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JO乙女】因为想要牵手和拥抱引起的小型风波以及完全没有恋爱想法的你(出镜演员:花京院、承太郎以及你)

sodasinei 2020-10-24

        出镜演员:花京院、承太郎以及你

  喜闻乐见(没什么味道)的三角

  我的标题真是起的越来越随意了,笑死。

  私设很多

        总之轻松向就完事了

  

  你对天发誓,你是个正常的高中生少女。

  所以只是想要和异性牵手拥抱有什么不对。

  “虽然说少女心的确很常见,但是像你现在这个样子已经不是正常人该有的样子了……”被你像是考拉抱桉树一样抱着的花京院,即使怀里埋了个人也能面不改色的盘腿坐在地板上打游戏。“……算了。”在屏幕上闪烁着通关图标的空余低头看了一眼可怜巴巴望着他的你后,还是心软的叹了口气。“也没有说你不好的意思……只是这样真的不太好,要是平时上学发作该怎么办啊。”像是撸猫似的顺了顺你的头发,安抚的拍了拍之后被你趁机伸手牢牢牵住。

  在你确认每根手指都牢牢扣进他的指缝之后,才真正惬意的舒了口气:“啊呀,在学校里我自有办法啦,典明就不要担心了嘛。”温顺的埋在对方精瘦又不失安全感的温暖胸膛,狠狠呼吸着独属于他的温和气息。

  “是吗?虽然我还是有点不太放心,但是如果是你这么说的话我还是选择相信你吧。” 鸾尾花似的柔和眼睛微微眯起,在暖色灯光下卷起一抹柔光,让原本有些可怖的两道深色的疤痕都温和起来。

  这男人,花京院典明,以美丽来形容都不为过。

  他笑着,把已经通了关的游戏放在一旁,并将你抱的更紧了一些:“好孩子,再抱一会就去睡觉把。”

  “要是睡不着的话我能来找典明吗……”

  “唔……尽量不要吧?你明天还要上学呢,而且……很容易不小心呢。”

  “不小心………?”

  “没什么~总之要努力做到自己睡哦?”

  “好吧…”

   

  花京院典明,你的监护人。

  是事务繁忙常年不归家的双亲托付给要好的朋友,同样也是住在隔壁的邻居。

  原本应该只是在隔壁偶尔照应一下你,偶然撞破你病症发作之后便将你接进自己家中。

  少女痛苦的用指甲刮划着肌肤,刺痒的像是蚁群吞噬一般的皮肤被大力刺激后浮现一条条红痕,只有旁人的拥抱和体温才能平复下来精神上的瘙痒。

  来自你替身的触碰安抚已经起不到任何作用,惶恐不安的靠近邻居家的大哥哥低声请求他的帮助,在片刻犹豫后一句“失礼了”被好好的纳入怀抱。

  在红发男人体贴入微的触碰下,终于让心灵回归宁静。

  

  然后接下来就同他度过了很长一段美好的时光,在花京院自由的时间和宽松的工作下,重新得到人关注和照料让你终于不必担心自己的心理问题危及到日常生活。

  因为实在太熟悉了,让你慢慢不在他面前有任何顾忌,得以肆意在他做其他事情时请求更多的碰触。

  这对花京院来说着实有点难办呢,少女已经发育了的身体在近距离的贴合下无时无刻不在提醒他怀里的孩子已经不能同他有这么亲密的举动了,偶尔抬起手轻轻推开你贴在他胸口的小脑袋又要被可怜兮兮的puppy eyes击中。

  面色潮红的他无措的再一次将你牢牢抱在怀里,认命地想着走一步看一步吧。

  还是要训练一下你对肢体触摸的定力,他在心中暗搓搓的下定决心,但是也就跟开头说的那样,只是口头上那么一丁点的说教,在看到你的双眼后一切有关这个的想法又通通作废。

  在挚友拜访时只是轻飘飘的一句介绍:“JOJO,这是我朋友的女儿,XX,这是我的朋友承太郎。”

  随后少女自己提出要回房间做作业,带着愉悦到有些不正常的心情轻快的同意了,无视了同为替身使者的承太郎疑惑的目光,法皇自然的用触手在她手腕缠绕了一圈。

  “啊,这个孩子有皮肤饥渴症,所以这么做也是为了确保她的情况。”待少女阖上属于她房间的门时,才扭过头对着沉默的友人解释了一句。“虽然听上去好像开玩笑,但是世界上真的有这种病呢,别用这种奇怪的眼神看我了JOJO。”

  空条承太郎眼神有一瞬间飘忽了,却也只是抿了抿嘴开了另一个话题。

  有关你的认知也草草结束。

  

  真的吗?

  “在学校我自有办法呢。”

  这句话中所谓的“办法”,也就是你新来的老师空条承太郎呀。

  

  “啊,是花京院家的小鬼……你这是…?”为了躲避学校那些吵吵闹闹的婆娘,空条承太郎不得不舍近求远走了学校一条隐蔽的小道。于是就在拐角处的墙根那边,发现了埋头蹲着的一个你。

  就像以前发病一样,瘙痒感让你整个人都在失去理智的边缘反复摩擦。常被你用来安抚自己的替身在发现旁人的靠近时急急忙忙冲了过去,浮现而出的白金之星没急着攻击就被她一把抱住。

  “……欧拉?”有些困惑的他睁着一双纯真的大眼,疑惑的看看怀里体型明显是女性的替身又看看站在自己身后的主人。

  “……呀嘞呀嘞。”因为同感导致自己周身都有被抱住的感觉的空条承太郎浑身不自在,在几次试图挣脱或收回替身都无果后的他,无奈的走上前蹲下身拍了拍正在自我挣扎的你。“醒醒。”

  “……空……空条老师…”迷迷糊糊的抬头看见是自己认识的人,伸手抓住要收回的男人的手掌,流着泪的眼睛反射着光。“请帮帮我……”

  随着温度逐层传递,被成功抚平的神经让你脱离了不受控制的状态,抱着白金之星的替身也在你冷静下来的过程中慢慢淡去。

  习惯使然的你在他站起来之后钻进他的胸膛,在埋首时嗅到不属于自己熟悉的人的味道后才真正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

  “…!!失礼了!!”就在要贴合上他的胸膛那一瞬间,清醒过来的你跳出面前人的怀抱,忐忑的对他道歉:“对不起空条老师!我…我不是故意的……”

  “……喳。”被你一惊一乍的反应吵到了的空条承太郎有些不爽的咂舌,最后还是压了压帽檐,尽可能简洁的回复:“不用太惶恐,花京院跟我说了你的情况。”

  ……哦,等你仔细端详面前人长相才发现,这就是典明哥哥的挚友,承太郎先生。“是那时候的……承…承太郎先生?”

  在那一节生物课上不小心睡着了的你错过了他开头的自我介绍,只是在课上到一半的情况下被他叫了起来,被严厉的警告羞愧的头都不敢好好抬起,唯一印象里只有一顶异常显眼的白色帽子。

  “……呀嘞呀嘞打贼,原来还记得我啊。”他无奈的小声发了牢骚,打量你一眼后才开口:“……如果以后有什么麻烦可以到我办公室找我。”说出了完全是你意料之外的话。“还有…”他转身离去前,最后一句话轻飘飘的落下。“下一次别在课堂上睡觉了。”

  …

  …

  嗯,不知道如果重新来过,空条老师会不会后悔自己说出的“有什么麻烦可以去找他”这种话,反正你是非常愉快的就接受了他的援手。

  当然你也没太过分啦。

  虽然但是,相处久一点就可以发现空条承太郎本身性格并不像他的表面那样冷酷不近人情,但是还是让你不敢太过放肆。

  作为他帮助你的报答以及一个学生该有的亚子,优秀的成绩和省心的课堂表现让你成为了他的课代表。但他反而不像别的老师那样指使你帮他跑腿,甚至有些作业都是他自己亲自搬去办公室。

  当你询问他为什么用你帮忙,承太郎先生的视线慢悠悠望向你那一点肌肉都看不出来的细软胳膊,随后催促你快点批改手头的作业,再一次埋进海洋学知识的天地。

  好叭。

  你怅然的戳了戳横在胸前的属于白金之星的胳膊——足足比你宽了三倍,低头继续同手上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斗智斗勇。

  “欧拉。”它意味不明的小声嘀咕一句,捏了捏你的脸颊。

  “别分心。”还在看书的空条先生如是说道。

  “知道了知道了……”

  

  并非每次承太郎先生都有这么好的运气能用白金之星代劳,偶尔几次你实在难受的不行还是放下作为学生的矜持埋进你垂涎已久的空条老师健硕的胸肌上。

  他有些迟缓的将手缓缓放在你腰间,默然看向胸口那颗毛茸茸的脑袋。

  “你还要多久?”没过一会,空条承太郎就有些受不了似的问,在你含糊抽泣的回应下终究放弃了催促,僵硬地用一只手顺了顺你的后背:“真是够了,等你平静下来跟我说一声吧。”这么说着,无言的拂过你的后背和发间,叹着气放松下紧绷的躯体。

  在不知道多久后,等你用虚弱的声音告诉他差不多可以了时。像是熟睡的人突然惊醒,承太郎在度过毫无反应的三秒后猛的撒手:“啊啊……你这家伙真是麻烦啊。”

  “……对不起,承太郎老师……”在相识这么久后才决定以名字称呼他,你有些失落的从他身上离开。

  啧,他像是才意识到什么似的,抬手压了压帽子。“不,并不是觉得你麻烦,只是…”

  “只是……什么?”你好奇的看向他犹豫的神情,追问着。

  “只是…算了,没什么。跟你这家伙讲这么多也没什么用,反正现在的你也不会清楚就是了。”他吐了一口气,伸手扶了扶额。“要是没事的话先回去吧,午休快结束了。”

  “下一节课……我记得是您的,来着。”你被他那些话说的一愣一愣的,讪讪挠着说。

  “这真是……”他回道,随后起身整理了一下东西。

  “走吧,你这家伙…”

  “是是…我这个麻烦的家伙~”

  

  白金之星对你越发亲密了,有时你坐在承太郎老师对面的桌前,它就经常突然出现把你捞进他的怀抱,让你坐在它腿上批改试卷或者查阅资料。

  在空条承太郎的影响下,你对海洋生物的兴趣愈发浓厚,时不时回去他那边翻阅图鉴,或者在承太郎的辅导下学习一点相关知识。

  偶尔周末,也能得到他一同去海边观察的邀请,亦或者去水族馆漫步放松。

  “我其实并不建议女性选择海洋生物学,但是如果你真心对这个有兴趣的话我也不会阻拦你。”在幽暗的水族馆通道踱步时,承太郎先生用温和的神情望着你这么说。“你也要多加考虑才是。”

  你笑着晃着他牵着你的那只手,指了指水中游过去那只鳐鱼。

  

  就这样,不定期发作着皮肤饥渴症的你在学校和家之间过着两点一线的生活,且总能找到舒缓这一状况的药。性别意识特别不足的你很难在这些你习以为常的触碰中发现点什么其他的。

  不管是典明偶尔用手指轻轻点着你嘴唇时意味深长的笑,还是承太郎先生望向你晦涩不明的眼神。

  “你啊,什么时候能长大开窍。”

  “诶诶,我今年就要成年了啊……”

  “不……我指的是,女性…算了,没什么。”

  

  “JOJO是你的老师呢。”不知道为什么总是一脸情况外的花京院突然这么说到,“虽然有熟人在学校的话我比较放心,但果然还是不希望有人对你做这样的事情啊。”

  “典明就可以吗?”你疑惑的看向他突然低落的神情。

  “嘛,因为是只有最亲密的人才能做的事,所以希望自己永远会是xx的例外呢。”

  “典明哥哥永远是我心中特殊的那个人!”

  因为直觉总是告诉你这种问题就要这么回答,不然后果应该会很严重。

  就在你认为承太郎和典明都可以成为最亲密的朋友时,却也架不住有时候意外就是来的这么突然。

  那天雨下的特别大,花京院打电话告诉你去承太郎的办公室待一会,他来接你。

  本来你也是打算就坐一会,结果没多久就被承太郎先生叫过去环进怀里。“要是花京院再不过来的话,等我忙完直接送你回去也行。”看着屏幕里输入的一行行小字,空条老师装似漫不经心地说着。

  “诶诶…也不用吧。”乖巧的趴在他的胸前,手指时不时摆弄着他胸前的金属装饰。“典明应该……”话还没说完,就被房门推开的声音打断了。

  ……

  面面面相觑。

  “……jojo,你和XX?”花京院典明的刘海都飞起来了。“是我想象的那种关系?”

  “不是。”空条承太郎面无表情的,把你抱得更紧了。

  “那就……”“不过应该很快就是了。”“好……?”

  

  “——绿宝石水花!”

  “?你发什么疯啊花京院。”

  “给爷死!!!!!!!”

  “喂——啧,白金之星!”

    

  在这场本该没有你的战役中,牢牢处于空条承太郎怀里的你,停止了思考。

    

  你:典明和承太郎先生都是我生命中的翅膀!缺一不可!

  花京院典明和空条承太郎:不,从头到尾你都没能理解到我们的意思。

 

jojo xx 舞会番外① ● jojo同人
……背后冒冷汗,正准备脚底抹油开溜,一只大就揽住腰把停在空中。 “啊啊啊,我错了!都是!”害怕在空中乱蹬,眼神恨不得杀死看着开怀压在帽子无视...
】mermaid love #短篇 #同人 #耽美 #jojo奇妙冒险 # # #cp
到。   爆炸范围大,即使用白金之星也阻止不了,所以当在巨痛中醒来时候,发现自己四肢已经完全没了知觉。   啊,不知道怎么样了?他有没有被人带走?结果,最后最后,还是没能拥抱他啊...
jojoxx③ ● jojo同人● jojo
在身后,又感觉听到了jojo尖叫声。 捂着耳朵疯狂摇头,把今天在脑子回绕了一整天声音甩去。 书包塞鼓鼓囊囊,他不像一样能把那群女生吼着说不,只能无可奈何收下,但着重...
jojoxx(1)
!!”他吼了几句之后,霎时jojo军就安静了许多,在旁边安静如鸡终于可以松口气,毕竟知道可是虏获全校男人啊! “呼,不愧是。” 整理整理衣服,从胸前掏个小梳子梳好刘海,...
jojoxx② ● jojojojo同人
,留下班上目瞪口呆同学压低帽檐看不清表情空条把他好看脸凑到耳边,磁性嗓音在叫,“醒醒,吃饭了。” 奈何像头猪一样睡得完全没听见。 意味深长笑了笑,那就别怪他用...
jojo xx 番外② ● jojo同人
眼皮稍微垂下,在身后开始了仿佛有对话一般传话。 【邀请她了?】 【……】 压压帽子,眼神暗沉摇了摇头。 嘴角笑没了,他目光沉沉注视着还在那里絮絮叨叨,头也没...
[JOJO]当早上不起床● DIO● ● 乔鲁诺● 仗助● ● 纳兰迦● 济南
直接把抱起来   “呀嘞呀嘞,真是麻烦啊”   然后悄悄红了耳朵   【不愧是无敌】       仗助 ver. 在闹钟响起时迷迷糊糊起床   两人再一起昏睡过去   直到中午才...
JOJO】喂,论文写完了吗?
是邪神……这么着,捂住被空条狠狠咬了一口面颊,哭着想。           嘛,总之,虽然很愧疚,但是最后这顿饭还是变成了三个人。       看看像铁锅锅底似的脸,颇...
[JOJO]他哄睡觉● DIO● ● 乔鲁诺● 布加拉提● 仗助● ● 济南
可爱吖 ♡  给熬夜失眠小宝贝 希望大家喜欢吖(^-^ 评论wuwuwu,每一条都会认真看且回复哒      ver.   “很晚了,快睡吧”   “嗯?睡不着?”   “那我给讲个故事吧...
jojoxx①③ ● jojo同人
坐在沙发上,空条对视了一眼,说起现在情况。 “现在处于死亡边缘。” “我们把冰冻在spw冷冻库。” “只有能拯救自己。” 两个人巴拉巴拉说了一大堆啥都记不得,最后就...
jojoxx⑤ ● jojo同人● jojo
你们挽着都像父女。 “波波我跟说!!上次居然抢我巧克力!!”叽叽喳喳闺蜜大吐苦水,没注意到波鲁那雷夫后面两个狗男人在打眼色。 ‘不是吧不是吧,你们到现在都没搞到??’ 空条...
jojoxx⑨ ● jojo同人
这个世界沉睡后他一直这么做。 他拍拍背,安抚了一下受惊,孤身来到十年后世界当然会没有安全感,才是个十六岁小姑娘啊。 他如此想到—— 却不记得怀里小姑娘已经就大一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