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石之国]法斯的疑問 #法斯法菲莱特 #安特库 #金刚老师

sodasinei 2020-10-23

原作者:君墨

 

—阅读提示—
1.只是一点内容混乱繁杂的练笔,借以抒发看到了喜爱作者的激动。
2.全文使用“他”。
3.想让自己有点B格,我用会儿繁体,如果有需要可以私聊我弄个简体看看。
4.繁體寫文好累.简体放在文末。
—感謝閱讀—


A.
法斯偶爾會覺得奇怪,這種情況發生得不多,準確來說,是於現在發生得不多,在幾百年前——甚至幾年前。他還是會對於很多的東西感到不解。
為什麼我無法戰鬥、為什麼我笨拙得無法工作、我有什麼工作可以做、我能夠幫上什麼忙、握劍的感覺是如何的、觸碰別人卻是別人裂開會有怎麼樣的心情⋯⋯
他總是有太多的疑問了,好在他的時間足夠多,可以坐在水池邊一面回答路過的前去巡邏的寶石們的問安和嘲諷,一面看著水里的倒影喃喃自語。這和他同王對話的時候不一樣,前者他會停下話語,裝作若無事;後者他沒有顧慮,硬生生讓露琪爾見他一次想解剖他一次。
而現在他的疑問已經散去太多了,戰鬥在一個冬季後成為了他的日常,比起困惑,他擁有的更多時間都在發呆。
安特庫,發呆的主要因素,法斯想。冬季越到中後期越冷,光不夠,晴天來得稀少,金剛休息的時間為了他縮短,可心思格外細膩的老師並不會時時刻刻陪伴在他身邊,他清楚這個孩子因為愧疚感幾乎只想將自己封閉。
金剛不知道安特庫被帶走前對法斯說了什麼,法斯的話語在這一段的描述中總是混亂不堪,像是遠古生物社會中的一個專有名詞,他花了一點時間去思考那個詞語,好在它們並沒有隨著時間從他的體內散去。
他也花了點時間去重新撿起教育的工作。他不做這些已經有些時間了,自第一個寶石人開始接替教育後,他很少接觸教導了,敬重崇拜他的孩子們會自動代替他負擔起這些。可現在只有他們兩個醒著,法斯又失去了太多的記憶,他拿著書給他講解基礎的、需要判斷的東西。
一般這樣的時間只有一點,很快會被對方以“我聽到冰山的聲音,我去處理一下”、“我有些累,可以休息嗎”、“我想去看看安特庫”的話語打斷。金剛不知道是對方和剛出生時一樣的不喜學習帶來的習慣,還是他無心學習,可到底還是縮短了講解的時間,將目標定得很低。
醫療室的消耗是這個冬季最多的了,法斯不太會因為受傷而碎開,但合金隨著他的情緒波動和使用時時刻刻在他體內結網,讓他的表面開裂,從縫隙中無害般得湧出,帶來過多的傷痕。
還有些無妄之災是他隸屬於自殘的行為,他喜歡去觸碰安特庫殘留下來的結晶,他們沒有感溫的能力,可法斯可以靠著自己是否被這樣的觸碰弄碎來判斷冬日的寒冷。他有的時候會看著自己被明明硬度低於自己的結晶碰碎,隨後露出一個笑容,思考如果自己失去雙手的時候是現在,是否對方就不會如此狼狽。
安特庫琪賽特。金剛為他修復的時候會在心底默念這個名字。他很多時候都喜歡稱呼他們的全名,即使那些名字或許會有些繞口,在念完這個名字後,他會想到面前這個失去冬季前模樣的孩子的名字:法斯法菲萊特。
他們愈來愈像了。

他想起來了,那個詞是“負荷”。

 

B.
回到原點,法斯偶爾會感到奇怪。
他失去了很多記憶,處於沒有人和他對質的情況,他在失去了雙手雙腳的情況下並不知道具體失去了哪些記憶,“骨”的生命太長,他曾不需要戰鬥,因此看到了太多的細節,因此無法分辨哪裡失去了。
他們的失憶是很乾脆利落的,不會有模糊的感覺,不會有片段,不會莫名其妙的恢復,只有拿回自己的身體才能夠想起那些記憶。
他會奇怪自己到底失去了哪些記憶。他立下過很多決心,想過很多人,嘗試過很多工作,一切有理由條,一切有始有終,就好比他沒有忘記,沒有改變,沒有失去那麼多的東西。
這個時候他的手臂和腿就會提醒他別亂想。
於是他開始奇怪自己將安特庫、將辰砂的記憶放在哪裡了,想起前者時合金總會從眼眶溢出,想起後者時他總會覺得頭疼無比。
還有更多。他不知道自己將露琪爾的記憶放在哪裡,不知道自己將摩爾迦的記憶放在哪裡,不知道自己將金剛的記憶放在哪裡——同樣,也不知道關於他們的記憶到底是否完整。
這是一個很好,需要探究得很深的問題。帕帕拉琪亞對他說:就算是再純潔再合理的真相也會傷害他人。這也是一個疑問,法斯並不認為這一切都是純潔無瑕的,他覺得其內部矛盾糾葛不清,就好比每天見到的同伴間無聲的矛盾一直在深化,他感受得到,卻不知道該如何解決。
沒有誰知道這些該如何解決。
即使身在局中,即使絕對旁觀,即使年齡最大,即使實力最強,即使是“肉”,即使是“魂”,即使是“人類”。
沒有誰知道這些該如何解決。

—END—

 

 

 

[宝石之国]法斯的疑問

 

A.

法斯偶尔会觉得奇怪,这种情况发生得不多,准确来说,是于现在发生得不多,在几百年前——甚至几年前。他还是会对于很多的东西感到不解。

为什么我无法战斗、为什么我笨拙得无法工作、我有什么工作可以做、我能够帮上什么忙、握剑的感觉是如何的、触碰别人却是别人裂开会有怎么样的心情⋯⋯

他总是有太多的疑问了,好在他的时间足够多,可以坐在水池边一面回答路过的前去巡逻的宝石们的问安和嘲讽,一面看着水里的倒影喃喃自语。这和他同王对话的时候不一样,前者他会停下话语,装作若无事;后者他没有顾虑,硬生生让露琪尔见他一次想解剖他一次。

而现在他的疑问已经散去太多了,战斗在一个冬季后成为了他的日常,比起困惑,他拥有的更多时间都在发呆。

安特库,发呆的主要因素,法斯想。冬季越到中后期越冷,光不够,晴天来得稀少,金刚休息的时间为了他缩短,可心思格外细腻的老师并不会时时刻刻陪伴在他身边,他清楚这个孩子因为愧疚感几乎只想将自己封闭。

金刚不知道安特库被带走前对法斯说了什么,法斯的话语在这一段的描述中总是混乱不堪,像是远古生物社会中的一个专有名词,他花了一点时间去思考那个词语,好在它们并没有随着时间从他的体内散去。

他也花了点时间去重新捡起教育的工作。他不做这些已经有些时间了,自第一个宝石人开始接替教育后,他很少接触教导了,敬重崇拜他的孩子们会自动代替他负担起这些。可现在只有他们两个醒着,法斯又失去了太多的记忆,他拿著书给他讲解基础的、需要判断的东西。

一般这样的时间只有一点,很快会被对方以“我听到冰山的声音,我去处理一下”、“我有些累,可以休息吗”、“我想去看看安特库”的话语打断。金刚不知道是对方和刚出生时一样的不喜学习带来的习惯,还是他无心学习,可到底还是缩短了讲解的时间,将目标定得很低。

医疗室的消耗是这个冬季最多的了,法斯不太会因为受伤而碎开,但合金随着他的情绪波动和使用时时刻刻在他体内结网,让他的表面开裂,从缝隙中无害般得涌出,带来过多的伤痕。

还有些无妄之灾是他隶属于自残的行为,他喜欢去触碰安特库残留下来的结晶,他们没有感温的能力,可法斯可以靠着自己是否被这样的触碰弄碎来判断冬日的寒冷。他有的时候会看着自己被明明硬度低于自己的结晶碰碎,随后露出一个笑容,思考如果自己失去双手的时候是现在,是否对方就不会如此狼狈。

安特库琪赛特。金刚为他修复的时候会在心底默念这个名字。他很多时候都喜欢称呼他们的全名,即使那些名字或许会有些绕口,在念完这个名字后,他会想到面前这个失去冬季前模样的孩子的名字:法斯法菲莱特。

他们愈来愈像了。

 

他想起来了,那个词是“负荷”。

 

B.

回到原点,法斯偶尔会感到奇怪。

他失去了很多记忆,处于没有人和他对质的情况,他在失去了双手双脚的情况下并不知道具体失去了哪些记忆,“骨”的生命太长,他曾不需要战斗,因此看到了太多的细节,因此无法分辨哪里失去了。

他们的失忆是很干脆利落的,不会有模糊的感觉,不会有片段,不会莫名其妙的恢复,只有拿回自己的身体才能够想起那些记忆。

他会奇怪自己到底失去了哪些记忆。他立下过很多决心,想过很多人,尝试过很多工作,一切有理由条,一切有始有终,就好比他没有忘记,没有改变,没有失去那么多的东西。

这个时候他的手臂和腿就会提醒他别乱想。

于是他开始奇怪自己将安特库、将辰砂的记忆放在哪里了,想起前者时合金总会从眼眶溢出,想起后者时他总会觉得头疼无比。

还有更多。他不知道自己将露琪尔的记忆放在哪里,不知道自己将摩尔迦的记忆放在哪里,不知道自己将金刚的记忆放在哪里——同样,也不知道关于他们的记忆到底是否完整。

这是一个很好,需要探究得很深的问题。帕帕拉琪亚对他说:就算是再纯洁再合理的真相也会伤害他人。这也是一个疑问,法斯并不认为这一切都是纯洁无瑕的,他觉得其内部矛盾纠葛不清,就好比每天见到的同伴间无声的矛盾一直在深化,他感受得到,却不知道该如何解决。

没有谁知道这些该如何解决。

即使身在局中,即使绝对旁观,即使年龄最大,即使实力最强,即使是“肉”,即使是“魂”,即使是“人类”。

没有谁知道这些该如何解决。

 

—END—

宝石乙女】水镜
宝石乙女   《水镜》 人类小姐×金刚     01   “嗯~出现了一个好男人呢。” 第一次听见有人称呼金刚老师为“好男人”,后来——第二次——是在温利克口中。 此时是夏天...
【海贼王乙女向】当他们当爸爸了● 多弗朗明哥● 克洛克达尔● 基德● 艾尔加罗● 卡塔栗● 尤基德
原作者:考神保佑不挂科   多弗朗明哥/克洛克达尔/基德/卡塔栗/艾/罗 注意OOC     克洛克达尔   巴洛克工作室里小公主可是社长和社长夫人掌上明珠,不过洛洛可不像其她那些贵族公主...
【海贼乙女】Wedding ● 海贼王乙女向● 山治● 艾● 索隆● 尔加罗● 路飞● 卡塔
安静了下来,空荡荡海上只有浪潮低声起伏着       “婚纱很美”       月光下尔加朝你伸出手       “突然觉得,这样当家的只想我一个人看见”     【卡塔栗】       是...
【one piece】身体互换不能拿来做可怕事情啊!● 海贼王乙女向● 尔加罗● 男神x你● 索隆● 山治● 尤基德● 梦女
:!!!?   “当家的精心为我准备礼物怎么能浪费?”   你疯狂摇头,他却已经压了下来。   “那么,我要开动了。”     ◆尤基德   “尔加!你给老子滚出来!” 你清醒过来之后...
【海乙】BE循环 ● 海贼王乙女向同人● 多弗朗明哥● 尔加罗● 霍金
满脸都是……”   女孩子身体猛一僵,然后缩了缩手指,迷茫歪过脑袋:“请问你是……?”   “……不记得了吗……”罗好像在询问你,又像在询问自己,然后他抓了抓帽檐外面头发,“我是尔加·罗...
【one piece】恋爱后他们 ● 海贼王乙女向● 男神x你● 索隆● 山治● 尔加罗● 尤基德
原作者:祁橙橙橙   ※内含:索隆/山治/尔加罗/尤基德 ※甜饼!!甜度++++ ※ooc怪我     ◆索隆   他转变其实不太明显。   恋爱前你经常跟着他到处跑,全船员你最放心不...
【海贼王乙女向】当你们一起看恐怖片● 多弗朗明哥● 艾尔加罗● 克洛克达尔● 尤基德● 卡塔
原作者:考神保佑不挂科   本次男主角:多弗朗明哥/克洛克达尔/基德/卡塔栗/艾/罗 注意OOC     克洛克达尔   听说看恐怖片能有效增加情侣间感情,你幻想你被恐怖片吓瑟瑟发抖时候...
【海贼王乙女】我妹妹究极可爱 #艾 #萨博 #路飞 #尔加·罗 #索隆
。     Ver.尔加·罗[医生] 你倒腾着两条小短腿往外科楼跑去。   “哥哥——”你一边跑一边喊,却一直找不到人。   直到一个眼冒红心护士小姐姐走过来在你面前蹲下,“你在找哥哥吗?”   你重重点头...
【海贼乙女】Nighty-night。● 海贼王乙女向同人● 香克● 克洛克达尔● 尤基德● 尔加罗● 山治
成为他负担,从上船那一天起就立志要变得更强大小小助理,自认为做了一个无比正义决定。       你信心满满搬到隔壁开始刻苦钻研起医术来。          而这正是让尔加头疼地方...
【one piece】所以爱会消失对不对● 索隆● 尔加罗● 海贼王乙女向● 男神x你● 尤基德● 多弗朗明哥● 山治
原作者:祁橙橙橙   ※内含:索隆/多弗/山治/尤基德/尔加罗 ※望喜欢◆   隔离字符“★”     ◆索隆   你掰着手指一数,自己估计在他心里只能排第三,第一是剑豪,第二是酒...
【海贼王乙女】当他闲暇时 #尔加·罗 #索隆 #艾 #萨博 #山治
原作者:阿渊AD钙批发商   *内含罗/索隆/艾/萨博/山治 *ooc怪先行抱走罗殿     Ver.尔加·罗 船长在没事情可做时候喜欢看书。   以往他还能心平静气地坐下来,沉浸在书里...
【海贼王乙女向】omega如何在一群Alpha下生存?● 马尔科● 山治● 多弗朗明哥● 卡二● 卡塔栗● 尔加罗
。”         你想挣脱罗控制,动了几下发现根本无济于事。         “omega?有趣。”他像是发现新奇物种一样盯着你。         你看到了罗脸上恶劣笑容。         “尔加,你在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