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野乙女】他是鬼(太宰篇)● 太宰x你● 文豪野犬乙女向● 文野太宰

sodasinei 2020-10-24

原作者:太宰治子

 

*文豪野犬X鬼灭之刃(只是背景)

*私设ooc 

*小学生文笔

 

太宰治作为你的男朋友挺好的,待你温柔体贴。他完美无暇,就一个问题,比较懒,不愿动。可大冬天,你自己也想缩在被窩里,就由他吧。
 

每天柴枝都用很多,家里的量有点不足。想去附近撿些,顺道去城里買东西。
 

太宰治窩在火旁向你挥手道别。黃昏前必定回来。
 

天意。你逛着逛着才发现时间晚了,家就在山腳处,加快步伐应该能赶上。
 

血红最后一点光被高山吞没,世界轉为蓝色。你赶不上。天空略帶紫,柔软如纱布,舒情颜色让人驻足欣赏。渐暗的蒼穹催促你加快。空气变得更为寒冷,汗水使衣服贴背,你头发束起脖子外露,风打在上使你打了个冷抖。身体又熱又冷,腳也因长时间奔跑开始疲惫,空气大口出小口进,有点缺氧。
 

腳沉重起来,一步都用很力。前些天下的雪使你摔跤,整个人撲在门上,太宰应该被你吓到了吧?你用全力推开门,太宰一定会说小姐不用急,慢慢就可以了,治一个人也没事的。
 

累得开门后直接倒在地上。地板怎么湿湿的?红色塗滿了地板,新買的床褥粉红也染成了全红。你的他,倒在衣櫃里。
 

你的世界没了,家里的全部都没了。崩溃的痛哭大喊一輪,你想起了孩童间听闻的故事,入夜会有吃人鬼出没,闭上门窗也途勞,他们会用盡方法进屋里。你想这么智障的,一定只是骗小孩晚上得回家,所以没放在心上。況且类似的故事多不胜数,不睡觉就有妖怪捉走你的,笨蛋才会信。
 

只是骗小孩的话,根本不用说到鬼会进屋里。这不是傳说或故事,真实的令人以为虚假,现在才发现的你是多么可笑。
 

冷静下来才走到太宰身边,大量出血生存几率近乎零,他没可能还有呼吸。太宰的皮膚已经接近冰,而且没有血色的白。
 

鼻涕使你鼻塞嗅不到血腥味,不然你可能会作呕。拭去淚水,打算去作清理,太宰就突然拉住你。人死不能复生,受伤不可能自动痊愈,被鬼咬了更不可能安然无恙。那只有一个可能性,太宰变成了鬼。
 

鬼难以溝通,他们只有最原始的欲望,吃人。如果太宰真的吃你,那就死去吧。太宰是你的全部,为他而死也不錯。
 

打着流血痛死的决心闭紧双眼,太宰却没有动作,只是拉着你。你把瞇眼睛看他,发现太宰维持躺着姿势看着你。正眼看太宰,他除了眼睛颜色变了,並没其他异样,身上也没伤口,是鬼的自愈能力。
 

“好冷……”太宰金黃色的眸在漆黑中发亮,比之前的鸢棕色更勾魂。变成了鬼的太宰更怕冷,揉揉他的头发,把火点亮。
 

太宰治不能说话,张开口就想吃人。好冷,你什么时候回来。你对太宰来说是止欲的良药,在你面前他就能保持理性。太宰有很多话想对你说,可口张不大,只能说一两个音节,而且只有好冷的念头。
 

“对不起太宰……我如果早点回来的话……”小姐不要自责,这不是你的错。
 

血渍渗进地板,怎擦也不掉。正如你们的心伤,永远也不会退散。
 

你开始擔心太宰治的食糧。
 

山上有个小村落,那里正好。为了太宰,那些人死去也罷。況且整屋子的气味使你难受。
 

把太宰裹好,免得被看到那非人的眼睛。太宰体贴的低头让你处理。“太宰我们上山吧。”确定稳固后松手。
 

收到点头作回应。太宰就像小奶狗乖巧,不像以前撒娇任性。但听不到他的声音果然是缺了什么,太宰都不太说话,只在有急切需要才开口,大多都是感到好冷,可他都坐在火边。或者在你抱太宰,他才不感到寒。
 

太阳刚下山,天蓝的如同大海。你俩什么都没帶,裝成难民去叩门。“请救命!我俩被鬼袭击,还在后头追来!请务必收留我们!”村民有点为难,还是请了你们进去。
 

乘村民泡荼给你们的间隙,你在太宰耳边轻声细语,“太宰,你一定餓了。不用客气,盡情品嘗吧。”恶魔低语,你像操鬼使控制着他破坏一切,生靈塗炭。
 

村民出来的瞬间对上太宰金宝石的眼,昏倒在地。你不想见到咽不下钣的经过,就进到房里等待太宰完事。
 

不消一小时,周遭就了无人气,丁点声响都巨大无比。火光只剩你这户没灭,显得格外孤零。
 

你並不知道人变成鬼的契机,故害怕客厅的那位会突袭,摄手摄腳打开门,发现太宰已把那人拖走,血痕一直延伸到玄关外。
 

又是血腥味。厌恶的你冲出门想呼吸新鲜的空气,第一步就踏到尸体,骨音喀啦却有肉的感觉。踩到的部位骨头外露,却有肉相连,还有神经血管。不想仔细瞧看,你跨过去跑到村外的範圍。
 

虽料村口又有一具,不想再看到就干脆闭上眼深呼吸。滿足了新鲜空气的目的,就欲去找太宰。可他就在你身后。
 

被太宰吓了一跳,却更对他的能力表示惊讶。“太宰你就在啊?你的能力真厉害了!”走路无声,眼睛还具有昏迷能力。
 

太宰淺笑,“小姐你忘记了?我本来走路就无声的。”住在山中人不时都要打獵动物,是窮的原因,但更是想把錢花在珍贵、难得之物上,例如鱼之类的。因此不少人都練有走路无声等技能。
 

对啊,你怎忘记了?等等……“太宰你能说话了!”
 

“嗯,应该是吃人的缘故吧,可到天亮我也不知道……可能又变回之前那样……”如果是真的,那你日间就要失去和太宰交谈的机会,只能等到晚上。虽然这问题确值得擔心,但只想些有的没的很难撐下去,況且已经体验过的你认为问题不大。只要太宰在你身边就行了。
 

从前是太宰的笑容撐起了你,现在輪到你了。“太宰,你嘴角的血没擦乾净啊。”拿出繡花的手帕,在他脸上轻抹。滴血在纯白绽开,似彼岸花空有红,爭相喧嚣与繡花競较。血被吸乾暗淡下去,在你心中激起涟漪。白染污难洗掉,厌恶血的你把手帕丢掉,可惜再次失去回忆之物。
 

割物思其忆,过去珍贵可现在更重要。此处不宜逗留。黑衣持刀军隊將杀到,鬼消亡。
 

鬼杀隊。万恶的鬼杀隊。
 

 

人多之地容易鱼目混珠。淺草最适合不过。和太宰交代后就起程出发。
 

路途遥远,途中都没遮挡,无法接触阳光的他们赶路盡是艰难。储的錢不多,買把纸傘刚刚好。挑了把蓝色的,繡球花淡紫粉蓝,配上青翠綠叶,如同画龙点睛,不起眼的却莫名吸引注意。单调了点,可窮,有此等货色購入已算不错。希望太宰不会挑剔拒收吧。
 

打开纸伞,确定没破损,撐着到太宰旁,伞柄塞他手中。打量打量挺适合的,你相当滿意。蓦然想到大男人撐着女伞,你差点忍不住笑。不过除了身高以外,应该没有人会发现他的性別。太宰全身包得密实不透风,只有脸部没蓋住,就像只裹蒸棕。
 

“笑什么?”太宰知道你在笑他,低沉的问你。
 

“没什么。只是也想弄把一样的伞,不过是紫色的。”
 

情侣伞。旁人定妒忌。
 

 

淺草。让你又爱又恨。
 

灯光繁星,直望太阳似令人想闭眼。楼宇于你可谓插入云层般高,彷彿把空气阻隔开,加上人多直觉呼吸困难。耀眼与路人各色衣服混雜,缺氧的视線朦胧,醉酒式踉跄险些摔,太宰见狀抱住你。
 

“太宰,这森林把兔子的家挡住了……”晕得乱言乱语。
 

“小姐,你晕的好厉害啊。”太宰没好气的背你到旅店。

 

 

人群密集如蚁,建築高耸如巨人。掩盖了夜仙女的珍珠,山间成长看明月大,任何没有皎洁的晚上都使你不安。昨晚又没看到,內心磨的有点刺。无法习惯,这城市真讨厌。

 

 

七上八下,最终都感情按捺下去。

 

 

这地方有利太宰觅食,犯事较难被抓。不是你任性的时候,必须为了太宰好。

 

 

“小姐你不需要忍,想说什么就讲吧。”太宰总是安慰的一方,而你什么也没能为他做。

 

 

太宰摸你的头,“不用感到自卑,陪在我身边就夠了。”

 

 

“现在你还有读心術啦!?”什么啊不早说!私隐呢!

 

 

他用笑回答,“谁知道,可能吧。”

 

 

什么鬼?有就有没有就没有!“哼!我讨厌这里!人多又臭,还有被会踩到腳!那什么汽车,超讨厌!但最最最讨厌的就是看不到月亮!”说到这你气的直跺脚。山林竹间如诗似画,農家女绝配,市区密不透气且盡是新科技,你实在喜欢不上。

 

 

“果然小姐还惦记着兔子先生的事啊?”帶看戲的目光,金眼视線穿透你而过,期待你的答案。

 

 

完全被看穿了。脸红的否认。“什么兔子先生啊?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企图裝傻混一关。

 

 

“挺好的嘛~小姐童气滿滿的。”其实就是玉兔的故事。小时候太宰跟你说兔子是从月亮来的,自此你就认为月亮美丽特别神秘,每晚必看否则不去睡。简单的就你被太宰骗了,其实你早知道是假的,就因为是太宰说的你才重视。虽然太宰不知道,以为你是喜欢兔子或月,或单纯被他骗了才如此做。

 

 

笑容消失,太宰严肅的,你也忍不住正襟危坐。“说回正话。我和小姐有同样感觉,讨厌这里。城里有什么潜伏着。还有戴花牌耳饰的獵鬼人要来了。”

 

 

“那是什么?很危险吗?”但太宰也很强啊。

 

 

“目前我的能力还不足以应付……”

 

 

突然想到太宰让没吃到人,“但太宰你不饿吗?我们刚来就走……”
 

“昨晚小姐睡着后就吃了。”啊呢?太宰在没有告知你的情况下出去了?
 

万一有危险那怎么辦?你不可以失去太宰,绝不可以再失去他。
 

“所以小姐,我们逃走吧。”话语强硬挺实,铿锵有力。
 

 

苦甘味的故事被你们开啟,为逃避追杀拼上性命,却在路上尝盡人间烟火,看盡世界美景。登上高山放眼是叢綠,到过海边感受淺水冲腳,草原地毯任你奔跑,太宰冥冥之中找到朵小白花戴到你头上,嫌脏的马上拨开。也和太宰体验过黃昏天明,你死马撐着到太阳攀上山顶才睡。
 

市集菜档老闆收多了你两个錢,花很多时间理論。又有一次,太宰被青楼的花魁拐走,当她看到太宰的眼睛,那表情可是绝景呢,她的下场,嗯,非常开心。
 

你的人生充滿各种色彩,太宰说应该是彩虹色,他的说法被否认,应该是粉红色,还是少女粉红。太宰治是你的初恋,也是你畢生的恋爱,他使你每天都泡在春水里,被爱羨萌牙之情包围,永远都陷在青春中。
 

不知何时你们的事傳到大街小巷,角隅家的小孩也知道。吟游诗人歌声飘逸,流遍八方。
 

 

情侶奔波四处,
 

 

为生而走,
 

 

无人得知他们得到了什么,
 

 

可能是爱是时间是宝贵,
 

 

只知兩人终化为彼岸花。
 

 

没有人知道你们的结局,可能死了,有人说一方被鬼杀隊杀了,另一方被遗弃。也有人说你死了,鬼伤心透。

 

 

但,应该如歌词的结尾一样。

 

 

此系列为试写,此系列为试写!!(重複)

 

不受欢迎就不会更!!

 

感觉是挑战形容修辞的极限吧……

 

嘛也可以想成炭炭到淺草之前的事吧……那时候太宰的气味已被鬼舞辻掩盖了之类的……

 

总之我就是垃圾……

】当偷吃他们喜欢的食物被发现后●文豪●江户川乱步●中原中也●治●国木田独步●中岛敦●芥川龙之介●福泽谕吉● 男神×
原作者:离岛   【】当偷吃他们喜欢的食物被发现后 #内含江/中//国/敦/泉/芥/福/与/织/宫/森 #文豪× #主消耗型异能,十分容易饿,大胃王设定 #渣渣文笔预警 #ooc预警...
(中也)● 文豪中也● 中也×
原作者:治子   *文豪×滅之刃(只背景) *小學生筆 *私設ooc  *感覺無意中插入了少許夏目友人帳的元素     “到底怎麼了!中原中也!” 好端端的突然却失縱了一段时间,真...
】如果忘记了☆本专场● 文豪● 同人●
水中。 在河水中的睁眼看着桥上行色匆匆的人们,缓缓沉河底,最近总是感觉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在河水中混沌的脑子有了一丝清醒...... “混蛋伤才刚好又去入水!还敢翘班!”国木田叉着腰指着...
】如果欺骗了☆本专场● 文豪治● 同人
会写的 ☆严重ooc ☆私设如山 ☆本专场     “嘀嗒——嘀嗒——” 血液从身上的伤口中涌出滴落在地上,绽放出一朵朵妖异的血花。 “咳咳咳....”擦掉了因剧烈咳嗽从嘴边溢出来的鲜血...
】和好容易,如初难☆本还是专场● 文豪治● 同人
呀”掐了下直美的脸。 和侦探社众人打了个招呼,目光触及时,闪烁了一下随后转开了目光。 “xx,几年不见变好看了啊,真大十八变啊”与谢晶子打趣的看着。 “吧,不过还是没有晶子姐...
)当围观(?)工作时(含中原中也/治/芥川龙之介/森鸥外) #文豪
原作者:玖玖鹤   我终于下定决心搞了。 ooc预警 含中原中也/治/芥川龙之介/森鸥外 可能有一点点的(?)车     中原中也   灯光下的显得不再那么具有攻击性。橘色的发丝垂落在脸边...
】如果德云女孩☆日常小甜饼● 文豪治●中原中也● 同人
!都什么时候了才来上班!虽然不知道搞什么,但是,快点和我一起出任务!!!”   侦探社的成员们除了乱步,都一脸黑线,敦敦小心地凑在与谢旁边,小声说,“与谢小姐,先生...没事吧,怎么...
文豪xx中 阴阳怪气怎么治 #男神x #文豪 #治 #中原中也 #bg
真有人以为打架能威胁到治吧。”          哦吼,完了。这在场港黑众人心底的想法。        只见中原中也压低了帽檐,脸色被阴影遮挡了,看不懂的情绪。        完球了,我居然...
】和结婚了却喜欢上中也 ● x文豪
原作者:治子   *x *私设ooc    和治相处挺舒服的。总会顧及的感受。不让难受,却也不会使高興的升天。 每当开心,也会笑起来,可的笑容,总假的。那有几分悲伤...
【漫综】当被校园欺凌●文豪●中原中也●治●江户川乱步●森鸥外●银魂●火影●夜兔神威●宇智波鼬
威胁要给他们答案,没答应,考完后就被霸凌了......   “啪”一个巴掌甩在的脸上,的脸很快肿了一片,“jian人为什么不给我答案!!让给老子传答案面子懂吗?!那个...
】当用极端方法减肥☆日常小甜饼● 文豪治●中原中也●江户川乱步● 同人
运动,而不节食!” “可是.....” “不行!明天开始要正常吃饭,我会陪着一起运动,所以....小姐,不要再这样了好不好.....”   再的帮助下,花了三个月时间,成功的回到了从前的体重...
文豪个感染者 ● 男神×治●中原中也●芥川龙之介●中岛敦●陀思妥耶夫斯基●涩泽龙彦●梦久作
*ooc注意!!! *不喜勿看,禁止ky!!! *涩总写崩了。。。额。。慎入(比陀思还难掌握性格的男人) *走起↓   (体表有大面积结晶分布,融合率14%)   一开始的时候并不知道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