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罗修特乙女】女高的忧愁(失格功利教师x神经质学生)● JOJO乙女向● 男神x你

sodasinei 2020-10-27

原作者:写写乙女

 

失格功利教师x神经质学生

第一人称BG,师生paro,意识流。

 

普罗修特老师不喜欢我。

“喜欢”是个很微妙的动词。无论情绪还是情感,它的反义词都该是“讨厌”才对。

但社会意义上不是这样。成熟而狡猾的大人充分利用了这个词汇的复杂性——对人或事物抱有好感,某种层面上代表一种关注。因此,“讨厌”并不是它的反义词。后者实质也是种心怀恶意的关注。

“喜欢”的反义词是“无视”。

普罗修特老师不喜欢我,所以无视我。

 

“贝西,我讨厌你。”

我顺理成章地迁怒贝西,嚼得冰块嘎吱作响:“50分钟,他足足十八次看了你。霍尔马吉欧七次、梅洛尼五次、加丘两次,连落在窗边的麻雀都注意到了。就是没看我这边,一眼都没有。”

明明我一直在看着他。

“怎么可能,大哥上节课还点你回答问题了。”贝西习以为常。

“哪有一直盯着教科书叫学生回答问题的老师!”我气不忿,泪水夺眶而出,“你这混蛋莫非是在炫耀?喂,有普罗修特老师的关注很了不起吗?”

伊鲁索嘲弄道,“就知道哭。怪不得普罗修特不喜欢你。”

“伊鲁索,少火上浇油。”霍尔马吉欧无奈调解,“好了,你也别哭了。快擦擦眼泪。”

“就算学史特雷老师留长发,你也达不到人家十分之一的美貌。东施效颦,怪不得隔壁班阿帕基老师都不待见你。”

我推开好心递来纸巾的瓦姆乌学长,将杯中剩余可乐悉数倒进伊鲁索盘中。

 

女子高中生是世上最反复无常的生物,我个人就是活生生的例子:上一秒爱普罗修特老师爱得要死,下一刻却在想能不能亲手宰了他。爱憎交织中,早已无从辨别自己的真实情感——或许这份感情本身即具有二律背反性。

少女就是这样。看了《裂舌》就想去和边缘人士谈场充斥肉欲的放纵恋爱,瞧过《教父》便憧憬黑手党,毫无魅力、只会说着奇怪台词的漫改电影男主角都能令其心动。今早在日记写下“喜欢〇〇くん”,明晚又补上一句“可××さん也好帅哦”。

可嘴上不说,只会装模作样地拿乔。回应都被视作过线,无时无刻不在动摇。

脑袋空空,迫切需要为人所认同,迈向成人世界;可所作所为尚与婴孩无异。肉身及思想彻底割裂,两方都陷入莫比乌斯环般的死局中。

我自恃和她们不同,只渴望暴烈且美的恋爱。阿部定事件似地浪漫糜烂,充斥鲜亮色彩,佐以浓郁的血腥气息。加丘认为我的爱神经质到魔怔。梅洛尼则持反对意见,他说日本女人都有点这样,不过自己并不讨厌。

你们两个神经病自己搁这儿零距离沟通吧!加丘嚷道。

距离,距离感。

人与人间多少有点距离感,惟独普罗修特老师疏离得过头。关切他人时,行为举止也如例行公事,点到而止,毫无温度可言。我将之归结为他身上毫无“可爱”因子。

“可爱”。我说出这个词时,连索尔贝与杰拉德都猛地一颤、退出彼此的怀抱。

当然不是女高放课后挤在原宿快闪店手举奶茶疯狂自拍的“可爱”,而是反差跟人情味。多少懂点吧?正如里苏特老师桌上总摆着的可爱铁制品小人,还有他的迟钝天然之处;布加拉提老师头顶那几绺编发,以及金光闪闪的小夹子;冷漠功利的卡兹老师对小动物意外流露的温情。

这些在普罗修特老师身上看不到。

沉着、果断、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对我们这些学生恩威并施,有让人不自觉信服的才能。也并非传统意义上的好老师:只看重成绩及意志、全然忽视人格培养,不时说出些教师失格的过激言论。

噢,还是有例外的。

贝西,又是贝西。惟有斥责贝西时,普罗修特老师才会彻底摆脱常规模式。无论教育途中措辞如何激烈,结束定会安抚甚至鼓励一番。

别说轻抚后脑勺的手指,连看向他的双眼都令我妒火中烧。

贝西,贝西,贝西哟。我真的要恨死你了。我瞪视着毫不知情的贝西。

要下雨了。阴霾漫天,空气中水汽战争般地弥漫。两只飞蛾于玻璃上鼓动翅膀,垂死挣扎。凑近一看,原来是在交/配。

 

“专注。”

普罗修特老师叩叩我的桌角。

“您是在看着我吗?”

我脱口而出。全班的视线霎时刺向我,不明所以与幸灾乐祸兼有,前者更多。伊鲁索反应尤其大,他还记恨着前天中午那盘可乐味浓汤。

可惜老师什么都不知道。

他眉头微蹙,语气中夹杂些许诧异:“不然呢?”

不,不,没甚么。我摇头,爱意转眼又化为歇斯底里的厌恶。那一刹那我甚至产生出不亲手杀/死就无法拥有这个男人的错觉。

他转身,继续讲课。身体线条很紧绷,微抿嘴唇,修长的手指摁在讲台上。翻页时不经意瞥几眼学生,再略过窗外。

还是不看我,偏偏不看我。怎么都不看我。

唯一看我那一眼,我还没注意到。

 

按常人标准而言,我和普罗修特老师初见不怎么浪漫。

那天是晴是雨,都记不清了。不过一个很平常的午后,我刚买完杂志,和同级生们约在咖啡店碰头。先到的是贝西,为防胃胀气,他每回只喝牛奶。

偏偏那天罕见地点了Cappuccino。追问原因,贝西说大哥告诉他只点牛奶实在太寒酸了。

那个神秘的大哥,贝西依赖、信任的教师大哥——莫非是金八老师那样的人?(事到如今我才知道,那一刻我作出了人生中偏差最大的猜测。)

“啊,大哥正好在那儿。”

贝西话音刚落,那个男人即仰起头直直望向这边。他抽着烟,眉头不耐地皱起;尽管电线杆上方就是明晃晃的禁烟标志。火光闪烁,我的心脏也随之颤动。烟雾中那人的面孔影影绰绰,仅能看清克莱因蓝的双眼,海底的颜色。

一阵风,不知从哪来的一阵风忽地吹过。烟雾散去,他低垂眼帘又深深吐出一口气。我因身处同一片风压丧失空间感。

烟草味飘过来,转瞬淡去。

我因此迷上了他。

本以为这爱与从前无异,来得快去得快。不过女高到底疯狂,连爱都能超出掌控。

每每想起那一点火光,那个下午的记忆便如彗星尾巴闪过残影。毫无疑问,他同香烟火光一样,是个碰不得的男人。

可我乐意被灼伤。哪怕燃烧殆尽亦在所不辞。

 

我毫不气馁。都没得到,有什么好放弃的?

于是又跑去办公室,说着“老师,我很苦恼”,坐到了普罗修特老师对面。

他笔尖一顿,语气平淡:“我对此不感兴趣,这也不能是你在我课上走神的原因。要谈心不如找乔纳森老师,他来者不拒。”

我抬眼,恰好和挠着头的乔纳森·乔斯达对视。他讪讪一笑。

他在愚弄我。

不行、别人都不行,我只想和您谈心。再这样摇摆我会死/掉的,请您成全我吧,老师。恍惚间我听到自己哀哀哭泣的声音,周遭的空气霎时安静下来。

是那间空教室,我从门缝窥到的普罗修特老师训诫贝西的空教室。不过这回老师记得锁门。他随意倚在窗边,点燃香烟。袅袅烟雾一霎模糊他的面孔,表情也看不真切。

正值逢魔之时。乌鸦悲鸣着穿过楼宇,余晖渲染下的普罗修特老师仿佛被火光吞噬,与窗外晚霞融为一体。我呆呆望着,下意识伸手触碰。

“别动,”他捏住我的手腕,缓缓吐出烟圈,“从哪儿开始?”

仅听到声音我便心痒难耐。枪铳,昆虫,心脏……爱憎喜恶变幻莫名,由那双细长手指捏成妥帖形状。

“您看重贝西,不止是因为他是您的兄弟。”

思维发散最大的坏处:总在重要场合说无关紧要的话。妈/的,我又提起了该/死的贝西。

“他肯定有某种潜力,成长之后是了不得的。当然其中也有亲情加成。所以您才会在‘教育’之余,培养他未成形的其他品质和能力。

“相比这样的贝西,我们这些已成型的、极度富有个人色彩的难搞学生,交给里苏特老师就好。您绝对是这么想。”

他的声音带点笑意:“你有时候还挺聪明。”

“老师、我绝对……”绝对要占有你。

“我总在想,有些东西——尤其是恋爱这玩意,还是得自己主导。”燃着的香烟倏地贴近手腕,竟格外温暖,“现在我反悔了。孩子,你一头栽进陷阱的样子还挺可爱的。你嫌贝西碍事,可你迟钝、愚不可及,甚至还不如他。”

“那么聪明,不如想想我为何避开你。”

这句话的语调近乎调情了。他俯下身,在我颈侧落下一个近吻,末了以牙齿轻咬一下。

这算不算耳鬓厮磨呢?我昏昏沉沉地想。

 

“普罗修特老师真厉害。”梅洛尼感叹道,饮酒似的灌Espresso。

“你也知道自己多麻烦吧?别瞪我,实话实说嘛。情绪化,傲慢,暴戾,任性,苛求于人,每日都由谎言交织。这些品质仅在少女时代是无罪的,漂亮皮囊下无法摆脱的黑暗都如此动人。”

“这话肯定不是你自己琢磨出来的。”我学着普罗修特老师抽烟,口鼻尽是烟味。猛呛一口,半天缓不过来。

“不,你这么说就是还没意识到自己有多麻烦,麻烦到连我这个脑袋里只有性的色/情混/蛋都开始思考男女关系。”他摇摇头,表情依旧轻佻,“成天迁怒贝西,对伊鲁索恶言相向。刚刚还在哭,下一秒却被无趣传闻逗得破涕而笑。惹出乱子只会往里苏特老师身后躲;欺软怕硬,可从没见过你对加丘发脾气。”

我摁灭香烟:“果然抽不习惯。老师到底为什么每回都抽那么多……”

“di molto!你又提醒我一条——头脑简单,想到什么就说什么。现在又开始不听人讲话。”

“没,听着呢。你说我麻烦,又接着讲了堆坏话。”咖啡拉花被我搅得乱七八糟。

梅洛尼也被我搞得心烦意乱,草草总结:“那么多低劣品质纯粹又美丽地集中展现在一个生物体上,不难得吗?就是这样麻烦又无法舍弃。放掉了就回不来了,所以不能轻易放掉。”

“但普罗修特老师——”

精神一下子紧绷。我坐直身子,兴奋地盯紧梅洛尼靛蓝的双眼。

他嗤笑一声,“还不够明显吗,你简直被老师耍得团团转。简直就是官能小说里被女人迷惑得神经错乱的山贼,为ナオミ神魂颠倒的让治。局势早就掉个了。能轻易驯服如此凶兽的普罗修特老师,真是厉害。”

确实。被普罗修特老师玩弄于股掌之中,我甘之如饴。

 

老师为什么那天让贝西点Cappuccino呢?是他自己喜欢喝吗?

不,不对。平时不见他喝咖啡,酒也不碰。

干脆直接问了贝西。他说原因很简单,大哥让他跟着别人点单;对方点了什么,自己就跟着点份一样的。

啊,原来谁都可以嘛。

“……不,大哥只让我跟着你点。”贝西诧异地抬头,“难道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大了。”

索尔贝和杰拉德隔岸观火,异口同声道:“等着,你又要被发脾气了。”

“不,没甚么问题。老师心眼可真坏。”我的普罗修特老师,就连坏心眼的作弄都十分惹人怜爱。

不再理会嚷嚷着“今天太反常了”的伊鲁索,我面色平静地坐回座位,打开窗户透气。那对飞蛾一动不动地趴在窗台上,已经死去多时。

 

老师的鼻息近在耳畔,烟草味和Chanel Egoiste的香气一并涌来,将我彻底淹没。

“我不是布加拉提那种老好人,亦不受那么多道德准则约束。对学生下手这种事,当然做得出来。不过,成年人就是凡事讲求效率,注重结果。”

“——当心中浮现‘拿下对方’时,猎物早该落入陷阱了。”

他掐灭了燃着的香烟。

 

FIN.

 

JOJO】荒唐恶作剧(X艳遇女人)
原作者:Dio左激推海带   X艳遇女人 主非人(?)   抽着雪茄,从吧台酒保手里接过一杯马天尼,远远地朝着他频频回头红裙女郎示意。酒吧灯光打在他头顶投下一片天使光晕...
【梅洛尼】19岁(穷鼓手x叛逆)● JOJOx
原作者:写写   穷鼓手x叛逆 第一人称BG,hitman乐队paro     19岁该有秘密。 梅洛尼会在第二个街口等我,这是我们秘密。 青年神情冷淡,金属耳饰闪着光。那辆他不知从哪淘来...
【迪亚波】再见!新宿(第一人称BG,属性大概是吝啬社长x虚荣职员)● JOJOx
原作者:写写   *第一人称BG,属性大概是吝啬社长x虚荣职员   0. 所有人都知道社长是小气鬼,只有我背地喊他冤大头。 1. 迪亚波是我社长,也是每周六在新宿酒吧喝得烂醉渔网衣大姐...
[凹凸]凹凸律师事务所 #凹凸世界 #嘉德x #x #雷狮x #安迷x #金x #凯莉x#丹尼尔x#x
。 总是在眼角贴一个黑色星星贴纸, 也没人敢说他幼稚。 爱使唤做事。 …… 嘉德斯一脸不耐地听着对面律师长篇大论。他轻蹙眉头,抬起手看了一眼表,又伸出骨节分明手轻扯胸前黑金色领带。他双腿交叠,翘...
JOJO】共舞(暗杀组X)● 霍尔马吉欧●
原作者:Dio左激推海带   暗杀组X   蜷着双腿坐在沙发上昏昏欲睡。空调在滴水,一只苍蝇在面前桌子上盘旋。拎了一个录音机轻快地跑下来,他就穿了套睡衣,松松地套着,露出结实胸口...
[]完全追仔手册● JOJO同人● JOJO
。厨房里堆积着成山碗筷,但我乐观想着可以送给贝西去洗。      缓缓开口,"想要什么?"   我扭捏说,我想做女友。      他像是被什么噎到了,呛了几口,我连忙顺势坐到他身侧...
[凹凸/我英]这位监考老师请注意言行 #凹凸世界#嘉德x#x#雷狮x#x
,缓缓开口,声线在听来如海妖歌声迷人心智, “笨蛋。”   ——《惊!某教师竟当众调戏学生!》《后排同学:我瞎了我什么都没看见你们继续:)》   雷狮ver. “雷狮狮?雷大喵?雷老师?歪歪歪...
【HQ】同学,心跳好快●排球少年●佐久早圣臣●木兔光太郎●影山飞雄●X●宫侑
原作者:甜味酒精   【HQ】“同学,心跳好快” *双向暗恋pa(影山除外) *​佐久早/宫侑/木兔/影山ver.   001佐久早——pocky game 心跳指数:⭐⭐⭐⭐ 骑虎难下这个...
[斯内]霍沃兹暗恋实录● HP● 西弗勒斯斯内● 斯莱林● 恋与HP
。 “真不明白为什么喜欢他,所以为什么?”艾达这么问我。 为什么? 这要怎么说呢 那就从头说起吧   作为那一年沃兹新一届斯莱林小女巫,那是我第一次离家,那时候我还没有与艾达交好,每天都一个人...
HQ 糟糕 荷尔蒙爆表了●排球少年●宫治●佐久早圣臣●天童觉●影山飞雄●X
原作者:甜味酒精   【HQ】糟糕,荷尔蒙爆表了 *影山/佐久早/天童/宫治ver. —“不经意流露出性感最是迷人,对吧?”   001《和学弟孤困在山洞里了怎么办 在线等挺急》 ​难...
【承太郎】疾走● JOJOx
个子视力好,往讲台一站,整间教室尽收眼底。可惜眼神交流于其而言不过附赘悬疣,他来只盯准墙上一点,从容讲授着大家并不怎么感兴趣知识;间或对视也短暂得仿佛梦境,不过确是场美梦。学生们乱作一团,或...
【凹凸世界】摄影师X模特 ㈥ ● x
原作者:噼哩   * ooc依旧,归你们 * 雷狮XX安迷 * 场(?) 看了看眼前小屋子,跟着雷狮进去。 隐隐约约听到有节奏击鼓声 “哟!嫂——”佩利看到你们,放下手中击鼓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