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乙女】宇智波家的修罗场(同时和六个宇智波约会是什么感觉呢)● 男神X你● 宇智波佐助●斑●鼬●带土● 旗木卡卡西

sodasinei 2020-10-27

原作者:Julie不吃香菜

 

同时和六个宇智波约会是什么感觉呢~

 

“明天,可以一起约会吗?”

你在短信中输入这行字,剩下的问题就只有一个了。

究竟应该发给谁好呢?

 

明天是情人节,你的闺蜜都脱单了,只有你还是孤单一人,不免觉得有些落寞。

你也想试着约约看有好感的男生,可是在情人节请求约会已经跟表白无异了吧?如果不是对方本来也对你有意思,怎么可能答应你啦……

 

你想到了隔壁班的佐助,他长得好看成绩又好,是几乎全年级女生的憧憬对象。但是,佐助看起来一点也不像是会答应这种事情的样子…… 

 

那么,佐助的哥哥,高年级的鼬学长呢?因为社团活动,你和他曾经有过短暂的交集,而且鼬学长很温柔,他应该不至于像佐助那样斩钉截铁的拒绝…… 

 

再或者,鼬学长的好朋友,止水学长?在学生会工作的时候,止水学长曾经帮你了不少。听说他也单身…… 

 

你在通讯录里输入“宇智波” 三个字

 

屏幕上刷刷弹出来好几个名字,除了刚刚你想到的三个男孩,还有:

 

宇智波斑,学校的赞助会社的社长,你曾经代表学生会在斑先生来学校演讲时接待过他。

 

宇智波泉奈,斑先生的弟弟,也是会社的副社长。之前跟斑先生一起来参加了学校的演讲,是非常温柔谦虚的一个人,和斑先生鲜明对比(不是

 

宇智波带土,传说是黑道组织的老大。你本不该和这样的人有交集,但是你总是在周末去卡卡西老师家补习的时候碰到他,卡卡西老师还会拜托他送你回家。

 

???

你满头问号,什么时候不知不觉间居然加了这么多宇智波家的人?

 

这时,你的闺蜜忽然撞了一下你的肩膀

“明天有约了吗?可不要一个人哭哭啼啼的哦——”

 

你被撞的一个趔趄,手机差点没拿稳。

“还没……”

你懊恼着,不管邀请谁,都会被拒绝的吧?

 

不过到底要邀请谁好呢?

你再次看向通讯录名单——

 

“已成功发送宇智波斑等6人”

 

宇智波斑?

 

等等——

 

等6人——??????

 

原来刚刚在闺蜜的撞击下,你不小心勾选到了全选键,然后一键发送了出去。

 

你的大脑一片空白。心脏狂跳。

你强迫自己镇定下来,自说自话的念叨着,

 

“反正,一个都不可能答应的吧。”

 

“大佬们应该连拒绝的回复都不会有的啦”

 

“所以我只要装作无事发生就不会有任何问题了”

 

…… 

 

你慢慢平静下来

 

然而,偏偏在这时接二连三地响起了短信提示音。

 

你像是被烫了一样跳起来,看向手机

 

斑:明早9点在学校等我

泉奈: 可以哦,那么小妹妹想去哪儿?:-)

佐助:嗯

鼬:如果请我吃团子就可以。不行的话…… 那就我请你吧

止水:是我的荣幸

带土:你卡卡西老师在我旁边,他让你明天去办公室写检讨。不过……我是没有什么意见

 

你感觉你裂开了。

 

第二天,你早早地来到了学校。

因为是情人节的缘故,大家都很兴奋,叽叽喳喳吵成一团。

然而你却完全无心和大家打闹,只觉得如坐针毡。

 

这时有人注意到了焦躁不安的你,指着你怪叫起来——

“哎呀,这不是我们班唯一的母胎solo了吗?”

“连情人节都没有人约。好可怜。”

“果然很没魅力吧。这种连妆都不化的女生怎么会有人喜欢啦”

几个女生聚在一起,七嘴八舌地取笑着你。

 

其他人虽然没有参与,却在心里觉得这也是事实。

 

不过此时的你满脑子都是今天的六个约会,根本没有注意到周围的人在说什么。

到底要怎么办才好呢,可千万别让他们几个碰在一起啊——你在心里暗暗祈祷。

 

忽然,吵成一团嘲笑着你的教室瞬间安静了下来。

 

一辆黑色的加长迈巴赫停在了教学楼前面,跑车的刹车声格外刺耳。

 

同学们倒吸一口凉气,

“天呐!我爸爸一直想拥有这款限量跑车,可是他没有资格买!”

“听说全世界限量100辆欸”

“不过谁能把跑车开进学校呢?”

大家你一句我一句地议论起来。

 

车门开了,迈出一只修长的腿,视线顺着往上看是那个人完美的腰身,裁剪得当的西服衬得他更加挺拔。

炸裂的发型,英俊的面容。

啊,没错,那就是,学校赞助会社的社长宇智波斑。

 

传说级的男神宇智波斑居然会在情人节当天来学校。

“啊——他好帅啊!!”

女孩子们尖叫起来。

 

斑在人群中搜寻着你的身影,却没有找到。

他皱起眉毛,正准备亲自去教室里抓你。

背后传来你小声的叫喊,

 

“斑先生,斑先生…… ”

 

宇智波斑回头看到你用书包挡着脸,鬼鬼祟祟的样子,“你怎么了?”

 

你敷衍他说是害怕被同学嫉妒。

 

斑得意地笑了笑没有多问,让你上了车。

 

你松了一口气。

在情人节当天众目睽睽之下被斑接走,这种事怎么想也会是爆炸新闻吧,到时候肯定也会传到佐助他们那里的,你就完蛋了。

 

斑载你去了你之前只在电视上见过的一家高档的咖啡厅。

一开始你有点拘束,没想到斑先生虽然看起来很严肃,对你却十分温和。毕竟是久经商场的精英商务人士,对于什么场合什么气氛应该怎么表现,斑可谓轻车熟路,在他的引导下很快你也慢慢放开了,和斑度过了一个愉快的早上。

 

喝完早茶后,斑对于不能继续陪你感到非常抱歉,但他还有不能推脱的工作。

你表面上说着,真是遗憾呢。心里暗暗庆幸着下一场约会应该不会迟到了。

 

“不过,我们可以一起吃晚饭。”

斑忽然对你说。

“我已经在 Le Catelan 订好座位了 ”

 

哈?

你愣在原地。

 

好不容易送走斑以后,你接到了泉奈的电话。

 

“真是对不起。哥哥忽然让我替他紧急参加一个会议。

我本想拒绝的。不过哥哥说是因为和喜欢的女孩约会所以赶不上了。这是哥哥第一次有喜欢的女孩…… 我实在不忍心拒绝 ”

 

原来你刚刚和斑的约会已经超出了他的时间预算。

那么你和泉奈的约会是不是可以取消了?你松了口气,完全忽略了泉奈说的什么斑喜欢的女孩之类的话。

 

“不过,在这个会议和我必须参加的下个会议之间,有十五分钟的空余时间。可以请你来公司找我吗?因为我真的……想在今天见见你。”

 

你的胃绞在了一起。

但是泉奈的声音听起来那么无奈,那么忧伤…… 

该死的宇智波男人!

你咬牙答应了。

 

你在他的公司下方花园里等着他。

会议间隙,泉奈溜了出来。为了向你表示歉意,他亲手给你戴上了一条Bvlgari的项链。鬼知道这些奢侈品的名字怎么这么奇怪,总之你只知道这是一条把你卖了都买不起的项链。

 

十五分钟很快结束了,这泉奈来说实在是太短了,而对你来说却漫长得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你时刻担心着会不会在这里碰到斑。

 

泉奈根本舍不得放你走,但是他不得不回去继续参加会议。

“我…… ”

他轻轻在你额头上留下一个吻

“你愿意做我的…… ”

 

“泉奈!”

他的话没说完,被你背后传来的声音打断了

“会议要开始了,你还在干什么?”

 

泉奈露出忧伤的表情,

“哥哥在叫我了,我必须回去了”

 

真的是斑——

你感觉自己的血液都凝固了

 

万幸你个子不高,几乎被花园里的花束,斑只看到一个模糊的背影,并没有认出你。

 

“那么我先走了”

泉奈摸了摸你的头

“不过晚上我在Le Catelan定了座位,还有哥哥和他的女朋友,我们可以一起——”

 

你只觉得眼前发黑。

 

午饭你是和佐助一起吃的。

经历了宇智波斑和泉奈这两个霸道总裁,高冷少年佐助在你眼里忽然变得无比亲切。

见到佐助的你几乎像见到了亲人,差点热泪盈眶,

“佐助君!呜呜呜呜呜呜…… ”

 

“哼”

佐助红着脸,

”倒也不必如此激动”

少年别过头,别别扭扭的说,

“以后可以每天都一起吃午饭,如果你喜欢的话。”

 

你愣住了。

少年的感情如此真挚,以至于你突然为自己的禽兽行为痛悔起来。

你觉得十分对不起佐助,出于歉意给他点了一大盘团子。

如果他哥哥喜欢吃的话,佐助应该也——

 

没想到少年表示自己并不喜欢吃团子,于是你只好一个人把一大盘团子吃光了。

 

“下午我还有修行……”

佐助看了看你,欲言又止,

“不过我们晚上可以一起——”

 

“不如去 Le Catelan 餐厅——隔壁的拉面馆吧,我在那里订了座”

你面无表情。

 

如果晚上注定要成为战场,那不如让几个战场挨得近一点,这样你说不定还有时间往返于各个战场之间,如果幸运的话也许不会穿帮。

 

到了约定时间和鼬一起喝下午茶的时候,你已经什么也不想吃了。

 

“说好的要请鼬学长吃团子(^_^)”

你把盘子恭敬地递到鼬的面前

 

“学妹不来点吗?”

鼬果然很开心,不过他还是邀请你和他一起分享快乐。

 

“啊……我不用了”

你挤出一个笑容,

“我就看着鼬学长吃就很开心了~”

 

“确实呢。”

鼬笑眯眯得看着你,

“因为佐助不喜欢,学妹只好一个人把整盘团子都吃下去。现在的确应该什么也吃不下了吧。”

 

你感觉你吃下去的三色团子在胃里翻滚。

 

“很想问我是怎么知道的吧…… 

嗯…… 

这世界上是没有什么东西瞒得过万花筒写轮眼的哦“

 

你知道你现在的脸色一定难看极了。

 

“哎呀,别担心别担心。”

 

鼬注意到你的脸色,体贴地摸了摸你的头,

 

“我当然不会责怪学妹的啦。同时喜欢我和佐助什么的,这不是很好理解的事情吗?就像我也同时爱着佐助和学妹一样啊…… ”

 

鼬再次对你露出温和学长的笑容,

 

“如果是三个人一起的话,想必学妹和佐助都会很高兴的吧? ”

 

他带着笑意的瞳色里流淌着红色的光。

 

你哆哆嗦嗦地站起身结账,

“鼬学长,我还有事先走了—— ”

 

“这么着急走吗?怎么不邀请我晚上一起去Le Catelan 隔壁的拉面馆——”

 

“鼬学长对不起对不起!放心我绝对不会再靠近你和你弟弟半步的我错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落荒而逃,背后传来鼬愉快的声音,

 

“祝你和止水前辈的约会愉快哦~~~ ”

 

因为鼬的缘故,你和止水学长约会时心神不宁,几乎什么都也听不进去,不过好在鼬还什么也没有告诉止水。

看到你失魂落魄的样子,止水反而很担心你是不是病了,说要送你去医院。

你表示不用以后,止水也一直柔声安抚着你,说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会站在你这边。

止水的温柔让你觉得更加愧疚,甚至差点把事情真相和盘托出,但你还是忍住了。

 

不过…… 就算你什么也不说,鼬也迟早会告诉他的吧。

“止水前辈……对不起…… 我想一个人静静。”

你下了决心,

“不过,晚上一起去Le Catelan 隔壁的拉面馆吃晚饭吧……”

 

你决定在那里,和佐助、鼬、止水解释清楚。

 

终于只剩最后一个约会了,你从来没有觉得这么累过。不过,晚上还有几场更棘手的战斗等着你,到底要怎么办才好呢……

 

“轰隆隆隆隆隆隆——”

忽然,机车的马达声撕裂了沉闷的空气,一辆雅马哈摩托咆哮着冲你驶来,然后伴随着惊天动地的制动声停在了你面前。

 

“上车。”

宇智波带土戴着一个上面有漩涡花纹的头盔,穿着一身皮衣,冲你点了点下巴。

 

你被这拉风到极致的中二出场方式震撼了。

 

带土前辈这个人吧,你真的很搞不懂他。

 

有时候你觉得他是个不折不扣的大恶人、有时候又觉得他正义感爆棚;有时候你觉得他就是个中二神经病、有时候他又好像还挺有哲理的,连卡卡西老师都说不过他;有时候你觉得他像个过时的老人,土到掉渣、有时候又觉得他时髦值拉满帅呆了,就像现在这样。

 

带土载着你在城市里疾驰,周围轰隆隆吵极了。

但你却只能听见马达的轰鸣声,以及你和带土彼此的心跳声。

世间其他的一切嘈杂与喧嚣都被你们远远抛在了后面;同学们对你的嘲笑,你万年母胎solo的事实,今天棘手的修罗场,这些烦心事也都被远远地甩在了脑后——

 

“带土前辈,谢谢你……”

你忽然觉得浑身轻松,有些事情,也许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难…… 

 

“什么?”

带土掀起头盔,大声冲你吼道。

风声太大,他并没有听清你的话。

 

“我说——现在——带土前辈,请载我去 Le Catelan 餐厅吧——”

你在风中大声朝他喊着。

 

是时候坦白一切了…… 

尽管你觉得自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然而当你和带土一起拉开 Le Catelan 餐厅的大门时,还是被眼前的景象震撼了。

 

长桌上端端正正就座着的男人们都穿着正装,显然全部精心打扮过,跟穿着校服的你和一身紧身皮衣的带土格格不入。

听到门开了的声音,五个人一起齐刷刷扭头看着你们。

 

你感到一阵眩晕。

 

为什么……

为什么所有人都在这里?

还坐在了一张桌子上。

这场面未免也太……刺激了!

 

这题朝纲了啊啊啊啊啊啊!

 

“哎呀,在拉面馆外碰到了许久不见的斑先生,解释一下之后就变成了这样。”鼬还是笑眯眯的,“看样子学妹比我预想的还要厉害呢。”

佐助和斑脸色铁青。

泉奈和止水笑得很无奈。

 

“这……虽然说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会站在学妹这边。不过还真是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状况啊……”止水说着挠了挠脑袋,即使是见多识广的他对这样的场面也是闻所未闻。

 

“什么?这是什么意思?”只有带土仍然一无所知,“难道我现在在做梦?这个世界一定是假的——”

 

“…… 三个人一起什么的,” 佐助憋了半天憋出一句,“我不同意。”

 

“嗯,其实我也不同意。” 鼬夸张地叹了口气,“那么,选择吧,学妹。是我还是佐助呢?”

 

“你要自说自话到什么时候?” 一直没说话的斑忍无可忍,“应该是问选我还是泉奈吧?”

 

斑忽然爆发的查克拉让整个包厢的气氛瞬间紧张起来,场面一触即发。

 

“嘛,哥哥,冷静点啊,冷静点……”泉奈不停地安抚着斑,“别给小姑娘太大压力啊…… ”

 

你浑身冷汗,这种场面,到底要如何应付啊,神啊,救救我——

正在这个时候,你的电话响了起来。

不过不是神,而是卡卡西老师。

你硬着头皮接起了电话。

 

“你是怎么回事?叫你今天来办公室写检讨没有来——竟然连早课都没上就旷课了,还学会逃学了吗?” 手机里传来卡卡西气急败坏的声音。

 

你从没见他那么着急过。

崩人设了啊,卡卡西老师!

 

正当你犹豫着该说点什么的时候,这时已经完全明白了状况的带土接过了你的电话,

 

“旷课的事先别管了。现在立刻来 Le Catelan 餐厅,有比旷课严重得多的事情…… 嗯?对,没错,就是你的好学生干的。”

 

卡卡西还想问点什么,带土把电话挂断了。

 

那么,你要怎么办呢?

 

你看着眼前的六个宇智波和一个即将赶到的卡卡西,觉得自己的人生暗淡无光。

 

向】他喝醉时会对什么?●西风水门●●止水●X
原作者:掉马了真可怕   //止水///水门/   西   很少见到西失态样子 大多数时候他都冷静、成熟、稳重,以一个保护者姿态,出现在生活中 时常会想,他有...
忍者向】当他接到直球●西X●千手扉间●●我爱
原作者:掉马了真可怕   //扉/我爱/     小姐妹,从小就喜欢琳一起玩。 后来琳从忍者学校毕业,进入水门班,也依然天天来找琳,顺便水门班所有人都混熟了。 每天忙...
】恋爱一个月 vs 恋爱一年● 西X● 漩涡鸣人● ● 日向宁次
之后,似乎终于有些疲惫了。   “君,今天晚上吃什么?”   “唔……这个问题真伤脑筋,要不我们一起去一乐拉面吧。”   “可是我想吃上次做烤茄子!”   啊,太好了,在心里暗自庆幸...
】当他想上时● 西● 漩涡鸣人● 千手扉间● 风水门●X
原作者:Julie不吃香菜   鸣/扉/水门////   鸣人   他第一次说:“最喜欢姐姐了!”时候,还是小男孩。   “还太小啦!” 小男生对孩子喜欢,大概就跟对拉面喜欢...
忍者向】当被别人搭讪时●西X●漩涡鸣人●风水门●●千手柱间
原作者:掉马了真可怕   /鸣//柱//水门   西   同龄闺蜜都渐渐脱单了。 虽然不算长得特别漂亮,但也聪明可爱,却始终没有男生向表白。 偶尔有几看起来似乎对有些好感...
】当在床上惹他生气时候● 西● 漩涡鸣人● 风水门● ● 柱间● X● 千手扉间
闹了,好吗。”   心瞬间融化   于是很快好了   (不愧 )      紧绷着,其实他没有安全感表现 对,尤其如此   因此极其容易吃醋 当在床上表现出有一点...
忍者向】他生日 ● 漩涡鸣人● 西
原作者:Ihznan.南栀   漩涡鸣人//西 第一次接触文,tag打错了记得告诉我 本文主(也就是“”)叫南倾。 祝您观看愉快   【漩涡鸣人】 愉快撕下昨天日历...
】当走错进了汤池● 西X风水门●
。   “我说一堆木头有什么好打码啦!!”     “除了我以外,即使木头也不许看。” 耳边幽幽说,语气里了一丝醋意。     —— 在一群神经病里坚持做勇士。   -fin...
忍者向】他分身变小了●西X●我爱
重振一族,以及……杀死那个人。”   看着眼前这在本不该承受这些年龄经历了那么多事小男孩,十分心疼。   然而这时却忽然注意到旁边大一点。   虽然脸上还是没有太大表情,但...
忍者向】当冷落他时●西X●漩涡鸣人●千手扉间●●我爱●奈良鹿丸
不好了。我看他简直完美男友。”   “才不!”苦恼说,“西一点也不解风情,天天只知道工作,又不懂艺术,就是无趣死直啦!”   斯坎儿脸越来越黑,“吗?他一丁点好处都没有...
向】如果你们被关进不亲亲不能出去房间● 忍者● 同人● 日向宁次● 西●止水
原作者:氰屿   西///宁次/止水 (双向暗恋设定,大蛇丸友情提供场所) 被屏重发     西   “嘛,事情好像有些麻烦起来了。”   西相视盘腿坐在地上...
】他上司/前辈● 西● 千手柱间●扉间● 鹿丸●
口味~”   说完这句话,面前这位先生立马就脸红了。   ——啊~前辈真可爱……      柱间      柱间前辈有时候很讨厌。   比如,他会在一起出外勤时大声开玩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