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冢国光x你】手冢国光和你——吸血鬼设定● 男神x你● 本命x你● 网球王子

sodasinei 2020-10-27

原作者:你们的老公洛蝶

 

手冢国光x你

下课铃声响起,你迅速把书本塞进书包然后跑出教室。

最后一节课下课时间是六点,六点半你就要准时出现在吧台后。

你并不是每天都要赶得这么急,每周只有两天最后一节才有课。

虽然跟领班打了招呼说有可能会去晚,但是你还是尽量不迟到。你跑到公交站台,刚好赶上了班车。车上广播着近期的新闻,你没什么兴趣听,也就左耳进右耳出了。你打工的这家酒吧营业时间是晚七点到第二天早两点。

还好学校分配给留学生的寝室是单人间,所以你也不怕两点多才回去会吵到室友。你也不想每天只能睡四个多小时这么累,只是因为你刚到慕尼黑那天,人生地不熟的,坐地铁的时候被一个小混混抢了行李,你这一年的生活费全在那个行李箱里。

还好护照录取证书之类的证件全在贴身的小包里,学费也是之前就汇到学校户头了的。

家境不富裕的你不再好意思向家里诉说这样的苦衷,而且珠宝设计专业学费本就昂贵,已再没有多余的钱给你。

所以你宁可多画点设计,多打份工。酒吧的工作时间对你来说的确是累了点,但是工资很高,所以你还是坚持做了下去。

你准时到达,换上工作服,然后开始擦拭调酒用具,又开了几瓶甜酒准备着。半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客人逐渐多了起来。你本来一点也没接触过调酒,要不是这间酒吧老板也是中国人,又看你是个留学生,你也没办法得到这份工作。你只能调些简单的酒。

摇了几杯酒后,你等的那个人——手冢国光,终于来了。

他并不经常来,只是来的有规律。手冢是你的同系学长,你第一天来这里看到他的时候着实惊讶了一下。这里的他和学校里的他感觉完全不同,不过你又不能完全说上来哪里不同。今天的他穿着一身黑色毛衣,熨帖的黑色长裤,套着件卡其色的风衣,头发依旧打理的精致,金丝边眼镜架在挺直的鼻梁上。

手冢坐在吧台前,点了一杯Mojito。他点酒几乎没什么意外,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就是Mojito,给过来搭讪的女孩就点Margarita。你在他进门的时候就把柠檬汁,薄荷叶和糖浆的混合物掺进了朗姆酒,待他点完后你应了一声,便已经在加苏打水了。装饰好薄荷后递给他。

手冢礼貌的冲你点了头,然后便低头慢慢品着眼前的酒。

这样帅气的男子到哪里都不愁没人搭讪吧,你这样想着,很快就有大胆的女孩走到手冢身边。那女孩穿着大胆,显露出了极好的身材,啧,让你这个女人都不免羡慕。她把手轻轻搭在手冢肩上,故作撩拨。“帅哥,一个人吗?”女孩用假装甜美的嗓音对手冢说。

 

“嗯。”手冢看了女孩一眼,只回答了一个单音节。

女孩也没表现出不高兴,继续说:“介意我坐在这儿吗?”她边说边已经坐下了。

你从没见过手冢拒绝任何一个女孩子,这次也不例外,但是他从不带女孩走出酒吧。或许只是他的绅士风度让自己没法拒绝女孩吧。

“给她一杯Margarita。”手冢朝你说。

“好。”很快你便把摇好的液体倒进了Margarita杯中。那女孩微笑着接过你手中的杯。又有顾客点了新的鸡尾酒,你便忙了起来。等你闲下来的时候,手冢已经离开了,你只看到女孩离开吧台寻找下一个目标的背影。手冢国光每次来的时间都不长,喝完一杯酒就离开,从未有过意外。你迷恋他,从第一眼在学校见到他就被他的气场及外貌所吸引,只是从未敢有什么动作。

两点钟,你终于下班了,换好衣服跟同事打了声招呼便离开了。

凌晨两点的慕尼黑甚是空荡。除了酒吧这条街上还零星有几个醉鬼摇摇晃晃的,你回学校的路上几乎没什么人。你也不是不怕,只是生活所迫,能有什么办法呢。你的脚步飞快,穿过一条又一条街道。

突然从漆黑的巷子里走出来一个人,你大惊失色,把手伸进了随身携带的包包里,握住放在里面的刀想要掏出来。你强装镇定,借着路灯全是看清了那人的面容。你认识,甚至是熟悉,只是你又觉得那双丹凤眼里的凌厉是你从未见过的,而且只那么一瞬间,你以为你看错了。

你试着小声问他:“手冢学长?”你都没发觉自己发出的声音有点颤抖。

“嗯。”他发出好听的声音:“这么晚一个人回学校?”

这是你认识他以来,他对你说的最长的话。

“嗯,晚上没有公交。打的又太贵。”你放松了戒备,手从包里收了回来。

“晚上一个人不安全。”他顿了顿又说到:“你没听新闻吗?”

“每天忙的晕头转向,已经很久没听新闻了。发生了什么事吗?”你觉得全身汗毛竖立,他居然突然说起新闻,难不成有什么连环杀人案?你想着这些,脸上露出了惊恐的表情。

他并没有回答你的问题,只是轻轻勾了勾嘴角。“我送你一段吧。”本应该是问句的话却让你无法拒绝。

“那就谢谢手冢学长了。”你礼貌的道了谢。

一路上没什么话,直到到了寝室楼下你才转身对他说:“今天麻烦你了,谢谢!”

“嗯,上去吧。”他定定的站在那里,注视着你朝楼门走去的背影。

一阵风吹来,翻动了卡其色风衣的衣领,暗红色的印记随风躁动。

第二天你有心的听了听公车上的新闻播报,你终于知道昨晚手冢不让你走夜路的原因。慕尼黑市区疑似有吸血鬼活动,市民所发现的几具尸体,无一例外全部是身体干瘪,血液流光,脖子上留下了很深的齿痕。

这件事造成的影响不小,最近你也在学校食堂听到过类似“吸血鬼”的字眼,当时你还觉得他们在讨论电视剧或者小说。也有人觉得这是连环杀手凶手伪造成吸血鬼所犯案的。无论是哪种,你都觉得后怕。

整个晚上你都心慌慌的,工作的效率大打折扣。还好领班以为你是累的,没说什么重话。很快又到了下班的时候。你有点不敢走夜路了。心里有点想哭却哭不出来的感觉,还不如不知道这件事!

你也没办法。只得硬着头皮走出酒吧。

所有的摆设气氛和平常并没有什么不同,只有你的心里装满了恐惧。

你慢悠悠的往前走了两步,一个熟悉的气息向你靠近。还没等你回过头,头顶传来好听的声音:“走吧。”手冢国光走到你身侧。今天并不是手冢会来酒吧的日子,你有点惊讶于他的突然出现。

“谢谢!”你其实想问的是'你是来特意送我的嘛?!'结果说出口的只有道谢。毕竟你还没什么资格说出那样的话。

你们依旧像昨天那样走着。静谧的街道伴着你们之间沉默的气氛。你不甘的打破沉默:“手冢君今天怎么会来酒吧?”说完这句话你真想给自己一巴掌。这不就暴露了你注意到他每周有固定的时间来酒吧嘛。“顺路。”他就这么简单的回答了一句。

你才不信这个借口。大半夜两点顺路到酒吧?

“哦。”你暗自窃喜。并不打算放弃这次话题的你继续说:“那手冢学长,你今年春天就要毕业了吧?”

“嗯。”手冢回答。“已经做完毕业设计了。”他好像知道你想问什么,也可能就是随口补充。反正你知道了你想要的答案。

之后便一路无言。直到寝室楼下。

“谢谢你!路上小心!”你心情大好的跟手冢道别。

“再见。”

回到寝室的你并没有直接洗漱睡觉,而是拿出素描本把刚刚突如其来的灵感记录了下来。

时间过得飞快,从那天以后手冢每晚都会送你回寝室。

今天是手冢会来酒吧的时间。七点半他出现在酒吧,依旧坐在吧台朝你要了一杯Mojito。

但这次你并没有动手去捣碎薄荷叶。你新开了瓶金酒,混合了龙舌兰橘橙朗姆伏特加,倒入了装着柠檬汁和糖的摇酒器。

最后你把这杯混有可乐的鸡尾酒推到他面前。LONG ISLAND ICED TEA ,几种烈酒调制而成,很有后劲儿。你用它来示爱,只是想让手冢知道你的爱如这杯酒一般轰轰烈烈义无反顾。你大大方方的朝手冢笑着,手冢只盯了一眼那杯长岛冰茶,便拿起放在旁边座位上的围巾起身离开了。

他就这么,一句话不说的,离开了。

你脸上的笑容再也挂不住了,取而代之的是夺眶而出的眼泪。自打你认识手冢以来,他从未拒绝过任何女孩,唯独你。你以为你是特殊的,但是这种被拒绝的特殊并不好受。

 

你默默流着泪,悲伤难过委屈自责这几种痛苦的感觉瞬间吞噬了你。你躲到卫生间放声大哭。你一点都不相信跟手冢这么多天的接触他看不出来你的心意。既然他看得出来,而且没有逃避,那为什么又不接受?你哭到头晕目眩,眼睛肿到核桃一般大,眼睛的疼痛警告你不能再哭。你努力忍住了泪水,洗了把脸又回到了吧台后。

几位常来的客人见到你就问你几句,并劝了劝你不要伤心。

可并没有什么作用。你只能苦笑着礼貌回答:没关系,祝你有个愉快的夜晚。是啊,他们都享受着pleasant evening,那你呢?两点了,狂欢停止了,世界顿时安静了。你以为手冢以后都不会再送你回寝室了。

但是当你一出门就看到了靠在墙边等你的他。手冢看到你出来了,走到你身边,依旧是那句:“走吧。”没有其他,没有变化。
宿舍楼下,你终于还是说出了自己所想。

你抬着头望着他,认真的说:“手冢国光,我喜欢你,很喜欢你。你是知道的对吧?”你的眼泪又止不住的往下掉。红肿的眼睛看起来有些可笑,但在手冢眼中却是极其心疼。是的,手冢的确知道你喜欢他,他亦喜欢你。

在他漫长的人生里,很少会遇到像你一样让他心动的女孩,一见倾心也就如此罢。但他只能选择默默保护,而不能……在一起。

因为,手冢国光,一个不折不扣的纯种吸血鬼。昼伏夜出,白天伪装成正常人上课,交朋友,吃饭。而到了夜晚,就是他疯狂的时刻。他以吸食新鲜人血为生,寿命极长,速度、敏捷度极优,可以随意控制苍老程度。

手冢伸出手,擦去了你脸上的泪痕,你望着他,眼泪还是止不住的往外跑。手冢的心里,也是心疼你的。他无奈的俯下身,拥住了你。你就这样呆呆的被手冢抱在怀里。他在你耳旁轻声说:“你会害怕吗?如果我告诉你原因的话。”好似在自言自语,又好似在问你。

“不会。”你回答到。

“但愿如此。”你听他说罢,尖锐的疼痛感在脖颈处蔓延。你体会到了血液流逝的感觉,四肢的温度迅速降低。你渐渐有些颤抖,脑中袭来晕眩感。在你晕过去前一秒,你抱住手冢,并用最后的力气对他说了三个字——没关系。

没关系,你不介意他是吸血鬼。你喜欢他,无论他是怎样的,只要是他就好。

你醒过来后已经躺在了自己的床上。手冢坐在不远处书桌前的椅子上翻看着你的速写本,听到床上的声响他抬起头看向你。

“你刚刚失血过多。”他看你睁开眼,开口解释完后又说了句“对不起。”

“我说过了,没关系,手冢。”你的身体还有些虚弱,苍白的脸上艰难的拉出了一个笑容。

手冢放下手里的本子走了过来,坐到床沿。“你确定?”从手冢的语调上你听不出喜怒哀乐,但是他的眼神里充满了温柔。

“嗯!”你肯定的回答:“只要是你。无论怎样,都好。”

“后来他们过上了幸福的生活,以人类的姿态又活了五十多年,直到xx学姐病重在床的时候,手冢学长不忍心让她离开自己,就冒险把学姐也变成了吸血鬼。据说是成功了!”一个女孩子边吃着桌上的抹茶冰淇淋边说着,对面的另一个女孩一脸羡慕的接了一句:“哇,这么浪漫!!天啊,说不定现在他们两个还活在世界上的某个角落吧?!!”
是啊,她猜的没错。

你瞥了一眼她放在桌上的学生卡,果然是新生。你慢悠悠吃着冰淇淋,听着她们继续八卦着。听的差不多了,你才拿起教案起身走了。

这就是在你们学校流传了几百年的关于你和手冢国光的传说。现在学校博物馆里还摆着你和国光共同设计的钻石戒指。之所以称为共同设计,是因为它就是你画在速写本上,确认关系那天手冢改了几笔的那款。

与此同时,博物馆里枚署名为《直到死亡把我们分开》的戒子发出温暖的光芒。

手冢国光不会允许你一个人经历死亡,所以,你们永远,永远也不会分开。
 

x——悲剧设定xx网球王子
原作者:你们的老公洛蝶   x 化装舞会上,遇到了那个曾一度让伤心不已的人——。 本来是不想参加这种吵闹的酒会,奈何敌不过闺蜜的软磨硬泡。结果倒是陪她来了,她却一进场就没影...
x的学生时代● x网球王子x● 不二周助
原作者:你们的老公洛蝶   x 之所以在结婚前就敢打包票,说这个人绝对不像他表面那样高冷,是因为那个晚上。 那天晚上,因为补习所以留在学校很久,直到各大社团部活都结束了老师才放...
x的恋爱日常● x网球王子x● 忍足侑士● 真田弦一郎
原作者:你们的老公洛蝶   x 确认恋爱关系的那个晚上,离开餐厅的路上身后拍了一张他的背影。 昏黄光线下拍出的照片虽看不太清楚,但也让人知道这的的确确是个气质独特的男人...
【跡部景吾x】跡部景吾xx网球王子● 乙女● 忍足侑士
原作者:你们的老公洛蝶   跡部景吾x 最新设计的这系列婚纱中,最得意的那款又被他买走了。 看着付款人一栏填写的,那个陌生又熟悉的名字——,突然很好奇他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其实在年轻...
x的相识过程● x网球王子x
原作者:你们的老公洛蝶   x 的相识并不像小说里写的那么浪漫。 只是你们恰好都到了适婚年龄却连个恋爱都没谈而导致双方父母很是着急,因此被各自的父母连哄带骗的跟彼此吃了顿“相亲饭...
x】独一无二的一分钟● x网球王子x
原作者:你们的老公洛蝶   成年性格,自产粮质量堪忧,食用愉快。 x   这个人有个毛病,就是泪点很低,无论是高兴悲伤气愤亦或是激动。 今天在官方转播网路上看完了爱豆的演唱会。当...
x】产检的一天● x网球王子x
原作者:你们的老公洛蝶   x 怀孕的第二十六周。医生约好了今天会陪过去做产检。 睡到自然醒,床铺的另一边早已没了的温度。 肚子明显见大的小心翼翼的下床往盥洗室走去。...
x】初恋二字。he无疑(善的微笑.jpg)● 网球王子xx● 乙女
原作者:你们的老公洛蝶   x 今天轮到负责班里的课前朗诵,所以不得不早点到校提前准备一下。 拎着在楼下买的早餐,略显悠闲的慢步走在鲜有行人的路上。看到了前方身着熟悉的校服的人,那人...
岁月绵长,来,我在 ● 网球王子不二● ●不二周助● 幸村精市
。  弯腰向今天帮助自已的人表示感谢,说“对不起了,大家。”大家还没有反应过来时   大石走到的面前说“,我有东西给。”   大石递给了日记本,焦黄色的外壳。看到封面上的熟悉的笔迹...
x】古风设定,老套的女扮男装,he● x网球王子x● 乙女
原作者:你们的老公洛蝶   x “这位公子,请等一下。”茶馆小二招呼住了刚要踏过门槛的塚。 塚停住离开的脚步,只见小二手里拿着一纯色布袋疾步走向他。“公子您的钱袋落下了。”小二把钱袋塞...
这是相遇的证明 ● 网球王子不二● 原著向● ●不二周助
原作者:腿子卡的娇妻     来到治虫的房间时,治虫已经起来了。坐在床上,弯下腰穿着袜子。兴奋的对进来房间的说“叔叔,知道吗?昨天晚上,我兴奋了一个晚上,一想到今天可以去钓鱼我就很激动...
岁月绵长,来,我在,终是痴念● 网球王子不二● 原著向● 不二周助
,我明白了我已经更不上的脚步了。   我想放弃失败的网球放弃对不知明的依赖感。   我终有一天,会走在的前面,。   ,以前不知道为什么会非常在意的离开,现在才明白,因为对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