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部京介]没事别瞎想 #兵部京介 #安兵

sodasinei 2020-10-23

原作者:君墨

 

—阅读注意—

1.人物来自《THEUNLIMITED-兵部京介-》。

2.含有少量低俗+臆想描写,阅读注意——我终于要拿出我老司机的驾照(不)。

3.实际上只是一篇练笔,名字都起的十分草率.不知不觉就写长了。

—感谢阅读—
 

兵部京介是个麻烦,安迪想,兵部京介是个麻烦。

他收拢手掌,练枪导致的茧压着他的掌心,不过他的注意力不在上面。男人盯着自己握着拳的手,仿佛那上面开出了一朵花那样丝毫没有移开视线的意思,他在心底一遍遍重复着同一句话,而自身却并未意识到是一种自我催眠性质的行为。

兵部京介……安迪在心底又念了一遍这个名字,后边连着的“是个麻烦”已经在不数次重复里快成了绕口令,因此终于被他抹去,转为一字一顿得碾磨对方的名字。

跟着兵部京介这个名字而来的评价太多,他们说他是超能力组织的首领,是危险人物,是拥有可怕实力的疯子,是超能力者犯罪史上最坏的人。被他救走,陪着他住在灾难女王这艘船上的人则说他温柔又强大,说他救下了为数众多的超能力孩子,说他行事计划鲁莽又直接。

安迪终于移开了放在手上的视线。他不动声色得瞥向正用着能力漂浮起书本,慢条斯理阅读的兵部京介。有着稚嫩少年外表的男人坐姿优雅,他银色的中短发有些凌乱,大抵是发质并不柔软的关系,除去动用抑制器的时间,他的头发总不是整整齐齐的,不过安迪自身的头发也总是扒两下就完事,也没法对对方的行为做多少的评价。

兵部京介看书时候的神色总是很认真,他双手交叉得放在桌上,用能力浮起的书极稳的飘在空中,随着他指间的小小动作而翻页。这种看书时候的认真模样让他的面上不再带着习惯性的不悦或冷笑神色,总归是让他有了一点属于他面孔年龄的味道。

不过安迪清楚他并不是这个年纪,具体而言,兵部京介真实的年龄起码是他面容的好几倍,他用自身的能力冻结住了时间,这个行为的意义和他坚持穿着全黑校服的一样,全然隶属令人无法理解的范畴里。作为潜入的搜查官,安迪并不敢向船上的其他人询问兵部京介的信息,一路上对于对方过去的理解都是半猜半蒙,对于自己的顺利潜入只觉得男人莫不是被少年的外表给同化,当真有了童心和随性。

只是藤浦叶固执得叫他老头子,兵部京介对此似乎并不在意,总是含着些纵容的笑一笑,接着小小的逗弄一把人不作死死不休的青年,藤浦叶这时候就乖乖弯下腰,露出一副狐狸似得欲哭无泪委屈脸,撒娇性得把额头碰去兵部京介的肩膀上。

安迪眨了下眼睛,他觉得只有在面对孩子或是超能力者向对方撒娇或遇到危险的时候,这个男人才会露出那些温柔。他看起来的年纪太小,身形纤细,黑色的校服束出劲瘦的腰身和四肢来,即使早就知道对方比这个年龄得大上太多,第一眼过去也极少会有人立刻提起警戒,除非是被打怕了。

这也是为什么监狱里的管事者第一次敢提起拳头的原因。兵部京介不喜欢吃亏,他自身过强的能力已经足够他在带着抑制器的时候徒手毁灭一个战队,被打上这么一拳便笑了笑。男人记得当时自己出去拦截前,清楚看到对方把手从口袋里抽出,用大拇指擦了擦破了皮,溢出点血液的唇角。

接着便是被超能力举起的直升机,增强的抑制器对兵部京介实际上效果不大,这是安迪后来才发现的,但他在那时候只是跑上去阻拦了一下矛盾,起意是得到些好感方便后续潜入,可没想到在午饭的时间就被对方坑了一把。

“在看什么?”兵部京介察觉到了他的视线,他没有移动头的位置,只是将视线移往他的位置,背光的位置让安迪看不清那双眼睛里的神色,男人抓了把头发,笑了两声打算把这个问题忽悠过去。

但兵部京介已经放下了书,他松开了交叉的手,一手将书合好放下,一手撑着椅子的扶手将身体转向他的位置,大概是终于感到了无聊,打算拷问拷问他来消遣。

“对我这么有兴趣吗,”他问,语气像是在戏耍一个孩子,又挑了眉,表情带了点轻佻的意思,“我听说你在打听我的事,为什么不直接来问我呢?”

兵部京介伸手,食指和中指并在一起,往掌心的位置勾了勾,做出一个示意安迪过来的动作。男人看了眼他的动作,觉得只要他在嘴里啧几声,这就完全成了一个叫狗的姿势,不过他没表示什么抗拒,乖顺得走上前去。

他看着那只手,兵部京介很瘦,他的皮肤苍白,手指纤长,此刻做出动作的手可能在前一天还隔空控制住敌人的行动,手掌合起便直接将敌人的骨骼扭曲,断裂的骨头碎片扎进肉里,造成一地的武器碎片和血液。

安迪没有回答那句问题,他走上前去,在兵部京介还没有指示下一步之前就抓住了那只手,即使早有准备,也还是被入手的冰冷温度给惊了一惊。

他碰到过两次兵部京介皮肤,一次是在对方出去对敌,他正纠葛于是否联系上级,察觉到对方已经准备离开便扑上去扣住了少年的手,这个行为甚至让他向前踉跄了一步,他食指的指腹碰到了少年手腕位置的皮肤。兵部京介低头瞥了他一眼,却没有暂停传送,安迪抓着那节过细的手腕,等眼前的景象完全换了个样子后都没有回神。

第二次就在那之后,当他抢夺走了灾难号指挥权的遥控,正因为爆炸而向着水面拼死一跳之际,兵部京介闪身出现,他轻松抓住了安迪的手腕,用上超能力带着对方直接离开了波涛汹涌的海面。于是安迪意识到之前的触碰不是错觉,兵部京介的体温确实低得不在人类应有的范围,他和对方应该都是刚刚才经历一场恶战,但冒着汗体温升高的仿佛只有他一个人,有着少年外表的少佐神色轻蔑,掌心比深夜的海风还要冰。

“你在想什么?”兵部京介又问,他对于安迪抓住他的手,甚至格外怪异地将他的手指打开、保持着五指张开的行为没有什么表示。坐姿导致他低下一节高度,因此为了观察男人的表情他不得不抬起头,神色里卷了点疑惑和没有得到回答的不悦。

安迪为这种无声的占利笑了一下,纵使兵部京介对于这种高度差没有什么感觉,在过去太多次狼狈的必须抬起头看向对方的记忆也让他在这时候觉得有了安慰。

“我在想……”他说,接着顿住,自己也没弄清楚到底方才想着的是什么了。他应该是在回忆前几次碰到对方手的事,可这个行为说出来太微妙,再往前他则只是在内心一遍遍重复“兵部京介是个麻烦”,这个想法要是说出来则必然会得到报复。

“嗯——”兵部京介用鼻腔哼出一个长音,尾音沿着上扬的轨迹卷了卷,他的音色其实很冷,说话的时候总带一点若有若无的沙哑,“你如果不愿意说我也不介意,那么,你想知道我的什么呢?”

全部。安迪本能在脑子里接了话,并且差点直接就说出了口,这时候还没意识到前边询问他在想什么只是为了现在的套话他就有辱真实身份了,男人用另只手扶了头,对于露出一个嘲讽兴味笑容的兵部京介险些想眼不见为净了。

“啊、我想知道……你的生日礼物我能补什么吗?”安迪随便扯了一个理由,并且在意识到说了什么之后想要给哪壶不开提哪壶的自己一个巴掌。兵部京介也没想到他神神秘秘盯了自己那么久后说出来的事是这个,他惯性想要用双手撑一下下巴,可一只手被安迪抓得很紧,于是他先瞥了一眼自己被束缚的手,再看着一脸懊恼的男人。

有意思,他想。安迪露出的破绽太多,但也不是完全想要摧毁潘多拉的人,如果可行他不是没打算把对方拉进来的,不过现在对方又把严肃外表下的愚蠢露了出来,安迪一定不清楚他大多数时候的表情到底泄露了多少东西。

“我不觉得在海上你能去哪里买礼物给我,”兵部京介没再动被抓住的手,他用右手的食指敲了敲桌面,把在内心哀嚎的男人的注意力捞回来,“下跪道歉这个提议实际上我很喜欢,当然,你要是希望去海底陪鲨鱼玩也是一种逗趣方式。”

“不,不用了。”安迪果断拒绝,他低头看一眼做出耍宝般失望表情的兵部京介,十分怀疑清洁房间的人会为了对方的这个喜好,特地把这里的地擦得比别的地方干净。

他又看一眼兵部京介,少年已经把视线从他脸上移开,也没重新打开书,而是撑着头看向被他握着的手。安迪恍然意识到自己还没有松开对方的手,那种冰冷的温度已经被他的手微微暖热,此刻在他手里倒也没有多少突兀的感觉,少年的手上没有茧,但也绝对称不上柔嫩,他的皮肤上有不少肉眼看不清的伤疤,只有抚摸上去才有些凹凸感。

安迪眯起眼睛,他忽然想起来曾见过的对方战斗的样子。兵部京介平日里总是把手插在袋子里,制服笔挺得把手脚全部包起来,只有头和脖子会露出皮肤来。而战斗时他的手成了武器,甚至比得过千军万马,指尖一滑便是具现化得一刀刀风,他从没想到过对方的手指实际上如此纤细,只要用力一折就好像可能轻松断掉一节骨头。

存在于幻想中的某种施暴欲让他的思考混乱起来。他盯着露出自己手掌的那些苍白皮肤,想象着这双手如果失去了所有的能力,只能无力无措得抓住铁栏,指节的位置因为用力而失去全部的血色,而它们的主人或许弯着腰,甚至是靠着什么东西才能站立着,呼吸急促,眼角泛红,身体颤抖,钻出喉咙的不再是戏耍,而是不成句子的颤音……

不、不,兵部京介应该不会这么狼狈,安迪摇头,他应该更加傲慢一点,或许兵部京介会像现在这样坐着,双腿交叠,黑色的制服不复存在,露出的是那些不见光的苍白皮肤。他或许会用脚踩上跪在他面前人的肩膀,一点点加大力道,让对方额头碰地,接着他会笑,会松开挟制,勾起手指示意下跪的人上前服侍,他的皮肤会蔓上浅红,或许体温也会升高,声音随之起伏。

他不会介意叫声的传出,或许还乐于以此戏耍他人,当不应用于这些事中的后边存在被打开,他还会新奇得发出低笑。他会用手勾住对方的脖颈,手指威胁性得不断磨擦动脉边上的皮肤,还会因为一时兴起而上去咬一口,牙齿还没带来多少痛觉就会离开,接着他往边上吐一口唾沫,指责汗水太多,好像他的身上没有汗一样。

最后的阶段里兵部京介应该会露出难得一见得脆弱感,他会半闭上眼睛,过长的睫毛颤抖着在眼下盖一小片阴影,那上面可能还会沾一点水汽……

兵部京介忽然把手抽了回去。安迪浑身一震,他被这个举动打断了思绪,因此一下子认识到方才的举动有多么危险,不过这些想法的出现并不怪异。

他坦然顶着兵部京介眯起的视线和某种生理反应立在那里,对于前一秒的思想没有太多的感想。

毕竟这些臆想并非来自爱情或者欲念,只是来自人类的劣根。那是一种对强者本能的欲望,只不过这种欲望前一种是妄图摧毁,后一种是希望追随。

潜入搜查官紧了紧手,觉得手里莫名失去了什么,他瞄一眼神色不明的兵部京介,那只抽走的手正待在他的脸侧,做着撑起重量的工作,而那些冰冷的手指如果放在他人的身上,贴着肌肉的纹理抚摸过去,必然能够引起任何人的战栗。

“我倒是没有想到。”兵部京介说,他再度打断了安迪的想法,虽然超能力没法用在男人身上,不过他确实依靠着本能察觉到对方此刻大概在想什么,因此神色难免怪异了起来,“你……”

他话语一顿,接着有些不知道说什么了,安迪在这时候忽然跪下,前几分钟里他毅然决然拒绝的坚韧模样还历历在目,现在他就这样毫无预兆的跪了下去,姿势标准,眼底泛光。

兵部京介沉默了一下,接着皮笑肉不笑地站了起来,他走了两步,直接用皮鞋踩着对方的背让安迪整个趴在了地上。

“跪满三小时再和我说话。”

——END——

 

皇甫嵩破黃巾之後,假如立刻擁造反,能否成功?
堅甚於湯雪,旬月之閒,神電埽,封尸刻石,南向以報,威德震本朝,風聲馳海外,雖湯武之舉,未有高將軍者也。今身建不賞之功,體兼高人之德,而北面庸主,何以求乎?」 嵩曰:「夙夜在公,心不忘忠,何故不安...
排球乙女——Heart Attack ● 排球少年乙女向● 黑尾铁朗● 木兔光太郎● 赤苇治● 及川彻● 宫侑
球网另一侧如何排布阵都能精准抓到破绽;接球时同样滴水不漏,任由点名性质的重炮飘球接踵而至,绝不是队伍的突破口。木兔学长是配得上王牌之名的攻防兼备,是亲自给大家带去胜机的所在。 终是苦战三局挺进半决赛...
【西经无缺/长琴无焰】是一江湖 ● 金光布袋戏● 西弦● 尸琴
原作者:碧落溪   按: 1、有些CP不早点写就永远都迟了QAQ标题是椴公的《杯雪》后记篇名; 2、CP:西经无缺X长琴无焰(西弦/尸琴); 3、正剧向带糖玻璃渣。   【西经无缺/长琴无焰】是一...
【文野乙女】当分手后你与他们敌对● 文豪野犬乙女向 #太宰治 #江户川乱步 #中原中也 #芥川龙之
听得一清二楚。   “在下……一定会亲手杀了你。”   ……   当你真正觉得芥川龙之这句话要命时,后悔已经晚了。   重伤的你,没等到侦探社的救,好死不死等到了芥川龙之。这算什么?缘分吗...
【刀舞1】何以论平生 ● 宗三左文字● 药研藤四郎● 压切长谷● 不动行光● 刀剑乱舞舞台剧
造反,森兰丸为护织田信长而死,织田信长葬身火海,药研与不动行光被烧毁,压切长谷因为阴差阳错被信长随手赠出而幸免于难,宗三左文字落入丰臣秀吉之手,再度易主,至于天下五剑之一的三日月,更是早早被送出了...
sodasinei:【日文自译】散華
内心的某个角落也觉得,三井能这样神采奕奕、满不在乎地出门,情况应该没事吧。 三井君在临死前的两三天,似乎还在尝试着这样轻松的散步。 三井的死是无与伦比的美。 我不太使用"美"这种不负责任的巧言巧语,但...
【梁皇无忌/泣幽冥/爱灵灵】露上琴 ● 金光布袋戏● 灵尊
原作者:碧落溪   按: 1、正剧衍生架空,有编,有私设; 2、刀; 3、本命不出来,本命不出来,本命不出来……   【梁皇无忌/泣幽冥/爱灵灵】露上琴   一庭院,有一亭一桌、半院桃李。闲花对酒...
【史艳文/藏镜人】废园秋 ● 金光布袋戏● 史藏● 罗碧
虽面露愀然神色,语气却仍是决绝冷厉。 “哎……”士卒没奈何地低下头,从领口中取出一个锦囊,交到玄衣人手中,“罗将军之前交给小的一件信物,说是——您若不肯留,便带上罢,一是为了保命,二是……也好当个念...
排球乙女——On Rainy Days ● 排球少年乙女向● 及川彻● 木兔光太郎● 赤苇治● 宫侑● 黑尾铁朗
了一遍在下来后主动献出宽阔厚实的胸怀,温柔地安慰吓得梨花带雨的你的画面,却硬生生被雨打断。 枭谷的排球主将正式失去念,挺过了雨水攻势的头毛这会儿反倒沓拉了。 你亦有没能如愿的不甘。作为刺激游乐设施...
排球乙女——关于忙 ● 排球少年乙女向● 月岛萤● 赤苇治● 木兔光太郎● 及川彻● 牛岛若利● 宫侑
睡,熬夜!笨蛋不要太多,记熟我整理的就好。】 【谢谢阿月,晚安!面试我会加油的!】你给他发了消息。 【OO笨蛋,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月岛家全职太太也是不错的选择。晚。】 !!!阿月发的消息...
[JOJO乙女]当他看到你仗着来姨妈不疼嘚瑟● 乔鲁诺● 花院● DIO● 布加拉提● 仗助● 承太郎
原作者:拾久不是JO   大乔/二乔/承/露伴/仗/茸/布/花/DIO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写这个哈哈哈哈哈 沙雕本性难移不是 希望大家喜欢哈 ———————吾是分界线——————— 乔纳森   他...
【文野乙女】当你病重(含太宰治/中原中也/芥川龙之)#文豪野犬乙女向
原作者:玖玖鹤   含太宰治/中原中也/芥川龙之 ooc警告  问为啥不让与谢野治,问就是我也不知道。 小姐妹点的梗,拖了好久才发出来。(我的网页版打不开) 病症都是掰的,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