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太郎♀乙女】小女孩 ● jojo乙女向

sodasinei 2020-10-24

六承,而且是承子。

写的特别菜,大家看着玩玩就差不多了。

只想看看大家觉得怎么样,所以请评论…!

 

跟承太郎谈恋爱应该很不错,跟四十多岁的承太郎谈恋爱那就更好了——!大概。

 

或者不是承太郎,是承子,是燃烧着的花朵。

 

已经四十多岁的承子女士,在弗洛里达州那一战后,身体似乎大不如前了,提早进入老年人的模式。每天凌晨五点就能感受到床的另一侧在微微震动,眯着眼睛打起精神来就能看到黑发美女在床边换衣服。

 

“承子女士……”还没睡醒的柔软的呼唤让女人动作一顿,她趴过来用手轻轻揉了揉你的头发,压低嗓音“嗯”了一声。

“太早了,你再睡一会吧。”被窗帘遮挡的玻璃传递着晨曦的光,空条承子用嘴唇为她年轻的爱人印下今天第一个吻。

你挣扎的想回应她,但是太困了,床好柔软,爱人的香气在鼻尖萦绕。太舒服太放松了,情不自禁就听从女士的话陷入梦乡。

哦,说到这个,你还梦到了你们之间的初吻。

 

好不容易交往了,四十多岁的承子女士和二十几岁的你其实都是对这方面没什么经验的人。她说的。

第一次吻是在你们成功交往的那一天落下的,严格来说这不能算吻。

为了能早点让徐伦过上正常的生活,承子女士即使在病房也很努力的同spw财团的人安排相关事宜,不少需要当面谈的东西都被你自告奋勇的包揽了下来。

说实话,这个工具人你当的挺快乐的。

“该说不愧是年轻人吗?”承子女士突然开口打断你的汇报,说的却是跟正事完全不相关的话题。“虽然睡了好久,但是一觉醒来就能回到原来的状态。”

“啊……这个……”你现在才反应过来,身子又酸又痛,大腿和臀部相连的那一块几乎只要用力一按就能痛的让你惊叫。你抿抿唇,盘算着怎么自然的把这个话题带过去。“承子女士真是的啦,自己不也是吗?刚醒来就能去弗罗里达州打架呢。”你说到最后有些后悔了,带着点玩笑的口气,不想再把那不愉快的氛围带回两人之间。

“不一样的。”几乎是我提到弗罗里达的一瞬间,承子女士的眼睛就垂了下来,原本长得凌厉的眉眼在这一刻变得无害,似乎隐约带着一点心虚。“因为……徐伦是我最爱的人,我作为一个母亲太失败,在那一刻除了生命我就什么都无法给她了。”

你有点呆住了,电光火石间,你隐约抓住了她想表达什么,那或许是歉意。

然后就是一声叹息。我失败了,你想着。我让她难过了。

但是还没等你开口说些什么,就感觉自己上半身被一股力量拖着。白金之星尽职尽责的听从主人的指令,把你抱到她的怀里。“对不……”还没来得及道歉,你就被她用手掌捂住了嘴。

“不,该道歉的是我。”她的眉眼间有懊悔,也有释然。“我该对你说的,对不起。”

然后两个人又都不说话了,你觉得你该做点什么。于是你从她身上爬了起来,决绝的朝她逼近。

“觉得对不起的话,就吻我一下吧。”你弯起眉眼,温软的说着,却又不等承子女士有所回应,急切的贴了上去。

 

然后就不动了。

可……可恶。你想着。虽然现在的你成熟的像个大人,承子女士已经不会把你当小孩子看待了,但是果然谈恋爱这种事还是太苦手了吧!

又是尴尬又不想失了气势,把头挪开睁开眼睛想说点什么找回场子,但是感觉自己怎么都动不了。

仔细感受一下,乖乖,承子女士用手紧紧抱住你的头让你动都不能动。“唔唔唔!”你含糊着哼叫着示意她放开,不合时宜的想起之前她说的在这方面没什么经验的话题。果然这样还是会很尴尬吧!所以承子女士快点放手啦!!!你就差土拨鼠尖叫了。

但是承子女士宛如她叛逆的女儿,怎么都不动,明明只过去了三秒,但是你觉得过去了三个世纪。

“张嘴。”待你鼓起勇气睁眼,就看到那绿宝石般的眼睛嵌满了笑意,调侃味儿十足的,她微微拉开距离说了,有贴过去用舌头轻轻舔舐着你的唇面。

你感觉自己热的快冒气了,刚张开嘴想让她离你远一点,就被抓住了把柄。

柔软的触感不仅卷起了你的舌头,还轻轻舔过你的上颚,在你嘴里横冲直撞。

好痒,你害羞的甚至有点迷糊了。心里眼里只有对方那死死盯着你的热情洋溢的绿色眼睛。

然后砰地一声,等你回过神了,一扭头看见了目瞪口呆的空条徐伦和纳鲁西索·安娜苏。

 

完了,这是社会性死亡。你安静的放弃了思考,甚至淡定的抹了抹因为舌吻不小心溢出的水渍。

“如果是来向徐伦求婚的,我觉得你可以走了。”空条承子温柔的说着,虽然白金之星脸上挂着愉悦的微笑,但是这不妨碍空条承子是个温柔的女人。

当然你事后跟他通了电话,简单的安慰了他两句并告诉他承子女士并不是讨厌透了他。

所以说,不能算吻,这是社会性死亡。

 

等回神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咖啡的香气透过微掩的房门直直钻到你的面前,还有鸡蛋和培根的香味——

啊,太饿了。要起来吃饭。

没睡醒的你,听从肚子的想法,立了起来。

 

承子女士一边喝着刚煮好的咖啡,一边在用平板电脑查看今天的邮件,听到淅淅索索的声音就把目光投向从楼梯走下来的你,但是没等细瞧就“噗嗤”一声笑出来了。

“???”你本来懵懵懂懂的大脑一下子清醒了,低头看向自己还没扣起来的衬衫,彭的一下涨红了脸。

等、等等?怎么回事?我穿了,穿了???

 

“你不觉得我的内衣有点不太合身吗?”她拿瓷白的咖啡杯往嘴边凑,试着掩盖自己嘴角的弧度。“还是说,你是故意的?”

“怎!怎么可能嘛,我只是一下子起床太迷糊了!绝对不是馋承子女士的身体!”喂喂,怎么说最后一句也太多余了吧。

庆幸又遗憾的,承子女士没有抓着不放,她只挥挥手就把你赶回卧室换衣服去了。

 

呜哇……这个尺码……你还在盯着手中的胸衣发呆,因为它实在是太大了。

就你的而言。

 

在重新收拾好自己,哼着小曲下了楼,空条承子已经去了厨房为你准备早饭了。

无视了对方赶你出去的话,直直的走向围着海星围裙的承子女士,用双臂好好的环住她的腰肢,扑在她的背上蹭来蹭去。

“啧。”她轻轻咂舌,把火关了用手边的盘子装了盘,再用手握住你不怎么安分的手。“不是饿吗?怎么还在这里撒娇?”

“因为承子女士对我太好了,比起别的更像亲近一下承子女士。”你嘿嘿笑着,不动声色的感受着微微压在你手臂上的重量。

“小色鬼。”看来你的不动声色不怎的成功,她哼笑着用带着茧的手指摩挲着你的手背。“去吃饭。”酥酥麻麻的刺痛感让你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哼唧着把脸埋进她的颈窝。“让我再抱一下下……”

她沉吟片刻,把你的头从她肩膀上支开。无视了你不满的絮叨,转过身把你重新拥入怀中。

你的双颊再次染上绯红,不为别的,承子女士跟你的身高虽然算不上天壤地别,但是195对上170嘛……微微抬起下巴就能感觉那片柔软托着你的脸……

呜……你在脑子里委屈的想着,也不能怪你满奶子都是脑子嘛,实在是存在感太强了……但是好吸引人,感觉自己的目光与心神都被深深的吸引走了。

 

就在你漫无边际的神游着时,承子女士皱着眉俯下身来捉住了你的嘴唇。

很温柔,干燥温暖的嘴唇先是在你嘴角摩擦着,不顾及你的害羞就慢慢爬上唇珠。在你顺从的张开嘴伸出舌头的时候也只是克制的吮了吮舌尖就放开了。

“从……那次起你就一直特别容易走神,是你的替身能力出现什么问题了吗?”你温柔的女人甚至掩盖不住她的担忧,青玉似的眼睛带着柔情和顾虑,和刚才兴起还未完全消退的薄红。

你恍惚的用眼睛描摹着她的脸庞,终于被一次用力的拥抱缓回神来。

 

“没有,真的没有。”你一字一句,认真的告诉她,希望这样能把她的忧虑抹去。

 

神父终究没能抵达他的天堂,世间仍是俗子的世界。光明撒向每一片土地,阴影也暂时停止滋生。

 

四十二岁的空条承子早已同自己的丈夫分道扬镳,可无法放下自己一心爱着的女儿。在一切即将尘埃落定时,她感受着自己从空中落下,时间如此缓慢。

徐伦大声尖叫着她的名字,可承子却发觉自己笑了。

父母总归要比自己的孩子早走一步的……虽然不甘心,但是,她的徐伦是她此生的骄傲。

可就在她下落的时候,一只手缓缓触碰到她的指尖,原本流逝的时间在此刻倒退,她又一次站在了普奇神父的面前。虽然鲜血仍然在她面颊上流淌,可她心里明白,这已经不再是致命伤了。

那只因为濒死而逐渐模糊的左眼逐渐恢复清明,却看到了怎么也意想不到的家伙。

那就是你。

你身后站着黑漆漆的家伙,那是你的替身。

你背对着她,自然看不到她面上的错愕,但还是紧紧的牵着她的手。

“命运回音。”平时活泼爱笑的你,此刻面若冰霜。

“杀了他。”替身是你精神的一部分,它的眼中带着你不曾拥有的仇恨与恐惧。

“杀 了 他。”

 

你是杜王町的孩子,是尻川早人的同班同学,在无意中得知了他的秘密之后就一直陪伴着他寻找真相。理所当然的,你认识了空条承子。

当时只有十一岁的你自然不明白自己在见到她的那一刻心中的悸动。无意识的亲近让空条承子想到自己远在美国的孩子,待你温柔了几分。

你自然是知道的,她从未隐瞒,而你乐在其中。

 

你用九年的光阴追随着她的脚步,验实自己的感情。

而等你明白这些的时候,女性特有的对情感的理智让你掩埋起一切,做她忠诚的助手和友人。旁人时常调笑你们的忘年交,你的心如擂鼓,甚至也有时会冲动的想向她诉说你的爱意。但看到她嘴角微微弯起的,舒心的弧度时,一切冲动的炙热的话语终究被你锁在喉咙里,并换了一把更坚硬的锁。

你不想让她为难。

可能这很卑微,但是你觉得一切都值得。

她太累了,在战斗时仍然不管不顾的用自己的臂膀挡下一切伤害。在你一次又一次试图告诉她你的替身面板是甚至在某种意义下不亚于白金之星的时候、在你泪流满面的为她包扎伤口的时候,她只会安静的用那双带着厚厚茧子的手轻柔的抚摸着你的头发。

“你还是个小姑娘。”她温和的双眼在面对你的时候仿佛一汪潭水,饱经风霜又温暖如斯。

“那您呢?承子女士,您也是个小姑娘啊。”你脱口而出的话让两个人都愣怔了。

但她很快就开口了,声音又轻又远,“不是了……”她说着。“从十七岁那年,就不再是了。”

 

她说的十七岁,那段冒险经历你不曾耳闻,那段属于她的年轻岁月。

可那不能改变什么,你在心里说着,您是我心中永远的小姑娘。

 

但你的努力还是没有成功,在她得知徐伦的消息时,她再也听不清任何别的声音了。

当你知道承子女士已经好转,正准备去spw那接她,接到却是一个可怕的消息。

她虚弱的还不能行走,就已经与奔逃的人群逆行,准备迎接她的敌人。

你注视着那片天空,时间的加速让它在一刹那间千变万化,这场战役已经开始了。

而她将你排除在外。

 

当然,这一切是为了保护你,她对你的爱与关心让她将你笼罩在自己的羽翼下,将你也当成了她的使命。

 

可这不是你想要,你咬紧嘴唇,在赶去那场战争的同时,委屈与怒火一起燃烧,悲伤都无法平息你颤抖的肌肉。

而这一刻,你思考起了命运。

你的替身像是一片永远无法驱散的阴影,它漆黑的双臂在你意想不到时候自己遮蔽了你的双眼。

 

“命运回音。”你平静的呼唤着它,它发出的低鸣让你一时觉得你背后是一只巨大的蓝鲸。

那低鸣声让你头脑发晕,时间在这一刻突然慢了下来,然后突然开始了倒流。

你就站在这片海流之上,注视着它违背了自然常识开始回溯。

 

你想你明白了。

 

此刻,身在战场的普奇神父面色突然变了,又在一瞬间恢复了正常。

他不可战胜。

 

“但是,你还是死了。”你现在他死不瞑目的尸体前,开口宣判。

意料之外的能力和你,终于同徐伦一起将他击杀,他死时呢喃着命运,而你却在如释重负中感到悲哀。

 

空条徐伦远远的看着,她本来已经倒下的同伴重新从地上爬了起来,和缓缓倒下却被她母亲一把接住的你。

 

当你从睡梦中醒来,第一时间冲进空条承子的病房。

她在床边坐着,望着手边的书发呆,右眼失去了原来的神光。

你走过去,慢慢牵起了她的一只手。她僵硬了一瞬,却马上像个没事人一样看向你,同时也用力的握住了你的手,手指与手指之间亲密无间,是标标准准的十指相扣。

病房里安静无声,但是你们心里都非常清楚。

你们互相答应了对方一件事。

而此刻就是永恒。

 

“所以,真的没事?”你的年长爱人用力的搂着你,坐在沙发上,而你的屁股底下是她的大腿。

“真的没事啦——”拖长音调,懒洋洋的回答了她问了你一上午的问题。“只是能力刚出现没多久,我就超量透支了,而且时间一会儿加速一会儿暂停一会儿倒退,处于时间涡流的我有点不适应了。可能代价是我的身体会老两年,但是这其实真的没什么了,比起少掉的两年光阴,我更高兴的是现在我躺在承子女士的怀里呢。”

她叹了口气,皱起眉毛像头母狮注视自己正在学习捕猎的幼崽似的,严厉又忧心。“可是我不高兴。”她的声音沉沉的,“你只是个小姑娘,不应该为我这样……付出那么多。”

“您哪样?承子女士,请不要再否认我啦。”你夸张的叹口气,看着她眼角的细纹和那道差点贯穿她整张脸疤痕,又是好笑又是暖心,还有一点莫名的心酸。“可别这样啦,您也是我心中最美好的小姑娘呢,我可是有为成为承子女士的依靠而好好努力啊?”

她看着你无赖的再次把脸埋进她的胸前,安静的感受了一会两个人同时跳动的心脏,松松快快的低声笑了起来。“已经是了。”似承认也似妥协。

 

“唔?”午时的阳光透过窗户洒了进来,承子女士身上令人安心的味道与温暖的温度让你又泛起困来。

“没什么。”她温柔的垂下眼睛,用鼻尖蹭着你的颈窝,细嗅着你身上和她一样的味道,“我是你的小姑娘。”她轻声说着,将你抱了起来。“现在小姑娘要你陪她去睡午觉了。”

你没有说话,只是用两只手紧紧环住她的脖子。

 

“やれやれだぜ。”她叹息着,嘴角的笑却怎么看怎么宠溺,她从来没想过,有一天自己能感到如此安心,仿佛船只回归了港湾。

而你们彼此都是对方的港湾。

她在你的脸上留下了第三个吻。

 

你微微侧过头,向你的爱人展示有些红肿的耳垂。

“所以为什么想起要打耳洞?”她的唇微微贴了一下你的脸颊,简单的安抚你之后为你涂抹上红霉素。

“嗯……”因为一时的疏忽导致创口化了脓,痛的吱嗷乱叫嗯你瞬间安静如鸡。

“嗯?”她疑惑的侧了侧头,有点可爱。

“因为……看到了和承子女士特别配的耳饰,而且是情侣款,就想买回来跟你一起带的说。”你不好意思的用脸颊蹭了蹭她的大腿。“就觉得,这样会更亲密一点。”

她闻言蹙眉不语,你被她一个小表情看的心中一跳,想着承子女士会不会不喜欢啊,瞬间什么想说的都没有了。“唔,没什么啦。”

 

在之后,你有点生气,她又看起来特别忙不好被打扰的模样。

这样的情况直到你的生日,在前一天晚上思索着啊原来我今年要二十五啦,结果就被承子女士说了要早睡。

所以说我还在生气啦,承子女士是什么大笨蛋?你烦闷的思考着,翻了个身。“知道啦,现在就睡。”

 

结果第二天一早,就被承子女士拖着起了床。被勒令梳洗打扮的你一脸问号,然后被白金之星扛进你们的小汽车。

“所以白金之星放手啦我会自己走的!!!!”“欧拉!”

总感觉自己被挟持了的你一路上一声都不敢吭,这个情况直到你下了车才……

“所以为什么会是民政局啊!!”“亚卡玛西,不是你自己说的吗?”承子女士终于被今天阔噪的我吵的不耐烦了,发动了古早的口头禅。“想要更近一步,不就是想结婚吗?直接说出来就好了吧,我又不会拒绝你。”在差点被路人围观的那一瞬,承子女士就拉着我走了进去,甚至不惜启用了时停。以至于进门的一瞬间,我表现的宛如被土匪抢去当压寨夫人的小女孩。

 

那么晚上空条承子女士难得的为她的女朋友办了个生日派对,在女儿空条徐伦和她的男朋友以及亲朋好友的见证下,彼此交换了对戒,就是另一回事了。

不知道第几个亲吻,飘落在唇齿间。

 

感觉自己太久没写东西退步了好多……看了将近一年的jojo乙女终于打算自己亲手写一篇,承太郎永远是我的心头好但是我又太馋小姐姐了……呜,女孩子真好,大姐姐真好。

本来想着就写点黏糊糊的恋爱日常好了,但是越写就发现想写的东西好多好多,但是最后表达出来的却又好少。。。场景也转换的乱七八糟颠三倒四的看起来好菜啊

图个爽,大家看看就vans了,完全写不出六承的好,哈

JOJO】虽然失去了兄弟但有了男友似乎也不错。(X我)● JOJO● 空条
原作者:Dio左激推海带   ooc  X我    背着夕阳朝我伸出手来。他稍显急促地喘着气儿,尚显稚嫩的脸颊上沾上了些许泥土,黑色的自然卷短发稍显凌乱,但对比起我就显得体面很多。我...
】疾走● JOJO● 男神x你
、近乎性欲满足的痴狂。他要见证这一切,他想全身而退。 可惜门把手烫,已经握不住了。我步步逼近,举起菜刀、猛地刺他。“教主”发出如同婴儿的细弱哀鸣,连退几步、缓缓下跪。我又转动刀柄,连刺几刀,直到...
】寡淡无味的等待● jojo
。   人在千里之外都能欺负到我,真有你的啊空条。      6.   那个逐渐失去存在感的男人又出现了,满是疲惫与风尘,本应洁白的大衣变得灰扑扑的,在不易察觉的几个角落透着暗红。   有很多疑问...
JOJO】南极的星空比家门前的更好看吗(X你)● 空条
原作者:Dio左激推海带   X你 ooc   你凌晨三点爬起来发呆。空调的定时暖气已经停了,你是被冻醒的。   想喝啤酒。   想吃宵夜。   想空条。   最后那个,他前天就不...
jojox你x花京院(1)
!!”他吼了几句之后,霎时jojo军就安静了许多,在旁边安静如鸡的你终于可以松口气,毕竟要知道可是虏获全校生的男人啊! “呼,不愧是你。” 你整理整理衣服,从胸前掏出个梳子梳好你的刘海,和...
JOJO】喂,的论文写完了吗?
短打ooc,纯粹给自己找点事做的短文 狗屁不通没逻辑没内涵,可可爱爱莫得脑袋。 主空条           众所周知,空条热爱海洋生物,家里总是摆着各式各样的海豚玩偶海星标本鲨鱼装饰...
jojo 空条x高桥和美(你)① ● jojo同人
原作者:啵啵   你的名字:高桥和美   高桥托着腮看着外面的樱花飘落,耳边是叽叽喳喳的生在围着空条说话的声音。 “jojo今天一起回家吗?~” “jojo跟我一起回啦~” “jojo...
jojo x你x花京院 舞会番外① ● jojo同人
原作者:啵啵   花京院扯住你的脸颊拉扯着,软软糯糯的肉被他一掐就红。 你反应过来“啊啊啊”的大叫着,一脚踢了过去。 花京院灵活一闪,只听“哐啷”的一声巨响,旁边的桌子被你踢翻了过去。 完蛋...
jojo x高桥和美(你)③ ● jojo同人 ● 空条
桌子上的双腿猛的一敲,桌子敲响的声音代表的烦躁,女生们面面相觑后才不甘心的离开了。 “呼,谢谢了jojo。”班长擦了擦额头上的虚汗,终于能进入正题。 高桥和美距离空条的座位隔了一个人,但也...
JOJO】空条因此落泪
了红血丝。   沉默着接受了对方的怒火与悲哀。   他的内心一定痛苦不堪,你明白,也无能为力——你正与他一同痛苦着。   分别后,你坐着驶横滨的电车悄悄离开了,没有道别,也没有惊动任何人...
JOJO】因为想要牵手和拥抱引起的小型风波以及完全没有恋爱想法的你(出镜演员:花京院、以及你)
        出镜演员:花京院、以及你   喜闻乐见(没什么味道)的三角   我的标题真是起的越来越随意了,笑死。   私设很多         总之轻松就完事了      你对天发誓,你...
jojo 当你和他遇见绿茶篇】● jojo同人● 空条
妆着一打折扣的效果。 好牛逼,好想学。 “为什么?我没有勾引同学你为什么要推我?呜呜呜~”女孩眼睛瞥到走了过来,确保他能看到的角度露出漂亮的下颚。 你拿着冰棍宛如智障的眼神看着坐在滚烫水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