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伴乙女】不要任性(双向暗恋,包甜)● jojo乙女● 岸边露伴

sodasinei 2020-10-27

原作者:R.R

 

双向暗恋

青春疼痛文学(才怪

一个任性小孩和不任性女孩的故事

5k+,包甜

 

  我从小被教育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

 

  “不要任性。”

 

  我也很懂事地把这句话揉进了我的整个人生里,习惯于对父母言听计从,我甚至没有经历过什么所谓的叛逆期,也许我会就这样在父母构建好的框架中长大,如果不出意外的话。

 

  1994年,班上来了一位转校生,在日本转校算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搬家、被开除、追求升学率之类的都能够成为原因,我对此并不好奇。

 

  于是岸边露伴走了进来,我看到他的第一眼,他浑身上下都透出一股子特立独行来,颜色鲜艳的锯齿形发带,改成笔尖样式的纽扣,以及身后那块大画板。

 

  老实说,我讨厌这样的人,就像看待班上那些整天涂着粉嫩唇膏,妄想着白马王子的女生一样,从他们身旁经过的时候,我会生出一点淡淡的优越感来。

 

  于是我把岸边露伴划进了不务正业的区域内。

 

  但仅仅是对我而已,这样的男孩对于别的女生来说恰恰充满着致命的吸引力,更别提他还拥有一张俊秀的脸蛋了。

 

  所以他的到来无异于是一枚深海鱼雷,炸出了一堆女生粉红的爱心泡泡。

 

  “岸边露伴。”

 

  他在黑板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鞠躬过后就走到了班里唯一一个空位,靠窗靠后的位置,和我想的一样。

 

  我和他不是一类人,位置的差距让我们没有产生任何交集,相遇的时候两个人都不会主动问好,就连眼神都很少交汇,在整个国中三年级我对他的了解仅限于别人口中的性格恶劣,老是做着奇怪的事情和排名上刚好擦过升学线的成绩。

 

  以至于后来升上高中的时候,我很惊讶我们再次被分到了一个班,那也是我们第一次说话。

 

  “好巧啊,岸边露伴。”

 

  我率先打了招呼,因为这个班里我只认识他一个人,如果再不打招呼的话,也太过没有礼节了。

 

  “你是?”

 

  岸边露伴的眼神从我身上擦过,轻飘飘的一句话差点把我的礼节粉碎,偏偏他努力回忆的样子无辜得让我发不出火来。

 

  “呵…骗你的,我知道你是国中的同学,我岸边露伴这点记忆力还是有的。”

 

  男孩露出了一个狡黠的笑容,食指微曲轻轻敲着太阳穴,像恶作剧得逞的孩子。

 

  “那么…高中也请多多指教了。”

 

  我不太擅长于交际,更不用说和男性相处了,于是这场对话就被我草草地画上了句号。

 

  高中的生活和国中没什么差别,我依旧两点一线往返于家和学校,不参加社团,不加入所谓后援会,依旧没有朋友。

 

  我有时候也在想,我放弃了的那些东西换回了什么,成绩排名的第一位?可是这样的交换值得吗?

 

  而岸边露伴又换到了什么?他已经很久没来上课了,我开始留意起了他的消息。

 

  听说他长期都会待在第二美术教室,我知道那是给高年级的美术生们准备的,我偶尔会想起国中他刚走进教室的时候背着的大画板,上面会被他涂上怎样的奇思妙想呢。

 

  放学后我绕远路去了趟第二美术教室,我没有说服自己不去的理由,我只是有点想见到他,仅此而已。

 

  教室的门只关了一扇,暖黄的夕阳淋满整间教室,而岸边露伴就坐在画架前,他很认真,连颜料沾到了脸颊上都不在意,他好像打了耳洞,耳垂上亮闪闪的,直晃眼睛,而他本人更是耀眼让人无法直视。

 

  这场景算是我寡淡生活里最浓墨重彩的一笔了,我刻着每一寸细节,想把这幅画烙印到脑海的最深处。

 

  岸边露伴好像注意到我了,他和头发同色的深绿眼眸转动了一下,看向了我,他的眼睛里闪过了一瞬即逝的悲悯。

 

  而就是那一点悲悯让我瞬间觉得我这十六年来活得像一个笑话,他动了一下嘴唇,似乎在说什么。

 

  但我已经全都听不见了,我几乎是拼尽全力远离那间教室,以一种差点跌倒的可笑姿势。

 

  我一夜没睡,第二天来到教室就得到了岸边露伴休学,并且成功以一部叫《红黑少年》的漫画成功出道的消息。

 

  他果然很任性啊…

 

  我感到有点喘不过气,就像打翻了一瓶浓稠的墨汁,再在上面蒙一层厚厚的保鲜膜。

 

  从1995年那天起,我开始购买每一期的《少年jump》还有《红黑少年》的单行本,但我从来不去翻阅它,甚至连塑封膜我都没有撕开,它们全都被我藏到了书柜顶上,这个杂志和岸边露伴一起,成为了我的一个执念。

 

  我没办法不去买它,就像我没办法不去想念那个任性的男孩一样。

 

  时间很快,高中三年眨眼而过,在学校的最后一晚,是盛大的毕业舞会,岸边露伴也收到了邀请,将会出席这场舞会。

 

  得知这个消息的我,提前几天就开始适应那双高跟鞋,每天都去跑步只为了把能够把自己塞进礼服裙里,在出门前我还偷偷抹了母亲的口红。

 

  赶到会场的时候,岸边露伴和校长并肩站在台上。

 

  时隔近三年,我终于再次看到他了。

 

  岸边露伴穿了一身燕尾服,像个中世纪的英国绅士,但还是和第一次见到他一样,头上依旧绑了个颜色鲜艳的发带,他似乎一点都没变。

 

  只是此时此刻,曾经被我划分为不务正业的男孩站在了台上,而我则挤在熙攘的人群里,只为看他一眼。

 

  很快,校长就结束了讲话,毕业舞会随着音乐拉开了帷幕。

 

  我在人群中精准锁定了岸边露伴的身影,他看上去没有跳舞的意思,接连拒绝了不少女性。

 

  和他不同,没有男生过来邀请我跳舞,我深知自己不受欢迎这一事实,我开始有些害怕他也会拒绝我了。

 

  就在我犹豫的时候,不知道是谁狠狠撞向了我,直把我推出去老远,等我回过神来,就看到了岸边露伴讶然的表情。

 

  “好久不见。”

 

  这显然和我预想中的开场白不一样,但到了这刻我才发现我脑子里一片空白,只能憋出这么干巴巴的一句话。

 

  “好久不见。”

 

  他似乎并不在意我的窘况,说话的语气带着熟稔,让我增加了不少勇气。

 

  “可以…邀请你…跳舞吗?露伴…老师,我…我很喜欢这首歌。”

 

  我磕磕绊绊地说完了这句话,其实我根本不知道这首歌叫什么。

 

  “…”

 

  岸边露伴沉默了很久,沉默到我以为他已经拒绝我了。

 

  “如果…露伴老师不愿意的话就算了。”

 

  “我可没说不愿意啊,看在你叫我老师的份上…勉强就答应你吧。”

 

  他答应我了,我抬起眼睛看向他,我相信我这时候的笑容一定丑得不像话。

 

  岸边露伴朝我伸出了右手,“不过,今天穿了看起来就很绅士的燕尾服,就由我来邀请你吧。”

 

  我把颤抖的手放在了他的手心,漫画家的体温有些偏低,指尖透着淡淡的凉意,他握住了我的手,我能够感受到他因为长期握笔而形成的老茧,很粗糙,磨得我的心和手一样痒痒的。

 

  我们步入了舞池,我跟着音乐规规矩矩地迈着女步,而岸边露伴显然不擅长跳舞,频频抢拍,还差点踩到我的脚,我不得不偶尔换成男步来指引他,可他就是不开窍,一舞终了,活像是一场煎熬。

 

  “没办法,我从昨晚才接触交际舞。”

 

  岸边露伴耸耸肩,十分理所当然地说着。

 

  “对了,你想不想去一个地方,我高一入学的时候就想去了。”

 

  他的眼睛亮了起来。

 

  “好。”

 

  我十分果断就答应了下来,今晚,我愿意跟着岸边露伴去任何地方。

 

  “你好像变了不少。”

 

  岸边露伴笑了一下。

 

  没等我回答,他就拉着我走出了会所,此时月亮已经升到了最高,月光很亮,为我们的出逃照亮了方向。

 

  我提着裙摆,从未这样肆意地奔跑过,我感觉我头一次像活过来了,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大口呼吸着,晚风吹得我头皮发麻,又兴奋不已。

 

  而岸边露伴兴致也很高,我看着他燕尾服的尾巴晃动着,像是从蝴蝶骨延伸出来的羽翼,仿佛下一秒他就可以带着我飞向月亮。

 

  哒哒哒哒哒哒。

 

  是我的鞋跟撞在楼梯上的声音,也是我胸腔里剧烈的心跳声。

 

  前方的门缝里溢出了亮光,预示着旅程的结束,我意犹未尽地放慢了脚步,岸边露伴回过头看着我。

 

  他的脸一半都藏进了黑暗里,让我看不真切,我下意识地握紧了他的手。

 

  “到了。”

 

  我们一起推开了门,这里是学校废弃的钟楼顶端,门后是一片延伸的平台,这里鲜少有人来,不知道什么植物的藤蔓已经将这里占领,盛放出一朵朵蓝白色的花来。

 

  一切的一切,都如梦似幻,是腐朽陈旧的书里不会描绘出来的美梦。

 

  “呼…要不要歇一会。”

 

  漫画家的体力似乎不太好。

 

  岸边露伴指了指那把木椅,那把木椅不知道受了多少风雨的侵蚀,真的还能坐得了人吗?我偏过头去看着这个美梦的缔造者,我说不出拒绝的话。

 

  “好”

 

  我们的屁股才刚刚挨上这个木椅,只听见轰的一声,这个木椅就像脆弱的方便面一样裂开了,而我们也因为来不及反应,双双跌坐在地上。

 

  我们对视了两秒钟,然后不约而同地大笑起来,我笑得眼泪都流了出来,而岸边露伴也好不到哪里去,他笑得都捂起了肚子。

 

  我们笑了好一会,两人都没起身的打算,干脆就这样一起席地而坐了,我选择性地忽略了这条昂贵的礼服裙沾上的泥点。

 

  “这趟出逃很浪漫啊,如果用在漫画里的话,应该很会女生的欢迎吧,你觉得呢?”

 

  “如果真的画出来了,我会毫不犹豫地买十本的喔。”

 

  “真是很高的赞美了。”

 

  “因为我很喜欢露伴老师嘛…”

 

  此时此刻实在是太适合表白了,我藏在心底多年的秘密就这样剖开来,揉在玩笑话里,捧给岸边露伴。

 

  “是吗?那么,要不要再来一支舞。”

 

  岸边露伴变魔法似的拿出一台随身听,把耳机的一端塞进了我的耳朵,是我没有听过的舞曲,但是很动人。

 

  是一首很适合在四下无人的时候和心上人一起共舞的歌曲。

 

  我从善如流地再次把手放到了他的手心。

 

  “要不要脱掉高跟鞋。”

 

  他说完这句话我才觉得自己的脚后跟隐隐作痛,看来应该是磨出血了。

 

  “当然。”

 

  我抬脚轻轻一甩,高跟鞋就从我的脚上脱落,和它一起落下的还有这十八年来的所有一切,然后我把鞋子踢到了一旁。

 

  虽然岸边露伴的步子还是很乱,但我已经逐渐适应了他的步伐,我不再试图引导他,而是和他一起,迈着凌乱的舞步,我们在月光之下,任性地起舞。

 

  我觉得只有和岸边露伴在一起的时候,我才是真实存在的。

 

  我牢牢盯着那双深绿色的眼睛,一曲终了的时候轻轻抱住了他。

 

  “谢谢你,岸边露伴。”

 

  “不用谢谢我,我才应该谢你给我带来了这么好的素材。”

 

  “你这个人,还真是和传闻中的一样让人讨厌。”

 

  “刚刚不是还是喜欢露伴老师吗?”

 

  “不过…就算你有臭脾气,任性妄为,还嘴硬,但我还是很喜欢露伴老师,毕竟你给我的温柔是前所未有的。”

 

  岸边露伴沉默了,是我太认真把他吓到了吗。

 

  “抱歉,一不小心就说了很冒犯的话。”

 

  “不…并不冒犯,应该怎么说呢,现在还不行,我现在太忙了,不适合去做一个恋爱对象。”

 

  岸边露伴的语气难得很认真,我听得出来他每一句话都在为我考虑,但我一时还是接受不了被拒绝的这个事实。

 

  我放开了环着他腰的双手。

 

  “露伴老师,别忘了你刚才说过会画进漫画里面的,我一定不止会买十本的。”

 

  我勉强挂着微笑,试图用俏皮话来转移话题,岸边露伴看我的眼神十分复杂,半晌过后,他才开口说:“一定会画下来的。”

 

  “那是时候该回家了。”

 

  “你的鞋子不要了吗?”

 

  “不要了,磨得我脚痛,再好看也没用。”

 

  岸边露伴送我回到了家,他说明天他就会回东京,如果我给他写信的话,他会勉为其难地回我几个字的。

 

  真是个傲娇透顶的任性鬼。

 

  我回到了房间,脱掉了那条紧紧的礼服裙,把书柜顶上的《少年jump》拿了下来,不知不觉漫画杂志就已经装满了整个箱子,我找出了1995年《红黑少年》开始连载的第一期,然后撕开了塑封膜。

 

  不愧是天才漫画家岸边露伴。

 

  不愧是我喜欢的人。

 

  故事真是相当有趣。

 

  后来,在填写志愿的时候,我破天荒地对父母的安排提出了反对,我寸步不让,势必要把自己喜欢的大学填上去,父母让步了,他们看着我有些感慨地说着:“你喜欢就好。”

 

  这句话听得我当时就落下了眼泪,如果他们一开始就对我说这句话,而不是“不要任性”那该有多好啊。

 

  我如愿收到了理想院校的录取通知书,和通知书一起来的还有岸边露伴的信,我把通知书给了我早就期待已久的父母。

 

  而我本人则是拿着岸边露伴的信躲进了房间。

 

  展平信纸,一开头就是大大的一句“为什么这么久都不给我写信?”,旁边还画了一个Q版的岸边露伴正在敲我的头。

 

  “噗嗤,幼稚死了这个人。”

 

  “不许笑,之前我说过的漫画已经画好了,我只画了一份手稿,给你一起寄过来了,记得把十份的钱打到我的账户上,我会记得每个月都催你的,哼哼。”

 

  我读完信上的内容,我拿出了信封里的漫画手稿。

 

  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从一个傲娇的小鬼初次到人生地不熟的东京,再到因为沉迷画画而被学校劝退然后不得已而转学,在新学校里他遇到了一个明明和他一样大却古板得不行的女孩。

 

  他对这个女孩很好奇,但又没办法接近她,这个女孩甚至走在路上遇到了都不会给他问好,本以为会成为擦肩而过的路人,却阴差阳错地在高中又被分到了一个班级。

 

  她终于向他搭话了,可是他却要开始准备漫画的连载了,最后一次见到她的时候,他觉得她很可怜,明明分外向往笼子外的世界,却故作姿态地把自己锁起来,他有点想要帮助她,因为他想要看到那双古井无波的眼睛里能够有明亮的色彩。

 

  但是却被她跑掉了,再一次见到她已经是毕业舞会了,她变了很多,挽起了头发,嘴巴上也涂上了口红,他一眼就在人群中看到她了,只是为什么她还不过来和他说话。

 

  好在后来他们还是一起跳了舞,一起登上了钟楼,一起经历了童话般的美好夜晚。

 

  故事的结局十分完美,他们一起在月光下交换了一个香甜的wen。

 

  漫画的最后,岸边露伴写了一句话。

 

  “考虑了好久,我觉得我也不是很忙,所以,要不要以后都陪我一起去取材?”

 

  我的眼泪早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砸在漫画手稿上,我连忙把手稿收起来,害怕我的眼泪弄花了墨。

 

  岸边露伴,怎么什么时候都这么傲娇。

 

  我踏进了大学的校园,而岸边露伴的漫画也越来越火,我们虽然都很忙,但每晚都会打一通电话,他会告诉我他取材路上的奇妙经历,我会告诉他我在校园的点滴。

 

  就这样我已经到了大四实习的时候,我大学期间成绩相当不错,收到了不少知名公司的offer,就在我纠结的时候,一封来自岸边露伴工作室的offer被放到了我的收信处。

 

  原本充满迷雾的前方瞬间豁然开朗,我订了前往杜王町的第一班航班。

 

  我拖着行李箱照着信上的住址挨户找去,没错就是这里了,只是为什么会有两个学生在岸边露伴家门口。

 

  “你们好…”

 

  我笑着朝两人打了个招呼。

 

  “你也是露伴老师的粉丝?”其中一个留着飞机头的男生问了一句,然后就被那个矮个子的男生扯了下衣服。

 

  “仗助你好笨啊,这肯定是老师的女朋友啦。”

 

  “我才不信那个露伴会有女朋友!”

 

  “谁说我不会有女朋友的,嗯?是你吗?仗!助!”

 

  岸边露伴打开门,露了半个身子出来,阴测测地看着那个叫仗助的男孩,说完以后才把目光转向我。

 

  “愣着干嘛,赶紧进屋,我可不想当着这两个臭小鬼和女朋友卿卿我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其实你很想秀给他们看的对吧。”

 

  我一边笑着一边朝岸边露伴走去,在那两个男生的面前用力抱紧了岸边露伴。

 

  “要不要亲一个呢?”

 

  我凑在他耳边轻轻吹了一口气。

 

  “…!”

 

  “你们快去上课了!”

 

  岸边露伴扶住了我的腰,把我拉进了家门,然后狠狠关上了门,然后我们就像漫画的最后一样交换了一个香甜的wen。

 

  至于那两个在门外大喊大叫的小男生,管他的呢。

 

】疯子● jojo岸边
升起,绿洲之中传来一些鼓乐声,我和岸边意识到时机到了,慢慢地寻声而去。   我看到了一个很宽阔的广场,其中是一个熊熊燃烧的巨大火把,周围围满了原住民,他们不管是男是都袒着上身,赤色的纹路遍布他们...
jojo岸边x你 3500+等着你光临!!● jojo同人● jojo岸边
,“喂喂,这个路怎么感觉是往老师家去的?” 亿泰挠挠聪明的大脑袋,“是吗?应该不是吧,这边房子虽然少但还是有几家的。 东方仗助迟疑的点点头,好像也是哦。 才怪!!这明明就是老师家吧?!东方仗助和...
【五条悟×你】区别对待(师生未交往设定,双向)● 咒术回战
原作者:林余歌   ·我真的不会写酸酸的恋爱TAT直接变沉重了 ·师生未交往设定,双向 ·又写太多以至于熬夜。裂开。   “这么好的天气,我们出去逛街吧?” “不了…”你放下手中的笔抻了个...
双向(咒回/梦)五条悟x我● 咒术回战
原作者:川越   文前提示: 1.五条悟x我(没名字) 2./梦 3.ooc有   我也不是没幻想过双向。   只是每每如此后,面对现实胃就会更痛,想得有多美,痛得就有多酸...
JOJO】对方相当有女子力的地方
。》   《哎哎哎!等等,别换啊!好看好看,这饭太好看了!(?)》     7.岸边   众所周知的————傲娇……   你知道那天你表白的时候他怎么说的吗?   “喂喂,我可没闲工夫谈恋爱啊...
排球——年下出动,请您签收 ● 排球少年向● 赤苇京治● 昼神幸郎● 濑见英太● 及川彻● 宫侑
原作者:悄悄乱写   排球——年下出动,请您签收【赤苇/昼神/濑见/及川/宫侑】 预警:if姐弟,会是何种情形?是一个听歌后突发的脑洞。有私设,第二人称,有长有短,OOC致歉。 PS:可以听这...
〖松田阵平x我〗眷念(私设松田阵平存活)大概是个双向的故事(?)● 名侦探柯南向● 警校组
原作者:樹   试一下第一人称   私设松田阵平存活 大概是个双向的故事(?)   盛夏暑气极重,远处沥青路面蒸腾出滚滚热浪。   明明是炎炎夏日,我却觉得如坠寒冰,刚才警视厅的同事告诉我,松田...
【夏】英文字母微小说 ● 妖尾● 夏● 妖精的尾巴● 纳兹● 西
。” “不要!我只要西!” “不要任性了纳兹!” 少女逐渐消失,“我快要走了,” “不要!不要走!” “不要虚空度日啊纳兹,记得要收拾房间,东西慢慢吃……”说到这里,少女也因淚水而说话哽塞。“好好活下去...
JOJO】牛郎JO店
ver.   几乎是全场最会玩,最能带动气氛的牛郎,和乔纳森,岸边一样是腰装,但是更骚气。   “呦,又见面啦,小姐!”   “人家今天带了龙舌兰来哦!”   一个提着两瓶上等龙舌兰身穿骚粉色长裙...
【王者】关于我与李白的双向● 王者荣耀
原作者:Fiercebark   *ooc致歉 *给@乐仟歌 的生贺,第一人称 *李白单人向,非正常式双向 *开始吧     (1)   李白今早给了我一封信。   一封带着酒...
【承太郎】疾走● JOJO向● 男神x你
原作者:写写   *第一人称BG,意识流。平行世界AU,部分情节有借鉴现实事件。   我一生都在奔跑。 穿过县境,越过废屋后郁郁葱葱的斜坡,便是空条老师的住宅。那斜坡很陡峭,用尽全力才能跑上去...
排球——你所不知的事 ● 排球少年向● 黑尾铁朗● 及川彻● 赤苇京治● 月岛萤● 牛岛若利
猛地回头,撞上了月岛玩味的眼神,“对不起,是我差点忘了!” 停下收拾书包的脚步,你强装淡定地走到月岛身边。这种事情居然也能忘记的吗?!你可是进贡了整整五大棉花糖才说服好友班长给你安排的,和你的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