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JO乙女】劣质烟酒(囚犯Dio)● 迪奥● dio

sodasinei 2020-10-28

原作者:Dio左激推海带

 

囚犯Dio

女主有名字

第三人称叙述

之前写过一个开头就被屏蔽了,干脆全写完了一起发了

 

多娜在消毒药水味浓重的医疗室清醒,她仍然处于惊吓的余韵中,下意识缩起双腿,双目无神地盯着天花板。多娜的头发鲜艳得像是红色的塑料,即使她再如何地遮遮掩掩躲躲藏藏也躲不过监狱里探寻的视线,她咬坏了想对她图谋不轨的男性囚犯的手指,被一耳光扇得晕头转向。

 

“反抗只会徒增痛苦,你该学会寻求帮助。在监狱里你注定没法独善其身。”坐在她身边一个床位的金发男人啪地一声合上手中厚重的书,半侧过身子,单手撑着脑袋喊她,他的动作轻松随意,不像是受着伤,见多娜被他的声音吸引来目光,扯起嘴角露出一个浅淡的笑容,“Dio•Brando,也许有幸能与您结识。”

 

多娜警惕地握起拳头,下意识展露出防御的姿态,从喉咙里发出悲戚的呜咽。她的脸仍然肿着,冰袋冻得她嘴角发麻,有些难以开口说话。她见到Dio高大的身躯便忍不住瑟缩着后退。

 

“嘿…别怕,别怕。”Dio坐起身子安抚她甚至主动抬起双手张开五指表达自己并没有恶意,“可没人那么好心送个陌生人来这,我想知道你的名字应该不过分吧。”

 

Dio眨着眼,他看上去很年轻大约只有二十一二岁的模样,一头金灿灿的头发在昏暗的灯下反着冰冷的光。

 

“多娜。”多娜咽了口唾沫,坐起身子微微鞠躬,“谢…谢谢你。”

 

多娜小心翼翼地观察着这个叫Dio的青年,他看上去年轻活力,但还未沾染过血腥气的女人敏感多疑,她的直觉告诉她这个青年并不像他表现的那样亲切。再说,监狱里能有多少无辜的好人呢?

 

“别紧张,小姐。”Dio从床位上爬起来,去柜子的顶上摸出一条速溶咖啡,“喝咖啡吗?还是要茶?”

 

“我很无聊。”Dio见她没有反应,自顾自地往下说,他的声音低沉平缓,具有安抚人心的魔力,“我可不想回去那个恶臭的箱子里,那帮蠢猪甚至不冲厕所。”

 

Dio的脸上闪过明显的厌恶,“还是这里更干净一些。”Dio他挥了挥手里的书籍,“或者你想看看书,还是……”

 

Dio的话被多娜的眼泪打断,她盯着Dio看了一会儿,面无表情地无声哭泣,她忧郁的蓝眼睛里掀起海啸一般汹涌的浪涛,不一会儿便嚎啕大哭起来,Dio•Brando表现得就像一个真正的青涩少年那样慌张,丢下手里的咖啡疾步走去安慰这可怜的女人。

 

“我没有杀我的邻居,我没想偷他的钱。”多娜终于开口诉诸她的不幸,她双手捂着脸低声抽泣。Dio只好充当她的倚靠,好让她的脑袋有个依处,多娜抬起她氤氲着水汽的海蓝色眼睛饶是Dio也有那么点心跳加快。

 

尚还天真的少女像抓住了崩溃边缘的救命稻草那样,向着这个这个唯一表露过善意的青年倾吐苦水,未曾想到过这只是一朵将她卷入深渊的惊浪。“相信我。”

 

“这可不好办。”Dio故作苦恼地耸耸肩,翻转双手握住多娜的双腕,像是要把主动权抓回自己的手心里。“毕竟我可不是法官。”

 

Dio拉起小鹿的手指,带她去看自己的收藏品,一些反复翻阅到卷边的藏书,速溶咖啡,没有标签的酒,一些止痛药,甚至还有一柄管制刀具。

 

“只要有钱就什么都能有。”Dio将把柄小刀重新用报纸包起来收进砖缝里。他还藏着一把枪,不过他并不打算展示给这个新认识的朋友看。

 

多娜无比地信任Dio,将他当做唯一的依靠。她毫无办法,只能依附于这个算得上温柔的金发囚犯,尽管他偶尔会控制不住脾气地急躁起来,不过他很快就能调整情绪,恢复令人安心的笑容。

 

Dio要走了多娜手里狱警每月分发的尼古丁贴片,囚犯们用这玩意儿戒烟瘾,可有不少人将它浸在茶叶里包进纸里自制烟卷再用插座里冒的火星点燃它。一根可以抽上五六口,聊胜于无。多娜试了一次就被呛得不行,剩的几根就几便士卖给起了烟瘾的其他囚犯。Dio偶尔会教她点好玩的,监狱里的时光实在难熬。犯人们大多闲地长霉,无比擅长用可以无限挥霍的时间干点有的没的事儿。例如Dio教她用苹果和面包酿酒,再用纸过滤进杯子里,一次就得那么点儿,酒液混浊粘稠味甜但后劲大,多娜尝了两口脸就发红,最后全归了Dio。

 

他们偶尔畅谈,多是多娜说,Dio扮演倾听者。比起多娜的惶恐不安,Dio聊起他入狱的理由显得那么轻描淡写。

 

“我十五岁就在这里生活,原因是我从一个出租车司机的口袋里偷走了20欧的零钱。”

 

“只因为盗窃吗?”多娜感到不可思议因为20欧的盗窃罪会被这样重罚。

 

“他用报警威胁我,我就用他削水果的小刀杀了他。”Dio抬起头用手指比了比自己喉结的位置,“从这里横切了一刀,他很快就断气了。”

 

Dio为自己泡了一杯咖啡,他犯过比这更重的罪,但他还暂且不想吓坏这个脸色苍白的小可怜。他自己是黑户,不怕死又什么都敢干,花了五六年一步一步从监狱的底层爬上来,手上沾的血一辈子干不透。多娜从小就被父母好好保护,入狱之前还没出过学校,单纯得就像一片雪。

 

饶是多娜也会察觉到Dio的不一般,偶尔会有其他囚犯来找他说话,多娜每次都自觉回避。她害怕听到任何东西,况且那些囚犯毫不掩饰得将贪婪的眼神落在她的身上。

 

“他们都来找你帮忙吗?”多娜随口问起,她背靠着落灰的窗户,望着地面出神。监狱日子不好过。监狱是一做染缸,但多娜仍然想要保持自己毫无用处的纯洁,那必然会面对无尽的排斥和明里暗里的绊子。

 

“多娜也想我帮忙?”Dio不忙回答她的问题,转头就反问她。他对多娜想拜托他做的事情很感兴趣,“怎么样?是什么事情呢?”

 

“我…能有什么事。”多娜垂下眼睛。说到底Dio也没有帮助她的义务,她也不愿Dio卷入她的麻烦。

 

Dio伸手勾住她的肩膀,“如果任人宰割,是活不到出狱那天的。”

 

“怎么样?我帮你杀掉他吧。”Dio低下头视线落在多娜因为长期挨饿而格外突出的锁骨上。如果复仇的话,并不需要付出生命那样高的代价。

 

猥亵多娜的那个囚犯第二天就死了。他的尸体在衣橱里被发现,烂得不成样子。多娜向Dio支付了所谓的代价。她用牙齿咬开金属拉链,蜷缩在金发男人的双腿之间吞咽下浓烈的白浆。

 

和我做吧。Dio咬着她的耳垂,像蛊惑一只麻雀落入陷阱,“我给你一把匕首,尽管去向任何人复仇。”

 

多娜的脸足够漂亮,Dio表示漂亮是派得上用处的。

 

“你有工作吗?希望你的聪明能配得上你的美貌。”Dio询问她。

 

“小学教师。”

 

“听起来有够蠢。”Dio表示出了他的不屑,他早早地不再读书,贫困使得他不得不被催赶着走上社会。

 

多娜觉得自己是自愿的,她成为了Dio的工具。刚好不用思考,又给她无趣的监狱生活增添少许的色彩。只要是Dio的指令,就都可以去做。她愿意随便爬上谁的床去换取一笔划算的交易,污泥逐渐侵蚀掉她的纯洁,却使得她青蓝色的眼神愈发得清澈无害。多娜拔出Dio给她的匕首,它有时萃着毒,锋利得足以捅穿任何一个人的胸膛。她的红发像是被鲜血滋养过那样愈发艳丽,

 

男人们喊她爱丽儿。多讽刺,稚气未脱的海的女儿。

 

“好多娜。”Dio偶尔搂着她,俩人挨在同一张单人床上靠着。Dio手里捏着一本伊索寓言,内容并不有趣,但也卷起了边看上去读了许多遍。

 

多娜知道了不少内幕,她得把嘴封的死死的。无论她说还是不说,知道多少,只要她留在Dio身边,那就一定同她脱不开干系。多娜的家人还在为多娜寻求法律的帮助,几乎花光了所有的积蓄。偏偏弟弟的身体状况不怎么好,住院也需要钱。她写信回家告诉父母不用再为她奔波,落笔的时候手指颤抖。她看着狭窄的窗,日复一日地躺在狭窄的床铺上,窒息感要把她逼进绝望的深巷。

 

“既然你都不想活了,那把生命送给我掌管好了。”Dio拿走她架在脖子上的匕首,“懦弱的小鬼,一点都不知道你的命有多值钱。”

 

十九岁的女孩远不如Dio那样聪明疯狂。金发的野兽紧紧地将她箍进怀里,将脑袋埋进她的颈窝。哑着嗓子问她小学教师的工作都做些什么。

 

“你要哄着那帮小疯子午睡吗?”

 

“你想被我哄着午睡吗?”多娜反问他。Dio说好,就叫她讲宙斯化身为黄金雨和纯洁女神幽会背叛她的丈夫的故事。要她讲伊索寓言和格林童话。讲因为踩着面包走过沼泽而堕入地狱变成一具空壳的女孩。他咬着多娜的肩膀,像是饿极了要把她吞进肚子里的野兽。

 

“你是我的东西。”他说,“每一寸皮肤都是我的,命都是我的。”

 

“是你的。”多娜回答,“Dio,我不想你一辈子都堕落在这里。”

 

“还没到合适的时候。”Dio说,“我Dio不可能在这里困一辈子。”

 

机会来的太突然了。多娜毒杀一个入狱的军火走私犯时被狱警当场抓获。他们根本不管这个走私犯的死活,他不是什么需要关注的大人物。狱警贪婪的目光注视着多娜柔软的胸脯。多娜撩了撩自己火红的长发,露出白皙精巧的脖颈。

 

“可以。”她笑得温婉,胸前染着那犯人尚还温暖的鲜血。“不过我想要个单间。”

 

Dio早早得偷到了警备室的钥匙,那东西不动声色得在他的裤袋里藏了半年多。

 

多娜用第一个走进囚室的警卫用他自己的警棍抽晕藏进自己的被子里,又将自己藏进黑暗的角落打算用同样的方法解决掉第二个。但她手心因为紧张而渗出的汗水成了败笔。警卫迅速反扑,将多娜摁倒在地,一个耳光重重地抽上她的脸颊,多娜的脑袋在地面上磕得嗡嗡作响瞬间失去抵抗能力。

 

“砰。”

 

Dio无声息地出现枪托砸在警卫的后脑上,他将警卫藏进了多娜的床底。事实上越狱并没有被计划过,但现如今只能顺水推舟地进行下去。他将多娜推进了狭窄的通风口。瘦小的女孩顺着通风管爬出去的时候已经是凌晨,她顺着管道滑进运送垃圾的集装箱里离开。她躺在一大堆酸腐的袋子上,望着无边的天空放声大笑。Dio换上了警卫的衣服,装作若无其事地锁好了门,甚至还去警备室还了一趟钥匙和下一任警卫交接班才大摇大摆的从正门离开。

 

监狱方很快发现了Dio和多娜的越狱行动,政府威信受到了极大冲击,监狱中的乱相才开始被重视和整治。等他们一边压下消息一边派人追捕两人时,他们早就永远地逃离了这个城镇。

 

FIN

 

JOJO】moonbeam(子/Dio)● dio
原作者:Dio左激推海带   子/Dio 为了方便转换视角所以是第三人称。 ooc预警 主有名字 主要内容就是死去的Dio穿越到过去见自己的青梅竹马   Dio没有想到的是曾经救下他的日出...
JOJO】小偷(子Dio X 我)● dio
原作者:Dio左激推海带   子DioX我   贫民窟的红发婊//子卖掉了她的头发。   我站在街的这头,故作轻松地吹了声口哨,头发像乱草一样歪七竖八地立着。学着大人像模像样地叼着一根劣质...
JOJO】纳喀索斯(子Dio X 我)● dio
微微翘起的唇角。转过身子压上来,我的手心摆在他的胸膛口,那里活像有一只卜卜乱跳的兔子。   “再等一刻。”他说。那双红眼睛颜色鲜艳得吓人,小少爷像是喝醉了,从领口里望进去,连脖子和胸口都是粉红色...
JOJO】烂歌写我,情歌写你(Dio X 我)● dio
。我一垂眼就瞅着他包里那杯红枣枸杞茶一口没喝,登时火气就蹭蹭蹭得冒起来。朋友的身份,丫鬟的命,还操着老妈的心。别看Dio那么高高大大的一个人一到冬天手冷脚冷,这个体质不是气血不足是什么?   Dio给...
JOJO】和律师界不败神话同居的贫弱生活(律师Dio X 万能打工写手妹)● dio
他送进去的囚犯出狱之后想要谋杀他的可能性有多大。   Dio拿走了他的咖啡,留下了一个深沉的眼神和他的名片。   我沾沾自喜地以为这个骄傲漂亮意气风发的年轻人是看上了我的美貌想要认识我的时候他却在试探...
JOJO】网络帅气主播真实存在吗(电台主播Dio X 我)● dio
眼皮,刺痛眼球的深处,“但大象为什么有四条腿。”   我突然灵光一闪自问自答道,“因为火烈鸟喝醉了。”   “哈?有趣的回答。”Dio似乎来了一点兴趣,他的语调变高,“火烈鸟喝了什么?”   “你...
JOJO】无所谓(中年教父Dio X 我)● dio
。”    “如果你想,我们还能出去吃。”我面无表情,想着我可以戴哪条珍珠项链配得上我新买的高跟鞋。    赌场,,军///火和人口,没有他不涉猎的生意。就连秋天端着枪去猎兔子前都要和人签完了生意...
JOJO】坏习惯(Dio X 我)● dio
线。   “你……”   “我正在思考。”他说。Dio的视线没有从我的脚边挪开。随后他又问我,“你记得你教我抽烟吗?”   我当然记得。   我刚认识Dio的时候他还不会抽烟,但是他酗酒严重。而我滴...
JOJO】我的伯父Dio(亲情向主Dio X 我部分乔纳森X我)●
两下立刻就了然地揭穿了我拙劣的谎言。   “什么列车晚点……挑个半夜回来就是怕JOJO发现这个。”Dio哼笑一声,捏着我的手臂仔细观摩了一会儿这块纹身嘲讽我纹都纹了为什么不干脆纹个大的。我立刻就萎了...
JOJO】万万没想到(Dio X 我)● dio
原作者:Dio左激推海带   DioX我 无逻辑极度ooc雷文 慎入 慎入 慎入   万万没想到,我在夜店的一根钢管上找到了我的刑法老师。   布兰度先生,全院上上下下摩拜的对象。年轻与威望并存。我...
JOJO】合作伙伴(Dio X 我,ABO设定)● dio
的口袋里翻出了我的减肥来,“来一口吗?巧克力味的。”   我吸了一口,故意夸张地“呼”地将巧克力味的白雾呼到他的脸上。   “这才是你。”Dio眨眨眼睛,从我手里接过那支电子,咬着滤嘴含含糊糊的和...
JOJO】峡谷一线牵,珍惜这段缘(演员Dio X 爱豆小姐姐)● dio
原作者:Dio左激推海带   演员DioX爱豆小姐姐  4k字一发完   一天的彩排结束,刚好今天是《JOJO的奇妙冒险星辰远征军》的最后一集,我打定主意就算熬夜熬死也要看完。    果然,就是邪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