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JO乙女】等我变龙吓死你们(支仓未起隆X我)

sodasinei 2020-10-28

原作者:Dio左激推海带

 

支仓未起隆X我

 

教学楼里正在上课,而我正蹲在花坛下数蚂蚁。

 

“我当然不用去上课。”我直起身子,背对着身后的来人,“因为我是龙。”

 

教导主任当然不相信我的鬼话,把我抓进办公室里要我写检讨。我肯定不会写,一脚踹翻了椅子指着被我吓坏了的老师威胁。

 

“等我变成龙了第一个就吓死你。”

 

教导主任建议我爸妈带我去参加心理辅导,但他们觉得根本不用,只要我每次测验都能拿全A的成绩回家给他们签字,其余的一概不管。

 

“我。”我抬起头看着眼前这个略高的年轻人,他的校服上幽浮和莫比乌斯环的饰品,“是龙。”

 

“我看你是个不一般的年轻人。有我罩着,没人敢欺负你。”

 

我颇为得意地将我的措辞一股脑儿地倒出来,朝他伸出手示意要和他结为盟友。

 

“你看出来了?”他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欣喜,握住了我的手认真地上下摇了摇,“我是个外星人。”

 

“……”

 

“……”

 

外星人?这是什么新型中二病吗?虽然这样想着,但我还是那张沉着冷静透露着三分孤高七分赏识的脸。作为龙,不光心理素质要好,面对无法进行下去的话题时也要会演。鬼知道他是个外星人,我和他搭讪的原因只是因为他看上去独来独往没什么朋友的样子,那我龙大人就只能勉为其难地同情他一下……

 

“我正要去找我的朋友哦,你可以和我一起。”

 

咔擦一声,有什么东西在我心里碎掉了。反正绝对不是我的自尊心和那倔强的孤独。

 

“啊?你在这里!”一个梳着看起来很Q弹的牛排头的高中生朝这里跑来,还有一个和他相似的缩水版发型的小子跟在他后头。

 

“这就是你的朋友吗?哼,真是奇怪的家伙呢。”我抱起手臂眼神不屑。柔弱的贱民怎么配和我龙大人的同盟做朋友?

 

“啊——未起隆,这是你朋友吗?没想到你认识到这么可爱的女孩子啦?可恶!”缩水版牛排头的那个男人愤恨地咬牙切齿。既然都夸我可爱那就是有意示弱的意思嘛,那我也不是不可以勉为其难地接受下他当我的小弟。

 

“我们正好要去仗助家打游戏哦?你要一起来吗?”

 

牛排头拎起手中的塑料袋晃了晃,“我们刚好还买了布丁哦。”

 

他?他居然觉得我龙大人会为了区区布丁和贱民混在一起去玩什么无聊的游戏吗?“哼…可笑。”

 

算了,布丁真好吃。

 

只是未起隆的眼神太过热切,我根本没法拒绝而已!

 

“我可是高贵的龙。”我叼着酱油味的米饼咔擦咔擦地啃着,快而恨地敲击着摁键。很快这个叫仗助的牛排头就败下阵来,大叫着可恶向后倒在地毯上。

 

“那你确实是会和未起隆合得来的类型呢。”仗助腾地坐起来,勾着旁边这个沉默白发高中生的肩膀,将他摇晃地东倒西歪,“未起隆是个外星人呢 。”

 

白发高中生纯粹的绿眼睛一眨不眨地看向我,他的声音浅淡而平稳,很难听出掺杂其中的情绪,“遇到和自己一样的非人类,很幸运呢。”

 

“诶?等等——”亿泰凑过来,捏着下巴用探究的眼神打量起我来,“你有什么证据证明自己是龙吗?”

 

“当然咯。”提到这个我便得意起来,“因为我祖父的祖父的祖父那辈就是龙啦。”

 

“所以我聪明又强大,总有一天也会变成龙的。”

 

“也就是说——”仗助盘着腿抱着手臂闭起眼睛,一副沉思的小老头的模样,“你现在没法变成龙咯?”

 

“喂喂——这根本不能证明你是龙啊?该不是中二病吧。”亿泰探究的眼神更深了,我猜他想大笑但碍于“可爱女生”的情面还是忍住了。

 

“哼——难道我的智慧没法证明吗?”我晃了晃手柄,炫耀起我高超的游戏水平,“实不相瞒我可是天才。像莫扎特,梵高,爱因斯坦这类的天才也都有可能是龙哦,只不过是他们一辈子都没能有办法变成龙而已。”

 

“那你怎么能有把握自己一定就会变成龙呢?”仗助紧追不舍。电视屏幕里的游戏角色一直在他的无意识操纵下到处乱转。

 

他戳到了我的痛处。

 

我现在确实没法变成龙,我只是相信在不久的将来自己一定会变成龙。“拜托,我有一定要变成龙的理由。”

 

“我相信你。”一直没说话的未起隆突然开口,他握住我的手一脸的正经,眼神里好像下定了重大决心那样坚定,“你第一眼就能看出我是外星人,还那么相信我。”

 

“所以我也相信你。”

 

未起隆当着认认真真地思考起了变龙的方案来,仗助建议他变来试试看,他很惋惜地表示自己只能变成没有生命的物品而已。

 

“只要是物品什么都能变吗?”我略微惊奇。

 

“真的哦。”说着他很效率地把自己变成了一个装着可乐的茶杯。

 

“真棒。”我面无表情地鼓鼓掌,只是可以变成无机物而已,比起我可以变成龙还差很多。

 

我和未起隆开始经常一起回家。没了亿泰和仗助气氛就总是不怎么热烈。我常常想着要不要和未起隆像是普通的哥们那样在放学路上买炸土豆或者一起去吃乌冬面。

结果每次都在等他先开口邀请我而错过机会。未起隆不是话少的人,但确实不太会找话题。和朋友一起结伴回家才叫青春,我打电话要我爸妈不用找人来接我回家,跟着未起隆搭上电车。我和他并肩挤在上班族中间望着窗户外发呆。

 

“你看。”未起隆微微抬起下巴向我示意,玻璃窗上飘着细细的水珠,很快就变得越来越密集,但天却还是亮堂的白茫茫一片,金红的夕阳斜照下来,波光粼粼的河水冲刷着堤坝。一些学生把书包挡在头顶避雨。

 

“太阳雨哦。”我说,“很特别。”

 

未起隆沉默了一会儿,我抬起头看向他。没什么波动的绿眼睛里倒映着窗外的电线杆,好一会儿才配合着我问出“是吗?”

 

“嘛——很反常啊。”我把头扭回去,“下太阳雨是有狐狸出嫁了哦。”

 

“嗯。是没有听过的说法呢。”未起隆点点头,“我在杂志上看到太阳雨形成的原因是水蒸气还未大量形成的时候受到一阵冷空气的对流哦。”

 

“真是官方啊,未起隆。”我回答到。这个我当然也知道,但还是狐狸出嫁的故事更加吸引人一点,“你们外星人不应该更有想象力才对吗?”

 

“是吗?”未起隆语气平淡,抬起手将垂在前面的头发撩回耳后。“也许我没有什么想象力天赋。”

 

如果想要变成龙是需要特定的天气之下呢?

 

我突然像是开了窍。

 

“我知道了!未起隆!我们快点下车。”

 

无辜的外星人被我拖下了电车也毫无怨言,即使还有两站才到他住的街区。我像是脱缰了的马一样疯跑,龙优越的体能让我越跑越快也不会感觉到很累。

我张开手臂,在河沿边感受呼呼吹来的风。最后松开了未起隆的袖子肆意地狂奔。明明踏踏实实地踩在地面上,却感觉要腾空飞起。夕阳逐渐落下,天边橘红隐约可见。我终于无力下来,踢开了草坪上不知被哪个没有公德心的人丢下的塑料瓶大咧咧地坐下。地面潮湿泥泞,我的裙子后面一定灰了。

 

无所谓,大晚上的谁看的见谁呢?

 

雨没有停下的趋势,反而越下越大。白衬衫隐隐透出肉色。未起隆的长发贴着他的皮肤,改过的校服也湿透了,粘在身上上一定不怎么舒服,但他没有什么怨言,只是定定待在我身边等我接下去的指令。未起隆湿答答的睫毛像沾着雨露扑朔翅膀的蝶。

 

真是好景色。我想吻吻这个严肃又善良的外星人。龙就该想到做到,我爬起来朝他扑去,我忠诚的盟友稳稳接住了我。未起隆的嘴唇上沾满湿润冰冷的雨露,口腔里温热柔软。看来外星人也和人类没有什么区别嘛。我满意地松开了他,撩开自己遮挡视线的刘海,潇洒地挥挥手要他跟上来。

 

“没有变成龙诶。”未起隆的语气里透露着小心翼翼,他还记着这个目的,而我早在疯跑的时候忘的一干二净。我不由地同情起他,拍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抚,“没关系,还有一次机会。如果淋了雨回家感冒了的话说不定会因为身体太虚弱变成龙呢?”

 

“所以……”亿泰听着我的赘述陷入沉思,他是个很好的听众,面前的草莓芭菲都快要化掉了,“你到底有变成龙吗?”

 

“没有。”我说,“因为我是龙,所以身体强壮,根本就不会感冒。”

 

“让我想想到底该怎么反驳你的逻辑。”仗助听着我们鬼扯,突然发现了盲点,“等等?你俩接吻了?”

 

“这大概是实验的一部分。”未起隆帮我解释,“但是我听说这个动作在人类社会里似乎很亲密。”

 

完咯,这个天然呆外星人要发现我占他便宜了。

 

“所以我希望你有天可以处于真心地来和我接吻。”未起隆一脸的严肃,我有理由怀疑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说什么。

 

以至于我根本就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回答他。亿泰的勺子吧嗒一声打在桌子上,打裂了自己,也打裂了无止境的沉默。

 

“其实,我对龙大人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未起隆很困惑,手臂搁在桌面上身体前倾靠近了我。

 

只有未起隆一个人类懂礼貌,知道要称呼我为龙大人,我就不计较他没有加上“伟大的”这三个子前缀了。

 

“啊,我知道哦。”亿泰一副很懂的样子,“就是喜欢吧。就是男人对女人那种。”

 

“你在胡说什么啊亿泰!”我虽然这样表情嫌弃,但心脏倒是诚实地咚咚狂跳起来,就和昨晚和未起隆接吻的时候一样。

 

“什么是喜欢?”未起隆困惑的表情转向了亿泰,“是一种表达高兴的情绪吗?”

 

“就是你看到龙妹的时候会心跳加快想要和她亲密接触这种感觉哦。”就连仗助也开始瞎起哄。

 

“未起隆根本不会有这种感觉吧。”我争着帮未起隆否决掉。这个天然呆电波系怎么可能会有这种心情要是被他本人当面否决只会更尴尬,有损我龙的颜面。

 

未起隆像是结束了思考那样突然站起来,吓了我一跳。“亿泰说的感觉我有哦,简单的人情世故我还是能理解的啊。”

 

“我和龙大人待在一起的时候就会很高兴。”真不愧是未起隆。眼睛都不眨地轻易说出了类似表白的话。

 

“不行哦,龙可是很长寿的生物。你们这种短命生物对我来说只是消亡只是弹指一挥间哦。”

 

我为什么在说这种只要寿命合适我们就是天生绝配的这种话?我不该给这个外星人机会。龙族很高贵,男人没机会。

 

“嗯……说实话,我今年已经216岁啦。”未起隆真的以为问题出在这里,平静地和我袒露出他的年龄实情。

 

谁管你几岁啦?我才不喜欢你啊未起隆。我的内心这样咆哮着。我一定要义正言辞地拒绝掉他。“你…勉为其难答应你交往也不是不可以。”

 

FIN

 

JOJO】先生变成了动物该如何安抚他?(Dio/吉良吉影/X你)
原作者:Dio左激推海带   极度ooc预警 Dio/吉良吉影/X你   Dio-黄金蟒   Dio变成了一条黄金蟒。他血红色的眼睛正直直地盯着,时不时吐出粉色的舌头发出嘶嘶声,知道它在...
JOJO】凝视你(波鲁那雷夫//Dio X 你)● dio● 迪奥
原作者:Dio左激推海带   ooc  波鲁那雷夫//DioX你  来了,来了带着无脑甜的ooc小段子走来了。     波鲁那雷夫    你正在专心致志地对付着碟子里的巧克力...
JOJO】虽然失去了兄弟但有了男友似乎也不错。(承太郎X)● JOJO● 空条承太郎
原作者:Dio左激推海带   ooc  承太郎X    承太郎背着夕阳朝伸出手来。他稍显急促地喘着气儿,尚显稚嫩的脸颊上沾上了些许泥土,黑色的自然卷短发稍显凌乱,但对比就显得体面很多。...
【海贼王向同人】当你们去逛百货公司● 多弗朗明哥● 克洛克达尔● 尤斯塔斯基德● 路飞● 索● 山治
倒觉得没什么人多在一起热闹嘛。   【XX酱你看这串蜘蛛项链,让想起了某个胆小鬼小时候一看到蜘蛛都得不敢乱动。】三兄弟开始日常嘲讽山治。   【你们三个混蛋!】   【哈哈哈,这让想起了...
JOJO】咱村的压路机被你承包了(Dio X )● 迪奥● dio
出去,一把推开Dio,将那被小白莲丢进泥里的钢笔恶狠狠得踢飞。   “Dio,你们关系什么时候得那么好了,连礼物都送上了哦。”眼眶红红地朝着Dio大吼,像一只发疯的母狮子。也顾不上新的红皮鞋鞋跟压...
【承太郎♀】小女孩 ● jojo
。 不知道第几个亲吻,飘落在唇齿间。   感觉自己太久没写东西退步了好多……看了将近一年的jojo终于打算自己亲手写一篇,承太郎永远是的心头好但是又太馋小姐姐了……呜,女孩子真好,大姐姐真好...
向】关于你们约会的场合 #的英雄学院向 #霍克斯 #相泽消太 #绿谷出久 #爆豪胜己 #轰焦冻 #欧尔麦特 #荼毘 #男神x
如与眼前的少年独处时的小小幸福。 “然后就可以在这点得到f(x)的最大值是……”似乎是感应到了你的视线,绿谷出久的声音顿了顿,抬头有些紧张地摸了摸自己的脸:“……那个,脸上有什么...
JOJO】从背后靠近(Dio/花京院/舌兰姑娘X)● 迪奥● 花京院典明● 乔瑟夫乔斯达
原作者:Dio左激推海带   Dio/花京院/舌兰姑娘X   Dio   Dio背对着站在整面墙的书架前,他的外套紧紧地包裹着躯体,绷出手臂上好看的肌肉线条,以及若隐若现的腰线。Dio的上衣...
sodasinei【翻译练习】萩原朔太郎「芥川竜之介の
sodasinei转载,译者:末摘   芥川之介之 萩原朔太郎   (一)   七月二十五日,正旅居于汤岛温泉的落合楼。吃早饭时,服务生无意地向打听道:   “您知道那位叫芥川的小说家吗...
【试译·萩原朔太郎】芥川之介之(上) #翻译 #日本文学
?” 因吃惊而反问。自杀?芥川之介?这怎么可能呢。但不可思议的是,这消息的根源,却令人感到了不能否定的确实性。以防万一,更让女佣替拿来报纸。但在看到报纸之时,便已处于本能的异常直觉,断定这变故...
“是你在尽头” #火影忍者向 #旗木卡卡西 #宇智波斑 #千手扉间 #千手柱间
,双手搂住你的腰。 “那样…………要……和你一……把……头发……得……像你现在这么……白……” “那可能有点困难,这是天生的,普通老去的话不会这么白的。” 病房里是你们说话的声音,护士小姐听着...
JOJO的伯父Dio(亲情向主Dio X 部分乔纳森X)● 迪奥
原作者:Dio左激推海带   亲情向主DioX部分乔纳森X   选个半夜回家,就是不想让爸发现的纹身。暗搓搓地开了门,还没探头去张望一眼门就被猛得拉开。扒着门重心不稳的差点扑进面前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