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紹得冀州,過程之精彩,令人拍案叫絕

athena 2020-02-04

讀三國志袁紹傳,最讓我拍案叫絕的,是袁紹取冀州的過程。

參與者:

袁紹(勃海太守

韓馥(兾州牧

公孫瓚(奮武將軍,封薊侯

但是這三方裡,袁紹是謀劃的一方,韓馥是被算計的一方,公孫瓚則是被人拿來當槍使的一方。

雖然袁紹一方是謀劃的一方,但是,提出該策略的人,則是——逢紀。

英雄記曰:逢紀說紹曰:「將軍舉大事而仰人資給,不據一州,無以自全。」紹荅云:「兾州兵彊,吾士饑乏,設不能辦,無所容立。」紀曰:「可與公孫瓚相聞,導使來南,擊取兾州。公孫必至而馥懼矣,因使說利害,為陳禍福,馥必遜讓。於此之際,可據其位。」紹從其言而瓚果來。

逢紀給袁紹獻策的意思是,誘使公孫瓚來攻擊韓馥,公孫瓚來打冀州,韓馥肯定害怕,在這個時候,袁紹一方再派人去跟韓馥陳說利害,韓馥必然將冀州讓給袁紹。

這個計謀要想成功,有兩點,必須算準。

  • 第一點,就是公孫瓚必定會按照該計謀的設想,來攻打冀州。
  • 第二點,就是算準來韓馥的軟弱性格。

而這兩點,通通被逢紀給算準了!

正所謂計畫趕不上變化,任何的謀劃,都存在變數。

但是逢紀的謀劃,抓準了要害,中途雖說有變數,卻不影響計畫的整體展開。

中途出現的變數:

馥長史耿武、別駕閔純、治中李歷諫馥曰:「兾州雖鄙,帶甲百萬,穀支十年。袁紹孤客窮軍,仰我鼻息,譬如嬰兒在股掌之上,絕其哺乳,立可餓殺。柰何乃欲以州與之?」

從事趙浮、程奐請以兵拒之,馥又不聽。乃讓紹。

九州春秋曰:馥遣都督從事趙浮、程奐將彊弩萬張屯河陽。浮等聞馥欲以兾州與紹,自孟津馳東下。時紹尚在朝歌清水口,浮等從後來,船數百艘,衆萬餘人,整兵鼓夜過紹營,紹甚惡之。浮等到,謂馥曰:「袁本初軍無斗糧,各己離散,雖有張楊、於扶羅新附,未肯為用,不足敵也。小從事等請自以見兵拒之,旬日之間,必土崩瓦解;明將軍但當開閤高枕,何憂何懼!」馥不從,乃避位,出居趙忠故舍。

韓馥的部下們是反對讓冀州的,屢次勸諫,但結果就是,韓馥不聽。

若非逢紀算準了韓馥的性格,在面臨這些變數的時候,很容易出岔子。


逢紀的計謀值得參考,但又不可生搬硬套,因為這個計謀要想成功,還有一個大前提,那就是該計策只能用於袁紹,換了其他人,不一定成功。

為何?

  • 其一,韓馥是袁氏故吏。
  • 其二,袁紹有很高的才能。
  • 其三,袁紹威望足夠強。


計策要想成功,必須符合當時的環境,如果換了一個時間點,同樣的計策,不一定見效。


但是不論如何,逢紀的計策是成功的,相當的成功,付出的成本是零,收穫卻是一個州。

董卓為何失敗?
在看董卓傳的時候,心中常常問自己這個問題,董卓為何會失敗? 假如我是董卓,在漢靈帝駕崩後,又該如何的抉擇? 事實上,能在歷史上留下名字的,基本上都不是什麼泛泛輩,尤其看了董卓崛起的,更是深知...
韩馥的手下大全
?」 從事趙浮、奐請以兵拒,馥又不聽。 獻帝傳曰:沮授,廣平,少有大志,多權略。仕州別駕,舉茂才,歷二縣,又為韓馥別駕,表拜騎都尉。兾州,又辟焉。 一共六,分别是: 耿武(長史) 閔純...
尚所犯下的錯誤
性酷妬,死,僵尸未殯,寵妾五,劉盡殺。以為死者有知,當復見於地下,乃髠頭墨靣以毀其形。尚又為盡殺死者家。 死後,其妻不但殺寵妾,還毀她們的容貌,到這裡,是劉氏的所作所為,接下來,尚...
【文野乙女】全因興致● 文豪野犬乙女向● 太宰x你
告白。 “那後,我就喜歡上你了。太宰。” 你特地挑在放學後告白,現在窗外全是橘橙色,課室黑你都快看不清自己的影子,就算被拒,對方也不會看到你的哭相。 “憑這丁點關係,小姐就想做我的女朋友?也太膚淺...
【文野乙女】他是鬼(中也篇)● 文豪野犬乙女向● 文野中也● 中也×你
反應...我才..."被撥開的手像被打了巴掌,痛的要另一隻手按著。劃痕似劃在你心頭上,使你退成為了卑微的僕。    末了你又補上句,"真的不好意思。"後逃跑似的迅速帶上門。明明你沒做錯什麼的,卻...
「東離劍遊紀」[東離][殤殺] 春-無題
空中落下的青白花瓣,原本就碎瑣的花瓣被斬為兩半後顯更加細微,像是粉雪,看著看著不自覺有些發冷而他生厭;後他改以突刺的方式,使劍尖串穿花瓣,但由於鳳啼雙聲的刃身遠不及花瓣的纖細,到底是無法在劍尖多...
如何评价绍这个
败仗就被杀的,崔巨业被公孙瓒大败,杀了三万也没有记载被杀。即便是背叛绍的臧洪绍还想招降他。 绍应该只看利益,不看感情。例如一个家奴肯定没有牵招的作用大,杀就杀了, 但是麴义,有自己的私人部曲...
「東離劍遊紀」[東離] 殤殺浪凜暫無CP無頭尾同居現paro + 兩篇殤殺破車
鴉,適可而止。」 「呀,我什麼都沒做耶?」 「……殤剛下班這麼辛苦,你冷嘲熱諷,還什麼都沒做?」 「我只不是說了句慰勞他的話而已?」他舉起雙手攤在胸前,笑了笑。 眼見浪巫謠又被凜雪鴉激一副氣到...
「東離劍遊紀」[東離][殤殺] 四則短篇無題
自己是個劍客,就算實際上在樂理方面的造詣也並不下使劍的手腕,他果斷地否定了殤不患提議。 「不,但我是真的覺很厲害啊。」 「在東離,吹奏笛子什麼的只不是幾乎每個都會的伎倆。那個凜雪鴉也會...
皇甫嵩破黃巾後,假如立刻擁兵造反,能否成功?
,天不祐逆。若虛造不冀功,以速朝夕禍,孰與委忠本朝,守其臣節。雖云多讒,不放廢,猶有名,死且不朽。反常論,所不敢聞。」 忠知計不用,因亡去。 在談這段話之前,先弄清楚一件事情,皇甫嵩哪裏...
「二葉亭四迷和夏目漱石」[東方][永遠/竹林]永遠亭四迷 / 夏日踪跡
她,不知是早已習慣了這美屏息的場景還是只緣身在此亭中而體會不到這美景,僅是面帶無趣地跺著慵懶的步伐,對身旁景物毫不在意。但她並不打算打破這她再熟悉不的靜謐,就這樣漫無目的般地悄聲徐步於廊下...
[スーダン2][日左右]美妙生活(下) 自然醒
!」這不是連看的這邊也跟著莫名害羞了起來嗎!   「總、總不准你隨便亂碰啦!感覺特別奇怪啊!」   邊說邊噴淚的左右田看起來還真有那麼幾分讓日向覺憐惜的。應該說他這種反應本身就讓日向覺有點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