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JO乙女】对线不要开小差(杀手Dio X 杀手少女)● 迪奥● dio

sodasinei 2020-10-28

原作者:Dio左激推海带

 

杀手DioX杀手少女

 

我是一个冷酷无情的杀手。

 

主要体现在我这不拘小节的外表和翻出来只有纸屑的裤兜。家徒四壁我冷,工作关系我寡。

 

如果我要找男友,绝对不会找同行。在这个男多女少人均冷酷无情的职业圈里,我百分之一百会被渣得连只翻的出纸屑的裤子都不剩。

 

最近我运气很好,我有了一个新的的雇主,五万美金要我杀一个叫Dio的男人。原因是他在一年前杀了我雇主的父母。

 

Dio我熟,我们混暗杀圈的都知道他,不过这名字多半也是假名,他是被认定的暗杀天才,行事隐秘为人低调只有极少人见过他的真面目。

 

“这个人,他可是我们行业的顶尖啊。”我拿着那张模糊不清的照片,我不知道我的雇主是怎么拿到的这张照片的。打听雇主的隐私是大忌,我只要杀人就行了,主要是我真的很缺钱。

 

“顶尖又怎样,不可以杀吗?”

 

“可以。”我抬起头看他,“但得加钱。”

 

最后我的雇主给了我十万美元的定金和两个月的时间,“我希望能在圣诞节结束之前拿到他的尸体。”

 

我的雇主很慷慨,不惜一切代价按照我说的为我租下了Dio的别墅旁边的一栋别墅,枪,子弹,工具或者人力,要什么给什么。他说我要是两个月内没有完成任务,就会亲自来为我盖上棺材板。

 

为了表达诚意,我亲手烤了一个蛋糕敲响了Dio家的房门。这个金发的男人从门缝里伸出半张脸,看了看我伪装得极其完美的人畜无害笑容和手里闻起来甜美吃起来也甜美的巧克力蛋糕。他将门敞开,身体完全展露在了我的面前。我在心中暗自嘲讽所谓天才杀手也不过如……

 

“你最好放下你的手提包。”他一只手捏起我端着蛋糕的盘子,手指拂过我的指甲盖,“你没发现吗?至少有两架机枪指着你的头。”

 

等等…这……

 

我花了半秒钟的时间反应过来,他这根本就是早早地布好了局就等我自投罗网,“你……”

 

我的枪对着他,他的枪对着我。我们就这样站在门口僵持着。已经入秋很久了,我穿着短袖,脊背上还起了一层薄汗。

 

暗杀如果被发现,那就不叫暗杀了。现在谁都不敢轻举妄动,没人想把命交代在一块黏黏糊糊的巧克力蛋糕面前。

 

“他花了多少钱要你杀我?”Dio将一把滴着水的叉子递给我,在太阳底下刺得人眼睛发疼。公平起见,我放下了我的隐形手枪,他撤了他的机枪。我们坐在他种满绣球花还挖了池塘养了两条小鱼的花园里吃我做的巧克力蛋糕。

 

“五十万。”我说。

 

Dio嗤笑了一声,优雅地切下一小块蛋糕,看我先吃了才动口,“五十万不值得你卖命。”

 

“嗯哼。”我不置可否,“你这是觉得自己只值五十万不甘心了吗?”

 

“当然不是。”Dio笑起来,他的两颗尖尖的虎牙抵着下唇,有种少年气的飒爽。我猜他比我大不了两三岁,能爬上圈内传奇的位置,应该是个天才。

 

不过我并不觉得我比他差。

 

“这五十万是你的身价,不是我的。”Dio拿叉子指着我,我看着他手指上漂亮的宝石戒指,羡慕嫉妒恨。

 

我从Dio那里了解到有人雇了他来杀我,因为我杀了他雇主的姐姐。我完全不记得这回事,我杀过的人太多了。

 

“劳拉?还是凯伦?”我仔细回忆着我杀过的女性。Dio摇摇头,告诉我休想套他的话。

 

“你告诉我的这些,有多少可信度?”Dio撑着脑袋看向我,那双红色的眼睛像是蛇瞳一样慎人。我不吃他这一套。

 

“五成五吧,你呢?”

 

“三七。”他又咧开嘴笑了,像是打游戏获胜了的孩子。

 

我们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既然已经知道了对方的身份,再想暗着来就更难了。这几乎意味着我们必定会拉开一场持久战,最后身心俱疲。我有点儿后悔接这个活了,但如果我不接,Dio也会杀我。

 

“嘿,这太难了。”我扶住额头,“不如我们公平竞争,平时各搞各的暗杀,然后每个礼拜五我们休战,怎么样?”

 

这只是玩笑话,杀手怎么可能会有休息日。但也许是我的表情过于挑衅,Dio冷哼了一声对我这个初出茅庐的后辈表达了轻蔑之情。“用不了那么麻烦,你活不到下一个周五。”

 

今天就是周五,该是休战的日子。为了表示诚意,我告诉他我趁他洗勺子的时候往他的蛋糕里下了药。

 

“你以为我给你的叉子里没有动手脚吗?”

 

药不是什么猛药,吃进去的也不多。我俩扣着喉咙吐了一地之后我又拉了一晚上的稀,倒是也没死。

 

之后的一个礼拜我每天都在和生死赛跑,Dio比我高明的多,我不敢再站在床边,不能网购,连出门的次数都不得不减少。我上次在他家安装的微型监视器几乎立刻就被发现。而我则在衣服里发现了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安装上的定位器还发现了来盯梢的线人。

 

周四晚上十一点的时候我差一点就被射死在我的梳妆台前。

 

Dio几乎每一分钟都在想办法搞死我,我也是如此。

 

我站在弹孔边收拾残局,零点钟声一过就收到了一条匿名短信。

 

“周五好。”他说。

 

我们见了面,穿了没有口袋的短袖,把手机和钱包打开了扔在地上互相检查。我瞧见他往我的手机壳后面塞了一个新的定位芯片,但是没关系,因为我也是这么干的。他拿到了他的手机之后立刻扔了出去,这无辜的机器立刻就在半空中爆炸了。

 

“停战日!”他强调。

 

我扯下手机壳后的芯片,“你先动的手。”

 

“不如我们去散个步?”Dio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皮靴,“和你打了一周,我都没去买秋季新款。”

 

我喝着他给我买的拿铁,站在商店里看着他试鞋,“我之前有个雇主,只给我两万美金,要我去杀一个和政府要员勾结的意大利商人。要求还特别多。还有一个要我手法华丽一点,现场残忍一点……我是杀手,又不是艺术家。”

 

 

“但你还是去做了吧。”Dio系上马丁靴的鞋带,侧过头来看着我。我认为Dio很真诚,至少他说话的时候总是会看着我的眼睛。而不是背过身或者只是通过邮件传话。

 

“我缺钱。”我说,“我妈欠了好大一笔赌债,只能由我来还。”

 

“我就说。”Dio笑得肩膀都颤动起来,低低的声线微微上扬,带着点戏谑的味道,“你就不适合干这行。”

 

“草。”我骂道,“你也这么说,我不够干脆利落吗?”

 

“你不够无情。”Dio坐直身子,把自己的银行卡递给侍者,开始和我冷静分析,“我听说过你。”

 

“您听说过我?”我故意夸张地做出受宠若惊的表情,“我的荣幸。”

 

“你很有潜力。但你要不是没有办法,你是不会干这个的。”Dio一语中的,“你原本打算这一票干完就金盆洗手吧。哪那么容易逃掉。”

 

我没想到Dio连这都查到了。确实,高利贷还差最后五十万,我就还完了。以后我定不会再卖命。

 

我实在怕死,怕的要命。

 

“你怕死,怕的要命。”Dio勾起唇角,走过来来拍拍我的脑袋。他换上了新鞋,随手就将旧的丢进了垃圾桶里,“还有八个小时到明天。我们接着去哪里玩?”

 

自从遇到了Dio,我的每一天都是我的世界末日。他下手越来越狠,我从能够勉强反击到为了自保奔波劳累。我有一次差点成功,但被他发现拉着一个十岁的小男孩当挡箭牌,我无法确保不会误伤,放弃了这次机会。

 

我不该当个杀手。面对目标以外的普通人,我无法做到“干脆利落。”

 

“你憔悴了。”Dio怜惜地用手指抚摸过我的脸。惯例地检查了随身物品,我们又开始一日友谊。我不知道为什么周五总要一起过,也许就是觉得敌人放在眼皮子低下才最安心。

 

Dio带着我到处逛,我们吃遍了几乎一整条街。然后在法餐厅吃烛光晚餐。Dio像个真正的绅士那样优雅浪漫,他的情话从来的说不完,也不会吝啬他的笑容。这些都是笑话,是戏码。

 

“你也不适合当杀手。”我只沾了一点酒,但Dio已经续了两次杯。他不介意微醺,但我得时刻保持清醒。

 

“哦?”

 

“你什么都会,干什么不比当杀手好?”

 

“来钱快。”他朝我举杯,轻轻碰了碰我的杯子,昂贵的玻璃器皿发出比乐器更清澈动听的声音。

 

我赞同他,“确实。”

 

“我下周一定要杀了你。”下周五就是圣诞节。

 

Dio懒洋洋地接下了我的挑衅,“那我也动真格了。”

 

他挽着我的手臂晃荡着回家。夜风有些凉,吹散了Dio和我身上的酒气和热气。还有四个小时,我们就又要做敌人了。

 

一个小男孩在我身边摔倒,我下意识地就脱开Dio的手去搀扶他,男孩的母亲向我道谢,我一时紧张地不知道该怎么呼吸,竟然逃跑一样地冲了出去。

 

我和普通人交流的时候总会紧张,我潜意识中总觉得我会控制不住自己地伤害到他们。

 

“你不适合做杀手。”Dio追上来。

 

“你难道会因此放过我吗?”我问他,看上去像是玩笑,其实半真半假。

 

“你会放过我吗?”Dio反问我。

 

“不会。”我的回答果断而坚定。

 

我看着他用钥匙开门,朝我挥了挥手再消失在我的视野里。

 

我第一次觉得我手中的枪支是那么的沉重。

 

我做好了给Dio最后一击的打算。在周五,在圣诞节。这是我任务的死期,也该是Dio的死期了。

 

我一整个礼拜都在回想和Dio相处的每个周五,躲避他无情的枪火,刺刀和小型炸药。我寸步难行,但只要熬到周五……

 

周四的晚上,我的雇主死了。

 

被不知道谁暗杀了。肯定不是Dio,他一整个礼拜都在对我进行狂轰滥炸,没有那个空闲。他也不屑为了自己的命买凶杀人。但我还是给他去了电话。

 

“兄弟,你为了活命可够拼的啊。”

 

他听了我的遭遇足足笑了五分钟,然后告诉我没有退路了,我还是得和他决一死战。

 

“不过为了安慰你,明天可以请你去马丁街吃意大利肉酱面。”Dio在电话那头的语气很轻巧。

 

“谁要吃那玩意。”我没好气,满脑子只想着自己的佣金没了该怎么还我妈的高利贷。被Dio追杀着我根本没法再去接单。

 

“奶汁通心粉也很好吃。”我听见电话那头Dio站起身,然后走动了一段,随即电话那头响起呼呼是风声,他似乎有急事,不等我回答就要挂断电话。

 

“圣诞快乐——”他说。

 

但是他没能收到我的“你也是。”

 

时钟刚好从二十三点五十九分五十九秒走到零点,街道上的欢呼和烟火掩盖下了微型炸弹的爆炸声。

 

没人知道这个街区死了一个女杀手。

 

FIN

 

JOJO】moonbeam(子/Dio)● dio
原作者:Dio左激推海带   子/Dio 为了方便转换视角所以是第三人称。 ooc预警 主有名字 主要内容就是死去的Dio穿越到过去见自己的青梅竹马   Dio没有想到的是曾经救下他的日出...
JOJO】荒木庄神奇生物商店(荒木庄X你)● dio● 吉良吉影● 亚波罗
原作者:Dio左激推海带   荒木庄X你   你一边玩手机一边往前走,结果抬头发现自己走岔了路进入一条陌生的小巷。街边不断重复的景象使你慌了神。最后又饿又渴的你不得不走向了这条街上唯一一家店铺...
JOJO】纳喀索斯(子Dio X 我)● dio
糯的棉花糖,把湿润滑腻的唾液吞进肚子里,还得赞美他略显糟糕的吻技。变声期的少年声线已经不是难分性别的清脆同音,他学会着压低声线趴在我肩头说话说莎士比亚,说荷马德赛,血染的悲壮,搏杀和战斗,艳阳和受伤...
JOJO】峡谷一线牵,珍惜这段缘(演员Dio X 爱豆小姐姐)● dio
原作者:Dio左激推海带   演员DioX爱豆小姐姐  4k字一发完   一天的彩排结束,刚好今天是《JOJO的奇妙冒险星辰远征军》的最后一集,我打定主意就算熬夜熬死也要看完。    果然,就是邪恶...
JOJO】下雨天适合撒娇( Dio/乔鲁诺X你)●
原作者:Dio左激推海带   ooc   Dio/乔鲁诺X你 今天状态太差了,让我休息一下,所以只有取悦自己的两篇小段子。休息归休息,咕咕是不可能咕咕的。   Dio    并不是倾盆大雨...
JOJO】从背后靠近(Dio/花京院/龙舌兰姑娘X我)● ● 花京院典明● 乔瑟夫乔斯达
原作者:Dio左激推海带   Dio/花京院/龙舌兰姑娘X我   Dio   Dio着我站在整面墙的书架前,他的外套紧紧地包裹着躯体,绷出手臂上好看的肌肉线条,以及若隐若现的腰线Dio的上衣...
JOJO】巫师到底吃不吃小孩儿(Dio X 我)● dio
,从邻居的闲言碎语中了解到国王要找到一个拥有独角兽的心的人要用他的心脏来打败入侵王城的恶龙。   来来往往的马蹄践踏着地面上腐烂的露出白瓤的青瓜,父母要我出门,可我仍旧那日见到的神秘男人念念不忘...
JOJO】我的伯父Dio(亲情向主Dio X 我部分乔纳森X我)●
原作者:Dio左激推海带   亲情向主DioX我部分乔纳森X我   我选个半夜回家,就是不想让我爸发现我的纹身。暗搓搓地开了门,还没等探头去张望一眼门就被猛得拉开。扒着门重心不稳的我差点扑进面前那人...
JOJO】我和Dio大人互换灵魂了该怎么办(Dio X 我)● dio
原作者:Dio左激推海带   ooc  DioX我  七日变灵魂互换设定。    第一天    我现在坐在Dio的椅子上。也许在黑暗中谁都看不到,其实我的腿都在狂抖。    Dio的手下在向我...
JOJO】凝视你(波鲁那雷夫/支仓未起隆/Dio X 你)● dio
原作者:Dio左激推海带   ooc  波鲁那雷夫/支仓未起隆/DioX你  我来了,我来了我带着我无脑甜的ooc小段子走来了。     波鲁那雷夫    你正在专心致志地对付着碟子里的巧克力...
JOJO】当他们听到“喜欢他们死的好”的言论时● ● 荒木庄● 吉良吉影● 亚波罗● 卡兹● dio
。      荒木庄X我    一排排的弹幕飘过,遮住了他在阳光下化为灰烬的身影。我拿着抽纸酝酿好情绪准备号啕大哭,一条刺眼的弹幕刷过。    “Dio哪里好?死的好。”    紧接着这样类似的话铺满了整个...
JOJO】荣誉(Dio X 我)● dio
原作者:Dio左激推海带   DioX我 也许不算(?)   我曾经是个英雄。   我打败了三任魔王,每一任都是一样的残忍,粗暴,又没品。我踩着冰冷的石台阶往上,空旷的洞穴里回荡着我孤独的脚步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