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芳华绝代(cp卡樱) #卡樱 #旗木卡卡西 #春野樱

sodasinei 2020-10-23

原作者:君墨

 

你敢不敢抱一抱?
疯魔一时是我罪名。
——《芳华绝代-梅艳芳/张国荣》

01.
旗木卡卡西再度看到自家队伍里算得上是离他最近的姑娘时忍不住愣了一下,这不怪他,和他一起站着的中忍小伙子已经是三魂失了七魄,气血方刚正处荷尔蒙泛滥时期的少年得需被他用上力气拍了拍背才狼狈的反应过来。
暂且不谈一脸慌张擦嘴角不存在的口水的少年郎,已经晋升为靠谱的成年男性的银发上忍用惯例呆在手里的小黄书往眼前遮了一下才姑且算是完全冷静了下来。他用明显比身边小伙子多了不少的脑细胞开始全力思考把自家学生交给穿着豪放风度爽朗的纲手大人到底是对是错。
是对是错?
穿着短款裙装的春野樱这时候向他们走过来,唇不点而红,眉不描而黛。她的发色清浅得很,偏生服装却是极为艳丽的殷红,而因为笑容而抿薄了的唇则恍然间裹上了比裙子更加浓厚的赤色。
要不是那上边极为自然的唇纹,他几乎都要怀疑若用手指去抹,指腹部分是否会戴上血迹了。
“卡卡西老师,”仅是几月不见便骤然生出了珠宝般瑰丽色彩的女学生向他唤到,声音脆生的仿佛掌中滚去了几颗晶莹剔透的珠子,“结束任务了吗?”
“啊,结束了。”旗木卡卡西用空闲的手抓了两下头发,视线在书本上密密麻麻的日文和眼前少女注视着他的不见世俗温和漂亮的碧色眼睛间溜了几个弯,暗自回答了脑细胞的问题。
是对的。
至少这姑娘眼里没了那股子让她眼眸灰暗的落寞,旗木卡卡西清楚那是某个眸色一直不见亮光的少年镀上去的颜色,而现在它被去掉了。
虽然不知道千手纲手只怎么做到的,但旗木卡卡西想他确实该感谢一下那位大人。
即使这似乎让一下子开出了大片绚丽色彩的樱花边上攀爬上了不少蠢蠢欲动的害虫。如此想着的担着老师职责的男人半是无奈半是满意的把边上红着脸的中忍拍醒。

02.
春野樱的变化明显不是只有他们两个人发现的。
自打姑娘站在他边上环臂抱着那一本似乎是她专门出来买的医疗书籍后,旗木卡卡西听到了到了左边得和他一起去交任务的中忍自言自语似乎是打算变得更加帅气的自我介绍,也察觉到了路上的人向着他右边发出的浓烈视线,以及几个打算上来打招呼又被春野樱侧头婉拒的人向他扔来的怨念眼神。
前几个他还能接受,但当察觉到了还有几个谴责的眼神时他才感到无奈,这莫不是谴责他没有为自家学生减轻负重?他担保姑娘手上的小小薄薄的书连他手上亲热天堂一半的重量都不到,旗木卡卡西不信他们不知道春野樱向纲手学的最好的技能便是怪力。
拒绝麻烦的男人当机立断的合上了书,春野樱挑了眉的来看他,上忍秒懂了对方这是拒绝快点赶路,正想苦哈哈的表示愿意作为苦力把你扛去那里的想法被视线瞥见的抱着姑娘白生生腿的短裙阻止。
说是短裙,但其实那条裙子也没短去哪里,安安分分缀着细碎樱花花瓣的裙摆乖巧的覆盖在膝盖上方一小节的位置,白色的皮质长靴又盖住了一半的小腿,阻止了向着成人方面去的诱惑,又加重了春季少女特有的味道。
而这样的裙子,不管是用什么办法让姑娘离地,最终结果都会是——走光。
“让老师感受一下有个优秀弟子的感受,”春野樱并未察觉到面前老师拿起了一瞬把她扛去火影报告楼的想法,她巧笑嫣然的侧头贴近了些旗木卡卡西的的视线,长而密的睫毛上不经意间盛了过于漂亮的日光,“这不好嘛?”
旗木卡卡西在喉咙里散漫的“唔”了一声,想去揉那头长长了的头发的手在姑娘瞬间凶狠的眼神下只是拍了拍她的额头:“确实还不错。”
哪能说不好呢,他眯起眼睛笑的时候想起了几十年前收到的那些同样出自街边的视线,比起那些含着厌恶和轻蔑的视线,现在这样羡慕与怨念的眼神让他愉悦多了。

03.
千手纲手看到旗木卡卡西与自家门下第一弟子一起来汇报任务时大手一拍把两个许久不见的师徒放走,徒留一个还在纠结自我介绍欲哭无泪的中忍拿着卷轴告知任务过程。
可怜被放走的精英上忍再怎么精英也不知道该怎么和徒弟叙旧,他想了想过去老师和他相处的方针,似乎是任务后直接去他和师娘的家里吃顿饭,但这个行为明显不适合他这个单身男性与青春水润的姑娘。
春野樱则维持着笑眯眯的模样等他开口,她手里多了一袋装了酒瓶的垃圾袋,这是千手纲手塞给她示意不要被静音发现的东西,她往上边放了个幻术遮掩住了外表,现在只是让无目的的散步加上了一个找垃圾桶的目标。
很快再度接受到谴责眼神后觉得这回有必要的旗木卡卡西回了个神,他伸手向着边上的学生摊开,春野樱在大脑划过一个把手放上去与一个把钱放上去的选择后才意识到对方到底要的是什么,毫不犹豫于奴役对方的学生于是毫无负罪心的把袋子给了对方。
旗木卡卡西这时候才注意到她涂了指甲油,那并非是大部分女孩子喜欢的粉色或是朱红色,是一种绿色与蓝色混合了之后的碧蓝色。颜色也是不浓,乍看之下极为容易忽视,春野樱的指甲养得不长,恰好超出指尖几毫米,注意到男人的视线后她坦然将手平摊开来展示。
“颜色还是很奇怪吧,”她眨眨眼睛,闪着想要夸奖色彩的眸色之际这么说道,“很像试试这种奇怪的颜色,这是我自己调的。”
男人这回是忍不住去揉了揉姑娘的头发,在对方发怒之前又给细细理好,稍弯了腰后再弯了眸子。“是很不错的颜色,”他这么指出,“不过想要更加适合一点的话,我推销青碧色哦,嗯……怎么说呢,就是再加一点绿色吧。”
十分钟后坐在了姑娘床上的旗木卡卡西仍然不知道自己的顺毛技巧已经到达了顶级。

04.
春野樱对于他提出的颜色明显十分感兴趣,拉着日常迷失的教师快速扔掉了酒瓶后就直接带着对方去了自己家打算实验,纵使堪称有面罩加成木叶最厚脸皮的旗木卡卡西拖长了音在后边强调了几次女孩子应该保证闺房的安危,她也不过是毫不在意的甩甩手。
到了春野家后第一麻烦导致没法进门的反而是她自己身上的事,甩了半天靴子都未见其掉下多少的姑娘险些掏出手里剑切了白色的皮革。反倒是知道自己没法逃了的旗木卡卡西叹了口气半蹲下去给她把左边的鞋子扒了下去,春野樱看着他的动作感到窘迫得红了耳尖,不过她还是极为自然的把右脚也放过去。
旗木卡卡西抬头想向这个趾高气昂接受服侍的姑娘翻个白眼,触及那张染了浅红的妍丽面庞时还是没翻得出来,替对方脱下了另一只靴子起身时他忽然感慨怪不得一下子就招来了这么多的喜欢。
没人和春野樱说过她有一张天生的漂亮脸蛋,若只是上着浅妆,那是温婉柔和;若上了浓妆,那么那张面孔的一切逼人美丽都会被挖掘出来,锐利的仿佛成了利剑刺入人心。
男人忽然想起来很久以前曾看过的某本书籍,那上边著名的学者写了一篇关于樱花的短文,结尾鬼怪,让一众人无法理解。他暗自将那里边诡丽的女人同面前的姑娘对比,发现或许两者在美丽上可以势均力敌。
只可惜春野樱不会化妆,即便她的素颜已经冒出无可比拟的妍丽来,但比起那些夺人性命的艳来说还是差了一筹。
旗木卡卡西跟着她去了女子特有的柔软的房间里去,只在墙角缀有花朵的房间看起来有着让人精神一松的暖意,这与他想象的布满粉色有些差异,但其中特有的暗香还是叫他眸色一暗。
春野樱关了门也就不理他,她兴味盎然的掏出书柜边上的指甲油盒子,开始用滴管将这些液体调色。被搁在一边的旗木卡卡西也不生气,他坐在除了春野樱身下椅子外唯一能坐人的床上,撑着下巴看姑娘眼里只差闪光的调试,看着看着便再度审视了一遍长大了不少的曾经女孩。
他注意到春野樱的手上有了不少茧,按分部应该是握着手术刀很久才磨出的,也注意到因为坐姿而上抬了些的裙子露出了白皙的皮肤,曲线优美的小腿下边是很容易便能被手掌圈起的脚踝。精英上忍把那双被他从靴子里解救出来的女性特有的脚与自己的比较了一下,发现春野樱的脚若与他相抵可能只有三分之二又或是更小一点的大小。
这边是女孩子?他这么反问自己,为了转移自己的注意力走去书架边上,那里一半是学习的书,一半是春野樱的笔记,仅仅只有几本是打发时间的小说,旗木卡卡西随便掏出一本,
“……四周静悄悄的,鸦雀无声,令人感到毛骨悚然。男人打了个激灵,回过头,只见女人百无聊赖而又风情万种地站在那里。顿时,男人觉得似乎从一场噩梦中醒了过来。眼睛、灵魂都被这女人的美貌吸引了过去,一动也不能动。”
旗木卡卡西愣了愣,看到封面上写着的《盛开的樱花林下》,这才想起来这是自己刚才想起来的那篇文章。
再一回头时春野樱已经凑了过来,她张开着手,险些撞入旗木卡卡西的怀里,没等男人帮她稳定好重心她便把指甲上浓了不少的色彩展现给对方看。木叶技师点头承认了这颜色漂亮且适合她,接着不动声色的将姑娘按去床上坐稳。
“会不会用比较盛行的红色会更漂亮呢?”春野樱兴致勃勃的把玩了自己手指许久时间,旗木卡卡西任由视线随着那几根纤长干净的手指绕了几圈,接着才开口:“老师到觉得小樱这样已经很漂亮了。”
春野樱侧头来看他,接着贴得更近了些的转身来推开他的护额,男人眨眨眼睛一如往常的纵容她的动作,姑娘凝视了一会他异色的眼睛,忽然凑近来吻了吻他被遮住的那只眼睛上深刻入皮肤的伤疤。
旗木卡卡西一怔,半身的肌肉都绷紧,他没有做出什么动作,垂下眼睛感受到姑娘隔着面罩喷洒在他鼻翼的呼吸,忽然凭借救了他不少次的第六感感受到有什么东西要改变了。
好在,这或许是个极为不错的改变。

05.
虽然男人没有做出什么动作,但春野樱还是在轻吻了一下那倒疤痕后退回了一开始的位置,旗木卡卡西睁着眼睛看她,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说“怎么忽然懂得心疼老师”还是“难不成学会了什么消疤的忍术”在这时候都不合适,倒是做出了抹消师生界限行为的姑娘皱了皱鼻子说了一句老师身上的血味好重。
一下任务便被拉来陪她走了不少地方的旗木卡卡西一瞬间回归了死鱼眼,他正想恢复日常感慨弟子不孝,就感受到姑娘的双手放在他的两个肩膀上,接着柔软而带着微凉温度的身躯也靠了上来——春野樱的双膝分开跪在他两腿边上的床铺上,整个人跪坐在他身上。
“不够呀,”在自家老师眼里捕捉到不容错认的某种晦色后她满意得如同偷着了腥的猫似得笑起来,面上的神色却依旧维持着苦恼。她松开抓着男人肩膀的手,原本仰了仰背间隔开些距离的旗木卡卡西本能揽住她的腰防止她不稳摔去哪里,全然忘了两个上忍的身体本能不会摔倒,春野樱伸出了手指比划,皱起的眉毛让看见的人都想来替她解忧,“还不够。”
“还得再漂亮、更漂亮一些,”她如此说到,仿佛那张超越了大半女性的灿艳容貌没有生在她的脸上一样,“要更好看、更好看——”
旗木卡卡西感受到姑娘贴在他身上大半的身体随着这样的强调而一晃一晃,他紧了紧手,到底还是没有稳住对方或是将她抱出自己的怀,春野樱得寸进尺的再度贴近来,天生向上勾起的眼睛里装着一股子泉水,冲得人稳不住心。
精英上忍意识到医疗忍者这个身份让他的小学生学会了将吐息化为蜜糖,而她的话语则成了糖内的毒药,摄人心魂。
“这样才能勾住老师,叫他早早把身上那股子我不怎么喜欢的味道染在我的身上嘛。”
他的小姑娘这么说,语气是向他撒娇的一贯延长着尾音,再绵绵软软的上扬着打个圈儿,勾人去咬上一口。
于是旗木卡卡西就这么做了,顺带确认了姑娘的唇上确实抹不出血液。

06.
旗木卡卡西想他大概可以放弃在路上想着的如何教导自家学生防狼的行为了,毕竟在生成芳华绝代的模样前,姑娘就已经被包裹起来了。
被一个足够成熟,占有欲十足的男人包裹起来了。
艳与天齐的姑娘,到底还是他来保管最为叫人放心。

00.
春野樱想她终于不必担心自家老师作为一代剩男可能被催婚成功了,毕竟在她积年累月的缠绕下,对方早就松开了束缚任由她进进出出。
小姑娘想要亲吻那道疤痕很久了,在她意识到自己渴望去亲吻男人的苦痛时她只是愣了愣,花了几秒就接受了自己的想法。
她调着电视的频道,听到那里边的歌声后眯着眼睛笑起来。
“让我占有你,占有你干净的心温柔的声音……”她陪着歌哼唱起来,“和身体里我所有的曾经。”

 

[] 你是个没用的孩子(cp) #西 # #
。 在漩涡鸣人也跟随自来也出村历练后,西找到了,已经用手里剑切断了发丝的少女坐在岩上,她有一搭没一搭的摇动着白皙的腿。没有用军粮丸代替饮食的生活也没有让她的看上去不那么瘦,的小腿...
乙女向】假如他/她是老师● 西● 宇智波鼬● 飞段● 大蛇丸● 井● 千手柱间● 漩涡鸣人● 迪达拉
原作者:是小枫啊   ooc预警 西、鼬、飞段、迪达拉、柱间、大蛇丸、鸣人、井 祝各位老师教师节快乐        西——语文      在课堂上一本正经,拿着教科书给学生们讲文言文...
ta帮你签收“电脑配件” #宇智波止水 #斑 #西 #忍者乙女向 # #泉奈
方:有限公司【爱与汉方的伦媚药】 ——   六 正在涂黑的手顿了一下,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但睁开眼睛之后的眼神并不只是单纯的笑意。 “你是觉得我是个老男人了所以不相信我了吗?” 你回来之后会用...
【佐文】关于七班如何帮躲烂桃花这件事 #七班 #
原作者:soar   私设多,战后时间线不一致。 欢迎大家享用~ # #佐 #忍者 #同人 #佐助       五天前。     “我来啦!”兴冲冲地一屁股坐下,兴冲冲地拿起点菜单...
忍者乙女向◆西 #非正剧向,气氛温馨
原作者:九翊JiuYi   乙女向/西 设定:①你的名字是花琦明理 ②非正剧向,气氛温馨 ③部分存活     天空灰蒙蒙的,银毫细密地布满整个大地,抬眼望去,根本看不到太阳。   下雨了...
同人乙女◆妈妈的信 ● 西
守护着你。   ————   西找到母亲的遗书,是在自己就任后的某天下午,鸣人与小兴致来潮帮他打扫宅的时候,意外从父亲的遗物里找到的。   泪打湿了手中发黄的信纸信封。   等他回过神来的...
【佐文】肆 # #晓 #all
原作者:敇   #忍者 #同人 #佐助 #   葉使终都没有想到,一直用真心来供奉葉的会跟晓狼狈为奸 就在前一个晚上,守卫在重型资料室听到里面有轻微的动静 打开门一看,黑暗的房间...
破镜?{离婚梗}/ #忍者乙女向 #西
没有告诉小,你却在某一天下午碰到了她,并从她口中得到了过去的第七班其他成员已经知道你们俩的事了。 “嗯……喜欢是喜欢……但那是另外一回事,我和他已经离婚了。”你咬着吸管,试图断绝自己的念想。 西...
乙女】他的背德感 ● 西● 漩涡鸣人● 男神X你● 千手扉间● 波风水门● 日向宁次● 宇智波鼬
,为什么,却还是从心底里感到空虚呢?   直到他遇到了你。 你是新调到办公室的秘书,你性格活泼开朗,笑起来仿佛把办公室都点亮了,所有人都喜欢你。 七目也不例外。   他总是格外关照你。怕你对工作不熟悉...
忍者乙女向◆前程似锦(刀) #千手扉间/西
。”     〈西〉 故事提要:本短篇的“你”自动带入原琳,所以本短篇故事为原琳第一视角。   你听见千鸟响起的声音,心下作好计划,便快速一脚踹开眼前的敌人,抬手剥开身旁的尘雾,面带决意赴死的坚毅...
逆光(鼬/高甜/虐狗)#乙女 #宇智波鼬
之后,便出门去找井逛夏日祭了。   『拜托了!』   办公室里,鼬朝着西鞠了个躬。   西用左手撑着头,打量了宇智波鼬几下以后,道『好,你先回去吧。暗部的大家今天特地帮你分担了今天的任务...
吻痕/{鼬修罗场}初夏 /鼬 #西 #忍者乙女向 #宇智波鼬
西老师一眼,平时……就算是战斗时严肃起来,好像也没有今天这种冷飕飕的感觉——难道有埋伏吗?你暗自警惕起来。 但是你所认为的埋伏直到任务结束都没有出现。 “我们一起去吃冰吧!”返程交完任务后喊了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