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酒夹心味的巧克力【鬼(鬼先生)X 少年(小乖乖)】● 吸血鬼● 甜文

sodasinei 2020-10-29

原作者:康果

 

鬼(鬼先生)X 少年(小乖乖)

“唔...作业终于做完了呢!”

少年合上五年高考三年模拟,扯了扯小领带,脱下小马甲。一边解开衬衫的纽扣,一边走向浴室,舒舒服服的洗了个热水澡,水滴顺着发尖悄悄的滴在了少年的锁骨上,顺着锁骨溜进了宽松的睡衣里。

少年拿着一块蓝色的毛巾,随意的擦着头发上的水。

“头发湿着睡觉是会生病的哦~”

一个陌生的男声在少年的耳边响起,少年下意识抬手捂住那边的耳朵,四周望了望,然而并没有人。

他转头看了看床头的小闹钟——

“啊?已经两点了?!”

“果然不能晚睡唉!都困出幻觉了呜呜呜...”

“呜呜呜明天还要早起上学啊  (๑ó﹏ò๑) !”

他慌慌忙忙躺在床上,把床头的灯关掉,然后用被子严严实实的盖住自己,禁闭着眼睛,小声默念道:

“快点睡快点睡快点睡╰(‵□′)╯!!!”

仿佛晚睡一秒钟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一般,他在自己强烈的心理暗示以及累了一天的情况下,很快入睡了。

月光从窗外照进来,屋子不算很暗。

“噗嗤。”

从房间的一个阴暗的角落里传出了一声嗤笑,一个男人的轮廓在那个角落里忽隐忽现,然后慢慢消失。

—————【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

“果然,还是感冒了嘛...?阿嚏——!”

“呜呜呜果然不吹干头发就睡觉是会感冒的”

少年刚回到家就打了个喷嚏,他紧了紧身上的校服,抱着书包溜进了卧室,在衣柜里刨出来一件肥肥大大的羽绒服,裹在自己身上,掏出手机,给妈妈打了个电话。

“麻麻麻麻麻麻~~~!”他冲妈妈撒娇道。

“诶宝贝,怎么了?”

“我感冒惹...”

“诶呀都是妈妈不好,把你一个人留在F市”

“没事啦!只是和你说一声啦,我可以照顾好自己!(ง •̀_•́)ง”

“这两年...辛苦你了,钱够用吗?不够让爸爸给你打...”

“够的够的!”少年打断了妈妈的话。

“那就好,啊妈妈这边还有个会要开,就不聊了,你要照顾好自己啊!”

随后妈妈又叮嘱了一大堆,少年一句句答应着,挂断电话后,少年去厨房烧了点热水,掐了两颗感冒药,靠在门框上等着水烧涨。

然而他并没有主意到身后有一双眼睛打量着他。

“你还挺乖...?”那个声音又出现了。

少年猛地回头,恍惚见捕捉到一个身影,但还没来得及看清,那个身影便消失了。

“你...你是谁啊!有本事...有本事你就出来!鬼鬼祟祟的算什么男人!ヽ(≧Д≦)ノ”

少年随手拿起了锅铲,在空中胡乱舞着,样貌实在滑稽。

“出来啊!我不怕你!ヽ(≧Д≦)ノ”

然而感着冒的少年却头一晕,脚一滑,他闭紧眼睛,已经准备好了和地板来个亲密接触,却意外的跌进了一个柔软的怀抱,可是... 这个怀抱怎么冷冰冰的?!

他悄悄睁开一只眼睛,看到了一个陌生的男人。

“这人好帅啊...”

少年不合时宜的犯起了花痴。眼前的男人穿着哥特风的服饰,黑色显得男人的皮肤更白了。头发向后梳着,却在侧边莫名留下一小缕,高挺的鼻子很是吸引眼球,嘴唇没有多少血色,酒红色的眼瞳、冷峻的眼型却配上温柔的柳叶眉。还...挺帅?

少年不由自主的抬起手,就当手即将碰到那人脸颊时,扶在背上的手忽然向上用力,少年稳稳当当的站住了... 

“诶? T_T  ” 他愣住了。

男人白湛的手在少年眼前晃了晃,开口道:

“喂,不会是傻了吧?”

少年:

“诶?”

“诶...?!”

“诶???!!! Σ(っ °Д °;)っ ”

“你是谁啊啊啊啊怎么会在我家里?!”

少年再次举起了他那愚蠢的锅铲... 

男人却像是反应过来了什么,一个转身,消失了。

“该死,我怎么就这么露面了呢...”

“... ... ?”

“人呢...?Σ(゚д゚  )”

少年一个人站在厨房里,发着呆,旁边的水壶“咕噜咕噜”的冒着白雾,他身边空无一人。

“难道....又是幻觉?”少年收起了锅铲,疑惑的挠了挠脑袋,神经大条的他默默的把药吃了,换上了毛茸茸的睡衣,捧了杯热水,窝在沙发里看电视。

要问他今天怎么不做作业了?

因为,今天是周五啊~

傻乎乎的少年吃了药就开始犯困,不一会儿就直接在沙发上“昏死”过去了。

电视上还在放着少年百看不厌的电视剧,少年沉沉的睡着。

所以他并没有发现从角落里走出来了一个男人。

那个男人看着他,笑了笑,好似是对少年无奈又好像是对自己无奈的摇了摇头。

“果然,傻气是会传染的啊...”

他伸手抱起了沉睡中的少年,轻轻的放到卧室的床上,然后又走回黑暗中,消失在角落里。

———————又是我,分割线君——————

“啊emm~今天又是元气满满的一天呢!”

正值早上八点,太阳暖暖的从窗外照射进来,洒了一屋子的光。少年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然后双手一撑床,让自己稍微坐起来些,他迷迷糊糊的拿起桌边温热的水喝着,另一只手挠了挠自己的脑袋,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_;)。

“... ...卧槽!哪里来的水?!”

“卧槽!我昨天不是睡在沙发上嘛?!”

正当少年凌乱时,那个声音又响了起来:

“哟,小乖乖醒啦~?”

小乖乖... ?谁是小乖乖?!

少年气呼呼的左看右看,却愣是没发现人影,他觉得这样接二连三的着实不太妙,心里暗暗下了一个决定:

一定要把这个声音的主人揪出来!

少年清了清嗓子,应了一句:

“是啊,小乖乖醒了,不知道是哪个好人给小乖乖准备了一杯温热的水啊~?”

不出所料,那个声音又响了起来,听上去好像很诧异:

“你还能听得到我说话?”

这回轮到少年怔住了:

“卧槽你到底是谁啊?!我当然听得到你说话!”

“... ...”对方沉默了片刻

少年继续追问:

“你...该不会是...鬼吧?!”

那个声音说:

“... ...怎么,怕了?”

“你真的是鬼啊?可是现在是白天诶。”

“... ...”

“摩西摩西~?你还在吗?”

“... ...”

“怎么称呼鸭~?”

“... ...”

“唔...那就叫你鬼先生好了!”

“不要随便给别人起名字。”

“那你又不告诉我你名字(๑•́ ₃ •̀๑)”

“... ...行吧,随你便。”

“好的呢鬼先生!”

少年翻身下了床,去到卫生间洗漱,他边漱口边问:

  “鬼先生,理吃唔吃找换啊?”

(鬼先生,你吃不吃早饭啊?)

“怎么?你打算给我也做一份?”

“嗯哼!”

“我...算了没事,你做吧。”

“吼的!”(好的)

少年瞬移到了厨房,打开冰箱看看,发现剩下来的东西并不够做些什么... 

他突发奇想,拿了钥匙然后在玄关门口穿好了鞋,随手抓了抓乱蓬蓬的头发。

“我去楼下买点牛奶,待会儿我们做布丁!”

少年兴冲冲的下楼,随手揪了一瓶牛奶又冲了回来。

 

鬼:“我觉得这一勺糖足够了。”

少年:“不行!多放一点才甜嘛!”

鬼:“... ...你拿巧克力做什么?”

少年:“巧克力布丁,听说过吗?”

鬼:“你可以放点白醋,去去鸡蛋的腥味。”

少年;“咱们家没有白醋了...”

鬼:“那’咱们家’有柠檬嘛?”

少年:“这个有的!”

… …

他们就这样你一句我一句的制作着料理。“咱们家”这个词,宛如是一家人,给鬼先生心中带来了莫名的温馨。当布丁真的做好时,少年剩了一个,说是留给鬼先生,但是鬼先生偏说他不吃这种粉嫩的甜品,可是当少年一转身,那个布丁却又消失了,少年知道是鬼先生不好意思但是又喜欢,所以悄悄拿走了。

久而久之,少年养成了一个习惯:

下意识和鬼先生说话,询问鬼先生的意见。

自从鬼先生发现自己在白天也可以出现,就开始下意识参与少年的生活。

比如看电视时———

少年:“啊啊啊啊啊啊!!!”

鬼:“鬼片有那么吓人吗?”

少年:“啊啊啊啊啊不吓人嘛?!”

鬼:“鬼哪有那么喜欢出来吓人... ”

少年:“但是真的很吓人啊...啊啊啊!!!”

鬼:“这太假了,收音话筒都露出来了。”

少年仔细一看,果然,收音话筒露出来了。

少年有些无语,关注点被带跑偏之后,心思都不在剧情上,都忙着和鬼先生找穿帮了。

“你看你看你看!(。ò ∀ ó。)”

“看见了,左下角的摄像头嘛。(;一_一) ”

“我先找到的! (゚Д゚)ノ ”

“... ... 你开心就好。”

就这样,他们无比欢脱的继续追剧。

但是鬼先生始终是没有露过脸。

比如做作业时———

少年:“该死的数理化!!!”

鬼:“怎么?不会做?”

少年:“呐呐呐,这题,还有这个...”

少年用食指在本子上点着,但是良久,没有人回应他。

少年:“... ...你鬼呢?”

鬼:“这不正帮你想着题么...啊这题啊,其实不难,你先在这里做一条辅助线...”

只见桌上的笔自己立了起来,在图上画出一条平直的辅助线。

就这样,少年经常让鬼先生教他做作业。

但是鬼先生仍是不露面。

鬼先生也会和少年谈谈他的事——

“鬼先生,你是怎么变成鬼的啊?"

"你这是在问我是怎么死的?"

“算...算是吧...”

“其实我之前是个少爷来着,住在大别墅里,家里很有钱,双亲都很健康。”

“那为什么你那么年轻就死了呢?看你也比我大不了几岁。”

“我啊,是自杀。”

少年听到这个回答,吃惊的从床上蹦到地上,对着空气吵吵嚷嚷:

“你那么有钱,怎么还要自杀?”

“双亲做生意,经常在国外,虽然在富裕的环境下长大,但是很孤单,没有朋友,家里的保姆有了自己的孩子之后就对我越来越不上心,在学校也没什么朋友,然后因为双亲的原因,经常在学校被嘲笑,被他们做一些恶心的恶作剧...”

“你父母不就是在国外工作吗?为什么他们要这样对你?难道他们这么厌恶华裔吗?”

“不是工作的原因,其实不是父母... 我的双亲,都是男的。”

少年又被惊到了

“男...男的?!你...你是...”

“我是领养的孩子。”

“所以他们就因为这个事情欺凌你?”

“你不觉得恶心吗?”

“这有什么好恶心的,不就是一个人爱上另一个人吗?”

“可他们不这么觉得...”

鬼先生的声音有些哽咽,仿佛想到了当年被别人侮辱耻笑的生活。

少年想抱一抱他,但鬼先生仍然不露面。

这段时间以来,少年渐渐的觉得自己仿佛在和另一个人同居一般。

回家了会喊一声:“我回来了!”

然后会听到:“辛苦了。”

做作业时会喊一声:“你帮我看看这题!”

然后会有人回答他:“你这样做...”

做饭时会问一句:“你想吃什么?”

然后会有人温柔的说:“你喜欢就好。”

出门会喊一声:“我出门了!”

然后会有人叮嘱:“路上小心。”

甚至洗澡时让鬼先生给他拿毛巾,睡觉时会和鬼先生说晚安。

鬼先生一般不索取什么,只是偶尔会让少年给他做巧克力布丁或者和让少年去楼下买他们俩都喜欢的巧克力。

这样平静的生活过去了许久,直到那一天。

“最近几日,F城将会有小雨到中雨,请要外出的人们,带好雨具。”

电视里的天气预报播报着,少年随便瞟了一眼电视,然后拿着手机说到:

“鬼先生,明天我们毕业典礼,我想做个夹心巧克力带去送给一直很照顾我的那个体育生。”

“体育生?”

“是啊,他人可好了,在学校里经常帮我搬器材抱作业,教我打篮球,而且二月份也亲手做了巧克力送给我呢(´。✪ω✪。`)”

二月份... 巧克力... 

二月十四日...情人节... 

鬼先生仿佛明白了什么,他心里有些不好过,他总觉得,原本只属于他的夹心巧克力,居然要被少年送去给别人... 

他告诉自己,这不是吃醋,

这只是单纯的占有欲,

对夹心巧克力的占有欲!

一定是的... ...吧?

他装作不在意的样子,看着少年在厨房里忙来忙去,少年让他搭把手,他还是会帮忙,但是一想到现在少年开开心心做的甜点不是为他准备的,是要送给别人的,他心里还是有些酸酸的。

“鬼先生,帮我拿一下伞,我要出门了。”

到了第二天,巧克力冻好了,用一个很好看的小盒子装着,然后被一块淡蓝色的布包着,稳稳的被少年提在手里,生怕碰到撞到。

看着那个极为漂亮的包装,鬼先生有些难受,看着少年站在门口的背影,感觉原本属于自己的东西好像要被别人夺走了...

他到底是有多喜欢那个巧克力啊,

或者说,

他到底是有多喜欢那个为他做巧克力的人啊... 

“鬼先生?”

“鬼先生你还在吗?”

没有人回应少年,少年看了看表,便急匆匆的出门了。

出门前还是喊了一声:

“鬼先生,我出门了!你在家照顾好自己。”

可是,没有声音回应他。

 

“呼...谁会知道路上会突然下雨...”

“是啊是啊,早上还多晴朗...你没事吧?”

体育生和少年站在家门口,两人都淋成了落汤鸡。

“只好委屈你在我家先换个衣服了。不然本来就淋湿了,继续淋着大雨回去肯定会生病的。”

少年翻找着钥匙,和体育生客气着。

体育生摆了摆手,连忙解释到:

“不委屈不委屈,应该是我麻烦你了才对。”

话音刚落,少年打开了门,跨进家门就喊了一声:

“鬼先生我回来了!还带了朋友!”

仍然没有人回应他...

少年突然想到,鬼先生好像很不想让别人知道他作为鬼的存在,于是少年突然就噤了声

“你的家人还没回来吗?”

体育生傻傻的问道。

少年愣了两秒:家人... 吗?

“哦...应该还没回来吧...”

少年把鞋整整齐齐的放在了玄关口,给体育生拿了一双他冬天穿的毛茸茸的棉鞋,然后自己穿上平常穿的拖鞋,体育生看到这双棉鞋,问了一句:

“把你家人的鞋给我穿...他会不会介意啊?”

少年手上的动作顿了顿,道:

“没事,他不介意...”

“哦哦那就好!”

体育生爽朗的冲少年笑了笑,那种笑容,仿佛可以温暖一切。宛如一束明媚的阳光,穿过了外面的滂沱大雨,来到了少年身边。

少年想,幸好我交了这么个朋友。

他真的很好呢。

少年冲体育生笑了笑,招呼他坐下,去厨房倒了杯水。

边倒水还边小声问道:

“鬼先生?你在吗?”

然而没有人回应他。

他又找借口去了卫生间,

边洗手还边小声问道:

“鬼先生?你在吗?”

然而还是没有人回应他。

他开始失落了,回到客厅,体育生说什么都是有一搭没一搭的听着,脑子里一直想的都是,鬼先生在哪,他去哪了,会不会有危险。

会不会... 再也不回来了... ?

外面的雨淅淅沥沥的,有点要停的意思。

“雨停了,他是不是就回来了... ?”

少年看着阳台的方向,思绪飘的好远。

体育生的手机不适时的响起。

“喂?”

“好啦我知道啦~”

“那我马上下来?”

“嗯嗯!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

听到这一段对话,少年不由得抬起头,问道:

“你女朋友?”

“嗯...不全是...”

提到这个,体育生低着头看着手机,幸福的笑了笑,

“他...他是我男朋友,一个大二的学长。”

少年愣了愣,突然噗嗤一笑。

感觉体育生这一脸幸福娇羞的模样还让人感觉挺... 

挺美好的。

被这么一闹,少年的思绪也放松了些。

“你...男朋友,现在在哪里?”

“哦哦,他在楼下了,他来接我。”

“还真幸福啊~”少年调侃道。

“这事儿我只和你一个人说过噢,你可别告诉其他人!”

“不就是谈个恋爱嘛~至不至于啊~”

少年总觉得他和体育生有些共通之处,但是又说不清道不明是哪里相像。

少年把满脸笑容的体育生送到楼下,看着那位帅气的学长揉了揉体育生毛茸茸的脑袋,然后把人塞进车里。体育生可开心的从车窗探出头来和他挥手告别,他突然就开始想念鬼先生了... 

想念鬼先生给予他的温馨... 

还有爱。

才一天没感受到这样的温馨,就已经觉得有点熬不住了。

少年烦躁的抓了抓头发,上楼的过程中一直小声嘀咕:

“这狗男人怎么还不回家,去哪里鬼混了... ”

“噢对他就是鬼,所以就是出去鬼混了!”

他回到家,开门的一瞬间听到有东西碰撞的沉闷声,好像... 是冰箱门被关上了?

“噗~”他悄悄笑出了声。

果然,他回来了。

或者说,他根本就没走。

少年强压住自己喜悦的心情,开始演戏。

“真是可恶啊,鬼先生怎么还不回家~”

“我等他等的好辛苦的呢~”

“明明只有几个小时不见,我怎么就那么想他啊~”

少年心里在偷笑。

但是仔细想想,他好像是真的想鬼先生。

很想很想,看到别人甜蜜蜜的他就更想了。

其实他也给鬼先生做了巧克力,还是红酒夹心味的。

他总觉得,只有红酒这种高雅的东西才配得上他的鬼先生。

少年在厨房接了杯热水,回到客厅,裹了个空调毯背靠着沙发就窝在那儿了。

他也不看电视,就窝在那儿,捧着那杯热水,嘴里开始嘀咕道:

“为什么鬼先生不和我说话我就那么无聊呢...”

真不敢想象没有了鬼先生的日子,明明之前自己一个人也可以过的好好的。

现在,好像真的离不开他了。

少年把马克杯里的热水一饮而尽,在这暴雨冷天中,这杯水一直顺着喉咙暖暖的滑到了胃里,真的很舒服。

他起身去浴室洗澡,如往常一般,又笨拙的把洗发露弄到眼睛里了。

“啊啊啊啊啊啊鬼先生鬼先生!”

少年在浴室的蓬头下张牙舞爪,

“快快快!毛巾!毛巾给我!我我我看不见了!”

少年在浴室的蓬头下群魔乱舞。

“啪哒”

好像有什么东西掉下来了?

少年弯腰朝地上摸索着。

啊!是毛巾!

“嘿嘿我就知道鬼先生还在,他就是傲娇!”

少年一边拼命抹脸一边这么想着。

香喷喷的少年如往常一样穿着那件宽松的睡衣,拿毛巾擦着头发就进了卧室。

他刷着手机躺在床上,刚刚的热水和舒服的沐浴让他觉得懒洋洋的,困意袭来,他关掉手机,平躺在床上。

嗯... 好像有什么不对... 

少年的大眼睛睁的圆圆的,盯着正上方天花板上的灯... 

少年叹了口气,好不容易把被窝捂热了,怎么可以起来关灯?!

“那个...有鬼吗?”

... ... 

“能帮我关一下灯嘛...?”

... ... 明显,鬼先生不打算理他。

“我我我,我请你吃巧克力!”

“啪嗒” 灯灭了。

一个性感的男声在少年旁边响起:

“我要红酒夹心味的巧克力。”

少年惊喜的扭头,看到那个帅的不可方物的男人就这么面对着他依靠在床边,鬼先生背对着窗户,窗外的光照进来,映出了鬼先生完美身形的剪影。

少年愣在那儿一动不动,忽然傻傻的笑了起来,鬼先生微微笑了笑,伸手捏了捏少年高挺的鼻梁,

“小鬼头,不是和你说过了吗,”

“头发湿着睡觉,是会生病的。”

 

(可可爱爱的文,可可爱爱的脑洞)

(ww我太喜欢这个设定了)

 

【食物语/相思寄月/彩蛋】绫牵蛊 松鼠鳜鱼X你 ● 食物语乙女向同人小说● 有点虐● 食物语相思寄月
把抓住了他手腕,替少年把脉:“无名,你感觉身体怎么样?还好吗?” “嗯……”无名不自然地扭过头,脸上微微泛。 而正在低头认真把脉你,自然没有看到这一情景。 你通过圣蛊感觉到他身体里似乎没有什么...
[食物语乙女向]我邻居大有问题 #bg #玉麟香腰 #屠苏 #川火锅 #太白鸭
拿着一根胡萝卜,咬了一口,瞧见他站在楼底下冲我招手,少年白衬衫干净明亮。我就那么撑着脸看他,也笑出声。 那胡萝卜怪。 ———— 川哥很能吃辣。 很能。 我永远忘不了那天他请我吃火锅时旁边一桶...
[食物语乙女向]年轻蝉鸣收集录 #bg #女少主 #城麻辣鸡 #诗礼银杏 #开水白菜 #东璧龙珠
,即使被留下来单独补课也毫无怨......言......zzz   事实证明,困意这种东西比先生训话要厉害。   诗礼银杏看着撑着脑袋再次睡着少主陷入沉默。 他讲课当真那么无趣么?   诗老师在...
[食物语乙女向]我邻居大有问题(四) #bg #城麻辣鸡 #开水白菜 #东璧龙珠
早餐店里,清透空气,热腾腾烧卖,进我心底那碗豆浆,和坐在木桌对面你。”   城麻辣鸡ver.   五年了, 我隔壁那位杀马特帅小伙蹭了五年饭。   ————   哥其实人挺好...
灭乙女]少年郎 #灭之刃乙女向 #男神x你 #bg
原作者:何事晚来秋   ✧时透无一郎专场。个人觉得长大后谈恋爱时会是一个表面纯真其实有点坏心眼小孩(x)   ✧靠男孩儿太好了我痛哭流涕(抹lui),真没啥想法就纯粹想piao男孩儿...
野乙女】他是(太宰篇)● 太宰x你● 文豪野犬乙女向● 野太宰
原作者:太宰治子   *文豪野犬X灭之刃(只是背景) *私设ooc  *小学生文笔   太宰治作为你男朋友挺好,待你温柔体贴。他完美无暇,就一个问题,比较懒,不愿动。可大冬天,你自己也想缩在被...
【阴阳师乙女向】咖啡店奇妙之旅 ● 男神×你● 玉藻前● 吞童子● 茨木童子●
这个抽烟喝酒打架纹身崽了呢,哦不是他看上你。   这不嘛,今天他们店里搞活动,你来蹭点吃,茨木来蹭你,捎带手还占你便宜。   你咽下口中芝士蛋糕,人畜无害看着他:“吞知道你不务正业泡...
【食物语】由洗澡一事引发修罗场 ● 食物语乙女向同人小说● ALL女少主● HE●
会摔倒,洗完了都可以出去玩了。”你看着孩子们都已经洗完澡,乖乖地站在屏风外侧,边说边顺手把浴桶清理了一遍。 “金,这次辛苦你了。”你笑着看向少年少年仿佛看到了什么,脸颊略微发,不自然地转...
灭乙女】义/炭/伊/炼/实 救命 你实在是太了 #男神x你 #灭之刃乙女向 #嘴平伊之助 #富冈义勇 #炼狱杏寿郎 #不死川实弥 #灶门炭治郎
原作者:选我我超   /情人节哈皮!! /ooc致歉 /文笔渣 /写完这篇我一滴也不剩了!     富冈义勇       “啊!富冈先生,下午好啊。”你去往蝶屋路上,看见了正在包扎伤口富冈...
【食物语/静影沉璧/彩蛋位】侠客行 太白鸭X你 ● 食物语静影沉璧● 食物语乙女向同人小说● HE● 有点
睡觉,突然听见有人在敲击窗棱。 ???这么晚了,这个时候谁会来敲你窗户?不会是吧? 你自己疯狂脑补着先前听说书先生一系列恐怖故事,越想越害怕,整个人都缩到了被子里。   “笃笃”又是一阵敲击声...
[综乙女]偷吻月亮 #凹凸世界 #灭之刃 #文豪野犬 #食物语 #乙女向 #bg #男神x
,随后又突然嗅了嗅,抬头看向你, “……诶?是高兴味道?” “噗。” 你笑着凑上前,吻了吻他下颚,灶门先生很快就像男孩一样通了脸, “虽然我很喜欢炭治郎长发没错啦,但是啊,我还是最希望炭治郎...
【JOJO乙女】双标的神(Dio X 天使)● 迪奥● dio
铜版纸杂志塞进嘴里,真好吃,这是巧克力。”   Dio不置可否,他仍然等待自己想要答案。   “我不心来这里。”天使坦言她可悲失误,“我不该来这,但是传送法术出了一点错误。你显然不是天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