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柯乙女】Last night ● 名侦探柯南乙女向● 男神x你● 赤井秀一● 安室透● 诸伏景光● 降谷零

sodasinei 2020-10-24

原作者:LaLaLaNa

 

·内含秀一/零/景光

·关于睡到他后就想跑的事情

·ooc是肯定会ooc的

 

 

【降谷零x你】

 

 

    假酒误事。

 

    你头痛欲裂地在降谷零床上醒来的时候,满脑子只有这个想法。

    

    为了配合警备局正在执行的一起任务,你被临时抽调过去参与他们的行动。任务结束后你的搭档降谷零问要不要一起喝一杯,你想着就当作是庆祝任务顺利完成,况且,你也有自己的私心,便应了下来。

 

    然后事情出乎意料的一发不可收拾了。

 

    从警校起就一直和降谷零保持着前后辈的关系,他总是人群中最耀眼的存在,优秀的让人无法忽视。七年以来你和他说过最多的话是“前辈好”,但其实你已经在心里说了千千万万次“喜欢你”了。无论侦办什么样的案件都不曾胆怯退缩过的你,在感情这件事上却鼓不起半分勇气。尤其是从松田那里听到降谷零想要成为警察是因为一个女人这件事后,你就决定把这份喜欢藏起来,不再有什么无谓的期盼。

 

    身旁的男人还在熟睡中,额间细碎的金发沐浴在晨光里,是不同于平日的温和模样。

 

    “这算什么啊....”你小声呢喃着,声音里有自己都没察觉的酸楚。对于降谷零来说,不过就是一次一夜情而已吧...你实在不知道待会儿该怎么面对他,若无其事地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还是借机要他负责。你想这两者你都做不到,所以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快跑。

 

    轻轻挪开他搭在你腰间的手,线条紧实的小臂上还有你昨夜留下的抓痕。穿衣服时发现上衣领口被他扯坏了,于是又顺走了一件他的衬衫,就这样落荒而逃了。

 

    接下来的两天你都有意躲着降谷零,去总厅的汇报也被你藉手头工作太忙为理由以文件的形式发了过去。你本以为在你整理好心情前可以就这样相安无事过下去,直到收到降谷零的短信:

 

    “不打算把衬衫还给我吗?”

    “明天下班的时候等我”

 

    第二天刚走出大楼就看见那辆停在路边的白色马自达,你努力平复了下心中汹涌,拉开车门坐上去。降谷零指节分明的手搭在方向盘上,袖口微微挽起,此前手臂上殷红的痕迹淡到几乎看不见了,但你还是觉得刺眼。

 

    不想气氛再变得奇怪下去,你率先打破沉默:”之前的事还请前辈不要介意.....”

 

    “为什么躲着我?不是喜欢我吗”,掩藏了七年的心事突然被看穿,你不可置信地看向他,降谷零也正定定的望着你,他好像......在生气?你想你现在一定狼狈极了,大脑一片空白,下意识地伸手拉车门想要离开。可降谷零如此敏锐的人怎么会察觉不到你在想什么,手腕被他拽住的同时车门也落了锁。

 

    “又想跑?我怎么没有发现原来你胆子这么小...”他的声音里带上了笑意。

 

    “前辈一直都知道啊....”,你索性破罐子破摔了,“那前辈是故意的吗...”故意这么,搅乱你的心绪。

 

    “算是吧,因为我发现我等不下去了”降谷零心情突然变得很愉悦,他想大概全世界只有你一个人觉得把喜欢他这件事隐瞒的天衣无缝。“等不到喜欢的人告白,实在是让人难过呢”,踩下油门发动车子,风声渐渐盖过了话语声。饶是在感情里再迟钝,你也听懂了降谷零的意思。

 

    “前辈....”

    “叫我零”

 

 

(看透透开车)

 

———————————————————

 

【赤井秀一X你】

 

 

    比起霓虹的夜晚,你更喜欢清晨独特的魅力。

 

    天空泛起鱼肚白的时候,偶尔能听见几声婉转的鸟鸣,静谧,同时充满生机。

 

    你伸出手,阳光透过指缝落了些许下来。随着身体感官逐渐苏醒,背后肌肤相贴的炙热感越来越清晰。察觉到异样你正准备坐起来,就被一只大手捞了回去。

 

    赤井秀一揽住你往自己怀里带了带,“怎么醒的这么早....”,本就低沉的嗓音沾染着睡意,在你听起来简直性感得要命。你任由他抱着丝毫不敢乱动,清醒过来的大脑开始运转...

 

    昨天半夜你被敲门声吵醒,住在隔壁的赤井先生带着歉意问你能否帮他一个忙。大概是深夜思考能力降低不少,你没有犹豫就跟去了他的公寓。直到看见他一边解黑色衬衫纽扣一边朝你走来的时候你才开始慌张。

 

    “别误会”他轻笑出声,脚步拐进旁边的房间。出来的时候赤井秀一身上的衣服换成了浴袍,腰带松松垮垮的系着,手上多了一个急救箱。“工作的时候受了点伤,我自己包扎不了,只好来麻烦可爱的邻居小姐了。” 他背对着你在床边坐下,浴袍褪到了腰间,肌理分明的后肩处有一条还在往外渗出血迹的伤口。

 

    用酒精替他擦拭消毒的时候,受伤的人没什么反应,你反而倒吸了一口凉气。

 

    “没关系,放轻松就好”,像是察觉到你的紧张,他不紧不慢的开口安慰到。

 

    “赤井先生的工作...很危险吗?”你有些试探的问。

 

    “嘛,有一点吧”

 

    你没有再问下去,认真的替他包扎伤口,空气一时间安静下来。剪断纱布,收拾好急救箱准备道别的时候,赤井秀一拿来一瓶黑麦威士忌,说算是对你的感谢。

 

    不擅长喝酒的你哪里想得到Rye是那么烈的酒,所以对于后来发生的事你真的一、点、都、想、不、起、来。但是好像那都不重要了,此时此刻的场景让你不用回忆都能猜到是怎么回事,尤其是,腰还很酸痛。

 

    喜欢他吗?自然是喜欢的。你见到他的第一眼就被他身上成熟诱人的危险气息吸引住目光。可赤井先生他,好像有女友了。那个容貌精致的短发女人,你偶尔会撞见他们一起从公寓出来。

 

    你觉得自己闯祸了,二十几年的人生从未碰到过这种情况,顾不得其他,你挣开他的手臂翻身下床,毕竟逃避是没有办法时最好的办法。双腿无力让你险些跌倒,情急之中你抓住被子一扯,然后眼睁睁看着另一半被子从赤井秀一身上滑落,小麦色肌肤暴露在空气中,好看的线条一览无余。在你手忙脚乱的替他盖上被子时又不小心打翻了搁在床头的酒杯,琥珀色液体在斑驳的床单上洇开,充满了暧昧气息

 

    赤井秀一双手环在胸前好整以暇看着你慌乱的模样,似乎袖手旁观是一件很有趣的事一样,脸上戏谑的笑在你离开后不断加深。

 

    一整天你都在焦躁不安中度过,在你想着要不干脆搬家的时候,门铃响了。

 

    这次你只是打开了一条缝,隔着门缝看到他高大的身影时你还是有些紧张:“这么晚了赤井先生还是早点回去吧,免得女朋友担心。”

 

    “哦?我什么时候有女朋友了?”趁你诧异的时候他推门进来,反手带上门的动作一气呵成。

 

    “不知道是什么给你造成了这样的的误会,但是....”他看着你的眼里有促狭的笑意。

 

    “我的工作总是容易受伤,像昨晚那样的治疗我很受用”

    “不介意多来几次”

 

———————————————————

 

【诸伏景光X你】

 

 

    诸伏景光和你是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那种。

 

    所以,睡了自己的青梅竹马这件事完全触及到了你的知识盲区。

 

    景光比你醒的要早一些,不知道去了哪里。但是凌乱的床单和散落一地的衣物都在提示你昨晚的疯狂是真的真的发生了。一向温润如玉的景光昨晚好像有些失控,留下的大大小小青紫色痕迹在你白皙皮肤上尤为显眼。

 

    昨天晚上研二把喝醉的景光交给你后匆匆留下一句“拜托了”就回去继续喝酒了。

 

    你捏了捏拳头,这群家伙就是欺负景光温柔!醉酒的景光很安分,送他回家也并不费力。春寒料峭的街头他把脑袋搁在你颈窝的时候,你觉得有一点点心跳加快了。

 

    因为父亲老是喝醉酒的缘故,所以对于怎么照顾人你并不陌生。回到他公寓倒好了牛奶,准备好了解酒药,伸手替他松领带时,不经意看到他喉结滚动了一下。

 

    你只觉得心跳越来越快了。

 

    大概是心虚吧,你的手在帮他脱外套时忍不住有些颤抖,指尖若有若无的划过胸前,腹部...并没察觉到身下人逐渐加重的呼吸,在替他解开最后一颗扣子时手腕猛然被人扣住,你抬头落入他深邃的眼眸,看你的眼神里有些微隐忍。

 

    “景光...”

 

    然后事情就变成了今天早上这样。

 

    身边的朋友总是问你为什么不和景光在一起,你都敷衍的说因为互相知道彼此的糗事太多,感觉没办法好好当恋人了。其实哪有什么糗事,只是你知道景光这么多年来唯一想做的事就是查清当年那件案子。他一直没有恋爱,对你,也一直都是礼貌且疏离的。房间外响起脚步声,你来不及多想就把脸埋进被子里继续装睡。

 

    “早餐准备好了,我在外面等你”。感觉到身后床垫微微陷下去了点儿,他伸手替你把被子往上拉了些,房间门随即又关上了。

 

    你出去的时候看见景光坐在桌前,一边喝水一边摁着手机,好像在发什么重要的消息。一时间有些沉默无言,你迟疑了半天还是决定开口:“那个...景光,我们以后...还是朋友吧?..”

 

    “你说什么?”诸伏景光放下手机吃惊的看着你,声音里似乎还有一丝愠怒。

 

    像是受了什么委屈一样你眼眶一下子红了,你不想失去景光,就算只是作为朋友陪在他身边你也已经心满意足,可现在看起来好像连朋友关系都维持不下去了。

 

    “因为...不想和景光变得尴尬啊...如果为了这件事和我疏远的话,以后连朋友都没办法当了吧..”你的声音越来越小…

 

    “那就不当朋友了...你...不想对我负责吗?”

 

    “嗯......诶??”反应过来他话里的含义,你支支吾吾开口:“那、那你的意思是...我们交往吗..”

 

    “不然呢”景光别过头躲开你的视线。看见他害羞你就大胆了起来:

 

    “那你喜欢我吗?”

 

    “当然...”他声音顿了顿,你看见眼前男孩的脸迅速红了起来“我不会和不喜欢的人做、做那件事...”

 

    有一朵烟花在心里炸开,你扑哧笑出声,弯弯的眉眼扑闪着,睫毛上还挂着几颗泪珠。

 

    是什么时候对景光动心的早已记不清了,不过好在没有辜负春日的明媚,你爱的人终究变成了你的爱人。

 

 

    彩蛋~:所以你大概永远也不会知道,那条你以为他在发的很重要的信息其实是:@#¥%&*\▲@#><?+#......

 

(这篇再往下写还可以刀一把刚结婚/发现怀孕了 突然得知景光的死讯,不过我及时按住了作乱的手)

 

———————————————————

 

【琴酒X你】

 

反省一下,为什么睡到了琴酒还不想负责?

是谁给的勇气?

 

 

(我不承认我是在偷懒)

 

 

The END

 

】孩子太像爸爸怎么办 ● 侦探x
了,次那也五年后再说”     “到底是为什么不可以!”     “妈是我的”        啊,原来是被迫独立啊……     小小…哦不这个是女孩子()       想要儿子...
】一生只有次的拥抱 ● 侦探x● 琴酒●
又打开了——他已经穿好了衣物,相顾无言下还是率先打破沉默       “请问...是先生吗?”       看见他眼里闪过丝警觉,才想起来此时他对外的身份还是,不知该作何解释索性把漫画...
]整牙风波● 侦探● 警校组● ● 松田阵平● 萩原研二●
以理服人啊!” “我只是带去医院检查一下,以为当天就能搞定吗?女孩太天真了。”系好了安全带。 “那……有什么啊?” “拍x,做模型,这牙……可能要拔两颗吧。” “什么这个两颗应该...
】酒馆与酒● ×侦探● 冲矢昴● 琴酒● Gin
泪水,用他的方式堵住了的质问。     []   今天是他的忌日,按照往常去莱叶崖祭拜过,来到你们相遇的小酒馆,和老板要了杯Pikesville。这是你们初次相遇时他喝的酒,也是只有他在...
】命运终结● ×侦探● 琴酒
从来不放心将选择权交予他人,他会亲手斩断,就像他原本的名字一样,不会染上任何的污渍,一切都是。   “爱与恨交织在一尘不染中。”     [] 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你们也完美...
]打工日记(//琴)实际上是恋爱日记● 侦探● 琴酒● ● Gin
是圣诞节的气氛,今天也有三件非常快乐的事。 1.收到了小兰送的圣诞礼物。 2.下了今年冬天的第一场雪。 3.先生说…他也喜欢我。       在FBI的打工日记 又 王牌特工爱上我...
】虚假宿敌● ×侦探● 琴酒
打听了很久的的消息,总是能被黑着脸三言两语的转移下去,听着窃听器传过来的对话抿了口手边的琥珀色液体,和住在咖啡厅楼上的那个男孩似乎关系不浅。   看着手旁的资料与电脑上灰色西装...
】甜点● ×侦探● 琴酒● Gin
,渗透进的生活的点点滴滴,又不会过分的喧宾夺主。可可粉与樱桃酒混杂的蛋糕胚让分不清他的立场,但奶油上点缀的樱桃,彰显着浓烈的色彩。     [] 如果用甜点形容的爱人,应该就是...
〖警校组〗愚人节快乐(假装在讲梦话的时候喊其他人的名字)#松田阵平 #萩原研二 # #侦探
往床上躺,“这么喜欢睡觉的话,我满足,让明天都下不了床。”   ♡   【】   自驾游结束时看到网上那个装睡梗,准备也戏弄一下自己的朋友。   愚人节嘛,开开玩笑很正常的。   ...
×】听说喜欢坏男人● 侦探● 警校组● ● 萩原研二● 松田阵平
,“来,给我讲讲君的小粉丝吧,有点好奇是什么样的女孩子呢!”   用余就看到了老公放下了茶杯,眼神也直直地扫了研二,目光中着核善,突然开始心疼这个桃花眼帅哥。   “啊,没什么,就是以前小...
当你们久别重逢时(新//琴)● 侦探x● 工藤新● 琴酒
的吧,心想着。漫不经心地找了个空位坐下来,有搭没搭地和同事聊天,余却止不住地往那瞄。 还挺受欢迎,环顾了一下四周,不由感慨道。这个家伙在警校的时候就是警校枝花,现在过去这么久受...
[警校组]关于我的女朋友是路痴这档子事● 侦探● 松田阵平● x● 萩原研二
原作者:空气猫   严重的occ预警 短打小脑洞     我家夫人是个小路痴,明明是个学地理的孩子,却方向感全无。我记得她刚和我住在一起时,我那天需要加班,她把她们班的孩子送走之后打算坐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