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绵长,你来,我在,终是痴念● 网球王子● 冢不二● 原著向● 手冢国光 不二周助

sodasinei 2020-10-26

原作者:腿子卡的娇妻

 

不二看着天空中闪烁着的星星,其实自己很像星星,在白天的时候,没有人会注意他们的存在。推门进来的护士看见在窗子旁边而发呆了的少年心里温柔了起来说“不二,该睡觉了。快十一点了”

  不二转身微微一笑说“谢谢,我现在就上床。”

  护士感叹到不二周助,真是一个温柔的男孩。护士看见在床上躺好的不二周助说“不二,我关灯了!”

  “         嗯,谢谢。”

  护士有一种错觉,仿佛不二今天好像很伤心。在这几天相处下,不二真是一个温柔的男孩,有时就算是疼的都说不出话,当你去问他的时候,

  “不二,是不是很疼。”

  “没事,只是有点不舒服吧了”望着不二苍白的脸色,护士在想到底是怎么样的家庭才培养出这种总是照顾别人的人,还是那么不留痕迹。

  护士看到好几天,只有一个带眼镜手的少年,来照顾不二。有一次,早晨查房的时候。正好听见不二叫戴眼镜少年,手冢。真是一个不常见的少姓氏。

  护士轻轻的把门关了起来,听见响声的那一刻,不二睁开眼睛说“我是很自私。”

  不二转头望向窗外月亮,不二看着月亮想到了在U17的合宿的事情。

  “不二,我刚刚到德国,你那里怎么样?我在新环境下也将会不大意地努力的。

  “啊...是啊。我相信大家也会认真做到的。

  “接下来拜托你了,再联系!”

  ——

  不二望着手机,陷入了沉思。

  现在的我,为什么而打网球?我的网球是什么?

  我不知道?

  现在我不甘心就那样赢了给手冢,

  手冢,以前觉得你是我的道标,仿佛和你在一起无论多高都可以到达。

  我以前是为了更随你才打网球,和享受网球给带来的刺激。

  可是随着你的离开,我明白了我已经更不上你的脚步了。

  我想放弃失败的网球和放弃对你不知明的依赖感。

  我终有一天,会走在你的前面,手冢国光。

  手冢,以前不知道为什么会非常在意你的离开,现在才明白,因为对你有喜欢的感觉,害怕你的离开,怕在也见不到你,怕见不到你的背影。但是,我不想妨碍你走向更高的地方,我想放弃了。

  因你而打的网球,也因你而结束。那天的我知道现在的我,无法打赢以经开起天衣无缝的你。

  知道我的想法后,你放弃了比赛。

  你明知道我有自己的骄傲,还这样做。

  不二周助获胜,这样的你,将远赴德国。

  6比0,

  依然如三年前,那场比赛。

  “手冢,你以为这样的胜利我回开心吗?”

  手冢,你的离开,让我没有了一直对你的愧疚感,我可以,以真正的样子战在你面前。

  三年前,那场比赛。

  我心里一直都在自责,你的手臂。

  手冢,你明知道要想打败你就必须继续打网球。明知道你的陷阱 ,我还是无法拒绝。

  我继续打网球,这次我不在逃避现实,我将坚强的向前走只道可以守护你。

  可是,现在的我迷茫了。我发现自已和你已经分离的太久。就算你站在我的面前,我知道你的所以有一切,可是我还是觉得我们之间差一点东西。这一点隔山隔水,我有一点想放弃,手冢国光。不二流任泪水,打湿了枕头。

  不二慢慢的进入了梦乡。

  “大哥怎么还没有来,以前都挺早的啊!”不二裕太边说边望远方郁闷到。

  这时身后方穿来“裕太”,裕太转身看见手冢国光,吓了一跳说“手冢部长,你…你怎么在这?”

  手冢望着裕太说“我有那么可怕吗?”裕太嘴角一撇,你就犹如一移动的冰山,真不知道,大哥为什么会对你笑的出来。不过大哥无论对待谁都是一个笑呵呵的样子。

  裕太发现手冢看着自己,赶紧说“手冢部长,我大哥呢?”裕太是为数不多知道手冢和大哥交往的的人之一。裕太很不喜欢手冢,他绝不承认是因为手冢分走了大哥在自己身上的目光。裕太怎么说呢?手冢前辈和大哥在一起,裕太没有觉得他们就应该这样。

  手冢皱了皱眉头说“不二,他住院了。”

  “什么,大哥他住院了。我就知道,否则今天来接自己的一定是大哥。大哥肯定没有告诉任何人吧!连大姐也不知道,”

  当在医院看见大哥苍白的脸色时,知道不二周助差一点就不会醒来时,裕太在医院的走廊里哭了。路过的人都好奇的看了几眼裕太 ,裕太低着头,任泪水从脸上流下。

不放心的手冢出来找裕太,看见了并没有上前。手冢知道裕太现在不允许任何人看见自已脆弱的一面。裕太和不二在某些方面莫名的相似。

  “手冢,明天你可以不用来了医院看我了,有裕太陪着我,你好好的休息吧,真是对不起,让你照顾我这么多天。”

  听到不二说话的手冢国光,翻书的手指停顿了一下,才说

  “嗯,我明天就不来了。”

  不二很希望能每天都能见到手冢,可是手冢应该有自己的事情要做。他的假期不应该在医院里渡过。

  不二望着棱角分明的手冢,手冢注意到不二的目光说“我的脸上有东西吗?”

 不二笑着说“这样看手冢,感觉真的好帅气。”手冢红着脸说“你喜欢吗?”就在这时,裕太推门进来说“大哥,观月前辈来看你了!”手冢也没有在追问。

  “咦,我认识吗?,观月是谁?”不二奇怪的望着裕太身后的黑发少年。

  裕太一脸果然如此,观月瞬间炸毛,“不二,你竟然记不得我了?在关东大赛上,和你比赛的人。”

  不二歪着头说“裕太,你新交的朋友吗!”

  ……

  手冢看着观月的炸毛,和眼睛笑成月状的不二。

  一脸无语,不二还是这么爱耍观月,观月一直不知道自己被耍了。这时如果有人注意,就能发现手冢眼底深处的喜欢。

  “大哥,你真的是,每次都要逗一逗观月前辈。”裕太在观月前走后说到,(观月,你似乎忘记了每次你大哥逗观月前辈的时候,你从来都没有想过帮一帮观月前辈。哈哈哈,)不二笑眯眯的回答“我感觉观月好可爱哦?”男孩子用可爱一次,哥哥真是恶趣味。

  大哥的性格自己真的不知道说点什么比较好。去抽签的时候,人人都希望抽到大吉,而大哥会因为没有抽到大凶二懊恼。

  有一次

  “真羡慕,乾能抽到大凶。我好想抽到,”不二满脸的期待,望着手中的竹筒。

  “大凶,我没有抽到过。裕太,你有吗?”回想起往事,裕太觉得背后有一点冷,可是今天是晴天啊,外面还有太阳呢?

送走观月后,手冢国光也离开医院,离开时,手冢看了一眼身后的医院。

似乎那个假期是他们在一起最长的一次,也是唯一。不二从来没有告诉过手冢,高二那年的秋天自己曾经悄悄的跑去德国只想给手冢一个惊喜。

遗憾的是不二,乘兴而去,败兴而归。

不二从机场出来就匆匆赶去手冢所在的俱乐部。到俱乐部的时候,天空就已经慢慢的变暗了。不二还是在这个灰暗的坏境中一眼认出手冢,不二也没有出错过 ,手冢身边有一个长相明丽,气息干净的女孩子,手冢国光虽然面无表情但是不二还是从细微的变化中看出手冢内心的愉快。

那一刻不二突然想起来,一次闲聊中手冢说自己喜欢认真的女孩,就算有点冒失也没有问题。不二周助那一刻,心里什么感觉都没有,只是一瞬之间心境判若两人。不二没有难过,也没有悲伤,也没有气氛。

不二知道哪个女孩,在手冢通电话的时候。不二从手冢口中听到过,手冢很欣赏这个女孩。不二周助亲眼看着那女孩亲了一口手冢,手冢国光楞住了,这个吻蜻蜓点水。女孩眼中的爱意满满都是。

不二周助站的远,又是站在一个阴暗的角落。不二周助转身拉着行李离开了,就像自己从来没有来过。不二的离开,不是因为手冢国光让他失望,手冢的品格他比任何都清楚,而是手冢国光没有在第一时间推开,一瞬间的迟疑,足够打碎不二的骄傲。不二没有移动一点脚步,而是默默转身的离开,因为自己是男孩子。

不二坐上飞机的那一刻,不二没有想到自己还没有四个小时, 又回来了。不二看见手冢推开女孩,只是不二看出手冢的迟疑。将近十八个小时,不二没有睡着了过,中间手冢打过电话。不二没有接只是看着手机的振动慢慢的平静。

出机场的那一刻不二,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哪里。为了逃离德国更为了逃离手冢,不二订了商务舱。花光了不二所有的钱,现在不二没有一分的钱。他不能回家,他现在回家裕太和姐姐就知道,他不想让他们担心。可是自己不想求助朋友,不想让他们见到现在的样子。

“不二”不二转过身看见他认识的一个学长高木白鸟。高木白鸟语气中带着高兴,其实第一次见到不二周助时,就一见钟情。

“高木学长,我可以借住你家吗?”不二周助笑着说,可是那种笑容带着似有若无的悲伤。不二的眼底有着乌青,整个人都是不好的。任谁都能知道不二现在的状态很差。

“嗯”

不二周助没有想到高木没有打不二带回自己租的公寓,而是把不二带来酒吧。高木没有问不二发生什么?“陪我喝一杯。”高木笑着问身边的不二

“我还是未成年啊”不二笑眯眯的说,

“我认识的不二可不是这样的。”

高木看着不二把酒当作饮料一杯接着一杯 ,也知道不二发生了什么事情。当他听到不二有男朋友的时候,高木的心像让人捏住一样。最后高木把喝醉酒的不二抱回家。那一晚不二强吻了高木,高木以傲然的毅力忍住,不和不二发什么。

高木要的是不二心肝情愿。如果不是,那他愿意等到不二愿意为止。

不二周助第二天忘记了昨天发生的事情。高木看着不二与手冢通电。不二可以感觉到手冢国光言辞中的闪躲,有些时候他们更多的是沉默。手冢国光可以感觉到不二有事情瞒着自己。

手冢害怕与不二通电话 。那天晚上手冢知道赫敏对自己的喜欢,虽然自己拒绝了。每次和不二通电话自己就会心怀愧疚,虽然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不二周助其实一直等着手冢的解释,可是手冢国光没有。

一次通话时,手冢听见电话里传来的男声。那次通话结束后,不二周助和手冢国光就没有在联系过。虽然会翻出那个熟悉的号码,谁都没有勇气按下。他们谁都没有说分手,但是他们从来没有联系过对方,也没有刻意关注对方。

手冢国光有着必须全力以赴的事情,攀登上这座名为网球的大山。不二周助忙着世界各地转,身为一名战地记者,不二总是前往最危险地方。他们都没有时间和精力关注对方。

 

岁月绵长网球王子● 幸村精市
嘴露出微笑。   大石说“我们走吧,让静静地吧。”   感觉仿佛回到一,   其实第一次看到网球部,而是教室外的走廊。对美没有什么概念,但是她不可否认的...
并肩而走右边的人 ● 网球王子原著
带着的那一份活下去。    家 没有父母希望自己的孩子过的好,如果的话,他们也会同意,如果他们真的想好了,自己也那么的死板。可表现出来的一辈子,晴心烦的闭眼。菜...
相遇的证明 ● 网球王子原著
眼神注释着,愣住了,脑子里都空白一片     反应过来的“少吃点辣。”     “知道了,。”     “哥哥辣吗?,”看见吃了沾了很多的芥末。治虫推荐说“治虫要要...
为什么而战斗,为什么打网球网球王子原著
。 “还好吗?”担忧的望着,阳光从厨房里的窗子照射身上,一时恍惚没有看清的脸上的情况。   “有吗,”笑到,就着样转移了话题,被称为天才还是有原因的...
时间能停止就好了 ● 网球王子原著
  “学长,一起吗?”   “,怎么了?”听到裕太的声音,的语气提高了许多,像平常那样平和。   “哥今早就出门了,到现在还没有回来。马上就有台风了,电话也打不通。”裕太...
让悲伤沉浸温柔中 ● 网球王子原著
似隔了一个世纪,露出了自己熟悉的微笑轻声道“了。”似乎预支到回来一定回来一样,的目光温柔, “嗯。”在望见眼睛的心里烦躁一点一点的消失了,被注释着...
初樱时节,遇到真好● 网球王子原著
原作者:腿子卡的娇妻   “这间吧,床上四件套都干净的。”   “嗯,”   “还有需要什么跟说吧?这个假期就拜托啦,知道的对小孩从来没有什么办法”的语气没有丝毫...
x的学生时代● 本命x网球王子● 男神x
原作者:你们的老公洛蝶   x 之所以结婚前就敢打包票,说这个人绝对像他表面那样高冷,因为那个晚上。 那天晚上,因为补习所以留学校很久,直到各大社团部活都结束了老师才放...
朝着已定的未来前行 ● 网球王子原著助手
!   ,我会向前走一大步,走前面的。追上了走自己前面的。   “特地吗?”笑咪咪的说,知道一旦露出这样笑容的,一定打什么鬼主意。害羞的说...
梦了蝶,还蝶梦了庄网球王子原著● 幸村精市
开门。”   “你好,治虫的侄子。”治虫看着眼前这个漂亮的美人哥哥。   笑咪咪的说“你好,叔叔的朋友”   治虫说“以为叔叔的朋友和叔叔一样严肃,没有想到一和...
带给的温柔无法想象的 ● 网球王子原著
自己求一支签,自已从来信,命运掌握自己的手中。但是很高兴,这说明在乎自己。   “今天替抽了一张签哦。”   “嗯” 然后就沉默了起来,   “想知道什么吗...
无言 ● 网球王子● 幸村精市● 真幸
声音说“欢迎,参加的婚礼。”   幸村笑意盈盈的说“嗯。”,真田弦一郎就迫不及待的离开。“还有事情,先走了”真田弦一郎几乎落慌而逃,他敢面对幸村精市。望着站花瓶前,幸村精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