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时间能停止就好了 ● 网球王子● 冢不二● 原著向● 手冢国光●不二周助

sodasinei 2020-10-26

原作者:腿子卡的娇妻

 

手冢缓慢的睁开眼睛,原来是做梦啊!不也也是一个美梦。

 

  手冢看了一窗外的风景,天已经黑了。黑茫茫的一片,似乎要把这驾驶在天空中的小船吞没一样,令人害怕。手冢盯着漆黑的夜空恒很久很久,这一刻他什么也没有想。直到旁边的人打起呼噜声把手冢带回来现实世界。因为刚才睡的太久,手冢国光现在没有一丝的睡意。打开灯光,捧着一外国小说 看了起来。

 

  不二他就像那些穿梭在林间的风,跋涉过漫长又温柔的岁月,

  携着无尽流光溢彩的瞬间如同一场铺天盖地的潮讯,淹没跳动的心脏,漫过延伸向天际的视野。

  以一种始终温柔却又刻骨铭心。

……

 

 手冢下午在房间里学习时候,手冢的电话突然响起。在安静的房间显得突兀,这是一首不二弹的康定ラブソング。那天晚上放学的时候,路过钢琴室就听见首,优扬的琴声从琴房里飘了出来。手冢国光在钢琴室的门前停下了脚步,不二穿着白色衬衫,坐在钢琴前。不二并没有发现手冢的到来,手冢也没有上前打扰。手冢知道现在的不二沉醉在音乐中,手冢默默拿下手机拍下这一幕并把这首曲子作为自己的手机铃声。然后就转身的离开,其实手冢舍不得离开但是学生会还有事情。手冢国光再转角处,不二似乎换成了canon and Gigue inD

手冢就像从来没有来过一样不二独自一人练琴。就像不二不知道手冢的到来。

  “你好,我是手冢国光”

  电话那一边传来裕太焦急的声音

  “手冢学长,我哥不二和你在一起吗?”

  “不在,怎么了?”听到裕太的声音,手冢国光的语气提高了许多,不像平常那样平和。

  “我哥今早就出门了,到现在还没有回来。马上就有来台风了,电话也打不通。”裕太有点着急是因为早上的时候,裕太和不二又发生了争吵。他只是不想活在大哥的光环下面。

  “没事,可能是手机没有电!不二是不会让人担心的人。”手冢国光沉静的声音有着安抚人心的作用。感觉有他在什么事情都不用怕。

  挂掉电话的手冢,拿起外套就往屋外跑。

  “国光你要去哪里,马上就来台风了。”菜菜子担忧的对往外面跑的儿子叫喊到。

  “妈,我有事出去一下,马上就回来。”手冢快速消失在门外,手冢想着裕太打电话来时的语气肯定他们兄弟又发生争执了。不二不开心的时候应该会去哪里,手冢心里一个地方一个地方的否定。对了,小河边,放学回家的小河边。

手冢国光那天表现出那个年纪该有的表情。

  手冢往小河边跑去,风吹的越来越大。手冢心里默念到,要快点找到不二才可以。

  路上有些商铺已经关门了,看见不二站在一家商铺下面。手冢国光停下奔跑的脚步想说些什么,发现自己脖子发不出声音。耳边是狂风大作的声音,似乎自己下一秒就别吹跑了。不二转过身恰巧与手冢国光的目光相遇,四目相对,不二明显没有想到会遇到手冢,手冢的样子一看就是找自己的。广告牌,在狂风中摇摇晃晃,就在这时,只听见咔嚓一声。广告牌就这么掉落小来

  手冢就这么看着睁眼看着,

  幸好广告牌并没有掉下来,手冢神色紧张的跑过去,拉起不二的手,跑开了一段距离后抱住了不二。手冢放开不二时,不二面色苍白,头上冒着冷汗。。

  “不二,你怎么了嘛?”手冢慌张的问

  不二眼睛向上弯,像月牙一样说“没有事情,只是被吓带到。”

  手冢看着不二脸色越来越痛苦,看了一眼不二的站姿。

  沉默一会,

  “不二,你伤到脚了吧,所以刚才无法移动的。”手冢冷静下来,用肯定句说。以不二反应可以是完全躲开的 。

  大风在耳边呼啸而过,手冢的声音切是非常清晰的传到不二的耳朵里,风刮的脸很疼。

  不二无奈的摇摇头说“真是的,什么都没有瞒过你,手冢。其实没有严重,”

  不二想象手冢证明,正要走一步。

  好疼啊,不二已经站不稳了。手冢扶住了不二手臂生气的说“现在的你根本无法走路吧,我背你吧。”手冢在不二的前面蹲了下来,没有给不二拒绝的机会。

  “谢谢你,手冢”在手冢背上的不二,

  在一个大风呼啸的天气中,两个少年默默的,共向走向前方。

  ……

  手冢手里的书三十分钟过去了,手冢还是没有翻一页。手冢握住了脖子上的项链,这是来不及送个不二的礼物。

  从那天气起,自已就明白,自己喜欢那个风清云淡的少年。可是自己不知道如何起表达,如何去对待。自己曾经问过父亲,怎么和喜欢的人相处,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父亲本来是坐在椅子上直接吓到地上,自己的孩子也会谈恋爱吗?

  “什么,国光,你刚才说什么?”国晴坐好椅子说,脸上一股兴奋和八卦。国光的性格,身为父亲的自己都参是汗颜。这种事情他感觉不可思议。

  望着儿子,眼睛流露出,你没有事情吧,的眼神的。国晴尴尬咳了一声,这个儿子从小就是像老爷子认真严谨的性格,每次和儿子相处时,都有一股莫明的压抑。自己虽然不知道如何和儿子相处(儿子在一起总能看见,老爷子的身影。那一刻,国晴还是对儿子有点害怕的。)但是国晴挺喜欢这个孩子的。这个孩子一直是自己的骄傲。就是太自立,没有体验到为人父的感觉。今天突然体会到,还是有点不喜欢。对于这个问题 ,国晴认真的思考了一下说

  “喜欢是繁星满天,不及你眼中的星辰。最好的喜欢是无论以后如何,都不会后悔和你相遇 ,只是如果能重来只想,与你从未相识。”

全国大赛结束后的第二天,手冢国光把不二约出来告白,那天不二的眼神里有疑惑,不解,笑意,无奈,愉快唯独没有自己害怕的愧疚,厌恶。不二只是靠近,吻了自己。

手冢国光喜欢不二不假,是共度一生的人也不假。只是他没有想到,自己和不二会那么快就发生关系。在不二周助的房间里,在那一天里,手冢差一点就成了下面那一个。

手冢国光第一次发现自己其实有很强的掌控欲,和占有欲。不二被欺负的狠了,带着鼻音说“手冢,你这个闷骚的。”

  ……

  手冢笑了出来,在随身携带的日记本上的封面上写上,在初樱的季节和你相遇,相伴与夏季的流莹,分离在秋季的枫叶,在暮雪相守。

  手冢从那以后在也没有翻过不二的日记本,一方面手冢国光觉得不二还活着他要把日记本亲手还给不二,一方面冢带着对不二的喜欢,思念继续前进。

 

………

为什么而战斗,为什么打网球网球王子原著
。 “,你还吗?”担忧的望着,阳光从厨房里的窗子照射在身上,一时恍惚没有看清的脸上的情况。   “有吗,”笑到,着样转移话题,被称为天才还是有原因的...
岁月绵长,你来,我在,终痴念● 网球王子原著
一个阴暗的角落。转身拉着行李离开像自己从来没有来过。的离开,因为让他失望,的品格他比任何都清楚,而是没有在第一时间推开,一瞬间的迟疑,足够打碎的骄傲。...
和你相遇的证明 ● 网球王子原著
眼神注释着,愣住,脑子里都空白一片     反应过来的“少吃点辣。”     “知道。”     “哥哥你辣吗?,”看见很多的芥末。治虫推荐说“治虫...
并肩而走在我右边的人 ● 网球王子原著
带着的那一份活下去。    家 没有父母希望自己的孩子过的,如果在的话,他们也会同意,如果他们真的想,自己也那么的死板。可表现出来的一辈子,晴心烦的闭眼。菜...
初樱时节,遇到你真网球王子原著
。”   的门口,我的心为什么会跳的这样快。摸摸的心想到,在的房间站很长时间。   第二天,依旧五点起,路过房间时,知道怎么打开房间的门,但是没有...
x你】和你的学生时代● 本命x你● 网球王子● 男神x你●
部的训练。可能夕阳晒的正,微风吹的惬意,你伴着击打网球的声音,闭上眼沉浸其中。   待你听网球落地声后你睁开眼。 社团的人从网球场走出来,你又坐一会,直到看到从社团室里走出来,才...
岁月绵长,你来,我在 ● 网球王子● 幸村精市
。 听到这话的菜菜子担忧的望一眼自己的儿子,五年的时说长也长,说短也短。他信他的儿子真的忘记这孩子。虽然自己比任何人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过的十岁的那一年,从德国赶回来...
让悲伤沉浸在温柔中 ● 网球王子原著
见到在医院里。发高烧住院赶到医院的时候,坐在床上看杂志。栗色的发丝在灯光下变的有些真实。听到响声的抬头,那一刻他们四目相对。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可是一秒与一秒之间...
朝着已定的未来前行 ● 网球王子原著助手
摸着下巴,沉思“我好像知道呢?”   “嗯”   ……   “,我姐出差去,所以现在我家只有我一个人啊。你喝什么?”厨房走去,第一来家,一眼看院子里的仙人掌...
你带给我的温柔你无法想象的 ● 网球王子原著
自己求一支签,自已从来信,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但是很高兴,这说明在乎自己。   “,我今天替你抽一张签哦。”   “嗯” 然后沉默起来,   “想知道什么吗...
蝶,还蝶梦网球王子原著● 幸村精市
,   “,不要在笑”这次明显感觉到的怒火。   说“你和对方建立良好的关系。”   “嗯”   那个,他的侄子治虫,第一天起来,发现已经跑完十圈还喝梅子茶。知道这一个非常...
无言 ● 网球王子● 幸村精市● 真幸
没有任何的变化表情,只有他知道幸村精市现在有多么的难过。幸村精市也笑着“我还要去看店,我先走。”   抱住说“开心,我会难过。”眼神失落说“他们分明还喜欢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