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JO乙女】恶人守护神赖上我了(恶人守护神Dio X 我)● 迪奥

sodasinei 2020-10-28

原作者:Dio左激推海带

 

恶人守护神DioX我

 

Dio坐在我的腰上,帮我戳破脊背上的粉刺。我疼得嗷嗷叫唤,反而被他取笑。我认识这个金发肌肉男不到两周,生活已经被他完全入侵了。

 

“你好,小姑娘。”某个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早上,我一睁眼就和一双红眼睛四目相对。侧躺在我的床上的陌生男人非常自来熟地和我打了个招呼。

 

不请自来的不是小偷就是强奸犯。

 

在我暴起打算直接拿枕头捂死他的时候被他生生反杀摁倒在床铺上。

 

“不是恐惧而是攻过来了吗?还算有趣。”他的语气要多欠揍有多欠揍,高高在上不可一世。我看着他骨颌消瘦的脸颊和肩颈线有力的肌肉。忍不住流出了哈喇子。

 

肌肉男小哥翘着腿坐在房间里唯一的椅子上,我站在他面前像个接受批评的学生。一番攀谈交心,我终于理解他是我的守护神这个不怎么附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事实。按他的意思,只有我可以看到他碰到他。而他的任务就是为了排除掉我生活中的千难万险。

 

“你走吧。”我说,“我不买保险。”

 

没有不用付出任何代价就能获得的东西,我熊熊燃烧的中二之魂警告我不要听信这家伙的话,他的保护可能要用某些我付不起的东西来换。

 

“嗯——”名为Dio的守护神不置可否地摸了摸下巴,“你好好想想,我在这里就说明你需要某些帮助。”

 

“我确实需要某些帮助。”我说,“你可以帮我杀了上周在画室和我打架的那个家伙吗?她差点把我的头发扯掉。”

 

“别让仇恨蒙蔽了你的眼睛。”Dio思考了片刻,语重心长地回答我。

 

“办不到就直说,我又不会为难你。”

 

气氛一度十分尴尬。Dio无比遗憾若是我早几十年前和他相遇,他不介意帮我达成这个小小的心愿。既然他愿意坦坦荡荡承认他办不到,那我也就老老实实告诉他我其实是耍他的。

 

“你不失望吗?”Dio咬了一口那颗作为绘画道具的苹果,露出充盈着鲜甜汁水的白色的肉瓤。

 

“停。保持这个动作。”Dio听了我的话停顿住咀嚼,脸颊鼓鼓地转过头来看向我,模样像极了偷吃的狐狸。

 

“前一秒还想我替你杀人,现在就只希望我作为你的绘画模特了吗?”Dio用饶有兴趣的眼神注视我。不得不说虽然他废话多了一点,但至少尽职尽责地摆着我希望他摆着的姿势。

 

“无所谓,反正这也是我的死前十愿之一。”我一边说一边用笔刷在画布上精细地涂涂抹抹,“我这辈子最大的愿望之一就是拥有一个帅气的绘画模特。”

 

“你比米开朗基罗的雕塑作品更加完美。”我停下手中的笔,“你可真是我的缪斯。”

 

“多谢夸奖。我的荣幸。”Dio眨眨眼,前倾身子支起双臂盯住我的眼睛,像要洞悉我的心中所想,要我坦诚相对。“不过死前十愿,你愿意详细说给我Dio听一听吗?”

 

Dio对实现我的心愿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但向我隐瞒他这样积极的真正原因。我问他为什么会出现在我身边,他只说是因为我需要他。但事实上在他出现之前,我的生活反而更好些。

 

至少不会因为和空气说话而被别人用怪异的眼光打量。

 

“我欣赏你对自己的食量毫不遮掩的坦诚。”Dio有时坐在我的对面看着我大口地吃薯条,“在我年轻时的那个时代,女孩们都崇尚用兽骨将自己的腰束起来,吃的不比小鸟更多。”

 

“我可不能忍受食欲不被满足的痛苦。”我嚼着薯条掩盖自己正在和只有自己能看见的人说话这个玄幻事实。一个带着孩子的年轻妇人问我我的对面有没有人。

 

我和Dio对视了一眼,露出一个报复得逞的笑容“当然没有,随便坐。”

 

“你对我真苛刻。”坐在我对面是Dio只能被挤开,拘谨地站在桌子边向我诉诸他的委屈。

 

“我真不敢相信你活着的时候居然做过这种事。”我听到他杀死了自己的养父时忍不住控诉他的残忍。

 

“你也想要杀死只是同自己打了一架的同学。”Dio回答我,“你比我就好到哪里去了吗?只是我事事都能付诸行动,而你只敢想想而已。”

 

“如果你能在我动手的时候帮我遮住摄像头,”我说,“我也愿意做个勇士。”

 

毕竟现在可不是做什么都能不留痕迹的十九世纪。

 

Dio显然不信我有草菅人命的勇气。所以他还是只能披着我的道具白布赤身裸体坐在我的画室里配合我的创作。这家伙意外得好哄,虽然夸奖他的才智和身材只是用来当绘画模特简直大材小用也并不违心。

 

“伟大的Dio大人。”我有时会用他以前的部下对他的称呼来阴阳怪气地揶揄他。他并不生气,只是转过头来倾听我的奇思妙想。

 

“有什么办法能让我暴富吗?”我捏着又一次报废的画作绝望地叹息,“我不想努力了。”

 

“我可以教你钻法律的空子。”他说得轻描淡写,仿佛做这种事天经地义。

 

“就没有阳间一点的方法吗?比如预知下一次的彩票号码。”

 

Dio摇摇头,让我别想着不劳而获。“你没有这个运气。”

 

“我命由我不由天。”我义正言辞,不信邪地去买了彩票,果然一个号码都没有对上。

 

“棒,不愧是你。”Dio拍拍我的肩膀安抚我,“至少你尝试过改变命运了。”

 

“连穿女仆装给我做早饭都做不到我要你有何用呢。”我痛心疾首地斥责他,还是只能自己早早地爬起来做饭。不过他虽然没能给我做早饭,倒是在我生日那天亲手为我做了个不怎么如人意的蛋糕。

 

“谢谢。”我热泪盈眶地拥抱了他,对他将我的粉色蕾丝边围裙绷大了一圈这件事毫不在意。“这是我四年以来过过最开心的一个生日。”

 

忘了说,我的生日是二月二十九日。

 

Dio从善如流地接受了我的拥抱哄骗着要我将埋在心里是话全都一吐为快。可他猜错了,我从来不是一个藏的住事情的人。就连他都忍不住惊叹我简直傻得纯粹。

 

“酒,不能不喝。”Dio看着我吨吨吨地吹了半瓶啤酒,一句真心话都还没来得及说就倒上了沙发。迷糊之间我见他吹熄了蛋糕上的蜡烛,将我抱回房间。Dio和我挤在我那张拥挤狭小的单人床上。我呆呆地凝视着两片红海,倦倦地缩在他的怀里。像是蜷进了母亲的子宫那样睡得无比安心。

 

后遗症就是起来以后腰酸背痛还落了枕。清醒过来之后两眼一睁,看着躺在自己旁边还在休眠的恶人守护神下意识得踹了一脚。本意是想将他踢下床,然而这点力度只够将他踢醒。

 

“你的心像石头。”Dio打趣我,“昨晚还哭着喊我妈妈,醒了就翻脸不认人。”

 

我的记忆仿佛出现了偏差,对这一段毫无印象。但从别人嘴里听到这种事还是有点丢脸。

 

“没关系。反正我是你的守护神,除了我没人知道。你可以尽情来依靠我。”

 

“那你倒是上啊。到你表现的时候了。”当天下午就我抱着Dio的脖子大哭,被一只蟑螂吓得乱喊爸爸妈妈。直到这只慌乱逃窜的小强被Dio用一份过期杂志狠狠砸死我才惊魂未定地从他身上爬下来。

 

“你还有点用。”我终于对他的存在表示了认可。Dio哭笑不得。

 

“你也挺难的。”我对他表达了我的同情,“梦想没达成也就算了,现在还只能被困在我身边干给我打蟑螂这种差事。”

 

“要我说你本该成为新世界的神。”我对他的奇妙吸血鬼一生表达了赞叹之情,尽管没怎么想明白他那上天堂的梦想具体该怎么操作。“至少你努力过了。”

 

我被无力感包裹。饶是强大如同Dio也没能逃过所谓命运。

 

“现在这种状况也是你我之间注定的命运吗?”我的脚下就是万丈深渊,已经到了没有可以退路的境地。我紧紧抓着唯一可以着力的栏杆,不管不顾地朝他大喊着。眼泪模糊我的视线,但Dio的表情是多么的冷酷无情,仿佛守护神这个身份就是个笑话。到了该抛弃我的时候他还是会冷酷无情地丢下我。

 

“去吧。”Dio只是说。他伸手狠狠一推我的肩膀,我便惨叫着落下高台,掉入湖泊。风从我耳边呼呼地刮过,湿乎乎的东西从我眼眶里飞出去,胸腔闷痛得快要炸开,不止是对死亡的恐惧,还有被背叛的绝望。

 

当我被牵着蹦极绳拉回来的时候,工作人员拿来毛巾擦干我湿透的头发夸我勇敢,少有人不用推就敢自己跳下去。

 

Dio站在人群里笑嘻嘻朝我挥挥手,我像是死过一回,腿软得站不起来,只能恶狠狠甩他一个没什么杀伤力的白眼。

 

“我还有一个心愿。”我看向Dio,“我想当第一。”

 

我从小学开始就是万年老二,因为第一的那个家伙永远和我一个年级一个班。当我发现我无论怎么努力都不可能超越他之后,我果断地放弃了。

 

“这不是你的问题。毕竟这是你的头脑可以到达的极限了。”Dio对我这个勉勉强强算得上有点挑战性的梦想提起了一些兴趣,“我倒是可以帮你。”

 

虽然他说要帮我,但并没有在学习上帮我,也没说会在考试的时候帮我作弊。然而我还是莫名其妙又理所当然地拿了第一。

 

“你以为是你努力的结果吗?”Dio的得意摆坦坦荡荡摆在脸上,连两颗小尖牙都显得有些可爱。“不,是我Dio施了个小魔法让那个总排在你前面的家伙把知识点全忘了。”

 

妈的绝了,我死都没想到还能有这招。

 

“我喜欢你的不择手段。”我和他握了握手。

 

“你现在还想死吗?”Dio突然问我。我一愣,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这么问我,“体验那么多开心的事情,现在还想死吗?”

 

“嗯?我本来就不想死啊。”我的疑文句将我的困惑表达得淋漓尽致。

 

“那你列什么死前十愿?”Dio眯起眼睛,那眼神叫人毛骨悚然。

 

“不…不可以吗?”我眨眨眼睛,我和Dio的思维总不在同一平面,“不过你这么一说,我好像是有一种把人生里值得期待的事情都给透支完了的感觉。”

 

“那你也还可以有别的新的目标。”Dio摸狗一样摸摸我的头,他陪我坐在考场之外吃又甜又咸的海盐味冰淇淋。“比如……征服世界?”

 

FIN

 

JOJODio大人互换灵魂该怎么办(Dio X )● dio
原作者:Dio左激推海带   ooc  DioX  七日变灵魂互换设定。    第一天    现在坐在Dio的椅子。也许在黑暗中谁都看不到,其实的腿都在狂抖。    Dio的手下在向...
JOJO的伯父Dio(亲情向主Dio X 部分乔纳森X)●
原作者:Dio左激推海带   亲情向主DioX部分乔纳森X   选个半夜回家,就是不想让爸发现的纹身。暗搓搓地开门,还没等探头去张望一眼门就被猛得拉开。扒着门重心不稳的差点扑进面前那人...
JOJO】纳喀索斯(子Dio X )● dio
微微翘起的唇角。转过身子压来,的手心摆在他的胸膛口,那里活像有一只卜卜乱跳的兔子。   “再等一刻。”他说。那双红眼睛颜色鲜艳得吓人,小少爷像是喝醉酒,从领口里望进去,连脖子和胸口都是粉红色...
JOJO】moonbeam(子/Dio)● dio
原作者:Dio左激推海带   子/Dio 为了方便转换视角所以是第三人称。 ooc预警 主有名字 主要内容就是死去的Dio穿越到过去见自己的青梅竹马   Dio没有想到的是曾经救下他的日出...
JOJO】是谁合笼门(亚波罗X你,应该算囚禁)
原作者:Dio左激推海带   ooc向,意淫产物  亚波罗X你,应该算囚禁    你躺在地上,双手摊开,望着挂水晶吊灯的天花板。你就把自己放在它的正下方,等待它有一天落下来,砸碎它自己,也...
JOJO】荣誉(Dio X )● dio
原作者:Dio左激推海带   DioX 也许不算(?)   曾经是个英雄。   打败三任魔王,每一任都是一样的残忍,粗暴,又没品。踩着冰冷的石台阶往,空旷的洞穴里回荡着孤独的脚步声...
JOJO】咱村的压路机被你承包Dio X )● dio
女人没有丝毫兴趣,他觉得这些女人都只是馋他的自行车,馋他家的电视机。只有小白莲,视金钱如粪土,不卑不亢,朝着Dio腕子的上海牌手表啐过去。   “既然如此…那也就没什么可说的。”眼看着Dio...
JOJO】坏习惯(Dio X )● dio
他是二十分钟的床错过地铁或者是舔路边被冰冻起来的水管等将近半小时的救助而迟到。Dio只是去完成临时突增的业务。明明他自己就是事务所的老板,还是得加班。   “是不是谁都可以?”Dio...
JOJO】从背后靠近(Dio/花京院/龙舌兰姑娘X)● ● 花京院典明● 乔瑟夫乔斯达
原作者:Dio左激推海带   Dio/花京院/龙舌兰姑娘X   Dio   Dio背对着站在整面墙的书架前,他的外套紧紧地包裹着躯体,绷出手臂好看的肌肉线条,以及若隐若现的腰线。Dio的上衣...
JOJO】就算是网络世界全列表也只有一个是寡b(Dio X )● dio
回复她一串省略号外加一句再见就拉黑她,决定和她暂时绝交十分钟。   第二个回复的是Dio。他先是一串的哈哈哈哈打底,然后开始惯例的嘲讽,明里暗里给寡王的帽子,然而这个家伙,据所知也是和...
JOJO】虽然失去兄弟但有男友似乎也不错。(承太郎X)● JOJO● 空条承太郎
原作者:Dio左激推海带   ooc  承太郎X    承太郎背着夕阳朝伸出手来。他稍显急促地喘着气儿,尚显稚嫩的脸颊些许泥土,黑色的自然卷短发稍显凌乱,但对比起就显得体面很多。...
JOJO】网络帅气主播真实存在吗(电台主播Dio X )● dio
发过照片,你怎么知道是啊…”   “因为你的眼神不一样。”Dio松开的兜帽,还轻轻拍两下兜帽的猫耳朵,“你看的眼神里除了好色之外还有别的东西,特别显眼。”   去他的好色。的脸颊刷得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