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宁)以月色吻你(OOC,花子×八寻宁宁)● 地缚少年花子君● 柚木普● 八寻宁宁● 同人● BG● 小甜饼

sodasinei 2020-10-30

原作者:鸦缇

 

◎OOC,花子×八寻宁宁

◎有私设,不涉及原剧情,纯糖小甜饼√

 

是明媚的晴天。

天穹的日光直直地穿透玻璃,照拂在课桌上,明暗分明的光影细微地跳跃在眉眼之间。

神色专注的少女白皙的侧脸被镀上柔和的光芒,唇角轻轻向上勾起,笑容若隐若现,宛如梧桐树下斑驳摇动的疏影。

八寻宁宁在折星星。

长长的睫毛低低垂拢在眸间,玫瑰色的眸子像银窗上融化的雨水,干净,瑰丽而剔透。

课桌上都是一颗一颗的星星。

像是辽阔而烂漫的银河倾倒而下,星星顺势落入了少女握拢的手心。

赤根葵双手支着下巴好奇地打量着,“诶?宁宁是在给心上人折星星吗?”她弯起眼睛,嘴角带着促狭的笑意。

轻盈柔软的声音微微拖长,含了几分了然与忍俊不禁。

心,心上人……?!

赤根葵调侃的话语在耳边不断变大,轰鸣刹那间在脑中响起。

大脑瞬间紧张得一片空白。

……有这么明显吗?

八寻宁宁手指动作一僵,无措地“唔”了一声,猛地红了脸,藏在粉银色长发下的耳根一点点烧透。

她下意识地攥住手指中的星星,轻轻瞪赤根葵一眼,磕磕巴巴地小声说,“没,没有这种事啦!小葵不许乱说!”

赤根葵拖长声音“哦”了一声,笑眯眯地捏了捏她的脸,“既然没有的话,那宁宁的脸为什么会这么红呢?”

脸红?!

八寻宁宁顿时羞窘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她嘴上哼哼唧唧着打开了好友的手,双手捂住滚烫的脸颊,咕哝:“小葵实在太讨厌了……”

赤根葵揉了揉手,也不生气。

她偏过脸望着八寻宁宁,深紫色的长发垂过耳侧,被她以手挽回耳后,巧妙地掩饰去嘴角意味深长的笑容。

赤根葵说,“好吧,好吧,我不说了~但是宁宁一定要记住一件事哦!”

“什么?”

“如果喜欢的话,一定要大胆地传达心意给喜欢的人!”

葵的眼睛望着不远处正悄悄关注着这边的苍井茜,白净的手指轻轻划过嘴角,对八寻宁宁比出一个微笑的弧度。

她继续说,“将彼此的心意交换,就可以顺顺利利地在一起啦~”

顺顺利利地……在一起吗?

八寻宁宁低下眸子,拢了拢桌上散落的星星,瑰红色的眼睛里装着些许怔然的温度,如同红色的蔷薇绽放在眼底。

现在的自己,还没有勇气对花子君说出“喜欢”这两个字。

她折星星是因为——她想让花子君开心。

她想看到花子君的笑容。

每时每刻都能很温柔的笑容。

这样想的话……八寻宁宁的嘴角又忍不住柔软地勾起,双手交握着拢住星星。

像是拢住了一颗怦怦直跳的心脏。

这样想的话,也很不错吧!

少女的笑容干净。

如水彩画一样清新明丽。

期待与忐忑抿在唇角,拢住小小的星星想要送给心上的少年。

一百颗星星,代表圆满的爱。

八寻宁宁将精巧的星星一颗颗拣入玻璃罐里,口中念念有词——

“九十七……”

“九十八……”

“九十九……”

“一百!”

直到数到一百颗,她才终于松了口气——一颗没少。

盖上玻璃盖,系上蓝色的丝绸带。

透明的玻璃内是五颜六色的星星,如同万圣节的糖果,五彩缤纷。

像装了一罐小小的甜美童话。

八寻宁宁紧张地看了看自己的打扮,轻轻咳了咳,左顾右盼——嗯,很好,没有人。

她飞快地用手指理了理长发,扯了扯微皱的裙摆,正了正胸前的蝴蝶结,紧张地扬起了嘴角,露出了有些羞涩的笑。整装完毕,这才紧张地抱住玻璃罐,踩着小皮鞋“哒哒哒”地向着厕所一路小跑。

到达地点,却扑了个空。

厕所空空荡荡,没有人影。

熟悉的人没有像往常一样笑眯眯地突然出现在眼前。

她探头看了看情况,小心翼翼地喊了几声——意料之中地没有得到回应。

诶?花子君今天不在吗?

那他会去哪里?

八寻宁宁像是被打乱了计划的兔子,傻傻地呆在了原地,茫然地不知道该怎么办。

她低头看了看怀里的玻璃罐,有些不甘心,决定问问排队路过的勿怪。

“对不起,打扰了!你们知道花子君去哪里了吗?我有很重要的事情在寻找他!”

八寻宁宁蹲下身拦住了蹦蹦跳跳的勿怪,从衣兜里掏出糖果递到它们的眼前,双手合十,忐忑地等待着回复。

勿怪心满意足地接过糖果,接二连三地告诉她,“天台!”

“七号大人在天台!”

天台?八寻宁宁愣了愣,心中微微一动——那是整个学校最高的地方。

也是能离月亮和星星最近的地方。

学校的夜幕降临得很快。

一弯弦月挂在黑如绸缎的空中,隐隐约约几颗星星点缀在远处延伸的苍穹。

黑发金瞳的少年坐在天台边,双手后撑,仰着头安静地望着弯弯的月。

俊秀的侧脸弧度线条优雅,几缕细软的黑发落在耳畔,纤薄的唇线上勾,长浓的睫毛如同蝴蝶收拢翅膀,微微颤动,他在浅浅地笑着,思绪似乎飘得很远,下颔的线条柔和而缺少攻击性。

一截手腕苍白纤细,漂亮的腕骨微微突出,不自觉地吸引了八寻宁宁的目光,又在回过神后暗暗羞了片刻。

她犹豫着向前走了几步,轻轻叫他,“花子君?花子君?”

八寻宁宁的声音很软,像草莓甜点滑入喉咙的滋味,回味起来甜而不腻。

花子听到了她的呼喊,懒洋洋地偏头看向她,忍不住地弯起了眼睛,歪着头挥了挥手。

他抬了抬帽檐,神情欢快地问安,“哎呀呀,晚上好呀~八寻怎么会到这里来?”

他从天台栏杆上跳了下来,来到八寻宁宁的身边,手臂熟练地一伸一搂,将她抱了个满怀,牢牢地圈在了怀里。

动作像是反复做过千万遍。

幽灵的怀抱并不温暖,甚至是冰冷的。但花子脸上大大的笑容,却总是能让八寻宁宁生出几分依稀的暖意。

她忍不住埋入了他的怀里,双手抱住他的腰,像幼兽往信赖的人身上蹭来蹭去。

他的胸膛并不宽阔,还带着几分少年的瘦弱,却给予她一种无比可靠的安心感。

像下着滂沱大雨的世界里仅剩的唯一依靠。

是错觉吗?八寻宁宁想,总觉得夜晚的花子君比白天要温柔很多。

花子拉着她走到了天台的边沿。

夜风吹拂脸上,含着一股淡淡的凉意。

他一人径直坐下,双腿搭在了栏杆外侧摇晃,看着八寻宁宁,伸手点了点自己的侧脸,带着少年的调皮味道,“呐,这么晚了,八寻找我有什么事吗?”

“我……”

八寻宁宁刹那间打止。

要说什么呢?她抱紧玻璃罐,无措地咬唇,粉嫩的嘴唇被咬得发白。

心脏的血液涌动着冲向四肢百骸,让她大脑不断嗡嗡地鸣叫。

喉咙里像堵住了什么,干涩地张启半天,吐不出一个字。

那些少女旖旎的小心思藏了起来,如同年少的梦境,羞窘地难以诉诸于口。

花子等了半天没有等到回应,稍稍疑惑地盯了她瞧,语气拖长,“嗯~?”

“八寻是有什么不能对我说的吗?”

他笑着问她,手掌却慢吞吞地盖在了她的手上,十指交叉相扣,带着秘而不宣的暧昧。

气氛在升温,晚上的凉意荡然无存。

八寻宁宁躁得发慌,别开脸纠结着该怎么回答,含含糊糊道,“没,没有啦……!”她抓着那只小玻璃罐,心头乱成一团麻。

太差劲了八寻宁宁!把话勇敢地说出来啊!

她在心里给自己打气,正要斗志昂扬起来,看到身边少年漫不经心的神色后,又很快泄了气。

这该怎么说出口……送礼物这种事情。

今天又不是什么特别的节日。

不管怎么样,都会显得很刻意吧?

八寻宁宁越发纠结,甚至开始无意识地玩起了花子的手指,捏来捏去。

花子古怪地低头看了看两人交叠的手,又若有所思地睨她许久。

他忽地近身,嘴唇几乎是擦着她的耳廓而过,带过一阵触电般的酥麻。

他揶揄地笑,“还是……发呆的八寻在想一些晚上比较适合做的事情?”

他的手指微微用力抓住少女的肩膀,嘴唇摩挲过她纤细白净的脖颈,金色的瞳眸,像品种纯正的贵族猫一般幽深邃亮。

“才没有!”

八寻宁宁被迫靠在他的臂弯里,像只被系住脚踝的雪雀,又急又恼地呼了一声,气得给了他胸口一拳,脸蛋通红,“混蛋花子君!”

花子满脸无辜地反问,“诶诶?明明就是八寻自己先想歪的吧?我明明什么都没说啊~”

少年侵占意味强烈的气味包裹住她,如潮水般汹涌而上,目光深深地占据住她整个人。

八寻宁宁语塞,脸涨得绯红,像是圆鼓鼓的番茄。

她粉白色的长发柔顺地抚摸过脸侧,似能勾出烫人的温度。

“反正不是!花子君脑袋里都装着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花子眯着眼睛,伸手捏了捏她的脸,动作轻柔,“当然是装着八寻啊~”

八寻宁宁刚冒出来的气恼顿时熄灭,睁大漂亮的眼睛,磕磕巴巴道,“我,我……?!”语调里满是震惊与害羞。

这么,这么直接的吗!

“——才不是,骗你的啦!”花子笑嘻嘻地戳住她的额头,语气透着少年气的笑音,微微哑的声线像是清酒入喉,“八寻傻乎乎的,真是可爱~”

八寻宁宁的心情在一瞬间跌入了低落的谷底。她垂下了眼睛,抽回了手,将玻璃罐塞进怀里,轻轻地说,“……这样啊。”

她心中的退缩之意越发汹涌,让她扯起勉强的笑容想要逃开这里,却在下一秒——

腰间一紧。

她被花子抱入了怀里。

轻如羽毛的吻,抿在耳垂上,蔓延开浅浅的温度。

“笨蛋。”少年的声音靠近之后钻入耳朵里,越发动人。

“!!!”

八寻宁宁呼吸都快要停止了。

花子的眼睛很漂亮,干净而灿烂,剔透而无暇。

像是无数坠落的流星滑入眼底,炸开一场场烟火,晕染开浓郁的色彩,为她而生出温暖的欢喜。

“是要送给我礼物吧~”他的手掌按在她的头顶,带着宠溺的味道揉了揉,如同安慰着气恼的小兽,“我听勿怪说了哦?”

“但是八寻这么磨蹭,所以只好主动出击啦~”花子笑得像只狐狸,容貌清秀,神情天真,话里却处处都是狡猾,“看着八寻纠结的样子,真是让人开心~”

八寻宁宁攥紧拳头,咬牙切齿,“花子君!!!”

“哎呀哎呀,别在意这种小事情嘛八寻~”

她看到他举手做投降状,才别别扭扭地将玻璃罐递给了他,“……这是,礼物。”

花子笑眯眯的神情微微凝住。

他注视着那小小的玻璃罐里的星星。

像是注视着以往早已遥不可及的记忆。

心脏酸涩而甜蜜,如同柠檬裹着砂糖,轻轻剐过胸腔。

是星星啊。

围绕着月亮存在的星星,代表远方,未知,希望和幸福。

“八寻真的在很努力地了解我啊。”花子接过,轻轻摩挲着玻璃罐的表层,目光落在五颜六色的星星上,嘴角一点点地上扬。

带了点释然的轻快。

“谢谢啦~八寻。”

他看着少女猛地飘忽的眼神,嗓音透着蜜糖般的温柔。

“要一起赏月吗?”

一起……?

可以吗?

八寻宁宁被这个词语轻轻地刷过心尖,扑通扑通直跳。

她犹豫地点了点头。

眼尾微微弯成不安的弧度。

花子拉起了她的手,指间交错,轻松地将她拉入怀里。

天台很高,夜风却穿不透少年的怀抱。

胸腔被不可名状的情绪填得满满当当,如同微风吹过雪白的衣角。

她听到他平稳的心跳,她嗅到了少年身上经久不散的草木香与淡淡的血腥味。

好安心。八寻宁宁收紧了手指,微微闭眼,攥住了少年的制服。

不等她回神,又是一个吻。

柔柔地印在了她的唇角上。

八寻宁宁僵住了身体,就连思维都似乎停滞了一秒——

然后是心脏的疯狂乱跳。

她发出了急促而小声的惊叫,死死地埋入他的怀里,将脸藏起。

花子愉快地笑了,胸腔震动,手指却温柔地梳理着她微乱的长发。

少年与少女相拥坐在天台上。

今晚月色真美。

 

」不见间● 少年花子柚木BG花子
。”少女揪紧衣摆,玫瑰色眸子里含着泪水,“我真的尽力了。我等了好久好久,可是没有来。一次也没有。是在生我的气吗?是我让花子生气到躲了我这么久么?” 小声哽咽,“没关系。花子不要生气,我马上...
】碎片 # #柚木 #少年花子
摇醒,“?”嘴上喊的倒是很温柔,手上的动作像是要让把中午吃的全吐出来。   “干什么啊花子!”的大嗓门照例引来了一波关注。只能忍着火气,一手压住子的头,放低了音量,“花子知不...
【普宁】我的丈夫很粘 # #柚木 # #少年花子
出来的一种与众不同的活力。他和所有青春期的男生一样有使不完的精力,所有的魅力都在体育场上放大。每次柚木大汗淋漓朝她跑过来击掌以及要水喝的时候宁都能感受到一点的心动。   但这个心动又不至于...
【普宁】我的妻子很不听话 # #柚木 # #少年花子
井茜低调的多。   “妻子不允许就不允许,别酸我。”柚木毫不犹豫的戳破仓井茜的心思。他其实羡慕的很,也恨不得四处炫耀自己的妻子,要是可以,他铁定要戴一个更大的钻戒,闪瞎所有的眼。但是葵考虑到他...
甜品公司七夕预售商品: #少年花子 #人文 #光
笑了一声,用手揉了揉的头发,“我相信。啊呜……”把一直拿在手上的圈塞进了子的嘴里:“花子真讨厌,还是把的嘴堵上吧。” 花子咬了一口圈,开心的在空中转了一圈:“亲手做的...
】萤光 # #
紧张还是柚木真没什么值得说出口的优点,她支支吾吾,脸红颤抖柚木怀疑她是不是心脏病发作。   可能是受到了仓井茜和赤根葵的影响,两总是黏黏糊糊的。成为灵这么久了,本本也看了,更别提...
【普宁】我的老师好像是变态 # #柚木 #
两个的孩子……   不管哪个想法都挺狗血的。我很痛恨三,但我之前对学姐的第一印象太好了,至于我将大部分的仇恨转移到了柚木身上,可恶的渣男!   虽然我手里有他出轨的证据,但我没有大肆传播...
乙女 』姐妹们的茶话会 #HZ #少年花子乙女向
吓了一大跳   “都说了要○○叫我司或阿司了”他捏着的脸   “我说今天怎么没来扫厕所呢,原来是在这里呢,害得我好担心”接着子的声音从后面传出   花子飘到身边,从后面环抱着搂住“扫...
乙女』一起睡觉 #HZ✨ #少年花子乙女向 #柚木司 #柚木
我感觉目前坑里没有写过诶 源氏兄弟感觉自己写的非常ooc就先不写了   柚木花子)   “诶?少女难道真的打算和我睡在一起吗?”   幽灵般的少年身边飘来飘去,望着夹着枕头和睡袋的...
乙女 』当怀孕了 …… #HZ✨ #少年花子乙女向 #柚木司 #柚木 #源光 #源辉
了还不知道……”花子红着脸压了压帽子,不过能给他生个孩子他还是很开心的   柚木司   能在柚木司胡闹之后下得了床,就觉得是万幸中的万幸了   这个鬼,每次都能让两三天下不了床,觉得自己都...
【我的英雄学院乙女向】只是和他的日常●男神x#轰焦冻#爆豪胜己#上鸣电气#木俊典#绿谷出久#切岛锐儿郎#荼毘#山田阳射#物间#相泽消太
怀里。 扭头赌气一样不看他,他用脸颊蹭蹭,密密麻麻的落在嘴唇上。 见似乎消了气,焦冻便冲着笑。 于是也笑了起来。     爆豪胜己 Ver.   他暴躁的性格已经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
乙女』当要开学了 +考试复习 #少年花子乙女向 #HZ✨ #柚木司 #柚木 #源光 #源辉
  柚木   ☆知道明天要回到学校后他很开心,毕竟身为灵他是不能离开厕所的   ☆不知道的是,在家的这些时间里他每天都很想   ☆在进入学校之后他会立马到操场去找,或者直接把拐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