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贼乙女(索隆)】爱屋及乌 ● 海贼王乙女向同人● 本命x你

sodasinei 2020-10-23

原作者:湛五是只团叽

 

啊,我这个渣渣又来了,原本想写个小甜饼,结果写长了,越来越……玛丽苏?(我有罪,我毁了索大,跪)

索隆单人向

ooc预警

小学生文笔

撞梗致歉

辣眼警告!辣眼警告!辣眼警告!

 

正文:

 

爱屋及乌

 

       “所以说,你为什么会喜欢上剑道啊!”那还是小学的事了,新来的邻居家​里有一个和你一般大的小毛头,第一次见面就臭屁的发誓自己要成为第一剑豪,并毫无保留的报出自己的名讳,罗罗诺亚·索隆。你一眼看去,碧绿色的脑袋毛绒绒的像极了一团绿藻头。你曾经忍不住撸过两下,虽然后来被他嫌弃的拍开,不过你依旧惊讶于掌心的柔软,因为你一直以为那一定扎手的要命。

       “我就是喜欢啊!”你那时是这么回答他的问题的。

       那之后你们似乎顺其自然的成为了死党家死对头,毕竟两家不过隔着一层绿化带,而且你们兴趣相同,又一前一后加入了剑道社。谁也不肯向谁低头,谁又不肯开口解释。日子似乎在你们每天的吵嘴中飞快的过去了。

       小学,初中,甚至连高中都一样,不知道是死对头那奇妙的心灵感应亦或是非要一起分个高下,你们又顺其自然的一直当着彼此的同班同学。

       直到那么一天,你的同桌娜美突然没由头的问你:“你是不是喜欢索隆君啊?每天都黏在一起……”

       “哈?”你当场愣住了,然后矢口否认,“怎么可能,这辈子都不可能!我就是喜欢山治学长都不会喜欢他的!”

       “那你怎么天天都去剑道社接人啊?”

       “哈?我只是受耕四郎叔叔的拜托好嘛,那个大路痴,没人带他回家,他能在外面流浪好几天……”

       原本还想吐槽,但是下一秒门就被暴力的推开,索隆刚刚打完球回来,小麦色的皮肤微微有些发红,他不语的回到座位上拿了水,又闷着头出去了。你看见和他一起的男生嬉笑着超你挤眉弄眼。

       娜美摇了摇你的胳膊,小声问你:“他是不是听到了?”

       你有些心虚,但对方毕竟是你闹了n年的傻对头,又壮着胆子说:“那又怎么样啊,我说的是事实……”后面的话你没说完,只觉得背后发凉,有人瞥了你一眼,然后走掉了。

       娜美耸耸肩,似是了解到了什么,扶着头拍了拍你,末了还叹了口气,把你弄得莫名其妙的。

       中午休息时间,你又理所应当的拿了两份便当,在娜美内含深意的眼神中,走向索隆:“喏,耕四郎叔叔让我带给你的。”

       他没领情,推开你送来的便当:“我买面包了。”说着找了自己的死党,一起笑笑闹闹的吃起了小卖部贩售的特价面包。

       “莫名其妙!”你啧了一口,回头坐回自己的位置,把便当摊开,推了一份给娜美,“他不吃,咱们吃!”

       娜美看着远处逐渐捏紧拳头的索隆,抿嘴笑着,从你的便当盒里捡走了一块心形鸡蛋卷:“啧啧啧,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啊……”

       你又感觉背后被人盯了一眼,抽了抽嘴角,从娜美的盒子里抢了一只肉丸,脸色微红:“你乱七八糟的说什么呢,吃不吃了!”

       如果连这么明显的打趣都听不出来,那就真的和那颗绿藻头不相上下了。虽然嘴里这般否认,但真实的感情究竟怎么样你自己都不知道……

……

       日子开始忙碌起来。

       除了临近的考试,还有暑假的剑道大赛。

       你们变得很少说话了,更多时间都在磨炼彼此的剑技。

       除了每天你还是一如既往去男子部接他,但大多时候除了他还有一大帮子其他男生。你只是默默跟在一边,前半段路程都是和娜美插科打诨,后半段则是用mp4听歌。有时候甚至不再用你的指引,他的朋友都可以帮他找回路来。

        “我说,这样真的好么?再不努力,他可能就不需要你了。”有一次回家路上娜美这么问你,你有些失神,但很快回过神来,挥了挥手:“他不需要才好呢,我每天还要去男子部等那个路痴,都累死了,而且我还得训练呢!”

       空气刹那间安静了,不论是刚刚嬉笑打闹的索隆一伙还是娜美,都悄悄看着你。直至索隆丢了你一眼,叫着其他人走了,小团体才又重新回归喧闹。

       娜美无奈的在你额头弹了一下:“你可长点心吧!”

      “啊……”你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个所以然。

       第二天和昨天好像没什么区别,早起走的时候依旧是你在前边,他跟在后边打着哈欠,两个人什么都没说……

      接下来的一整天你都过得心不在焉的,娜美戳你好几次也没能把你从被老师罚站的命运里救出来。

        即使站在后排的确丢人,你还是忍不住看向索隆,他在专心听课,似乎根本不知道你被罚了站。

       “你今天怎么回事啊……”中饭依旧是你和娜美两个人吃的,耕四郎叔叔知道索隆最近迷上了面包,连便当都没给他准备,你更是没什么理由再去找他。

       “我哪知道啊……倒霉透顶了……”因为发呆被罚站两节课,再次坐到椅子上,你直接摊成一片。

       “啊!有人找你哦。”班长走过来,推了一下泛着光的眼镜,指向门口。

       你和娜美对视了一眼,好奇的走过去。

       是个低年级的学妹,她红着脸扭捏不安的站在那儿,她的朋友似是在鼓励她,直到你们到她们面前,她才鼓起勇气抬起头:“学姐!我喜欢索隆学长!希望你帮我把这个交给他!”

       “唉?”

       你看着她递过来的粉红色情书,愣了一下子。少女的心思都写着上面,是你一直以来不敢做的,也不敢想的。

       娜美似是想要说什么,中途被你拦住,你接过那封信,点了点头,干涩的嗓子发出破碎的声音,声线有点颤:“好的……”

       你不知是用了什么心情,也不知用了什么勇气才应下她的请求,一旁的娜美似是恨铁不成钢的锤了你一下。

……

       你去找索隆的时候他正结束练习,身上全是汗水,顺着肌肉的纹理一滴滴流下来。蜜色的肌肤上挂着一条毛巾,绿藻头也被汗水浸湿,妥帖的趴着他头顶。

       看着你过来他有些惊讶,继而看向你手里粉色的信封。

       难得的,索隆脸上挂上了笑容,用平时根本不会用的语气问你:“你过来干什么?”

       有那么一瞬你曾感觉脖颈被绞住,冰冷的难受,你甚至没办法用正常的语气回应他,只是把信推过去:“……一个学妹给你的。”

       索隆的笑容僵在脸上,他盯着那封信,很久,什么都没说。

       突然你听到他轻轻笑了一声,抬起头看着他,他却低下头,叫你看不清楚。

        “我知道了。”他终于还是回应你了,一并抽走那封粉色的信封,三两下看完,然后撕碎了丢进垃圾桶里,“你告诉她我不喜欢她……”

       他回过头看着你,同一种奇怪的表情,你从来没在他那张又臭屁又拽的脸上看到过,可怜又委屈。

      “其实咱俩认识到现在,不过就是谁也不服谁,我其实还比不过一把竹剑……对吧?”他看着刚刚放下的剑,难得和你说了一段话,“还有,以后不用来接我了,我已经能找回路了。”

       你已经不被需要了。

       一句话,基本给你判了刑。那一刻,你发现你蠢得要命,明明并非如此的,如果不是喜欢上了他,你又怎么会拿起那把剑?

       可你什么都说不出来。

       失魂落魄地回到教室,娜美看着你却也没说什么,只是点了点你的头:“早就说你会后悔了……”

        你也笑了笑,点头认同了,是啊,后悔了……

……

       后来……

       后来你就真的没在和他说过话了,放学的路变成你和娜美的私人出行,而索隆总是早你一步和其他朋友回去了。

       这种状态简直令你感到压抑,于是你把全部寄托在和他共同喜爱的那把剑上。

        剑道大赛女子部第一。

        你看着墙上的奖牌,却笑不出来。

        “今天我们和男子部合训。”部长召集了你们几个部里的主力,一起去男子部合训。你先是想拒绝,话到嘴边又说不出来。

       你还是跟着部长她们一起过去了,却在门口听到一阵嘈杂声,似乎有人在打架。

       “第一怎么了!那种母老虎有人喜欢才怪!”一个人大声喊着,你知道他嘴里的人就是你,你看着部长安慰般的看着你,无所谓的摇摇头。

       “那怎么了?老子就是喜欢她!那家伙用得着你来评价吗?!”那家伙的声音也响起来了,这是你没想到的。那家伙就算再怎么个痞样都是一副彬彬有礼的模样,很少动粗,更别提用拳头对着自己的朋友。

       拳头打到肉的声音格外刺耳,你却淡淡勾起嘴角,心脏最敏感的地方被他的声音刺穿,那声音比幼时更为低沉动听。

       原来……不知不觉你已经喜欢上他这么多年了……

       你拎着竹剑推开门,在没人反应的空挡挥起剑砸过去,竹剑擦着索隆外的另一个人的头发掠过,砸在木质地板上,吓得他一个激灵,动都不敢动:“我有我的绿藻头,我需要谁喜欢?呵,你会骂,我还没骂呢,每天放学霸占他一路,我没打你,你还优越了是吧!”

       你毫不留情的宣誓主权,在索隆脸上狠狠bo了一下,然后又冷着脸回头,大力的揉乱了他的绿藻头:“还有你,动不动的打什么人!不怕被开除吗!”

       索隆明显没反应过来,但是他很快的回神,张红着一张脸,吭吭哧哧半天说不出话来,末了才在你脸上也狠狠咬了一口:“我才不是笨蛋……只是喜欢你……”

       后面那句话的声音细若蚊蝇,但搂着他的你还是听的清清楚楚,以前不敢做的,以前不敢想的,现在为了他,你怎样都要说出来。

       “我,也,喜,欢,你。”你一字一顿,又故意超大声的让大家都听得清清楚楚。这句迟到的话语像咒语一样,烙印在心里。

       他的脸一下子红了个透,挠着脑袋,不知所措。

       “这是在干什么!翻天了吗!”教导主任的声音结束了今天的一切。

       因为打了人,你俩一人你个过失,名字被整整齐齐写着一起,就在那个通告的过失栏里,全校公开处刑……

……

       “所以说,你为什么喜欢剑道啊……”索隆有点吃瘪,因为你们的第一次约会竟然是在体育用品店。

       你看着他不满意的别扭表情,忍不住哈哈大笑。

       “爱屋及乌啊……”

 

………………

蟹蟹看到这里,辣到格外眼睛了(鞠躬

()】冰激凌惨案 ● x
。 “奇怪……”拽了两下,门好像从背面锁死了,“有在浴室吗……”        门突然被打开了。        不耐烦的擦着头发,水珠从发丝上滴到他的耳环上,又顺着耳环的形状,一路下,路过蜜色的...
未必自由● ● 特拉法尔加.罗● 多弗朗明哥● 山治● 路飞
原作者:chris.   ooc 内含  路飞//山治/罗/多弗朗明哥   “他说他讨厌玫瑰,讨厌过于炙热的爱。”   路飞   “是这个海上最自由的存在!”戴草帽的男孩曾对这么说过...
()】七夕贺文● x
七夕节把朋友,不,把自己弄丢的男朋友吗?         非常有幸,你家那位就是。        在去烟火大会的路上不慎崴掉了鞋跟,就在蹲下去把鞋子重新扶好的瞬间,也消失在茫茫人海中...
去酒吧很晚才回去时● 罗● 柯拉松● ● 山治●
原作者:浮岚   []当在酒吧玩到很晚才回去时   ooc预警     撞梗致歉 内含罗/柯拉松//山治     罗         玩的太嗨忘记了回家的时间,局促地站在门口搓着手...
】朝花夕拾 ● ● 尤斯塔斯基德
……      似乎更期望在余下的岁月里寻找什么。      他曾经丢失了……现在想要重新找回来。      “是嘛,要去找她啊,好啊好啊!”已是的路飞拍着的肩膀,坦然的让自己的剑士离开...
当他们被问到最想和做什么时♥(内含路飞/艾斯/萨博//山治/多弗朗明哥/米霍克/克洛克达尔) ●
原作者:浮岚     ooc预警    撞梗致歉 内含路飞/艾斯/萨博//山治/多弗朗明哥/米霍克/克洛克达尔   工具:“确认恋爱关系后,最想和她一起做的事是什么呢?”     路...
】当他知道女儿要去约会● 多弗朗明哥● 克洛克达尔● 尤斯塔斯基德● 赤犬● ● 黄猿
住了他【基德冷静点!!】楼石手铐赶紧扣住了他。   今天如果不是和基拉及时阻止了基德,恐怕他一下子控制不住怒火力量用大了,整条街的都会归西的。       得知家里的小绿藻菌要去...
」当在他面前平地摔!(路飞//多弗朗明哥/卡塔库栗/罗)(ノ`⊿´)ノ●
原作者:鱼鱼子   我是ooc带!/ 小学生文笔 设定别较真 拜托啦 路飞//多弗朗明哥/卡塔库栗/罗     路飞     ‘噗通’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绊倒。   走在前面赶着吃肉的路飞...
]当他数已尽 *超级大刀!全篇刀!● 罗● 山治● ● 艾斯● 萨博● asl● 路飞
一生的大海上。回到了巴拉蒂餐厅,把这个消息带给了哲普老板。 在ALL BLUE,开了餐厅,曾经那些被山治的厨艺折服的纷纷来访,草帽团的同伴们也时常做客,特别是那个剑士,总是迷路到这里。明白...
」当他请教数学题(路飞//萨卡斯基/萨博)(╥╯﹏╰╥)●
原作者:鱼鱼子   我是ooc带!/ 小学生文笔 设定别较真 拜托啦 路飞//萨卡斯基/萨博     路飞   “路飞~可以教我写一下这道题吗?”   路飞非常自然地接过习题,端详了一阵...
」当叫他哥哥时(/青雉/艾斯/多弗朗明哥)(´∀`)♡ ●
原作者:鱼鱼子   我是ooc带!/ 小学生文笔 设定别较真 拜托啦 这几天太忙了不知不觉咕了三天,我错了呜呜下次一定 /青雉/艾斯/多弗朗明哥       “哥哥,能不能背着...
】当他们给孩子辅导作业● 多弗朗明哥● 克洛克达尔● 尤斯塔斯基德● 克力架●
修行,学会如何不失礼貌又不失霸气的谦虚问路。】当年就因为还没学会这一招,成年以后都一直没有离开过东海。   【对了爸爸!听妈妈说还去过鹰眼叔叔的城堡白吃白喝了两年,叔叔的城堡是什么样的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