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JO乙女】关于我总是不愿意承认的事情

sodasinei 2020-10-24

由一双手引发的一系列故事。

  当我又开始无意识摸承太郎的时候,我就意识到了自己狂热承厨的身份………

  

  1.

  你在刚认识空条先生的时候,有偷偷观察过他的手。

  修长的指节分明的手指,上面附着厚度不一的茧和伤疤,在偏冷白的肤色下多少有些骇人。

  那不是一双完美的手,又确确实实是一双很有型很有男子味道的手。你在与他同行的时候也曾幻想着伸手抓住它,事实和脑补严重违背现实;在空条无动于衷的眼神色下伸手攥住他的大衣衣角。

  他只回眸望了一眼,不消一会继续蒙头走路,只是步伐越发缓慢。

  啊,以为是你跟不上吗?犹豫的撵了撵手下的布料,细腻光滑织物给你带来的感觉就像眼前的男人的一看就很高级的布料,要是一不小心用大劲把它扯坏了怎么办?最后还是有些不舍的松开了。

  一路无言。

  要追查的替身使者老早跑的无影无踪,你沮丧的思考自己是不是拖人后腿的时候,他只压低白色的帽子给自己挡了挡有些热辣的阳光。

  承太郎先生穿这么厚没事吗?你放任自己神游天外,思索一切能让自己避免陷入窘境的问题。他常年带着帽子,严严实实穿着几层衣服;高领长袖配马甲再加上长到小腿的大衣,远远看到他你的额头就能为他往下淌汗。

  他的掌心纹路分明,你记得学校里女生群体里挺流行看手相来着,你不大喜欢那些东西觉得太玄学,实在难以让人信服;可现在你又恨不得化身吉普赛人,好好为他解读他掌心每一条纹路,为他预言点滴未来。

  手帕在额头间拂过的触感十分柔软轻薄,宽厚的手掌也有匀称的热度……

  诶?诶诶诶诶?

  到这个时候你才真正清醒过来,在想着要不要拉开距离的时候空条承太郎已经试完体温了。

  “你怎么了?”他深绿色的眼睛清澈明亮的能倒映出你的模样:发丝因为长时间在太阳底下曝晒滴下的汗液打湿一片,狼狈的贴在脸颊和额头上,脸潮红的不正常,眼睛也迟钝的失去高光。

  啊,这么看来,他的脸离你真的好近欸……晕乎乎的大脑cpu已经过载了,你就这么愣愣的失礼的盯着人家看。

  长时间的等待都没等来面前人一句话的承太郎失去了他不怎么多的耐心,砸了咂舌干脆利落地行动起来——把你一把扛在肩上。

  “……承太郎先生!您在干什么呀快放我下来……”等你真正开口才发现自己的状态有多么糟糕,是连大声说话都做不到的病弱女子吗?身体潮乎乎的,汗水滴滴答答从下巴滴落在男人大衣上留下深色的痕迹。

  “得快点给你找一个遮阳的地方,你快中暑了。”简洁的说着,他用一只手虚虚环着你的腰,另一只压了压向外翘起的小腿。

  你就这么睁着双眼,在鼻尖满是对方身上的味道后傻兮兮的乐了。比起惊讶可能更多是惊喜,依偎在憧憬对象的臂膀上是无数人梦寐以求的事情了吧。

  比起精神上的满足,身体的不适似乎已经消失了……并没有,因为发力鼓起的肌肉富有弹性却也抵不过骨头膈的人腹痛,走路引发的颠簸甚至让你有些恶心,路人各式各样的什么眼神都有。

  但是你说不出抱怨的话,脸红心跳(各方面的原因都有)的倒在这个该死的有魅力的男人身上一言不发。

  “杜王町大酒店。”终于拦下一辆出租车,不在意旁人眼神的空条承太郎先生一身正气的把你扔到后座后自己才坐了进去。

  高大的男人端端正正的坐着,担忧的眼神时不时扫过已经陷入半昏迷的女孩子。

  “承太郎先生……”她低声呢喃着他的名字,手指不安的攥紧了他遗落在她身上的一片衣角,又勾了勾放在身侧的他的手。

  “怎么了?”没急着把自己被扯得皱皱巴巴的衣服抢救回来,空条承太郎凝神专注的看向她。

  她一声不吭,半睁着的眼睛完全闭上了。

  

  2.

  真正恢复神智的时候,你已经躺在324号房间的客厅沙发上了。

  ‘啊?’老早就意识模糊的你已经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了,瞪着死鱼眼生无可恋的“噗”的一声吐了口气。 

  “糟糕啊。”这么说着,艰难的支棱着身体想坐起来。

  “怎么了吗?”反射性的抬眼朝着声音发源地望去,空条承太郎背对着你坐在书桌边,同样因为你这边发出的声响微微侧首。

  “。没事。”楞楞地挠挠脸,揭下贴在额头上的退热贴。“我这是……?”想破了头都想不起来自己怎么了就出现在承太郎先生的套房里。

  “啊。”他取了置于右手旁的咖啡杯,喝了一口后疲惫的捏了捏眉心,动作实打实的像个步入中年危机的大叔——虽然他只有29岁。“你半路上中暑了,有些严重。”

  “是吗……十分抱歉给您添麻烦了…”这么说着,你也颇为疲惫的放下脚坐在沙发上,盖在身上的大衣因为金属装饰品的碰撞发出当啷的声音。“替身使者也没追上,还这么丢脸的中暑了……对不起,承太郎先生。”

  “真是够了。”承太郎只说了这么一句,回过头接着写了什么东西。在你颓然的思考他这句口头语究竟在指明什么的时候,他又转头:“不,我并没有责怪你的意思。你做的还说得过去,虽然没达标。”

  诶诶……是在安慰我吗?

  “是……谢谢。”

  然后你们就此沉默了,他继续做着手边的事情,你托着腮假装不经意地注视他的背影。

  也仅仅是这样了,你和这位仗助的外甥其实不是特别熟,吸引你的更多是他的外表和有些特别的手……啊啊,肤浅的女子高中生啊,有时候你也会这么嘲笑自己,然后接着去看。

  接着说,你认识他们的契机是因为自己正在调查三年前你母亲失踪的事情,报警后赶来的警察也正是你们小镇闻名的好人,东方良平。

  毫无证据,年久失修的公寓根本没有监控这种玩意儿,现场干净的仿佛从未有人涉足于此。

  你却怎么也不信。

  失去母亲的家庭不再完整,父亲以泪洗面后为了你的未来艰难地爬了起来。本来已经放弃开始相信她抛弃了你们的你却在这个时刻觉醒了替身能力。

  这也只是你察觉真相的开始罢了。

  

  而后的事情不必多说,在向你的同学东方仗助表明身份后就加入了他们的队伍成为了同伴,也因此认识了同样在调查替身事件的空条承太郎。

  对手的惧怕是在吉良吉影事件暴露之前就开始了,你总是莫名其妙的恐惧着陌生人的手,先是不愿碰触,到对偶尔的触摸感到恶心,到最后是不愿去看。

  原本的朋友因为你的古怪行径对你逐渐疏远,连父亲也天天忧心忡忡的看着你,让你以为自己得了什么不得了的怪病。

  然而都不是,这只是你人生中简简单单的命运啊。

  对手的恐惧——说出去能让人笑掉大牙,但是你一点都笑不出来啊,这完全影响了你的生活。

  吉良吉影——即使死了,他的阴影仍然笼罩在你的头顶,你对手的恐惧也没有因为他的死亡消退。

  你出神的望着那个高大的背影,和那只拿着钢笔写写画画的右手。

  然后在他察觉到的前一秒,慌慌忙忙道了别就冲出去朝着家的方向百米冲刺。

    

  3.

  你以为你这辈子都没法克服对手腕上那多余的玩意(除了你自己的以外)的恶感时,空条承太郎的出现无异是希望之光。

  在恭敬的鞠躬后,你动作缓慢的握上了那只粗糙修长的手。

  旁边东方仗助惊的下巴都掉地上了。

  害,那也不是你想的啊,鬼知道这男人有什么魅力竟然能让你觉得他的手一点都不会让你厌恶。

  或许是命中注定吧,你一定会握住这甜美男人的手?你托着下巴对寥寥草草写了几个字的作业本微笑,做着属于少女的白日梦。

  当然,你当然明白那是白日梦,但是不妨碍你的幻想。

  在你脑内的世界,你和空条承太郎先生已经牵上手互诉衷肠了。但是现实中的你,正站在港口与即将离开的空条承太郎以及仗助的父亲乔瑟夫·乔斯达合影留念。

  啊啊,毕竟这辈子都可能见不到对方了呢。这么想着,你对镜头爽朗的笑了。

  临走之前,握住他那双可能是世界上唯一一双不会被你讨厌的手,郑重的摇了摇。“祝您……”暂时想不出来什么好词,上下四个门牙因为紧张合在一次磨了磨。“诸事遂意。”破口而出的话让你一时半会不知道该夸夸自己还是扇自己一巴掌。

  “会的。”临近离别的伤感让这个男人冷峻的神色柔和下来,他温和的向你感谢。“你也一样,祝你诸事遂意。”

  或许吧,在这番告别后,你看了一眼偷了乔瑟夫先生钱包撒着欢的东方仗助他们。咬着嘴唇缓慢的点了点头,目光死死追逐着逐渐消失在海平面的轮船。

  会的吧。

  

  4.

  1999.XX.XX

  所以我不认为自己真的会爱空条承太郎先生,没有像学校里面那些女生一样的撕心裂肺的疼痛。只是有点失落,毕竟承太郎先生是完全异于小镇的独特的人,可能这辈子不会碰上第二个了吧。

  可能只是新鲜吧,毕竟学识渊博又很帅气又很强,不喜欢他的女性才比较不正常吧……

  可能是因为他的手比较特别所以我才不会害怕?毕竟像他这样的战士很少见……手上好多疤来着。

  最近连虹村亿泰都在问我是不是恋爱了,老是发呆什么的。我该咋回答啊,说我失恋了,对空条先生的手失恋了吗?

  最近好像对其他人的手也没有太害怕了,但是也没有一个能给我像承太郎先生的手那种感觉了,总感觉自己好糟糕啊。

  会成为下一个吉良吉影吗?

  算了,想想好恶心哦………

  

  “下来吃饭吧,XX”父亲呼唤你去吃晚饭,你随口应答着合上笔记本走出去了。

  等吃完饭后,你在回过头来看这篇日记又羞耻的恨不得撕了它。

  当然最后还是把它完完整整保留着了。

  

  5.

  你恋爱了。

  在偶然听到空条承太郎先生早在23岁就结婚生子了的时候,你面色淡然的听着仗助他们兴致勃勃的讨论这个话题。

  约摸一刻钟后,你答应了一个男孩的告白。

  “我喜欢你XX,从……”

  “好啊。”你慢条斯理的打断了面前男孩子磕磕绊绊的告白。“我答应你。”这么说着,眼神却扫向他紧张的放在腿两侧的手,有些失望的偷偷吐了口气。

  他是个干净瘦弱的男孩子,手也白净柔软的不像样,一看就是个在家里养尊处优的家伙。

  啧,先谈着吧。

  这么想着,你微微笑着牵起面前人的手。“放学一起回家吧。”看着他因为兴奋涨红了的脸,你认同的点头。

  果然,还是应该认认真真的谈一段恋爱啊。

  

  6.

  当男朋友发起周末一起去图书馆的邀请,你大义凛然的说“因为你在我身边的话眼睛就只能盯着你,根本看不进书了嘛,等高考完之后就一起好好的玩不是更好吗?”并拒绝了他。

  稍微有点厌烦了,这段恋情平淡的很,男朋友也是,让你有些兴致索然。

  早知道就不答应他了,现在没有合适借口跟他提分手呢。

  笔记本上那一页分析自己喜不喜欢承太郎先生的日记早就撕了,揉成一团扔进垃圾桶再也看不见了。

  糟糕的就想你在1999年的那一次告别一样,你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整理的知识点与旁边厚厚一叠练习卷。

  想这么多干嘛,搞吧。

  当你鼓足气提笔要写时,仗助打了个电话问你要不要跟他们去咖啡厅复习。

  “好啊。”你欣然同意,虽然过去了很大可能会光聊天不做实事,但只要有趣就好了嘛。

  

  7.

  聊天的时候仗助说等毕业季,承太郎先生会和乔瑟夫先生一起来杜王町给你们庆祝时,你扯扯嘴角敷衍了笑了笑。

  

  2001.XX.XX

  我对他的手念念不忘,我不会真成吉良吉影吧……还是专情的那种。

  想不通了。

  

  8.

  抱着志愿单,早早决定出国的你在跟男朋友打电话的时候不经意提了一嘴。

  果不其然,吵了一架。

  成绩出来之后光跟仗助他们说了就得到不少祝贺,大家各自也正在规划自己的未来。

重新  在和几个朋友通完电话以后心情直接up的你,打开手机就看到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

  恭喜你,做到了诸事遂意了呢。——空条 承太郎

  咦咦咦…………收到这条短信的你差点原地起飞,在call了仗助之后才晓得因为在汇报自己成绩的时候提了他的同伴们一嘴,承太郎先生就认认真真的要来了每个人的号码给他们发了祝福,自然你也有。

  啊,松了口气似的,又很失落。矫情的仿佛三年前的你让你都有些不适了。

  这也太细心太温柔了吧,这么叹息着。

  空条承太郎。

  空条承太郎。

  笔记本上端端正正这些这五个字,你眯眼看向它,却怎么也不舍得把这张纸撕了。

  因为这是这个本子最后一张纸了,你想着。如果撕了的话这本本子就彻底没用了。

  

  9.

  在庆功宴上,承太郎先生和乔瑟夫先生如约而至,较之前成熟了不少的家伙们也没有因为场内有长辈而拘束,只是不断地举杯互相灌着酒。

  仗助打算读警校以后在家乡完成他一直以来的梦想,康一已经确认要和由花子同学读一所大学,但是还在纠结要念哪个专业;虹村亿泰则准备去当消防员。

  你把之前跟男朋友吵架的事拿出来说了一遍,期间一直不敢对上承太郎先生的眼睛。

  果不其然被数落了一顿,大家都对你的行为有些不满。

  啊啊,投降似的举起手来,告诉他们你真的知道错了。

  坐在空条先生旁边的乔瑟夫先生突然提起承太郎离婚的事,一瞬间把集中在你面前的火力吸引走了。“真是够了。”在你以为承太郎先生绝对会发怒的时候,他只是无奈的压了压帽檐,表示自己不会对此多说什么。

  大家也只是体贴的把话往别处引,你直接愣住。

  

  “说起来,XX想要去念的那所美国大学正好是承太郎先生任教的学校诶……”仗助因为一时喝的太急了,酒气已经上脸了。他嘟囔着这句话让在场的人都静了一瞬。

  “……这么巧啊……”大家突然集中到你身上的视线,让你说话都有些艰难的说。

  “是挺巧的。”承太郎颔首,一直在跟着喝酒的他丝毫看不出异样。“如果有什么需要的话也可以来问一下我,我的手机号码你应该有了。”

  靠,DOKIDOKI。你脸刷的一下红了,吓得康一以为你喝醉了。

  不是,你这什么奇怪的心动点啊。

  “谢谢承太郎先生,我会的。”认真的答应下,你才认认真真第一次好好的看向他的脸。

  也不过三年而已,拿到博士学位的他换了一身行头——虽然还是白色的但是果然更帅气了,自称也变了,脸看上去竟然意外的更年轻了,可能是少了论文的困扰整张脸都发着光。

  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成为老师之后更有耐心了。周身气质比起29岁的他温和了更多,就这么用一双青绿色的眼睛柔和的看向你,眼里满是欣慰和鼓励。

  ……“请别这么看着我了,承太郎先生。”你捂着脸不好意思的埋头,坐在你对面的人反而笑了:“害羞了啊。”

  “……不不不别说了……这个的话……”

  

  10.

  你又做了那个梦,在蔚蓝的海水里,你能看到鲸鱼腹部朝上缓缓下沉。

  在不明白那是什么的时候,经过搜索只知道这个过程被命名鲸落,是鲸鱼死亡之后落去海底的现象,因为一头鲸鱼的死亡能供养无数生物存活而闻名。

  为什么会做这种梦呢?你不知道。可下意识的你觉得,有些事情再不走可能就来不及了。

  

  你从沙发起身在那一页前添了两个字。

  

  思考许久,下嘴唇已经被牙齿咬的发白,最后还是掏出手机用一刻钟和你无意结交的男朋友分了手。

  对方很平静,似乎早知道会有这一天了。但这份平静只能让你感到愧疚,你也品尝到了所谓“疼痛”的感觉。

  

  “承太郎先生,”你拨打了那个被你保存了有一段时间的电话号码,手指攥着衣角用力到发白,把涂抹精致的口红咬一塌糊涂。“关于学校的事情,想跟你好好当面聊聊,现在能有空吗?正好是晚饭时间……”

  “可以。”他那混合着电流的温柔声音透过电话听筒传入你的耳朵。“我随时欢迎。”

  “……谢谢承太郎先生。”你窘迫的发现自己脸通红,完全没这两年做出来的一副大人姿态,但是嘴角又控制不住的死命往上咧。

  

  再一次补好口红,你严肃的宛如奔赴盛宴。

  当然,你当然是奔赴盛宴,你要前往你所爱之人的面前,向他袒露你的心意,你迟来的情窦初开。

  

  客厅的大门咔的一声闭上了,摊在茶几上的本子被阵风一吹正好翻到你最常看的那一页。  

  

  喜欢 空条承太郎。

  

  你的爱能被接受吗?

  

  越写越矫情,吐了吐了。

 

JOJO】虽然失去了兄弟但有了男友似乎也不错。(承太郎X)● JOJO● 空条承太郎
原作者:Dio左激推海带   ooc  承太郎X    承太郎背着夕阳朝伸出手来。他稍显急促地喘着气儿,尚显稚嫩脸颊上沾上了些许泥土,黑色自然卷短发稍显凌乱,但对比起就显得体面很多。...
JOJO】巫师到底吃吃小孩儿(Dio X )● 迪奥● dio
。 他超脱世俗诡异能理解,却立刻陷入其中无法自拔。 趁着家人都在忙碌一次又一次偷偷溜出门去。那些士兵开始挨家挨户地搜查,门前空地上总是一片狼藉。 一些孩子被士兵粗鲁地扯着手臂抓走,就连集市...
JOJO关于直播
JOJO那家伙更强!” 你觉得他尾巴都要翘起来了,如果有话。 “而且就连JOJO他未婚妻初吻都是哦!” 瞬间安静—— 嗯?刚才他是是说出了什么不得了东西? 【卧槽大王快跑啊!后面有什么...
JOJO】牛郎JO店
话,真想尝尝你味道呢。”   他突然捧起你脸,嬉皮笑脸地看着你。   “喂JOJO,你刚才是是学说话了?”   沙发另一边,一个戴着小羽毛脑袋探了过来。   “还有你那什么打扮……喂!别真...
JOJO】和律师界败神话同居贫弱生活(律师Dio X 万能打工写手妹)● 迪奥● dio
重要任务。   Dio希望更主动地帮他解决问题。他喜欢来麻烦,可他专业之外很多事情需要帮助。猜以后结婚时候说不定还得主动向他求婚,又想他大概根本就是没有想过结婚这回事...
JOJO】泡影(关于波鲁那雷夫幻想)
原作者:Dio左激推海带   关于波鲁那雷夫幻想  几乎无元素   彼时波鲁那雷夫还只有八岁。半年前他们举家搬来这个海湾小城,少年清澈蓝眼睛总能让人想起铺着浅浅白沙沙美丽海湾。海面上翻来...
排球——你所事 ● 排球少年向● 黑尾铁朗● 及川彻● 赤苇京治● 月岛萤● 牛岛若利
原作者:悄悄乱写   排球——你所事【黑尾/及川/赤苇/月岛/牛岛】 大写加粗预警:成分可能是很高,私设比以往多,OOC致歉 预警:有长有短,第二人称,你叫OO     1.黑尾...
向】关于你们约会场合 #英雄学院向 #霍克斯 #相泽消太 #绿谷出久 #爆豪胜己 #轰焦冻 #欧尔麦特 #荼毘 #男神x你
。 你们坐在了靠后排位置,这个场次观众多,电影也按时开场,一切顺利。 “男主好帅啊,有点老师味道。”你靠着他肩膀说。 “嗯。” “你觉得主长得好看吗?” “还行。” “那好看还是她好看...
【承太郎♀】小女孩 ● jojo
知道第几个亲吻,飘落在唇齿间。   感觉自己太久没写东西退步了好多……看了将近一年jojo终于打算自己亲手写一篇,承太郎永远是心头好但是又太馋小姐姐了……呜,女孩子真好,大姐姐真好...
排球——关于忙 ● 排球少年向● 月岛萤● 赤苇京治● 木兔光太郎● 及川彻● 牛岛若利● 宫侑
原作者:悄悄乱写   排球——关于忙【月岛/赤苇/宫侑/及川/牛岛/木兔】   预警:有私设,OOC致歉,有长有短,第二人称,你叫OO   1.月岛场合(前提:大学毕业前,校园情侣) 从考场里...
【承太郎】寡淡无味等待● jojo
  就像标题一样,寡淡无味零碎文字   因为现实生活一点事很忙碌没时间写长篇,也没心情做梦   非常抱歉(鞠躬)      是甜也东西,也算是一篇小练习()短小真非常对不起...
【论坛体】高三x班那个不可一世草薙京终于失恋了(拳皇)#拳皇forgirls #kofg #男神x你
原作者:行止   *向 *沙雕风 *ooc瞩目   0L 楼主:匿名 如题,那个混蛋也有今天、笑死了。 1L 看到标题时候楞了一下,要不是看到楼主匿名,差点就要给急救车打电话了。 2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