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野乙女】他是鬼(中也篇)● 文豪野犬乙女向● 文野中也● 中也×你

sodasinei 2020-10-24

原作者:太宰治子

 

*文豪野犬×鬼滅之刃(只是背景)

*小學生文筆

*私設ooc 

*感覺無意中插入了少許夏目友人帳的元素

 

 

“你到底怎麼了!中原中也!”

好端端的突然却失縱了一段时间,你真的可说擔心的想把心臟剖开给他看看自己的重要性,让他明白不要再无故失蹤。

 

可中也卻像聽不進耳里,而且脾氣異常地暴躁。你只是抓著他的手,中也卻用的甩開你。因作用力退後兩步的你,勉強才站穩免得衣服沾上泥巴的境地。

 

氣氛像猙獰怪物向你襲來,但無法回避的更多是尷尬。

 

這時候,你該用什麼樣子去看中也呢?而中也又是什麼表情呢?

 

混亂使你語言失去,所有都自動的寫在臉上。眉頭緊皺,瞪著橙髮男子,以為自己眼神滿憤怒,其實更多的是不自知的怨念。怨中也你對他這麼好,他是如何待你,怨自己到底在做什麼,怨上蒼到底發生了什麼,最怨無能為力的自己,什麼也做不了。

 

萬絲怨恨在眼中吼叫,無聲吶喊著想讓對方注意到。可中也只是背對著你,不留只字片語,走得比任何事物都要輕,卻又好比在你身上行了刑,讓你如死去又活來,不需要刑具和場地,途是一個背影已足以殺死千個你。

 

風吹送片幾落葉到你眼前,窗外樹隨起風舞,沙沙聲是為音樂,優雅地跳著沒有舞步的歌。可能是單調了點,風作惡似的拍打你開著的木窗,硬生的加入不合調的二旋律。

 

心情不佳,聽什麼都是扎耳的。風聲似嘲笑,木窗吱呀像拍掌,明明都是平日的光景,現在在你看來都是噪音。木窗不斷作響,有些許年頭的舊物使你不禁聯想會不會被吹得掉下來,昨日你不曾有這想法,今天卻油然而生。

 

其實你更怕的是自己會如同窗戶一樣,再也經不起來自中也的傷害,最終腐壞,然後被丟棄。喧鬧的心被弄得更煩躁,企圖換取一室寧靜,快步關上窗戶。一氣呵成的動作,連帶下定決心到臥室尋找中也。

 

 

“中也?你在里面對吧?我進來囉。"你和中也買的是一間舊房子,原想買間新的,但這房子原本就在,而且看上去也挺新簇的,自小節儉的你就決定買下來了。住了幾年,慢慢你就覺得家具脆弱如紙,所以現在連趟門都不敢敲,只好試探性詢問中也。

 

對方如你所料沒答話。房間沒點燈,你只能透過走廊的光觀察屋內。

 

中也缩在角落,開門聲並沒有吸引中也的注意,你想去拍他背呼喚他,但又怕再次被推開。

 

猶豫著,手停在半空,中也就回頭拍走你的手,"你幹嘛!別碰我!"此刻你才看到中也的眸子,整顆眼球都泡了血似的,或者說根本就是血造成的,瞳孔是紅色的,眼白上全是血絲,彷彿原先的白色才是外來物,是擠進去才有的。

 

定眼細看,中也的指甲卻變成了藍色。你原對瞳孔是何色從不關心,更不會像某些低劣的人以髮色和瞳色來把人劃分。但自從遇到了中也,你對藍色有了新一層的認知,那是鑽石,是獨一無二,被嵌有中也眼中的藍鑽石,閃的比星星更耀眼。其實你沒見過鑽石,只知最亮的莫過於那雙藍眼睛。

 

牆紙和榻榻米被劃出多道痕,有深有淺,正如你心中的不平穩,時強時弱。

 

又是這樣,思緒被搞成漿糊。緊張,眼神不知該往哪放,只能低頭,頭髮擋住了半張臉,咬緊嘴唇,手指下意識用力。"不好意思...我只是見中也好像沒吃晚飯...所以進來,但中也沒有反應...我才..."被撥開的手像被打了巴掌,痛的要另一隻手按著。劃痕似劃在你心頭上,使你退得成為了卑微的僕人。 

 

末了你又補上句,"真的不好意思。"之後逃跑似的迅速帶上門。明明你沒做錯什麼的,卻弄得你十惡不赦的。

 

罪人不該是中也嗎?

 

強忍著淚水到廚房煮飯,心不在焉連切到自己的手指也混然不知,血滴在砧板上才醒覺。呆看著傷口,腦海閃過房中的經過,手被拍掉,中也說的話,血紅的眸子......

 

"啊現在不是這個的時候!"

 

儲物房在走廊盡頭,途中得經過中也的臥室。路程不算長,整條都是清爽的木板舖成。你小孩子心的調皮上來,脫掉家用拖鞋,踏著小碎步打算一路跳過去,還幼稚的不停念著,"繃帶繃帶..."這般孩童模樣出現在成年人身上,滑稽的連你自己也被逗樂,忍不住偷笑起來。

 

到了臥室前,下意識停下腳步。大約兩三秒,里面都沒動靜。不禁猜想中也睡著了之類的,就打算抽身離開。

 

誰料第一步你就原地摔倒,膝蓋和額頭率先著地,接著五体投地,整個過程巨響連連,可想而知摔得有多痛,必定會留下瘀青。

 

倏地聽到布料被拖行的聲音,可知那程度會使布料磨損起毛粒。你們用的並不是高價貨,稍用力已可把布一分為二。

 

中也在靠近著門邊,危機意識急速把你拉走,拔腿就跑向儲物房。"喂別再跑了,不然我會不住吃掉你。"中也在你背後小小嘀咕,多麼冰冷的語氣,你認為是幻聽。

 

"中也......是中也對吧?"無視心中的忐忑,直往中也懷里飛奔。

 

"不是我還有誰啊?小笨蛋。"中也回復應有的模樣,眸中的溫柔滿得溢出來,右手輕撫你的頭,呵著你這個大小孩。你想再往懷里蹭,好讓鼻子全是中也的氣味。

 

可中也拉起你受傷的手,打斷你的撒嬌°"白痴,怎麼又受傷了?"撥開你的碎髮,"額頭也紅了..."中也盯著你沉默,你知道他一定是生氣了。

 

"嘛嘛中也,先去吃飯吧!"  

 

"你傻啊!當然要先去包扎傷口!"轉移注意力法失敗,你只能怏怏的被拖去清洗傷口。

 

 

中也故意用力的包緊,見你吃痛的才放鬆。你原打算報復中也對你的懲罰,但中也眼中盡是歉疚,這教你如何下手啊。

 

 

晚飯過後,你誠邀中也與你共枕,理所當然地被臉紅拒絕了。

 

唉,中也真是容易害羞呢~話說,中也那是病氣嗎?好奇怪呢。

 

抱著好奇心與警惕的夜襲去中也的臥室。屋子莫名有兩間大臥室,應該都是主人房。明明是一樣的,你卻堅持中也那邊才是主人房。那面對著庭院的小池,每每打開窗戶都會被天花板的反光水波紋吸引。池塘後是水泥護牆,近看會完全被阻擋視線,在窗看出去卻視線卻能夠輕易的翻過去,看到不遠的山丘起伏、藍天白云大畫布。這美美的景色,你把它送給了獨愛的中也,讓每朝晨光打在他臉上時,都能看到你心中唯美的景色。

 

"唰"門被你倏地打開,聲音就像烙印了你內心某樣東西般,預感實現了,中也並不在。

 

頓時你只是一個想法,跑,跑起來!忘卻一切跑動著。

 

心口漲痛你才懂得停下來,大口吸著空氣,連帶血腥味進鼻腔。

 

突如其來的異味使你作嘔,緩不過來的乾咳不停。片刻舒緩了點,眼神順着血漬遊走,只見草叢盡是鮮紅。你伸手想一探究竟,無視那是屍體的直覺用力撥開。

 

中也,那是中也。

 

血紅怒瞪着你,訴說他的憤慨。

 

平日中也打個眼色,輕眨眼,微小的動作,你都知道中也想做什麼,你也知道中也在想什麼。

 

可此刻,你一絲也看不透。

 

中也到底是意思,那像是說着你在防礙他,更像認為你是骯髒之物,連看到你的衣角都會心生厭惡。

 

你看不穿,因為那根本不是你所認識的中也。

 

明明心中有無數個想法在上升,卻全都卡在喉嚨處,死死的就是不動。

 

“看什麼啊,女人!”

 

被討厭了、被拋棄了……中也不愛你了……世界完了,弦斷了……種種崩壞的聲音在你腦中播放着,交雜成一堆噪音,令你只想狠狠的踏碎自己。

 

不要再吵了,不要再吵了……中也你在哪裡?我很痛苦、非常難受……中也救救我、救救我……

 

失去方向的候鳥橫衝直撞,一頭奔進自己房間大肆破壞。能砸能推倒的東西全都弄坏。可完事以后你一点气也没消,反以更喪。过程你喊的有多大声,但中也始终不来。

 

 

那天開始你就躲着中也。不過與其說躲,就只不過你做了個宅女,不出門不做事的。除了必要的時候才進出,否則你會選擇在房間中度過。

 

笨蛋中也,大白痴,我才不管你。不停不停想卻盡是這想法。

 

 

“中也!我出門囉!”今日是大晴天。你難得來興致出門走走換道氣。畢竟悶了那麼久,想必街上的婆婆阿姨定會對你投以眾多的關心慰問。

 

田間棵棵剛澆水,露珠間盡是晶瑩的白光。偶爾蜻蜓與你擦身而過,才曉得這可是自那天以來你首次放下中也的事。

 

昨日中也就是你的全世界,那是多麼陝隘,回頭醒覺世界原來這麼遼闊而美麗。新發現的喜樂使你加快腳步,你只想盡快分享你的喜悅,不管那是誰也好。

 

可想而知莽撞的你一氣衝到人家中。幸好那位婆婆與你較熟,不然一定被罵。

 

對方見你來了泡出熱茶上桌,可你見到只是一陣失望。因為茶梗沒有豎起來。

 

頓時你臉變色,愉快轉變成一陣哀號。以為對方會安慰你,婆婆卻是一副想趕你走的表情。“你聽說過那個傳說嗎?”

 

傳說?什麼鬼?現在流行的童話故事嗎?

 

你傻B的表情代替了你回答。對方嘆了口氣,“入夜会有吃人鬼出没,闭上门窗也途勞,他们会用盡方法进屋里。”

 

“那與我有什麼關系?”

 

“你察覺不到嗎?你全身都是鬼的氣味啊!”婆婆馬上掩住口鼻。見你仍然呆坐着沒有離開的意思,對方乾脆拿起掃把趕你走。

 

僥倖沒有被打傷。你想停下來可壓根不可能,連整理思緒的時間都沒有。從村莊中間跑到山隅邊才找到機會歇息。樹木高豎密集,一縷光也落不下來。倚着樹叢緩氣,完全注意不到背後接近的氣息。

 

“笨蛋小姑娘。剛剛那老女人不是警告你了嗎?山,中,有,鬼,哦。”鬼一字一頓的說着嘲笑你。可其實你什麼也聽不到,只直感暈眩。鬼在你背上咬了一口,失血過多你快站不穩了。

 

“嘖暈倒了嗎?真不過癮。但我可以安心的享受了!”狂妄的笑着。

 

“你娘沒教過你嗎?不要碰別人的女人。”

 

醒來的時候發現窗張開一條縫,光就那直勾勾打在你臉上。

 

可奇怪,記憶中窗戶並不是在這個方向。

 

推開窗戶,映入眼簾是水藍色平鏡面,為更確信了,這里是中也的房間。可你怎麼會在這里?而且中也在哪裡?還有,你不是遭鬼襲擊,被咬了一口嗎?瞬間吓得一身冷汗,秒速摸自己的後背,但別說繃帶,連傷口都沒個。

 

“既然醒了就出來吃早飯啊。在房間磨什麼?”中也毫無預兆的突然出現。明明你連腳步聲都沒聽到。

 

“話說回來,為什麼我會睡在中也的房間里?不是說好分開睡嗎?”

 

“分開睡?可只有一間臥室而已哦?”

 

只有一間臥室?不可能!這屋子住了多少年?你心中盡是疑惑可又不能馬上推開中也衝出去看。幸好途中會經過,只見你房間的位置是一面牆壁。不相信的摸完再摸,可牆壁就是牆壁,沒有就是沒有。

 

“怎麼了?睡糊塗了嗎?”一切都太奇怪了。

 

“中也,這里是夢境對吧?”所有都太完美了。“你是鬼對吧?”感受到中也猶豫着怎麼回答,可你硬生生的打斷他。“好過分!為什麼不告訴我!明明可以一起……”想解決方法……

 

眼淚嘩啦啦的流下來。這是何等的不爭氣、何等的羞恥。沒做錯事的,哭什麼呢?

 

“可中也就只是態度變得奇怪,不斷推開我,傷害我……我最討厭中也了!”委屈使你的話語成了把雙面刃,自己也不明白,為什麼能把那麼傷人的話輕易送出口。

 

明明不是想說這句的。

 

你有委屈憤怒,同時也有着恐懼,是對未知的恐懼。你不知道中也什麼時候又會變回那非人的模樣,從而去傷害你,襲擊你。

 

滿腔複雜情緒的,只能暫時躲在倉庫角落。倉庫雖偶爾清潔一下,可塵蟎還是蠻多的。天井有一盞小燈,但光度根本不足以照亮整個環境。所以燈開與否分別不大。

 

因此你每次用都乾脆不點燈。還記得當整理時有強迫症的你非要把雜物干糧全貼牆放,唯獨多塵的角落剩下空隙。而那位置剛好讓你一個人坐進去。

 

坐下以後發現箱子的高度完全遮蓋了你,需要抬高頭才能勉強看到外面。被包圍的感覺讓你有了一絲安全感,彷彿堅厚的城牆會為你抵擋攻擊。

 

四壁都是冰冷,卻有點慾慾作睡。正打算小憩一會,中也就把你抱起了。你吓得睡意全跑光光,“快放我下來,怪物!”

 

“就算是怪物,也是專屬你一人的怪物。”頓時被搞得心頭一陣暖,語塞無奈只能讓他把你放下。

 

“中也,我真搞不懂。這變幻無常。”你可能是在指中也對你的態度,更可能是在指自己的情緒。

 

“搞不懂也無妨。你只需知道正如剛才說的,這里是夢里,是你的夢境。你可以自由控制這里的一切。但,唯獨不要離開我。”中也撒嬌哀求像重擊打在你心弦上。

“嗯當然了,我只有中也了,又怎會離開中也呢?除非我死了,否則我會一直~一直~與中也一起!”

 

露出燦爛的笑容,如同花苞綻放的一瞬。弄得中也萬分內疚。明知花摘下便會枯萎,可還是要做。明知此花不適宜在此種植,可仍要堅持。就只為那一秒的美麗,只為多一分相處的時間,決意把玫瑰花放在虛假的溫室中。

 

“摘花的採花賊是無罪的”看着花朵在手中泯滅,真的是無罪嗎?

 

 

你早就死掉了。

 

中也趕到的時候,你剛好斷氣,於是中也用能力把你最後的魂魄抓住。讓你在你們的夢中繼續活着。

 

{繼續看下去是BE哦~}

 

最終你會慢慢洞悉到真相,然後決意回到現實去,接受自己已經死了。畢竟命運輪迴,誰都無法抵抗。中也的能力已經預見到了。

 

幸運的話自己大慨能活個幾千年,可中也不能知道還有的壽命,所以他沒有約下來生再見或那邊相見之類的誓言。中也怕你會等待百年以上,到了永別他還是那麼貼心。

 

你對中也的隱瞞並沒有感到憤怒。因為換轉是你也會這樣做。就算看着對方受鬼的能力影響日漸消瘦,最終化蝶高飛也不會後悔。全因相信對方會體諒自己,而去忍受。總比一去而別來得更好。

 

 

我又寫了什麼……

】当偷吃他们喜欢的食物被发现后●文豪●江户川乱步●中原●太宰治●国木田独步●中岛敦●芥川龙之介●福泽谕吉● 男神×
原作者:离岛   【】当偷吃他们喜欢的食物被发现后 #内含江//太/国/敦/泉/芥/福/与/织/宫/森 #文豪× #主消耗型异能,十分容易饿,大胃王设定 #渣渣文笔预警 #ooc预警...
】当离开后☆本专场● 文豪● 同人●中原
手摸了摸少年柔软的发丝,抬头看夜空,说起了的往事,在这二十年里,每每午夜梦回时,都忘不了的那个人....... “的父亲叫中原,就客厅照片上的那个男人,除了身高其他地方都非常完美。”轻...
)当围观(?)工作时(含中原/太宰治/芥川龙之介/森鸥外) #文豪
原作者:玖玖鹤   我终于下定决心搞了。 ooc预警 含中原/太宰治/芥川龙之介/森鸥外 可能有一点点的(?)车     中原   灯光下的显得不再那么具有攻击性。橘色的发丝垂落在脸边...
】沉眠在的眼底● 文豪● 中原×● 男神×
原作者:鸦缇   ◎中原×,第二人称注意 ◎满分甜小甜饼,OOC致歉 ◎主娇气做作小孔雀,不喜慎入 ◎拒绝任何形式的写作指导♡   一 有一个男朋友,叫中原港口Mafia的干部...
(太宰)● 太宰x文豪太宰
原作者:太宰治子   *文豪X灭之刃(只背景) *私设ooc  *小学生文笔   太宰治作为的男朋友挺好的,待温柔体贴。完美无暇,就一个问题,比较懒,不愿动。可大冬天,自己想缩在被...
生贺】风雨不改,爱依然☆本小天使的生贺●文豪●中原● 同人
。 “别着急感动,刷的的卡~”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冲吐了吐舌头。   2:30 生日会在一片欢闹声结束了.......   完 明天蛙蛙没有时间,只能提前写贺QWQ 最后 祝小天使中原...
】如果德云女孩☆日常小甜饼● 文豪●太宰治●中原● 同人
就变了个人似的,爱好这么老龄化了?”   “说什么啊,”嗔怒地锤了一下,“这可咱老祖留下的东西,当然要好好学习传承下去啊,我现在才发现这些传统艺术这么有意思。”   叹了口气,揉了揉的...
后援会会长(港黑)● 文豪● 中原
一着,注定会后悔的路,她的忠告,认为十分的多余。 芥川龙之介,无心禍,当日的面试官。 要不的边沾不上,心存感激。 应该有良心的善人,失敬,个过激宰厨。 游击隊看着爽...
后援会会长(学园)● 文豪X● 中原
覆开始擔心。 可这么吵接听了无法溝通。所以改在網页上回应。 【会长,怎么了?】 【发生了什么?】 【没事,不用擔心。】 【緊张死人了!】 【那的后来怎样呢】 有私生活的。 喜欢谁、和...
初遇的时刻()(含太宰治/中原/芥川龙之介/中岛敦)#文豪 #男神×
原作者:玖玖鹤   我ooc老国王,ooc我最强。 撞梗道歉 含太宰治/中原/芥川龙之介/中岛敦     太宰治   的初遇在河边。 那天因为某些原因有些想不开,所以跑到河边打算...
】当生理期不在家时 #文豪 #芥川龙之介 #中原 #男神×
热水袋。   只能先把哄睡,然后转头就找了一个港黑的员帮忙照顾。   谁知道后来和那女生成了朋友,一有空就约着出去逛街,每次都去港黑找她然后顺带看看中原。   中原:现在就后悔...
【漫综】当被校园欺凌●文豪●中原●太宰治●江户川乱步●森鸥外●银魂●火影●夜兔神威●宇智波鼬
原作者:吹泡泡的阿蛙   ☆小学生笔,求各位小可爱们轻喷 ☆重度ooc ☆灵感来自于我曾经被校园欺凌 ☆内含/火影/银魂   班长老师最看好的学生,班里有几个不良很讨厌,在一次大考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