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罗修特乙女]完全追男仔手册● JOJO同人● JOJO乙女

sodasinei 2020-10-30

原作者:柠檬烩饭

 

 故事始于初夏,冬冬手里捏着两个橙子,我背上背着一米六四长的古筝,准备去送好朋友的前男友上路。她本人拿着青龙偃月刀蹲在前男友家门口守着。
  
  我问冬冬那两颗橙子的杀伤力在哪里?
  她一本正经的回答我,可以用橙汁射烂对方的眼睛,让他从此以后见到橙子一样美丽的妹妹就自动PTSD。
  于是我不停劝说她,要文斗,不要武斗,像我一样拿长长的古筝为对方弹一曲《阎王三更响》,保证对方不再出来为祸人间。
  
  事情开始发生转折,是我们刚把古筝放下来,准备开工弹奏美好祝福时,有人路过随手把什么金属物体丢在了古筝上,琴弦上传来几声金属碰撞的脆响。
  我扭头柳眉倒竖,伸出纤细的指头,试图抓取目标人物,"是谁!是谁往我的琴上扔东西!"
  金属物体丁零当啷滚落在脚边,冬冬在一旁抖了一会儿,两个橙子都要捏不住了,她小声的提醒我:"嘿,是弹壳。"
  
  我低头看了眼脚边的弹壳,又抬眼望向了抛出弹壳的男人。
  他的金发扎成小髻固定在脑后,冷漠的鸢尾色瞳仁不带感情的瞄了我一眼,右手利落的掏出烟盒,抖了两下,细长的烟被柔软的嘴唇触碰。一旁有人上前给他点火,他微微低头,烟雾从他的口中弥漫出来,像是森林深处的沼泽。
  
  冬冬在后面拉我,"噫!超可怕!他们还会让路人吸二手烟,快跑,快跑!"
  
  我已经听不到她的声音了,那些弹壳不止砸中了我的琴,还拨动了我的琴弦,顺带着刮过我的心弦,脑子里响过一阵奇妙的弦乐声。
  我伸手拿过冬冬手里的橙子,背对着两个男人鼓捣了一阵,成功把橙子塞进了胸脯里,对冬冬竖起了一个胸有成竹的大拇指后,英勇的A了上去。
  
 冬冬在我后面质问,前几天说坠入爱河的都是傻子的是谁?
  我示意她这是个给风纪委员布加拉提学长打电话求助的好时机,等他来了你就装作扭伤,很快就能发展医务室play了。
  她双眼发光单手快速按动电话键盘,不一会儿就在墙角处演绎"遭遇坏人扭伤脚的无助女高中生"了。
  
  我强装镇定的走向那个靓男,发着抖说了句,"帅哥,借个火。"
  他拿精致的下巴看我,好看的兔牙都带着挑剔的意味,我抬着头只能看到他的轻蔑。
  够味!他连鄙视别人都那么高贵!好想和他来一场puppy love,每天求饶的那种!
  
  于是我扭捏着说,留个联系方式呗?你可是砸了我的琴...
  
  下一秒冰冷的枪口贴在了我的脑门上,他吐出一口烟,好听的声音慢慢从喉咙里蔓延出来,"要赔吗?"
  青春期综合症,俗称花痴,无药可医,我扭着两只脚,红着脸说不用,在一旁一个绿头发男孩的劝说下,他慢慢把手枪收回去。
  
  我主动亦步亦趋的跟在他们后面,在绿发男孩不断的温和劝说里,始终没有放弃跟随。
  
  朋友的电话把我唤醒了,"你们两个死到哪里去了,已经两小时了,只有我拿着一把青龙偃月刀坐在这!?"
  我缓缓的对她说:"不是常常有机会遇到可以爱他一生的人的,不过喜欢上的话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少女的情人节,全年无休~"
  "不要用赤名莉香台词啊!你这次又喜欢上什么诡异的家伙了?"
  
  她的电话被我掐断,金发的男人一把把我薅到了墙上,小麦色的小臂压迫着我的喉咙,"再跟着我们就杀了你。"
  他搁下凶狠的一句话,带着伙伴走了,徒留我一人嘴角留着口水蹲坐在地上发软,这种心悸的感觉....
  
  那天之后辗转各个消息灵通的学妹和商店街老板,我终于清楚了那个男人的名字,普罗修特....
 
   "在这里我宣布我和普罗修特的女儿名字叫戴安娜。"
 "不要遐想和见了一次面的男人组建家庭,尤其是对方无保险无公积金的状态下。"
  
  即使我的朋友们如此打击我,我也没有放弃投奔危险与黑暗的成熟男人的念头。
  终于在第二十六次"偶然"路过商业街后,我看到了那个来收保护费的贝西。贝西头发是绿色的,在人群中一眼就能抓到。

  于是我把他怼到了墙上,他估计以为我要强吻他,居然闭眼睛。
我只能说明来意。

  "我不是来拆散你们的!我是来加入你们的!"

  贝西睁开眼睛,看到我得了青春期综合征的俊脸,用力的表达真诚。
"给我,普罗修特的,三围,电话号码,住址,马上。"
  
  现在我坐在普罗修特的家里,他坐在沙发的另一侧,抽着烟,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墙上的壁纸有些发霉,但我的脑袋瓜子乐观的思考着如何去除霉渍。厨房里堆积着成山的碗筷,但我乐观的想着可以送给贝西去洗。
  
  普罗修特缓缓开口,"你想要什么?"
  我扭捏的说,我想做你女友。
  
  他像是被什么噎到了,呛了几口,我连忙顺势坐到他身侧,弹性不好的沙发有些硌屁股。
  
  "我会扎头发,还会做饭,你下班了还能帮你按摩,最赞的是我做美容的手法,给个机会吧靓仔!"
  他低头又用一种看蚂蚱的眼神看我,我更激动了,仿佛黄果树瀑布一样湿漉漉。
  
  可惜他没答应我,就开始解我衬衣的扣子,我半拒绝半欢迎的同他讲:"不好吧,我们才刚刚认识嘢!要深入了解的!"
  "要不我们来讲讲个人四大爱好怎么样?"
  胸前的扣子被解了一半,我竖起手摆在胸前,做最后的抵抗。
  
  "你肯定得到了就不会珍惜!除非做你女友不然你不可以动手动脚!"
  对方没听我的,从抽屉里掏出一副手铐,利落的咔嚓两下把我的手拷上了。
  
  "不如我们来讲讲四大爱好先,我喜欢游泳...."
    
  他冷笑了一声,皮带扣发出松动的声音。
  
  "我还喜欢看漫画书,特别是有深度的漫画...."
  
  丝袜扣被毫不留情的扯断,发出了金钱崩裂的声音。
  
  "我还喜欢骑单车...."
  
  他终于说话了。
  
 
   "那马上骑个够 。"
  
  他这么说着,抬起了我可怜的两条腿。
  
 

 我脑子里还在唱,"It's not puppy love puppy puppy puppy love." 

青春期综合症的唯一治疗方法,让少女感受到疼痛。
  
 可惜我乐在其中,呜呼!

 

高的忧愁(失格功利教师x神经质学生)● JOJO向● 神x你
原作者:写写   失格功利教师x神经质学生 第一人称BG,师生paro,意识流。   老师不喜欢我。 “喜欢”是个很微妙的动词。无论情绪还是情感,它的反义词都该是“讨厌”才对。 但社会...
JOJO】荒唐恶作剧(X艳遇女人)
原作者:Dio左激推海带   X艳遇女人 主非人(?)   抽着雪茄,从吧台的酒保手里接过一杯马天尼,远远地朝着向他频频回头的红裙女郎示意。酒吧的灯光打在他的头顶投下一片天使的光晕...
JOJO】共舞(暗杀组X你)● 霍尔马吉欧●
原作者:Dio左激推海带   暗杀组X你   你蜷着双腿坐在沙发上昏昏欲睡。空调在滴水,一只苍蝇在你面前的桌子上盘旋。拎了一个录音机轻快地跑下来,他就穿了套睡衣,松松地套着,露出结实的胸口...
【承太郎♀】小女孩 ● jojo
。 不知道第几个亲吻,飘落在唇齿间。   感觉自己太久没写东西退步了好多……看了将近一年的jojo终于打算自己亲手写一篇,承太郎永远是我的心头好但是我又太馋小姐姐了……呜,女孩子真好,大姐姐真好...
jojo 承太郎x高桥和美(你)③ ● jojo ● 空条承太郎
!”班长崩溃的大喊。 高桥的前桌笑嘻嘻的回头告诉她,说是一年一度的体育祭的事情,班长推荐班上运动能力不错的她参加没多少报名的混合接力赛。 “诶”超级不情愿的表情。 班长冲到高桥的身边抓住她的肩膀用力...
JOJO】虽然失去了兄弟但有了男友似乎也不错。(承太郎X我)● JOJO● 空条承太郎
男孩子喜欢我又怎么样?!你们的神只和我一个做好朋友诶。我心里很高兴,虽然没有往恋爱的哪方面想,但还是固执地认为承太郎一定是拿我当最特别的一个孩子。    承太郎的母亲一定是一个特别厉害的女人吧,我...
【迪亚波】再见!新宿(第一人称BG,属性大概是吝啬社长x虚荣职员)● JOJO向● 神x你
原作者:写写   *第一人称BG,属性大概是吝啬社长x虚荣职员   0. 所有都知道社长是小气鬼,只有我背地喊他冤大头。 1. 迪亚波是我的社长,也是每周六在新宿酒吧喝得烂醉的渔网衣大姐...
jojo 承太郎x你x花京院 舞会番外① ● jojo
。” “……但是jojo没有拒绝!”这是另一个完全无视“呀卡吗洗”的jojo生。 不,求求你有点自知之明好吗? 有人试图扭回话题:“不过我看她好像没发现诶。” “肯定吧,我上次看见隔壁班给她递情书...
【食物语】由洗澡一事引发的场 ● 食物语小说● ALL少主● HE● 甜文
少年小金洗澡什么的简直太带感了!啊啊啊啊我又可以了!爷青回! *空桑大型场,小孩子也要争宠。 *空桑日常:菜男人做妖,少主钢铁直。 *食魂以各种方式吸引少主的注意。 *又是迫害少主的一天...
JOJO】因为想要牵手和拥抱引起的小型风波以及完全没有恋爱想法的你(出镜演员:花京院、承太郎以及你)
作废。   在挚友拜访时只是轻飘飘的一句介绍:“JOJO,这是我朋友的女儿,XX,这是我的朋友承太郎。”   随后少女自己提出要回房间做作业,带着愉悦到有些不正常的心情轻快的同意了,无视了为替身使者的...
【食物语】少主她到底只爱什么酒?(上) ● BG● 食物语● ALL少主● 小说
》《少主她究竟有多少个心头好?》 *日常迫害憨憨西凤酒。 *沙雕小甜文。 *空桑食魂场,菜人们日常做妖。 *我流少主,ALL少,不喜勿喷。 *设ooc属于我。   自从秦国事件了后,西凤酒...
【多弗朗明哥x你】沉沦♥(下)● 海贼王向● 神x你● 西南迪● 柯拉松● 拉法尔加
。   衬衫的扣子被主人粗暴地扯开,崩了一地。粉红色的羽毛大衣可怜地躺在地上。     15   “什么?!西出海了?!”  你揪住多弗的衣领,“为什么不啊!他们就两个,出事了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