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医/青年黑杰克)年岁 #怪医黑杰克 #青年黑杰克

sodasinei 2020-10-23

原作者:君墨

 

您的人生是灰色的,我亲爱的黑杰克先生。
——题记。
阅读提示:
1.设定来源多处,青年、怪医以及OVA的剧情都会有所牵扯,后面还可能会有原创剧情,阅读需谨慎。
2.无CP暧昧向,文中出现的手术过程纯属虚构。
3.文风多变,可能要出本所以全文大概不会在这里放完,不过然而反正离码完还早还没决定好莫慌。——来自被人间冷暖冻成方形的墨水块。
4.超缓更,第一章勉强在开学前码出来了,即使催文前提也是我能连上网更文啊。

一.孩童。

章一.八岁
间黑男除了上学外其实极少出门,这其实并非他性格中喜静的因素导致的,事实上这时候的他与平常的孩子一样有着强烈的好奇心与活力,只是名为间影三的男人作为父亲在外的工作繁忙,多数的时间都在海外出差,而性格温柔的母亲一手操办家务和他的学习,柔和眉目中偶尔浮现出的疲惫被孩子收入眼底,即使间美绪提出带他出去玩的想法也会被间黑男用各种各样的理由拒绝。

因而在间影三打来电话说明很快就能出差回来时,看着明显高兴起来的间美绪间黑男犹豫了一会,或者更少的时间便同意了出行,似乎是察觉到平日里自己极少带孩子出去玩,女性将出游的地方定在了海边——那是间黑男常常不由自主表现出喜爱的地方。

他们去的那片海确实十分美丽,深色的海水与远处色彩浅淡的天空相溶混合起来,细小的波浪将小片的海水带上岸来,卷了些金色的沙子便再度返回,留下被浸湿后呈现出一片暗色的海滩,间黑男试探性的脱去鞋子后踩了踩被阳光晒得暖意融融的沙子,感受到脚趾皮肤传来的细腻触感后便在海滩上奔跑起来,险些漏去母亲在身后叫喊的小心摔倒的叮嘱。

他停了停步子,以右脚为重力支点的转过半个圈,对着黑色长发被金色光线渲染出大片暖色的间美绪勾起一个大大的笑容,带着些婴儿肥的脸庞上不知道是因为过于兴奋还是刚才的奔跑而攀爬着些红昏,间黑男认真的用“好——”的长音回答了母亲的话语,稚嫩的声音难得的开朗,乃至于惊起了停在一边休息的海鸥,他因为刚才跑步而变得有些凌乱的短发由于转身动作的影响下小小的在海风里摇晃,引来女性无奈宠溺的微笑。

那只被惊起的海鸥绕着海面飞行了小小一圈,白色的身影快速的掠过深蓝的海面,确定了没有危险才再度回到海滩上,与丸子相同大小的黑色眼珠依旧禁戒的注意着周围,间美绪看着即使回答严肃但转过身依旧欢快奔跑的孩子,犹豫了一下还是因为他平时的性格而放心的任由间黑男玩闹,她将视线投在波光粼粼的海面上,同时用手指将被海风吹乱的发丝别回耳后,开始计划起什么时与间影三一同来海边游玩。

被海水反射回岸上的光线轻巧的抬高了四周的明亮程度,使她本就温柔美丽的容貌镀上再一层的美好光辉,与此同时将间美绪脚边因为行走而不小心踢到的木板上的字体分外清晰的映入她的眼帘。

危险,她垂下眸子阅读的动作因为这个警告而一愣,被分成上下两排的警示牌因为在海滩上度过了太久的时间而被沙子掩盖去些许话语,但未爆弹这几个字体仿佛冥冥中被什么东西计算好了一样,凹陷下去的黑色沟壑几近纤尘不染的勾画在破旧的木头上,间美绪下意识的回头向她深爱的孩子看去,间黑男正被回到海滩上的海鸥吸引着注意力,他幼小而稚嫩手掌拂开了挡住了他视线的杂草,被掩藏在那下面的、有着黑色冰冷外壳的事物轻易地闯入了他们的视线。

死寂的几秒钟。

被草摩擦的声响再度惊动的海鸥将翅膀猛地张开,与空气碰撞发出细小的“嘭”的一声,它快速的扑腾着飞起,间黑男看着海鸥的动作有些可惜,但不知从心脏哪个角落猛然升起的不安忽然卷席了他一瞬间的呼吸,他的视线落在海鸥先前停着的哑弹上,不明所以的想要伸手去触碰,但女性尖利的喊叫让他停止了动作,他回头看向不顾一切向他奔跑过来的间美绪。

在间黑男短暂的岁月里,他所见到的母亲从来都是温润端庄的,甚至可以算得上柔弱可欺,女性会用柔软的手轻轻揉弄或理顺他细碎的短发,叫出他名字的时候音调总是柔和得不可思议,她的眉眼仿佛是被造物主用纯白和宠爱勾勒而成的一般,美好的让人无法用言语去形容。

而现在她在尖叫,声嘶力竭地。

间美绪原本轻柔的声音现在带着从所未有的尖锐,她的表情无法控制的变得惊慌到达狰狞的地步,在她的指尖触碰到孩子肩膀的同一瞬间那颗哑弹带着极端恶意地爆发出震耳欲聋的,仿照先前海鸥起飞一样的“嘭”的爆炸声响。

间黑男茫然的在感觉到热浪和疼痛前,先感受到了来自母亲的不容抗拒的坚实的拥抱,他的潜意识惊恐的叫喊着什么,细碎的声音带着他无法理解的内容布满他的大脑,最终却只给他一个他即将面对巨大变化的模糊不清的答案,但紧接着疼痛很好的覆盖了他的思想,巨大的爆炸力度轻易的撕裂了拥抱在一起的他们的躯体,间美绪依旧保持着拥抱着孩子的姿势,她的表情又恢复到了平静上去,只是这次混杂上了乞求的味道。

她用尽全力的拥抱住孩子柔软的身体,用自己的身体尽可能的覆盖住间黑男的,试图为他挡下全部的伤害,她用的力道极大,一瞬间仿佛带着将间黑男融入体内一样可悲的天真。
上帝沉默着,他手掌中名为垂怜的事物久久未落在孩童的身上,而事实上,直到孩童成长为男人,他的生命结束的最后也没有感受到过上帝的垂怜,前者或许是因为上帝的犹豫,后者是因为不需要。

但你知道,这是名为间黑男的孩童苦难的一生的开始。

在周围的游客很快发现了这过于声势浩大的爆炸,他们尖叫着拨通报警的电话,不断“滴嘟”叫唤的车子很快行驶而来,穿着白色大褂的一部分人快速的用担架和工具收集起处于哑弹爆炸中心的母子的身体——真正意义上的收集,介于不论是孩子还是母亲的肢体都残破的四散在周围;穿着灰色制服*的另一部分人开始采证或拿着记录本开始向报警的人咨询口供,后者在咨询围着的人中的第三个的时候被前者以这是无用功的理由轻易阻止。

“从现场来说一目了然的哑弹被触及的爆炸,”较为年长的工作人员语重心长般的拍了拍新人的肩膀,“这片地方这么偏僻,即使你再怎么询问能够回答你的也只有‘在不远处听到了爆炸声所以打了电话’这样的口供,按照现在的情况需要得到口供的对象不是他们,而是另一群人,但是当然了,那样的事情还轮不到我们插手。”

初步做好了工作的医疗人员不置可否的快速瞥过他们,用着几近奔跑的速度跳上救护车的驾驶座,丝毫不管顾交通问题的一脚油门踩了下去,事实上他确实有这种权利,除了疯子外没有什么人会为了一时维护交通法而降低濒临死亡的同族的存活率,世界上疯子不少是另一个话题,毕竟一路上他们都幸运的没有到疯子就是了。

透明的氧气罩覆盖在间美绪和间黑男的脸上,维持着他们微弱的呼吸,救护车赶来的医院瞬间陷入一片混乱,但回天乏力这样的形容词出现并非没有缘由,经过几小时的抢救后名为医生的群体不断地努力并成功的减缓了间美绪的痛苦,而另一边的同样在手术的医生们对间黑男的情况表示出了无力,孩童伤势的处理总归要比成人难上几倍。

好在这时处于医院的此时已经有了不小名气的本间丈太郎在为时极短的犹豫后还是接受了手术,即便他清楚这场手术失败的可能很高,且一旦失败他今后可能会面临成片的质疑,他清洗了双手后任由护士为他系上手术服装的绳子,套着白色的由度聚乙烯制成手套的手掌被他举起放在无菌区的区域里。

缓步走进手术室的时候他看着自己的手掌,他的手指因为肥胖而有着臃肿的味道,但没有人怀疑它们的灵活性,接着将视线移到了不远处躺着的间黑男的脸上,孩子正在困难而努力的呼吸着,被二氧化碳带着的水汽扑在塑料透明的表层上,这引来本间丈太郎下定决心的叹息。

“这孩子正在努力,”他接过助手给他的手术刀,鼓励地说道,“他想要活下去,他还有很长的人生道路并未走完,我们的职责是帮助他。”

“我们的职责是帮助他!”立在手术台周围的人员齐齐的重复了话语,语调里带着坚定,本间丈太郎满意的点头,开始讲述手术流程,“首先处理伤口的重度烧伤,注意患者的脉搏血压,孩子的体力存在极限,为了减轻负担我们需要将手术的时间尽力压缩。”

“手术开始!”

他手指中握着的尖利刀锋对准了孩子被烤焦的皮肤,裸露出来的肌肉纹理很清晰,血液被那些烤熟的肉封锁住,肉类熟透的味道险些无法被消毒水的气味盖住,如果它的用料并非人体,且它并没有被摆放在手术台上而在餐盘上,或许这些东西还能被冠以什么美名,但它现在存在于孩子的身上,这足以使这些气味背负骂名。

在落下第一刀之后本间丈太郎感受到自己的皮肤隔着手套的阻碍触碰到了伤口粗糙的表面,那些没有规则的凹陷在部分区域上甚至露出了内里的莹白的骨骼,他看着这些深呼吸了一口气,加快了切割皮肤和肌肉的动作,从孩子被切开的伤口中流出的血液很少,像是无法再从弱小的身体里再找出些血液一样。

切割、缝合、连接、包扎。

他看到自己的手指有条不紊的操纵着工具在孩子破碎严重的身体上处理,思考的内容明明一片空洞大脑却清晰的展现着下一步该做的内容,本间丈太郎在稍稍停手当助手擦汗的空当觉得自己正处于灵魂离体的状态看着“自己”进行手术,丝毫不留情面的秒针很快又唤回他的思想,他再度拿起镊子开始细致的连接间黑男被炸下手臂的神经,处理完毕后他又头疼的发现了医院给出的皮肤的劣质性,转为处理腿部伤口的同时男人让身边的医生快速去找能用的皮肤。

提出贡献自己皮肤的高志在消毒后紧张的等待许久后才迎来处理完间黑男大致伤口的本间丈太郎,身形有些矮胖的男人来不及摘下的面罩上甚至还残留着血,高志还没来得及紧张便被对方平静温和的视线所安抚。

“黑男的手术快完了,是么?”忍耐着麻醉时针头在体内转换位置时引来的疼痛,十分年幼的孩子抵抗着对于大人的恐惧如此询问,“他还好么?”

“是的,”本间丈太郎温声的回答,打麻醉的任务他交给了身边的护士,他自己则按着因为注意力过久的集中而肿痛的太阳穴,“他会好的。”

高志勉强的安下心,本间丈太郎在再度消毒后拿起手术刀向孩子的后背划去,轻易的从背部取下了构想中大小的皮肤,将带着血的皮肤放入盐水中后他也如同高志刚才那样的松下一口气,让助手端着工具再脚步匆忙的赶回间黑男的手术间。

再一次的缝合,本间丈太郎一边仔细的规划着手上的力道一边这么思考,或许这会给这孩子留下许多疤痕。

男人接过绷带,小心而细致的一层层包裹起那些可能随时恶化的伤口,在终于全部包扎完成之后——白色的绷带几乎缠满了孩子的全身,仿佛只留下了给他呼吸用的口鼻的位置。所有立在手术室中的人都宽慰的差点全部倒下。

极长时间的专注和消耗严重的体力让他们看起来十分疲惫,其中最为明显的就是本间丈太郎,他在宣布手术完成后连续的退了几步,多亏助手及时的帮了一把手才没让他直接坐倒在地上,本间丈太郎喘了几口气才缓过来些许,他摆了摆手示意自己需要去休息一会,迈着迟缓的步子离开了手术室。

推着间黑男离开的车子与他擦肩而过,闭着眼睛沉睡的孩童看起来分外安稳,本间丈太郎立在原地看着他们走远,还未满足的叹气便被身后紧跟着跑出的护士打断了思绪。

“医生!不好了,手术刀少了一把!”体态同样有些臃肿的护士仔细的看了看周围才靠近他耳边的说到。

本间丈太郎下意识瞪圆了眼睛,他用所剩不多的力道叫喊回去:“怎么可能,一定是你落在什么地方了!”

护士缩起了脖子,唯唯诺诺的应下这句指责后跑了回去,并未发现最为世界知名医生的男人在她背后露出的犹豫表情。

间黑男醒的时间比间美绪早了不少,或许是因为孩童的发育反压过了伤口,或许是母亲成功地保护,自一片空茫的梦境中苏醒过来的孩童茫然的看着眼前医院的天花板,那也是白色的,险些让他再度睡去,伤痛则毫不迟疑的在这时候借着他并未完全恢复的感觉神经一拥而上,轻易的排挤开了睡意。

恰好在他床边检查的护士看着他因为忽如起来的痛苦而猛地抽搐的动作当机立断呼叫了前台,因为激动而尖锐起来的声音并没有影响到整个人都陷入痛苦的间黑男,自不同伤口传递而来的疼痛引起他的痉挛,肌肉的紧绷带来更多伤口的回应,他试图大口的呼吸却因为那也会影响伤口而不得不减慢。

劣性循环终于在本间丈太郎赶到病房而勉强被阻止,男人一边指挥着护士向点滴中加入适宜他年龄段用以减轻疼痛的药剂,一边将手掌放在间黑男起伏速度奇怪的胸膛上,不断的重复着放缓呼吸的指令。

似乎是感觉到他的存在,孩子的呼吸终于稍稍减缓,他不知什么出的冷汗混杂着血液沾湿了病服的布料,几个医生互相对视几眼,很快决定马上更换绷带,本间丈太郎将手覆盖上间黑男的肩膀,刚想出声告知他更换绷带可能会很疼却哭笑不得的发现孩子已经再度晕了过去。

他扶起对方的上半身,将与缝合位置粘在一起了的绷带尽量轻的撕离孩子的身体,但还是引起了间黑男身体本能的颤抖,本间丈太郎想想还是狠下心来放弃了轻柔,他快速的将绷带一圈一圈的拆下来,将汗血混合物抹去后再次上了药,又用着同样的速度缠回了绷带。

“好孩子。”为对方盖上了医院的被子后本间丈太郎忍不住揉了揉孩子的头发,如此夸奖道,“你活下来了,你战胜了死神!”

“你会成为了不起的人的!”

—To be continued—

*灰色制服:因为在度娘那里她会吞警察有关消息所以我干脆把医生和警察都用制服分开表示了——You know的第六篇就因为这个导致甜的内容被吞了(烟)已收教训。

 

+青年)病症(Black Jack x 间男) # #青年 #水仙
也会有失误,这是不可避免的。” “而且。” Black Jack用手抚摸上了那张熟悉的,算得上稚嫩的脸。 “我不认为你该这么早就背负这些。” 拥有神之腕的,在地下医疗中被赞颂的,暴揽财富...
【脑洞合集】 # #我的英雄学院 #大都会
是被文学常识赏析题弄得开了脑洞而已,这俩对起嘴仗好像很好玩的样子— —END— (我的英雄学院&)脑洞 阅读提示: 1.CP拉郎。 2.CP拉郎。 3.CP拉郎。 4.这两个人怎么这么苏这么...
年岁(CG收集章) # #青年
一起离开原地,去吃上一顿迟来的午饭。 二.青年 1.18岁。 他捧着有些厚重的皮书本走入学校,来这所三流大学报名的人极多,人群拥挤的连空气也变得混杂起来,间男皱起眉,随手拂去肩上不知道什么时候落上的...
+青年)病况(Black Jack x 间男) # #青年 #水仙
.此为You know系列第三篇。 2.OOC私设严重。 3.弃从文Black jack出现注意。 01. 间男是在一个月前得到那本书的。 平淡无奇的黑色封面上用银白色的字体用竖排文字写着《无题》两...
+青年)病态(Black Jack x 间男) # #青年 #水仙
jack推开木门,在屋外雨声不带遮掩传入耳朵的同时回头看了看身后,青年就站在大厅的左侧,似乎是打算等他离开再回去房间。 男人的动作停顿在那里几秒,在间男产生疑惑之前走出了屋子。 青年走去窗户边,看见...
(间如月)无人知晓(同人) # #青年
样的。 她想起间男,在记忆里的青年有的眼睛有着与面前的Black jack相同的轮廓,血色安静的沉淀在瞳孔里,但青年的眼睛会在看她时柔和得明显,甚至偶尔会有着愉快的光泽,更多的时候她所看到的都是间...
)默剧(无CP) #
一样告知对方,但这对她来说似乎太难了些,于是她只好在疲惫中费力的睁大眼睛,知道这是最后一次般凝望着将她从死亡中拯救出来,现在又要看着她回到死亡之中的男人。 半闭着眼睛,也是一副分外疲倦的样子,皮诺...
当他对你心动 ● 夜翼● 红头罩● 蜘蛛侠 #乙女 #彼得 #迪 #
了!她是不是也喜欢我啊啊啊啊啊啊!我要表白!我也想亲她!     迪(热恋中) 最近的布鲁德海文因为英雄夜翼的出现和平了很多,夜翼夜巡的时候听到巷子角落里传来拳打脚踢的声音,立刻前往查看。   结果...
【猎人乙女】广场舞斗会● 全职猎人乙女向 #小 #奇犽 #酷拉皮卡 #雷欧力 #伊尔迷 #西索 #库洛洛
姥姥在小区附近的小公园里和一群老头老太太们一起忘我地跳着舞,你本来是准备在小公园里遛遛弯外加上和你的他撒撒狗粮的,不知是音乐太过洗脑,还是这里氛围正好,你就这么把他也拉下水了。   小: 他向来就...
占有欲(if线,假如当初骨被囚禁)#龙马 #布鲁 #海贼王
,龙马——他不会自杀吧?”霍古巴心有余悸的看着龙马手下的那个骨架,方才被指着鼻尖威胁的心悸漫过心头。 “我赌他不会,霍古巴先生,”龙马松开手,把对方丢到了的脚边,木屐踩上想要挣扎着站起来的战败...
【SBR乙女|洛】《三封情书》● 男神x你● jojo乙女向
原作者:糖药草茶冰激凌   *你→洛 *OOC OOC OOC OOC *文笔破碎逻辑扭曲 *现代pa 没在一起,单箭头 之前写的,因为各种原因没写完,但感觉应该收个尾就补上了 写得挺潦草...
红头罩先生与蚊子小姐● DC乙女● 红头罩● 蝙蝠侠● 恋与DC● 森陶德
想晚上一直跟着自己出门?她还记得自己只是一只蚊子吗。 麻烦死了 森决定最近都不出门了。这也许就是养奇奇怪的宠物的烦恼吧。 森常常会受伤,但通常他的对手会被他按着头打的更严重,但是蚊子小姐总是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