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医黑杰克)默剧(无CP) #怪医黑杰克

sodasinei 2020-10-23

原作者:君墨

 

—阅读提示—
1.皮诺可死亡,且死因不明(其实就是我懒得想。
2.无CP,连间夫妻都没有,看到一切苗头都是你的错觉(。
3.虽然想写间久部君但按照时间轴他似乎已经死了,没什么人可写太悲伤了。

00.皮诺可
她看见大片的黑暗笼罩着海水的潮湿味道袭来,名为死亡的事物自虚空中伸延出无数的黑色的触手,轻柔、安静却无法挣脱的缠绕上她由人工制成的皮肤,不存在触觉的皮肤让她在毫无意识的时候就被死亡从头到尾的束缚住。
这是连医生也解决不了的东西吧,皮诺可闭了闭眼睛——近来她总是十分渴睡,这么想到,呀,真好,找到了医生也无能为力的东西呢。
她动了动被男人握住的手掌,试图将自己的发现如同往常一样告知对方,但这对她来说似乎太难了些,于是她只好在疲惫中费力的睁大眼睛,知道这是最后一次般凝望着将她从死亡中拯救出来,现在又要看着她回到死亡之中的男人。
黑杰克半闭着眼睛,也是一副分外疲倦的样子,皮诺可在细数他一秒不睡得陪伴了临近死亡的自己多少天的时候发现男人的眼睛里比起疲倦还混杂了些东西,她在自己贫乏的词汇里搜寻了一下,似乎只有渴望能够胜任。
渴望什么呢?她想,但没有什么时间给她思考了,皮诺可深呼吸了一口气,勉强用大概得被命名为回光反射的事物积攒了些力量。
医生应该不会拒绝将死之人的告白吧,皮诺可回忆起了曾遇见过的蓝珍珠的少女,想要用积蓄起的力量张口却又觉得太过卑鄙。
直到黑杰克感受到指下女孩的皮肤不再因为脉搏而起伏的时候,房间里还是一片未被人声打破的寂静,窗外海水翻涌的潮涌声隔着玻璃,不紧不慢的传遍了整个房间。

01.由莉
由莉是收到消息的人中最早的一个,在她将父亲送到黑杰克的屋子治疗之后她偶尔会与皮诺可写信交流,来自女孩的信件的内容虽然稚嫩且语法多处错误,但从未无缘无故的断过。
于是当忧心忡忡的她犹豫着要不要打个电话的时候收到了回信,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便看到信封上并非平日稚嫩圆润的字体,而是明显来自黑杰克的字迹。
她下意识倒抽了一口气,即便抱着皮诺可居然真的磨得黑杰克医生帮忙写地址——女孩曾在信里埋怨过男人不帮她写地址导致她只能找邮差更改错字,这样温暖的想法打开信件,但白色信纸上笔锋尖锐的字体还是证实了她不安的心绪。
男人的信件如同他日常的口吻一般言简意赅,由莉闭上眼睛,意识到自己该收些东西去看看他们,而当她拉开抽屉抽出新的信纸的时候看到了女孩以往寄来的信件,她犹豫许久后还是将它们放入了包里。
她到达海边的小屋的时候是下午,混杂着血色的光芒投在身上时带来些温度,由莉用手推开了门,木质的门板随着动作发出吱呀的长叹,偌大的客厅里空无一人。
黑杰克依旧陪伴在皮诺可的身边,当由莉按着记忆来到皮诺可的房间里时他才仿佛被声音惊醒了一样回头看了女性一眼,接着他松开了握着女孩手掌的手,支撑着床沿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大概是因为很久没有动作了,他的骨骼随着动作迟钝的摩擦发出些响声,由莉除了一开始因为那双眼睛而震惊的将视线停顿在男人身上外都礼貌性的移开了视线,她的注意更多的凝聚在躺在床上安静的女孩。
她奔走几步靠近了床,黑杰克让开了一步在一边沉默的看着她们,由莉试探性的将手覆上皮诺可的脸颊,冰冷的温度让她仿佛被灼伤了一样猛地颤抖了一下手指,但她还是将整只手都抚摸上女孩的脸颊,与此同时她意识到黑杰克也许已经找过殡仪馆的人为皮诺可画过妆了,女孩脸上扑着足以以假乱真的粉色红昏,仿佛她只是在熟睡而已。
多可爱,她收回手为女孩理了理发丝后这么想到,接着她感到男人不带多少温度的手掌覆盖上了她的肩膀,女性迷茫的回头看去时才意识到了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泪流满面。
由莉捂住嘴巴,压抑下自己的啜泣声,她没有对上对方的眼睛,只单纯的看着男人冒出胡渣的下巴和有些乱了的衣领。
她在视线里景色被泪水朦胧的时候忽然想起了一开始她猝不及防的看到的黑杰克的眼睛。
一片荒芜。

02.阿哲
阿哲最初发现黑杰克和皮诺可很久没有来咖啡店的时候并没有太过在意,直到他发现本间丈太郎的葬礼到来黑杰克都没有出现的时候他才察觉到不对,犹豫了一会后他带上些咖啡豆和冰淇淋来到了黑杰克的住处。
敲了敲门后阿哲等待许久才听到了脚步声,缓慢的脚步参杂着老旧木板的杂音透过门板传来。
黑杰克打开了门。
阿哲刚想微笑的开口却在看到对方的时候停止了说话的想法,比他高了不少的男人低眸看他,血色的眼睛下黑色的皮肤清晰的表现出他多日未眠的糟糕状态,黑杰克的嘴角下抿,嘴皮干涸得开裂,整个人表现出一种极端的疲惫。
他停顿了一会,似乎在思索为什么阿哲会在这里,接着依旧不发一言地让开一步,示意他进来,阿哲跟着他的步子,直到看到了房间里安静的躺着的皮诺可才终于了解了大概发生了什么。

03.奇利柯
奇利柯收到由莉的来信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反复确定了一下日期,确定并不是祭日时间的附近才布满疑虑的拆开了信。
当他从美国赶到了由莉给的地址的时候皮诺可的葬礼已经进行了近一半,他风尘仆仆的走进灵堂的时候甚至还在奇怪于自己来的原因。
或许是嘲笑伟大的黑杰克医生连小女孩都无法拯救?他这么想着的时候发现了站在灵堂阴影角落的对方,迈步走去时黑杰克恰好抬眼对他对上,奇利柯顿了顿步子,而男人则收回视线继续凝望着放在花中的棺材。
什么都不用说了,奇利柯这么意识到,他注意到黑杰克的眼睛里沉淀下的悲哀色彩,与其中缓慢滋生出的冰冷理智色泽,被称为黑市死神的男人裂开嘴角低沉的笑了起来。
当这场葬礼度过之后黑杰克会成为什么样子呢?奇利柯这么思索,继续着善行,开更高的价格,还是退出医学界?
抑或者,还是持续着日常,只是每年的那么一天去回想那个陪伴他多年的孩子?
奇利柯走去由莉的身边,偌大的灵堂并没有几个人的存在,他的笑声没有引起任何一个人的注意,他将低声哭泣的妹妹半揽在怀抱里,感受到由莉一顿后倚靠在他肩膀上哭泣的动作与渗透衣服的温热泪水后忽然觉得自己或许应该同情对方。
因为名为黑杰克的天才外科医生已经。
一无所有了。
在离开之前,奇利柯帮助由莉点燃了那些信件后递给了黑杰克一根烟,他们始终没有开口交流过哪怕一个字。
他注视着男人的脸,对方在守夜后的神色看起来越发的倦怠了,但眉目间最初存在过的迷茫早已消失,回到了一片冰冷的程度。

04.如月惠
如月惠回到陆地上的时候才知道了名为黑杰克的医生近来越发冰冷的消息。
她打算敲响对方的屋子的时候恰好男人打开了门,黑杰克惊讶她来到的挑了挑眉,如月惠张了张嘴,打算开口且看到男人手上的白色花朵。
她的视线回到了男人的脸上,一度查询却只能发现多年前她离开时候一样的色彩——冰冷却混杂着微弱的难以察觉的悲哀,但比起那时却多了些释然。
释然什么呢?如月惠困惑起来,但她并没有发问,只是同对方一起走去了皮诺可的坟墓。
黑杰克跪在女孩坟墓前依旧是未发一言,只是兜起了清水将墓碑上的灰洗净,在字体上的灰被洗去后如月惠听到男人极轻的一声叹息。
她看向男人的侧脸,那看起来已经有些苍老了,似乎是因为回忆起了什么,他脸上的神色有些松散的温柔。

05.黑杰克
他意识到自己名为人生的剧本里是一次又一次重复的得到与失去。
这是一出嘲讽感十足的默剧。

—END—

【脑洞合集】 # #我的英雄学院 #大都会
是被文学常识赏析题弄得开了脑洞而已,这俩对起嘴仗好像很好玩的样子— —END— (我的英雄学院&)脑洞 阅读提示: 1.CP拉郎。 2.CP拉郎。 3.CP拉郎。 4.这两个人怎么这么苏这么...
(/青年)年岁 # #青年
原作者:君墨   您的人生是灰色的,我亲爱的先生。 ——题记。 阅读提示: 1.设定来源多处,青年、以及OVA的剧情都会有所牵扯,后面还可能会有原创剧情,阅读需谨慎。 2.CP暧昧向,文...
+青年)病症(Black Jack x 间男) # #青年 #水仙
也会有失误,这是不可避免的。” “而且。” Black Jack用手抚摸上了那张熟悉的,算得上稚嫩的脸。 “我不认为你该这么早就背负这些。” 拥有神之腕的,在地下医疗中被赞颂的,暴揽财富...
+青年)病况(Black Jack x 间男) # #青年 #水仙
.此为You know系列第三篇。 2.OOC私设严重。 3.弃从文Black jack出现注意。 01. 间男是在一个月前得到那本书的。 平淡无奇的黑色封面上用银白色的字体用竖排文字写着《无题》两...
+青年)病态(Black Jack x 间男) # #青年 #水仙
真的是微妙啊。”间男对于此无力非常,只好抱起了男人找出来备用的棉被,“那么帮我带路?” “阿,走吧。” 02. Black jack认为自己的自控能力并不算弱,并且他认为这种莫名出现的渴血解症状不...
(间如月)人知晓(同人) # #青年
依旧维持着平日里的温润平静,让有些感觉到不对的青年再度放下了警惕,:“需要我去帮忙倒水么?” 间男放松了肌肉,无奈奈的在内心叹息两声,“不,我和你一起去吧。”说着便直接摘下了口罩,打算转身去找自己...
)年岁(CG收集章) # #青年
身体,乍一看仿佛她只是毫发伤得睡去了,只是女性本就白皙的皮肤现在是毫无血色的可怕的苍白,间男艰难的从轮椅中起身,伸出手想要确定她还活着,却在即将触碰到女性皮肤的时候退缩,孩子像是在面对极为昂贵的瓷器...
【猎人乙女】广场舞斗会● 全职猎人乙女向 #小 #奇犽 #酷拉皮卡 #雷欧力 #伊尔迷 #西索 #库洛洛
姥姥在小区附近的小公园里和一群老头老太太们一起忘我地跳着舞,你本来是准备在小公园里遛遛弯外加上和你的他撒撒狗粮的,不知是音乐太过洗脑,还是这里氛围正好,你就这么把他也拉下水了。   小: 他向来就...
红头罩先生与蚊子小姐● DC乙女● 红头罩● 蝙蝠侠● 恋与DC● 森陶德
想晚上一直跟着自己出门?她还记得自己只是一只蚊子吗。 麻烦死了 森决定最近都不出门了。这也许就是养奇奇怪的宠物的烦恼吧。 森常常会受伤,但通常他的对手会被他按着头打的更严重,但是蚊子小姐总是跟...
【全职猎人乙女向】亲wen后马上擦嘴巴 ●bg #小#奇犽#酷拉皮卡#雷欧力#库洛洛#西索#伊尔迷#凯特#侠客#飞坦#爆库儿#云古
,等你琢磨过味之后,你想起的是——作死。你念“我不入地狱 谁入地狱”的心,毅然决然地用袖子擦了擦嘴,然后……你看着飞坦的表情从轻微的讶异到生气最终了脸的时候,你就知道你的当务之急是什么了。 你拔腿就...
当他对你心动 ● 夜翼● 红头罩● 蜘蛛侠 #乙女 #彼得 #迪 #
了!她是不是也喜欢我啊啊啊啊啊啊!我要表白!我也想亲她!     迪(热恋中) 最近的布鲁德海文因为英雄夜翼的出现和平了很多,夜翼夜巡的时候听到巷子角落里传来拳打脚踢的声音,立刻前往查看。   结果...
占有欲(if线,假如当初骨被囚禁)#龙马 #布鲁 #海贼王
,龙马——他不会自杀吧?”霍古巴心有余悸的看着龙马手下的那个骨架,方才被指着鼻尖威胁的心悸漫过心头。 “我赌他不会,霍古巴先生,”龙马松开手,把对方丢到了的脚边,木屐踩上想要挣扎着站起来的战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