒芜的心脏上点燃了一把火,那份孤独的抽离感才逐渐减弱。

 

而此刻,罗觉得自己像一只在冰天雪地里快要燃烧殆尽的蜡烛,连呼吸都渐渐冰冷。就算是再冷情的医生,眼睁睁看着病人死在自己的手术台上,都不会有多好受。他现在只想要你的一个拥抱,却不知道该去哪里找你,只能一个人坐在阴影里的长椅上,双手交握抵住自己的额头,有些疲惫地闭上了眼睛。

 

“……罗?”

 

你有些惊愕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罗猛然抬起头,你穿着白色的裙子、提着饭盒立在走廊的尽头,在昏黄的灯光下笑脸盈盈。

 

“怎么我刚走你就出来啦。”你在他身旁坐下,打开了手里的饭盒。鸡汤的香味在深夜的医院走廊上弥漫开来。

 

“你去了哪里?”罗问。尽管已经将近二十四小时滴水未进,罗也没有急着进食,倒是第一时间抓过你的右手揉了揉,以十指相扣的姿势放在唇边摩挲。

 

“我送爸妈回家呀。”

 

罗的动作微微一顿:“爸妈?”

 

“嗯。”你搅拌着饭盒里的鸡汤,鸡肉已经被炖得软烂,还是被你母亲切成方便入口的小块。你舀起一勺凑近他的唇边,用随意的口吻解释道:“本来说好昨天带你回家不是吗?妈妈做了一桌子饭呢,都便宜我和爸爸啦。我们都看到了新闻,那么多伤患送到你们医院,他们心疼你心疼得要命,就和我过来一起等着。”

 

罗动了动嘴角,似乎想说点什么,又咽了回去。

 

“一个小时前他们还在这呢,不过仔细想想,你做了这么久的手术还要接着见家长也太累了,他们怕你有压力,就先回去了。”

 

“我刚送他们到地铁站回来,你就出来了。怎么也不知道给我打个电话?等急了吧?”

 

“这个鸡汤是妈妈给你煲的,她两个小时前刚刚去食堂热过,现在应该还是热的,你尝尝看?……还可以吧?我妈手艺很好的。”

 

你絮絮叨叨自顾自地说了一通,罗始终安静地听着,一勺一勺喝着你喂给他的鸡汤,脸上好像没有什么多余的情绪,又好像带着某种温柔的笑意。

 

他实在太累了,精神高度集中了二十四个小时,做了三台外科手术,现在脑袋都有些昏沉发晕。他喜欢安静,哪怕一点吵闹都会让他厌烦,但现在你唠唠叨叨的话语充斥了他的耳朵,他却只觉得温暖。

 

“谢谢你。”罗轻声说。

 

那支在冰天雪地里苦苦支撑的蜡烛,终于找到了愿意温暖他的火堆。

 

 

写在文后:

 

用小甜饼祝自己生日快乐!

三次元事情太多太忙,导致这篇断断续续写了两个星期,是非常用心写的,如果小可爱喜欢的话,可以留下小红手或者评论吗~

另外我真的好喜欢迫害萨博哈哈哈哈哈嗝,点我看性感参谋长在线翻车崩人设(萨博:这是有计划地崩人设!)

】夏日美人 # # # # # #x
原作者:绿酒一杯歌一遍   //// BGM: 所念皆星河 建议搭配BGM食用,有奇效。     「夏天是应该被宠爱的季节。」     「」   最讨厌夏天了。   夏天有...
他们被问到最想和做什么时♥(内含路飞/////多弗朗明哥/米霍克/克洛克达) ●
原作者:浮岚     ooc预警    撞梗致歉 内含路飞/////多弗朗明哥/米霍克/克洛克达   工具人:“确认恋爱关系后,最想和她一起做的事是什么呢?”     路...
suki(✘内含,路飞,基德,)●
原作者:AnAn安宰w   ✘内含,路飞,基德, ✘oc我就不管了 ✘好感度烂梗(是不同好感度对他们表白的反应,从中没有联系)     0%  “啊?小姐,这可不是...
】与他们度过漫漫长夜 # # # # #x
原作者:绿酒一杯歌一遍   ///     「温暖的被窝」 -    莫比迪克号的夜晚,路过的房间的时候,发现他呈大字躺在床上睡出了鼻涕泡泡,一半的被子滑落在地上也不管,还打...
】种族不同也要谈恋爱 # # # #x
原作者:绿酒一杯歌一遍   // //  有西方幻想生物出没的小甜饼~     「狼人」 -    三个月前转学过来的波特卡·D·,每个月总有那么一天夜不归寝...
】与他们的同居日常 # # # # #x
原作者:绿酒一杯歌一遍   /// 生日快乐!新的一年也要开开心心的哦!     【】   的话,非常擅长修理家里的各种工具和电器。   他第一天搬进来的时候,就把苦恼...
】论女友是个贫乳●●路飞●●香克●特拉法x
原作者:「爱吃米饭的阿玖酒是个天然卷.」   人物ooc 撞梗致歉 ASL////香克   因为贫乳而自卑的     路飞      “嗯?有什么区别吗?”      当然有啦...
]当他命数已尽 *超级大刀!全篇刀!● ● asl● 路飞
原作者:大姗llal   *超级大刀!全篇刀!慎入! *内含//路飞/// *或许ooc *撞梗致歉   *自行避雷       枷锁一开,炎帝降世。  后人是这样评价曾经被...
】Wedding ● ● 特拉法● 路飞● 卡塔库栗
原作者:LaLaLaNa   ·路飞////卡塔库栗/ ·速打快乐短文,快点进来结婚   (存的文都发完了,之后更新稍稍稍慢一点)     【路飞】       早就知道这注定是场充满...
】当他闲暇时 #特拉法加· # # # #
原作者:阿渊AD钙批发商   *内含//// *ooc怪先行抱走殿     Ver.特拉法加· 船长在没事情可做的时候喜欢看书。   以往他还能心平静气地坐下来,沉浸在书里...
的死亡他拯救不了(内含  /特拉法加./克洛克达//)●
原作者:chris.   每个人都是某个人的光明 死了一一某人就多了一份黑暗。   内含  //克洛克达//     绿头发的剑士用起他的三刀流,疯狂的砍敌人。纵使身上被...
】假如他去摆地摊 ● ● 特拉法加.● 基德
////               大家都是平民小贩对这个手拿长刀戴着白色斑点帽的男人敬而远之,于是的周围都没什么人。          “会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