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灭之刃】你到底哪听说我喜欢你的啊?!● 鬼灭之刃乙女向● 炭治郎● 炼狱杏寿郎● 时透无一郎● 不死川实弥● 男神x你

sodasinei 2020-10-22

原作者:祁橙橙橙

 

※内含:杏寿郎/无一郎/炭治郎/实弥

※是甜饼!!

※ooc我的

※又名《我怎么不知道我表白了》

 

 

▪炭治郎〔他暗恋你〕

 

少年在下课铃后拦住了你。被熏红的脸颊透着微微热意,平日耀眼明亮的双眸被燥热镀上了一层薄薄的翳,他结结巴巴地想说什么,却又猛地对你鞠了个躬,大声道:

 

“唐突了对不起!”

 

你被吓了一跳,赶紧扶起炭治郎的肩膀,有些莫名地问道:

 

“前辈你…?”

 

炭治郎微微闭了闭眼,一只手轻轻挠着头,不好意思地问道:

 

“那…那个…学妹是…喜欢我吗?” 复又连连摆手,“不不不是,就是我听说学妹…你好像…啊绝对没有欺辱你的意思!”

 

你眨眨眼,歪头说,“嗯?前辈是哪里听说的啊,我没有哦。”

 

炭治郎震惊。

 

你笑眯眯地看着他,轻轻戳破他问话中的目的。

 

“炭治郎前辈是想确认我的感情吗?”

 

炭治郎此刻脑袋一片空白,眼神迷离地看向你一张一合的唇瓣,愣愣地出神,下意识地机械点头。

 

“那么我的心情是和前辈一样的呢。”  你抿唇一笑,静静等着他反应过来。

 

好不容易缓过神的炭治郎在努力理解完你的话后,又如遭雷劈地呆滞在地上。

 

可怜的炭治郎艰难地咽了咽口水,想发问又碍于之前的滑铁卢而不敢开口。

 

“是喜欢的哦。”

 

你贴着他的脸颊,话语被轻轻吐出。

 

 

▪无一郎〔你暗恋他〕

 

你正在操场上望着天发呆。

 

“姐姐在做什么?” 无一郎站在你身后开口,离得很近,他的呼吸全喷吐到了你暴露在空气中的白皙颈部。

 

“哇无一郎你吓我一跳!怎么了?” 你慌忙捂着开始泛红的颈部,转过身问道。

 

“听说姐姐喜欢我?”无一郎微微歪头,语气无辜。

 

“哪哪哪有!无一郎你哪里听说的啊,不是真的不是真的…” 你触电似的猛地一惊,反应过来之后迅速摆手否认。

 

开玩笑!无一郎那么单纯,再给八百个胆子也不敢乱嫖他啊!

 

无一郎轻轻睁大双眼,常年含着雾的浅绿色眼眸慢慢清晰起来,他抿了抿唇,有些委屈地看着你。

 

“所以姐姐你不喜欢无一郎吗?”

 

美颜暴击!!湿/漉/漉的大眼睛就那么毫无防备地看向你,白皙精致的脸庞透着有些难过的意味,他微微抿唇的样子揪得你心尖一颤,一股罪恶感迫使你立马低头。

 

“怎么会!姐姐最喜欢无一郎了!啊不对!不是那种喜欢,是那种喜欢…”  乱七八糟说了一通你也不知道有没表达清楚,还想再解释的时候无一郎突然笑了。

 

唇角扬起很细小的弧度,双眸微弯,软软又可爱的样子瞬间击中你的心脏,无一郎的唇/瓣微微开合,似乎在说些什么。你的心思早就不在那里了,下意识地点点头,手就被他扣住了

 

他说的是:“我也喜欢姐姐哦。”

 

 

▪实弥〔双向暗恋〕

 

你早就应该想过有这么一天。

 

不死川实弥将你堵在墙角,脸色发红,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恶狠狠。

 

“喂,是你到处说你是老子女朋友的吧,啊?!”

 

在你意识到自己喜欢上青梅竹马的不死川实弥后微妙地沉默了,然后快速地接受了这一事实,第二天大言不惭地到处宣传你是他正牌女友的真·谣言。

 

你毫无淑女风度地嚼着嘴里的泡泡糖,翘着二郎腿听你闺蜜语重心长的教导。

 

“诶你不会真的喜欢那个不死川吧,他看起来好凶啊!”

 

你摆摆手,一脸得意。

 

“哪有,实弥可温柔了!贤妻良母!”接着你又压低声音,神神秘秘地招手让你闺蜜凑近你。

 

“而且我跟你说,我跟他啊,早就有情况了!”

 

“?!!” 你闺蜜一脸震惊,反应过来后嫌弃地拍拍你,“你我还不知道吗,想脱单想疯了吧,清醒清醒姐妹,工地搬砖了。”

 

你无趣地撇撇嘴,转了个身开始忽悠你后桌。

 

谣言经过两三天的发酵之后长了翅膀似的毫无意外地飞进了不死川实弥的耳朵里。

 

偷偷告密的是富冈义勇。还带着荻饼。

 

然后你就被不死川实弥堵在了路口。

 

你佯装羞涩地点头,眨巴眨巴眼睛娇羞地看着实弥。

 

不死川实弥用怒其不争的目光刎了你一眼,“喂,我跟你说认真的,你是不是喜欢我?”

 

见你默不作声装鸵鸟,不死川实弥不耐烦地啧了一声,控制力道掐住你的下巴/逼/迫你和他对视,眼里满腹都是强烈的占有欲和势在必得的自信。

 

你看着他渐渐泛红的耳根噗地笑出声,却被他恶狠狠地堵住剩余的笑声。

 

“不说话的话…就当你默认了。”

 

 

▪杏寿郎〔双向暗恋〕

 

“少女早上好哦!” 你看向迎面走来的杏寿郎抬手打了个招呼。

 

刚准备继续往前走,杏寿郎轻轻拉了一下你的手腕。

 

“怎么了前辈?” 你不解地望向他,心中的视线却落在他拉着你的手上。

 

唔哦哦哦哦是杏寿郎的手!!!杏寿郎拉着我的手啊啊!!四舍五入就是我和杏寿郎牵手了!再四舍五入就是我和杏寿郎在一起了!

 

你·理直气壮·昂首挺胸。

 

杏寿郎笑笑难得有一点点不好意思,“听甘露寺小姐说,少女你好像喜欢我!”

 

?所以你虽然不好意思但还是打了直球啊?!

 

你被戳破也没有慌张,装作文静地轻轻点头,悄悄把头往左歪8°,抿唇一笑,“是哦,我喜欢前辈呢。”

 

杏寿郎的视线因你的话变得更炙热了,带着温度的目光像是要灼伤的你脸颊,你的心跳不收控制地往上蹭,一下一下钝钝地敲击你的大脑,血液加速流动让你真实的感到面上的热意,整个人就像一只熟透了被剥壳的虾。

 

杏寿郎笑眼弯弯,丝毫不见之前的窘迫,他元气满满地一拍掌,

 

“唔姆…既然少女也喜欢我,那就好办了呢!”

 

什么“也?!”

 

 

还差几个人,留到下期更。

码隔壁文码得太上头了,这里都没时间更了哈哈哈

喜欢的话请点个小心心吧~

】不可描述● ● 灶门妻善逸● 富冈义勇● 炼狱寿
处于发·情·期。   炼狱寿再次打包把带回家,开心又煎熬忍受着抱着他软乎乎说想要,无数次警戒自己是人是禽兽。   Ver.(已交往兔兔化)   中了血爱人...
】熬夜伤身 ● ● 富冈义勇● 炼狱寿
原作者:祁橙橙橙   ※ooc警告!!错。 ※内含 ://义/ ※努力把握角色性格了,写不好地方见谅啦 ※这里依旧是 杞宸,谢谢喜欢鸭!   ▪炼狱寿 趁着今天他训练迟,用被子蒙住...
】义//伊/炼/ 救命 实在是太甜了 #x # #嘴平伊助 #富冈义勇 #炼狱寿 # #灶门
肩头。        「咚咚咚咚」          急促跳动心脏快要跃出胸膛,听到这毫不掩饰心跳声,想,炼狱先生似乎收到了这份滚烫爱意呢。             “给认真一点...
】当最后次梦见他● ×炼狱寿●童磨●黑牟●
自己!” 羽织柔软布料从手中溜走了。 “放心吧少女!还会遵守承诺,一直陪在身边!等到再次相见来临!” 他身影消失前,这样说到。   ――【霞光】 “天边那朵云,是什么颜色...
】猫片● ● 灶门妻善逸● 富冈义勇● 炼狱寿● 嘴平伊
炼狱猫猫脖子,炼狱猫猫本猫并抗拒,反而有些喜欢,烦躁的话会用爪爪轻轻压住橘黄色猫猫。两只猫猫喜欢挤在一起呼呼大睡——或者说橘黄色猫猫更喜欢埋在炼狱猫猫毛茸茸怀里。   Ver.   是...
】俺是猫● ● 灶门炼狱寿
圈,后来时候变成目不转睛盯着寿换衣服动也动,明明是只猫却硬生生出来股子色眯眯感觉。   很喜欢窝在寿怀中,据知名喵喵来说是因为其体温高很暖和而且胸很大很柔软。   当然腹肌也...
】我家猫突然变成猫娘了怎么破● ● 灶门炼狱寿
原作者:蜂蜜柠檬和冰糖   是俺是猫后篇,前篇在这儿☞俺是猫欧欧西有,脑小甜饼,全员成年设定! 是猫猫变人很长很长段时间并且已经在一起☞刚刚变人没多久☞刚变人     Ver....
】若问起,为何热泪盈眶。●●蝴蝶忍●富冈义勇●●灶门×
只是因为睡着的话,讲睡前故事可是超拿手!这一点,豆子他们也是可以作证!”   “是这样嘛……”微笑着看着他,“身为长,真很温柔呐。”   还能看到这样积极乐观他,真太好了...
】关于军训● x炼狱寿x● 灶门x妻善逸x● 嘴平伊x
当然要由来学习再教授,这算什么!很中意,来当班级负责人怎么样?”炼狱寿仍是盯着,脸上挂着标志笑。         班级负责人麻烦事向来不少,但鬼使神差般答应了,或许想离太阳更近些。  ...
】doki doki♡ /义/炼/忍 #x #bg # #富冈义勇 #灶门 #炼狱寿 #蝴蝶忍
原作者:选超甜   /灶门/富冈义勇/炼狱寿/蝴蝶忍 /ooc致歉 /文笔渣 /撞梗致歉     灶门       最让人心动瞬间...当然是长力爆表时候啦...
】那啥了之后还怎么做朋友 义/炼/ #x #bg # #富冈义勇 #灶门 #炼狱寿
原作者:选超甜   /富冈义勇/炼狱寿/灶门 /ooc警告 /文笔渣警告 /趁没开学爆肝写文     富冈义勇      “,是富冈先生!”听见队员们叫喊着他名字...
】看别人腹肌~(?)● 炼狱寿
他腿上刷dy,刷到了条腹肌视频,兴奋直拍他腿   炼ver “唔姆,夫人怎么这么高兴?”他枕上肩,柔软头发无意蹭着脖子   “寿看!”把手机放到他面前播放着视频“是是很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