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JO乙女】Dio是一片乌云(乌云Dio X 我)● 迪奥

sodasinei 2020-10-28

原作者:Dio左激推海带

 

乌云DioX我

 

Dio是一片乌云。他像个行为艺术家那样站立在地铁口。雨天,Dio撑着一顶黑色的伞。无数花花绿绿的伞同他擦肩而过,走近他又远离他。

 

如果不细看,只会觉得他是个正在等待着某人出现的青年人。但我注意到了他藏在压低的黑伞之下漂亮的金发好像躲在乌云后的阳光。

 

Dio的伞出奇的巨大,但他还是浑身湿透。因为伞外下着暴雨,伞里也下着暴雨。他抬起红色的眼睛和我对视,沾湿的金发贴在脸上,蜿蜒的水珠从长翘的睫毛上低落。奇怪的黑色紧身衣贴在他的皮肤上,使他看上去强壮得可怖。

 

我说我要把他带走。

 

Dio挑了挑眉,收起下着暴雨的伞同我一起走进地铁。自然得好像我就是他一直等到现在的那个人。

 

乌云暴戾沉重的湿气填满整个车厢,令人骨头发酸使不上劲儿。Dio赤足踩进实木地板的房间,在地面上留下湿润的足迹。他坐过的皮沙发上凝结起水珠。手指攥着的书页一角上,透明的圆形水渍在台灯下透着光。

 

Dio并不沉闷,他爽朗大笑时窗外就会电闪雷鸣。家里的十年老电视经不起这种折腾,卡顿扭曲了电影主人公的脸。床边的台灯忽明忽暗一副接触不良的样子颇具恐怖片氛围。气温降低到好似刚入春。

 

我打开空调除湿,免得墙角长起蘑菇。

 

“我之前就见过你。”我说。去年夏末的一场台风裹挟着暴雨而来。没过脚踝的积水往鞋子里倒灌,Dio站在路边观赏被吹得东倒西歪的行人。这是他旅行中的众多乐趣之一。

 

“我记得你。”Dio抬了抬脖子。我不顾风雨,去追赶一封情信。

我的暗恋对象托我将它转交给我的挚友。眼泪融化在雨水里,我巴不得雨下得更凶一点,没人看得出我哭。信纸传递进Dio的手里。他原本能在它滑落进下水道之前抓住它。但是Dio没有动,眼睁睁地看着它在漩涡里打着转滑落下去。

 

我们是浇灭了少年热切告白的共犯。

 

热可可也没法驱赶走Dio浑身的冷气。我干脆去习惯它。躺在乌云的身边,躺在冷硬的木地板上。不去想明天早上拖地时的悲惨,光是一起仰望着吊灯的画面还算得上唯美又安宁。

 

外头的雨下得好大。Dio说雨本该停的,但他想和我多待一会儿。

 

“为什么?”

 

“乌云的旅行没有停下的道理。”Dio莫名其妙地说。我想他可能是想告诉我,下次就没那么容易遇到他了。

 

“没关系,我和雨天很有缘。”

 

无论是校运动会必定下雨亦或者是约会那天恰好台风,又或者是天气预报明明说是晴天的天气下午却又下起了雨。就连我的生日,也每回都是在雨中渡过。

 

“我这辈子说不定还有机会见你很多次。”

 

Dio不置可否。转头和我抱怨起路过伦敦威斯敏斯特修道院的时候被教堂的尖顶勾破衣角。他撵走大群雪白肥胖的鸽子,将在草地上拍摄婚纱照的年轻小姐淋了个透彻。

 

“你太坏了!”我配合他咯咯地笑起来,这个故事幼稚地像是哪个幼稚童话。然而这也是他旅途的一部分。

 

“或许我还摧毁过堤坝,或者用闪电劈开过露营者的帐篷。”Dio的嗓音低沉又倦怠得催人入睡。

他的手覆盖在我的肩膀上,和他本人与生俱来的压抑和厚重气质不同。他本身轻巧得像是根本就没有重量。肤色苍白的乌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用根本没道理的话搪塞掉自己懒得讲的故事。“对你来说太可怕了,不适合你这种小屁孩听。”

 

我想我今晚可能要在地板上睡觉了。有些湿冷,但我困得不想挪窝。Dio抬脚抵着我小腿上的硬痂。那是被我反复抓破之后留下的痕迹。湿漉漉凉丝丝的触感压制住痒意,还挺舒服。

 

我搂着冷冰冰湿漉漉的乌云睡了整夜,早上醒来时地面早就被太阳晒干。

 

FIN

 

JOJO】下雨天适合撒娇( Dio/乔鲁诺X你)●
原作者:Dio左激推海带   ooc   Dio/乔鲁诺X你 今天状态太差了,让休息一下,所以只有取悦自己的两篇小段子。休息归休息,咕咕不可能咕咕的。   Dio    并不倾盆大雨...
JOJO】巫师到底吃不吃小孩儿(Dio X )● dio
开士兵,见他们在丛林里无头苍蝇那样搜索,但没有一个人能发现Dio相信Dio用什么奇妙的魔法做到了这一点,兴奋得心脏狂跳。   Dio送回了镇子,而却被冲天的火光吓傻了。 那房屋都...
JOJO】和雨作伴的白色情人节(Dio X )● dio
躺在某乌云下,被风吹的颠沛流离直至撞进的怀里。它越到顶端越雪白越接近根部越灰,形状完美,也没有破损。捏着它的根部的软绒看了一会儿,藏进了胸口的口袋里。    Dio就像鸽子的...
JOJO给你写诗(Dio X )● dio
砸下落灰的羽翼, 死雀仍在挣扎后仰望乌云。   Dio把诗念出声。好嘛,公开处刑。诗都为他写的,但其实早就忘记了它的含义。装模作样地缩在Dio的图书室里翻资料,其实竖着耳朵听他念。他习惯于遍...
JOJO的伯父Dio(亲情向主Dio X 部分乔纳森X)●
两下立刻就了然地揭穿了拙劣的谎言。   “什么列车晚点……挑个半夜回来就JOJO发现这个。”Dio哼笑声,捏着的手臂仔细观摩了一会儿这块纹身嘲讽纹都纹了为什么不干脆纹个大的。立刻就萎了...
JOJO】画家(子Dio X 落魄艺术家阿蜜莉雅)● dio
股浓郁的咖啡香气盖住了颜料的刺鼻气味。   阿蜜莉雅,年轻的艺术家。贫民窟的鲜百合。她Dio的雇主。她雇佣这个双唇像殷红玫瑰的男孩来当她的模特。用咖啡和淋着蜂蜜的纸杯蛋糕招待他。Dio只需坐在...
JOJO】纳喀索斯(子Dio X )● dio
微微翘起的唇角。转过身子压上来,的手心摆在他的胸膛口,那里活像有只卜卜乱跳的兔子。   “再等一刻。”他说。那双红眼睛颜色鲜艳得吓人,小少爷像喝醉了酒,从领口里望进去,连脖子和胸口都粉红色...
JOJO】祭坛(神Dio X 祭品少)● dio
原作者:Dio左激推海带   神DioX祭品少女    “神很奇怪。”    坐在火堆前面吃只无辜但是肥美的兔子。山里资源丰富,又山神的地界没人敢来打猎。一个个的吃的膘肥体壮,肉质紧实...
JOJO】moonbeam(子/Dio)● dio
原作者:Dio左激推海带   子/Dio 为了方便转换视角所以第三人称。 ooc预警 主有名字 主要内容就死去的Dio穿越到过去见自己的青梅竹马   Dio没有想到的曾经救下他的日出...
JOJO】就算是网络世界全列表也只有一个寡b(Dio X )● dio
原作者:Dio左激推海带   DioX 感谢干柠檬,江某,九小朋友对本文的支持。   本文改编自真实故事。   如你所见,一个寡b。每天网上冲浪和沙雕室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唯一的日常...
JOJO】荣誉(Dio X )● dio
原作者:Dio左激推海带   DioX 也许不算(?)   曾经个英雄。   打败了三任魔王,每任都一样的残忍,粗暴,又没品。踩着冰冷的石台阶往上,空旷的洞穴里回荡着孤独的脚步声...
JOJO】从背后靠近(Dio/花京院/龙舌兰姑娘X)● ● 花京院典明● 乔瑟夫乔斯达
上衣贴到他光裸后背上的冲动。不如说他怎样都很完美。从他身后悄悄地走近,拿眼睛去盯这苍白的皮肤。   “晚上好。”终于跨上最后步,伸手揽住他的腰将脸颊贴在他宽厚的脊背上。Dio合上手中正在翻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