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贼乙女】胡桃夹子● 海贼王乙女向同人● 本命x你● 卡塔库栗● 卡二

sodasinei 2020-10-23

原作者:湛五是只团叽

 

提前码完了,月假之前发掉吧(本来也存不住 哭泣)。

还有大家希望看谁的或者想看什么故事可以告诉我吖,会趁着微薄的假期码好( •̀∀•́ )

卡塔库栗单人

ooc预警

小学生文笔

撞梗致歉

正文:

胡桃夹子(卡塔库栗)

       圣诞节的前夜飘起了雪花,在这个国家倒是极为罕见的。那些雪堆积的越来越厚,有的甚至没过了矮屋的屋顶,只留下屋顶闪烁的彩灯。

        有个孩子从温暖的屋子里跑出来,抓了一口塞进嘴里。

         “是甜的!”

         他开心的拍着手,咿咿呀呀的叫来自己的小伙伴。

         当然是甜的,这个国家有什么地方不能吃吗?

        坐在火炉旁的你笑着看着窗外的孩子们,合上手中的书。

        书页是糯米糖做的,在室内微微有些融化,沾在手上黏黏糊糊的。你好奇的把食指塞进嘴里添了一口,随即眼睛眯成月牙的形状。

         真甜……

         “卡嗒……”

        饼干做的门发出细微的声音。

        是父亲回来了。

        父亲是商人,大部分时间都在出差,回来时就会拿来礼物。

        你迫不及待的跑出房间,甚至忘记了面包拖鞋。

        “父亲……”

        玄关的人见到你十分开心,但转眼看到你赤果的脚丫,立刻跑过来。

        “怎么不穿鞋?不知道自己身体弱吗?”父亲迅速拿出一双鞋,让你穿好,自己又快速抖掉身上的雪,害怕一个不注意让你着了凉。

         “哈哈,只是一下下……咳咳咳……”你摆着手,却又抑制不住的咳起来。

        “快回房间吧……”父亲推着你,点燃客厅的火炉,“我有礼物要给你。”

         “又有礼物?我真的太幸福了……”你笑眯眯的进了房间,缩在躺椅上,身上盖着一张棉花糖被子,看起来很暖和。

        你自己知道你的身体着了凉会怎么样,也不敢在客厅多多逗留。

        你得了一种病。

        你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病。

        早些年,这个病在你母亲身上,但她已经不在了。母亲难产,见了你一面后,永远的闭上了眼睛。

        但是疾病没有放过她。

        它最终降临到了你身上。

        开始只是咳嗽,发烧。

        到后来你的身体开始逐渐衰弱,连头发都变成白色,哪怕只是受凉就会开始发病,病痛侵蚀到四肢百骸,日常行动成了你的负担。

        不知何时开始,你不用再去学校,不用再出门,不用再烦心明天该穿什么这种问题。

       因为除了去医院,你甚至不能出门了。

你不止一次听到医生悄悄对父亲劝说:“从现在的情况来说已经无法医治了,时间所剩不多,还希望……”

        后面的话你没有听清,你只知道父亲和医生大吵了一架。

        然后你就到了另一家医院。

        “打开看看吧……”父亲手里拿了个精致的礼盒,红蓝相间,上面还印着一只可爱的雪人。

        “这是……”盒子里面有一个金属罐子,里面似乎装着某种玩具。

        “这是big mom的工坊做出的圣诞特别版胡桃夹子哦,虽然是糯米做的。”父亲揉了揉你的头。

        的确是个非常可爱的娃娃。

        各色的糯米糕拼成一个可爱的人偶娃娃,草莓味的红发,巧克力豆眼睛,两只肉乎乎的小手是芝士年糕,和别的胡桃夹子一样的顶着小高帽,但和别的胡桃夹子不同的披着一张大围巾。总之是个非常萌萌哒的糯米糕胡桃夹子。

        你戳了戳他软糯的小脸,实在不忍心下口。

        “嘻嘻,舍不得吃啊。今天我要抱着他睡!”你笑嘻嘻的对着父亲说。

        “好好好……那我的宝贝要不要听点睡前故事?”父亲拿过你刚刚放在旁边的书。

         “当然!”你钻进被窝,关了顶灯,换成琥珀糖做的小夜灯。

        今天出奇的疲惫,你迷迷糊糊听父亲开口

        “那我们今天来讲讲……胡桃夹子的故事吧……

……

……

       你感觉风雪越来越大了。

       虽然只是感觉,毕竟你从来没有切身感受过它。但是听到有东西敲打门窗的声音,应该就是刮大的风吧。

        你费力的睁开眼睛,房间里格外昏暗。你有些奇怪,父亲每次都会给你留盏小灯,害怕你半夜醒来。

        “父亲?”你小心翼翼的问,摸黑爬起来,对着空荡荡的房间发声。

        父亲不在。

        亦或者说,你真的还在家么?

        炉火是熄灭的,上面铺着薄薄的炉灰。手放在炉洞里,甚至还有余温。

        但你家绝不允许这样做。

       害怕你出事,家里一年四季都生着炉火。

       你还曾可怜你家壁炉,难为它辛苦一年又一年,其他炉子休息时,它还要加班。

        “你醒了……”有人开口,似乎是隔着什么说出来,声音有些不真切。

        “哗……”

        灯被打开了,你怔愣的看着眼前的人。

        赤色的头发,健硕的身子,大围巾盖住口鼻,搭在肩上。

        你隐约看到他脸上划着两道疤,埋在围巾底下,看不太清。转而你看向他和发色一样神秘的赤瞳,好像是红色的水晶,里面倒映出你的模样。

        “你是……胡桃夹子?”你想起来了。

        那家伙就像是放大了糯米糕人偶。

        “嗯……我是……卡塔库栗。”他似乎有点点冷傲,抬手把围巾又往上拉了拉。

        “可你和我的年糕胡桃夹子一模一样……”你看着他又说。

        “那就当是吧,我的确是糯米人……”卡塔库栗垂眸看着你。可不同于被你捏在手里的糯米糕娃娃,卡塔库栗长得很高,你不得不仰头看着他。

        “啊……”你回过神来,“话说你看到我的父亲了吗?我得去找他。”

        你比划着,希望他能在描述中回忆起某个人。

        “嗯,抱歉,这里只有咱们两个,我没看见其他人。”卡塔库栗看着你不断的仰头,干脆让你站在在高椅子上,自己蹲了下来这样,两人就可以平视了。

        “我得去找他。”父亲可不会不辞而别,你穿上鞋子,焦急的就往门外跑,却在玄关来了个急刹车,“啊……外面在下雪……”

         “下雪不是很好玩吗?我妹妹以前也很喜欢雪。”卡塔库栗跟着你走到玄关,双手环胸。

        “可是……”你蹭着脚尖不知如何是好。

        “上来吧。”你听见他轻轻的叹息声,下一秒你就到了卡塔库栗的臂弯里。

        他把你扛起来,身材娇小的你完全可以坐在他的肩膀上,他一只手托着你的双腿,避免弱不禁风的你摔下来。

         他推开门,有风吹过来,你下意识缩了缩。

        不知为何,并没有你想象中的寒冷。

        你伸出手,看着雪花在掌心融化。

        好痒……

        你咯咯笑着。

        “好玩吧,我就说小孩子都喜欢雪吧。”卡塔库栗扛着你,隔着围巾小声叨咕。

        “哈哈哈,大概吧,不过我可不是小孩子。”你笑着摆了摆腿,在一旁的的矮墙上捧了一捧雪,捏成雪球状,趁着卡塔库栗走神,一下甩在他脸上。

        有雪融化,顺着线条分明的脸颊滑进围巾里。卡塔库栗跟着歪了歪头,不过并没有生气,他还小心的把你扶正,让你保持平衡。

        “嗯?”卡塔库栗抬手摸了摸你的头发,然后有点惊讶的放下手,“原来不是雪,本来就是白色的么?”

        因为生了病,所以变白了……

        你在心里叨咕,然后晃了晃腿:“很奇怪吧?”

        “……”他沉默的往前走了几步,在你快要忘记这个话题时才回应,“嗯,奇怪……但很漂亮。”说着他还用另一只手再次把围巾拉了拉。

        “哈哈哈,走吧……不是说好去找我父亲?”你打着哈哈,掩盖自己其实因为他的话而感到害羞,这是第一次有人这么说,你也是高兴的,毕竟被夸了。

        “嗯。”卡塔库栗朝着前方有光的地方走着。

        一路上你们说说笑笑。

        他给你讲了不少你在家里无法得知的故事,比如他和一个橡皮人的战斗,再比如自己妹妹的事。你也同样说了很多在书里看到的故事,他都认真的听着,唯独在你提起想尝尝热拉面时皱了皱眉头。

        “怎么了?”你看着卡塔库栗突然停下,不解的问。

        “有东西。”他盯着前面。

        你也顺着那个方向看过去,然后险些从他肩上掉下去。

        嚯,好大一只老鼠。

        哪只巨型老鼠正在咔咔嗑房子,也发现了你们转头朝你们扑过来。

        卡塔库栗用糯米浆做了一个糯团,抱着你就跑。

        四周的景物飞快的后退,风沙沙划过脸颊,凉丝丝的。

        “啧,难缠的家伙。”卡塔库栗看着那只老鼠吃掉了自己的年糕,丢出几颗糖豆,个个中的。

        但这种生物在这个国家几乎无人能挡!

        卡塔库栗干脆放下你:“跑!那边是我们的地盘!他不敢过去!”他指着远处亮着灯的甜甜圈房子喊到。

        “我……”你看着他翻手拿出一把三叉戟,又想到了自己的身体。

        卡塔库栗……

        你咬着牙跑起来。

        这对你而言是相当奇妙的体验……

        从未想过有这么一天你会跑在路上,靠你自己的双腿。

        心跳在加快,每每这个时候你应该会感到不适,但今天不同……

       有雪花在你脸上融化,凉的你忍不住缩了缩脖子。不过没关系,今天是特别的……

        你张开双臂,感受风扑进怀里的感觉……

        真好……

         你终于跑到了灯的尽头,这幢城堡一样的甜甜圈屋子。

        因为运动你红着脸,微微喘气,转身去看卡塔库栗。

        他已经把一柄三叉戟插进巨鼠的胸膛,同样也在看你。

        “卡塔库栗……”你念着他的名字。

        “嗯?”他走过来,回应你。

        “没什么!”你朝他笑出来,露出洁白的贝齿。他看的有点傻眼,把围巾拉了拉,扭头别扭的看向一边。

        “咳咳……”你把手合并,盖在嘴上呼着气,然后还搓了搓手,跺了跺脚。你只看过别的孩子在雪地里这么做,自己倒是第一次尝试,的确,好像没有那么冷了。

         “你很冷吗?”卡塔库栗问你。

         “嗯……有一点。”你回复他,“不过没关系,今天是特别的……”

         “嗯?”卡塔库栗不明白,但他蹲下去,示意你爬到他怀里来。

        他睫毛好长……

        你看他垂眸暗暗的想。

        “不用了,我自己走。”双脚踏在雪地的感觉太舒服了!你推了推他,表示自己不想再被扛了。

        “……”她的手很冰,这是卡塔库栗的第一感觉,但看你执意不肯上来,到甜甜圈屋的距离也不算长了,便叹了口气,算是默许了。

        “这个给你。”他突然解下围巾,一圈圈缠在你的脖子上。

        “?!”你也看清他的真面容,呆滞的等他弄好。

        “……”见你一瞬不瞬盯着他,卡塔库栗盖住自己狰狞的面容,“很……很奇怪?”他有点紧张,似是害怕你会因为这个而恐惧。

        “啊,嗯,很奇怪……”你看着他的脸,虽然用手盖住一半,但依旧能看到可怖的吗面貌。他听你这么说,手慢慢垂下去,眼神里竟然藏着几分委屈。

        “但是很酷!”你捧过他的脸,眼神闪烁的看着他,然后笑出来,又露出贝齿,“哈,我们都是奇怪的人!都很酷!我喜欢你,卡塔库栗!”

        你毫无意识自己的言语就像在告白。

        卡塔库栗一下子红了脸,也不在遮自己的脸,无措的看着你,然后叹气,抬手揉了揉你雪白的发丝,“你也很酷……我也喜欢……你。”

         “现在我们去哪?”你拉上他的手,再为两个怪物而欢呼。

        “甜甜圈屋,那里是我家,休息好就再去找你的父亲。”卡塔库栗说着牵着你走去。

       距离并不长,但你们没在多说什么,大部分时间是他在聊。

        你感觉有点累了,有一遭没一遭的点头附和他。

        “……”后来卡塔库栗也不再说话了,你们沉默的享受着最后一段路。

        “到了。”卡塔库栗打开门,欢迎你进来。

        “哈……咳咳咳……”你里面进到屋子里四处打量,动作一急还牵动岌岌可危的身体咳个不停,但你还是开心,“这屋子……咳……也好酷!我喜欢这里!”

         “……你喜欢就好。”卡塔库栗合上门,带你走进一间房间,“今天在这里休息吧……”

        他升起炉火,铺好被褥,你也顺从的躺过去,盖上加厚的棉花糖被子……

       “唔……”

        “怎么了……”卡塔库栗坐在床的旁边拉起你的手。

        “嗯……没事,只是有点冷……咳咳”像被冻僵了一样,你好笑的看着他,“你家壁炉……咳,似乎没有我家的敬业啊……咳哈哈……”

         “……”他沉默的看着你,随后扫了一眼壁炉,“确实,该换掉它。”

         “卡塔库栗……”你感觉思绪有些混乱,两眼皮疲惫的打架。

         “怎么了?”他耐心的回答。

         “没事,就是好困……”你哈哈笑着。

         “那就睡吧……”卡塔库栗把灯关掉,但你清楚他一直在你旁边。

         “卡塔库栗……”你又说,“我不想睡……咳今天是特别的……”

         “……”卡塔库栗顿了一下,你听见他把围巾拿起来的声音,“不睡觉会困的……”

         “卡塔库栗……”你打断他的话,眼泪终于不受控制的流下来,“睡着了……就见不到你了……对吧……”

        你直觉着,一旦睡着了,眼前的男人一定会消失。

         “……不会。”卡塔库栗把围巾往上拉了拉,今天很安静,听不到风雪的声音,他的呼吸在此刻格外明显。

          一定会……不见的……

         “卡塔……库栗……”疲倦战胜了你,思维在一瞬间抽离,你只能隐隐约约感受身边人的呼吸……

        “喂……”卡塔库栗的声音显得不真切,一定是隔着厚厚的围巾吧……你想回应他,却累的连开口的力气都没有了。

        你感觉有什么凉凉的东西落下来,就好像雪融化在你的掌心……

        是水?哪来的?……

        最后的一丝理智也被慢慢剥夺,你感觉身体慢慢变轻……

        “……”卡塔库栗捏了捏你的手腕……可你已经感觉不到了。

         眼泪落在你苍白纤细的手腕上。

        “对不起……”

        【 对不起……】

        【我看到了……】

        【我却无法拯救你……】

…………

…………

        “王子没有在出现过,留下女孩抱着胡桃夹子在雪地里,夜越来越深……”

        父亲合上书本……

        泪已经遍布他的脸。

        你睡着了……

        就这样安静的永远睡着了……

        是去了梦的国度……

        是去找母亲了吧?……

        父亲看着窝在棉花被里的你……

        女孩笑的恬静,好像是做了什么好梦……

        他打开窗户,风雪早就停了,取而代之的是灿烂的太阳。

        圣诞树的彩灯照着白色的雪,礼物盒的缎带也十分两眼

        窗外有孩子在玩雪,他们搓手跺脚,开心的笑……

        这是你最喜欢的场景,但你不会再看了。

        你再也醒不来了……留在了这个圣诞夜里……

……

       壁炉终于在今天退休了

       烧尽的木炭上还有火星舞蹈,散发着余温。

        糯米糕胡桃夹子已经被高温融化,黏糊糊的铺在女孩身上,像是在保护自己喜欢的女孩子,不让她在为风雪烦恼。

        有人进到屋子里来了,有很多人……

        认识的人,不认识的人。

        为你难过,为你流泪,为你献上花束,为你歌颂诗篇……

        又有人出去了,有很多人……

        吵闹的房间变得安静……

        不知是谁抚摸上你雪白的发丝,轻轻揉了揉你的头。

        “祝你幸福,我的公主……”

        门又关上了……

        一切都像原来的样子……

 

】当吃饭挑食的时候● 多弗朗明哥● 克洛克达尔● 尤斯斯基德● ● 克力架● 男神X
原作者:考神保佑不挂科   内含人物:/克洛克达尔/多弗朗明哥/克力架/基德     讨厌洋葱)   从知道怀孕后,每日的作息时间变成了晚归早回,有时候看无聊还会带到外面去...
」当在他面前平地摔!(路飞/索隆/多弗朗明哥//罗)(ノ`⊿´)ノ●
原作者:鱼鱼子   我是ooc带!/ 小学生文笔 设定别较真 拜托啦 路飞/索隆/多弗朗明哥//罗     路飞     ‘噗通’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绊倒。   走在前面赶着吃肉的路飞...
】因为太优秀,所以他吃醋了♥️♥️● 多弗朗明哥● 男神X● 克洛克达尔● 尤斯斯基德● ● 克力架
所有的名字。   有点不开心了【其实不用这么强迫自己……】茶话会上光顾着打招呼都把自己男人晾在一边了【是我的女人,记住那么多男人的名字我会吃醋的。】   【抱歉嘛,,没想到居然...
】当他们喝醉后的样子● 多弗朗明哥● 男神X● 尤斯斯基德● 基拉● ● 佩罗斯佩罗
原作者:考神保佑不挂科   内含人物:多弗朗明哥/基德/基拉//佩罗斯佩罗     多弗朗明哥   能想象到一个三米高的男人整个挂在身上是什么感觉佩吗?……在路人看来那纤细的腰一秒就有...
】如果女儿给爸爸做饭[父亲节设定]● 多弗朗明哥● 克洛克达尔● ● 克力架● 尤斯斯基德
原作者:考神保佑不挂科   克洛克达尔//基德/多弗朗明哥/克力架 注意OOC [父亲节设定]     克洛克达尔   厨房上挂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禁止入内],一看字迹就知道是女儿在里面...
】当们一起看恐怖片● 多弗朗明哥● 艾斯● 特拉法尔加罗● 克洛克达尔● 尤斯斯基德●
两个是怎么喜欢看上恐怖片相互增加感情的,完全是出于意外。   当时你们原本是想在甜蜜的世界糯米小屋里看爱爱情电影的,还有布琳送给你们的录影带,里面讲述的是一男一之间幸福的爱情故事。难得...
】当他被熊孩子叫“大叔”● 多弗朗明哥● 男神X● 赤犬● 克力架● 基拉● 黄猿
原作者:考神保佑不挂科   内含人物:/克力架/多弗朗明哥/赤犬/黄猿/基拉 某些还不愿意接受自己是大叔的事实(基拉除外)……       原本和平常一样三点多喝完...
好感度(人物很大概率ooc) ● 赤犬● ● 青雉● 黄猿● 路飞●
我的副官 75% “这次对战,不用去前线了。”这次不是她能对付的了的。 100% 考虑个时间求婚吧,萨斯基看了一眼对面的副官小姐,嘴角微微弯曲。(喂,怎么直接跳过了男朋友这一步啊...
】Wedding ● ● 山治● 艾斯● 索隆● 特拉法尔加罗● 路飞●
安静了下来,空荡荡的海上只有浪潮低声起伏着       “婚纱很美”       月光下特拉法尔加朝伸出手       “突然觉得,这样的当家的只想我一个看见”     【】       是...
]当变得遥不可及● 三大将● cp9● 巴里● 路飞● ● 罗● 霍金斯
适用,的儿子不也一样是他的兄弟。他看到的只是,他爱着的。 “呐,xx想成为老爹的第一个儿媳吗?我可是很想呢yoi~”   ★ 他是安静的守护。他从未出现在面前,但又从未离开过...
“我爱” ● ● 香克斯● 赤犬● 青雉● 黄猿● 藤虎● ● 艾斯● 马尔科
红的。啊!也太可爱了吧!   马尔科 马尔科是白胡子团最不能招惹的,毕竟财政大权掌控在他手上。没有翅膀却又渴望飞翔,他就化身成不死鸟形态载着在天空飞翔。“马尔科,如果有一天我死了会...
】当他们当爸爸了● 多弗朗明哥● 克洛克达尔● 基德● 艾斯● 特拉法尔加罗● ● 尤斯斯基德
过来。】 大福【我没有带哇大哥?】   【我是在说的蒸汽魔。】用见闻色霸气预言到了,大福肯定会情绪激动都把他的魔也叫出来,到时候蒸汽魔人手上还带把大刀。   之后就负责在门口一一给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