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野乙女〗你失忆后流浪很久他才找回你● 文豪野犬乙女向●太宰治●中原中也●芥川龙之介● 男神×你

sodasinei 2020-10-30

原作者:鸦缇

 

◆内含太/中/芥,第二人称

◆ooc预警!!!不接受者慎入,一切为了甜甜甜!

◆逻辑bug皆为私设

◆拒绝写作指导么么么!如有撞梗,纯属雷同。

 

你因为一次意外失忆了。

辗转流浪,举目无亲。

你有一张会惹祸的脸,以及毫无自保能力的羸弱身体。遭遇了无数恶意与欺负,你像枯萎的玫瑰花瓣坠入肮脏的泥潭里。

直到他终于找到你。

 

Ver.太宰治

“不要担心啦~小姐。”他笑眯眯地牵住你的手,声音软绵绵又轻佻,“这不是安全了嘛。”

虽然这样说,面上充满笑意的他眼底深处,却是一片冰冷的暗色。阳光都透不进去。

你下意识地瑟缩了一下,感觉到他身上隐藏的怒意。

他是谁?他在生谁的气?他认识你吗?

你不安地想要甩开他的手,挣扎的力度从轻微的试探到奋力的仓皇,“不要……碰我……”声音喑哑。

你已经被欺骗了太多次。

即使在看见他的那一瞬间心脏仿佛找到安宁乡般变得平稳,你还是无法放松半分。

自从记忆丧失后,这段日子的经历给你留下了重到刻骨的痕迹,让你放不下一丝一毫的警惕。

显而易见不是什么好的痕迹。

他顿了顿,转而捧起你有些脏兮兮的脸,笑容灿烂,语调拖长,“不要?什么不要?我可是付出好大的代价才找到你的哦,超辛苦!所以不可以拒绝呢,小姐~”

他没有丝毫嫌弃,甚至小心翼翼地用手帕擦干净你的脸,再不顾你的反抗,把手指也仔仔细细擦了一遍。

你反抗的动作剧烈,他的力度更不容置疑。

在检查到你身上的伤口时,他鸢色的眸子里的神色,晦暗到让你看不懂。

“你是谁……你到底是谁啊……我根本就不认识你啊!”被这样对待,你的情绪终于到达了临界点,彻底爆发,透明的液体凝成泪珠顺着脸颊滚落,“如果真的担心我的话,为什么那么晚才来啊!”

太宰治陷入了沉默。

他不顾你毫无章法,猫似的抓挠,将你慢慢抱进怀里,彻底藏入胸口。

他的声音低沉。“对不起哦,把小姐弄丢了这么久。”

“明明知道小姐这么笨。”

“失忆后就变得更笨了啊。”

他身上熟悉的气息涌入你的鼻腔中,让你一点点停止了动作,僵硬在他的怀里。

想放松又无法放松。

攥紧的手指却一点一点,迟疑地松开。

你看不见他眼里狰狞的黑暗与毁灭的欲望。

那是曾经的你未曾知晓的一面,那是他不想让你窥见的糟糕一面。

他安抚地摸了摸你的后脑,驼色风衣扬起。

“我已经把所有的麻烦解决了。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了。”

“和我回去吧~小姐?”

像是察觉到你又想要挣脱他,他的声音低又轻地响起,含着微不可查的委屈似的。

“怎么了嘛,这么不情愿吗?我真的知道错啦。”

“别动。让我抱抱啊。”

“没找到小姐的时候,我可是超害怕哦。”

温柔的情话如不可捉摸的风般扑面,像是软绵绵的,独属于太宰治带了几分调笑意味的撒娇。

让你彻底落入风中。

你安静下来了。

然后听到了一声轻笑。

“果然——就算失忆了,小姐还是这么可爱啊。”

 

Ver.中原中也

他哄着你回了家。

你满心以为和他回去就不会再被欺负了,所以哪怕失去了对他所有的记忆,他对你而言只是个陌生的男人,你仍旧一声不吭地被他牵着手带回居所。

你安全了。有了这样认知的你松了口气。

可是漏网之鱼趁着他出任务的空隙找上你,打碎了这样脆弱的安全感。

你仿佛再度跌入噩梦里,仓皇地闭了眼。

直到机车轰鸣声飞速逼近,咆哮而至,漏网之鱼的惨叫声陡然响起,血腥味蔓延。

是他赶来了。携裹着无尽的怒火与暴虐。

他咬着黑色手套缓缓扯下,钴蓝色的眸子里充斥着压制性的冷酷,用无比暴力的手段狠狠碾压敌人,满地都是不堪入目。

可是你没有反应。

你依旧闭着眼,像是又变回了那个装在壳子里,失去灵魂的洋娃娃。

脸色苍白,呼吸都仿佛微弱了不少。

他“啧”了一声,几步跨到你的面前,语气焦躁又难掩慌乱,“睁眼!”

你还是没有反应。

橘发青年沉默半晌,压了压帽檐,慢慢半跪在你面前,伸手碰了碰你的额头,竭力放缓语调,“喂,已经安全了,不用害怕。”

“是我不好,没有及时赶来。”

“……我在这里,别怕。”他手足无措,干巴巴地安慰你,重复道同一句话。

你绷紧唇线坐在小巷深处,阴影落下,半明半暗,下巴微抬,像是无论如何也讨好不了的乖戾性子。

直到他试图抱住你,你才如同被侵犯了领地的小动物,绝望又凶狠地挣扎。

你用看不信任的陌生人的眼神冰冷地瞪视他,眉头紧压,挣扎的力道却小到可以忽略不计,根本无法拒绝他半强硬的动作。

你受了刺激,恐惧让你屏息,浑身发抖,用力咬住他的肩膀,尖锐的牙齿嵌入肉里,像垂死的小兽在反击。

“嘶。”你咬得毫不留情,不留给他半分余地。他吃痛,低低嘶了一声。

如果是别人敢这样对待他,早被他冷笑着用重力按入地底。

可是这样对他的是你。

他皱眉容忍,钴蓝色的眸子沉寂,沉默地忍受你的发/泄。

你尝到了唇齿间的血腥味,身躯慢慢地停止颤抖,揪住他的衣襟,惊慌地喘气。

你想抬头,却被他按住后脑压入怀里。

你看不见他的神情。

他平静地告诉你,“如果觉得还不够,就再多咬几口。”

“我说过要保护你,结果还是让你陷入危险,是我的错。”

“怎样都好。只要——”他顿了顿,“别再露出那样的表情。”那样绝望,压抑,像是死了一样的空洞安静。

那会让他感到一种要失去你的恐慌。

他不想再体会第二遍。

不记得他没关系。

不喜欢他也没关系。

只要她还在他身边,就够了。

你没有多余的动作了。

两人僵持很久后,他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般抱住你起身,干脆利落,“回家吧。”

你没有反对,埋入他的颈窝里,一声不吭。

机车再度轰鸣。

“……对不起。”

你忽然声音很小地向他道歉。

“啧,没事。”他揉了揉你的脑袋,用满不在乎的语气说,“处理一下就好了。”

 

Ver.芥川龙之介

黑兽呼啸撕咬,仿佛死神降临,耳边惨叫不绝,地上一片残/肢浸着血/腥。

血液溅在你的面庞上,你蜷缩在墙角,呆呆地望着面容阴冷的他,轻轻眨了两下眼,眼底像是被血色浸开,让你感觉不太舒服,伸手胡乱地去擦,却无济于事。

你不认识他。

但你如此清晰的知道,他的狠厉因你而起。

为什么呢?你明明不认识他啊。

单方面的屠戮结束,他察觉到你的视线,扭头看见你脸上的血迹,身体猛地一僵,像是从盛怒中脱离后终于意识到你还在这里。

“在下……”他像是想说些什么,却掩唇不住地咳嗽,唇色隐隐发白,满脸病容。

你的神经随着他话语的开头绷到了极点。

面前的人让你生出说不出的熟悉感与亲近感,但你并不打算相信他。

他迟疑了半会儿,一掀黑色长风衣下摆,白色的发尾在空中摇曳开。

他蹲在你的面前。

“在下终于找到你了。”如释重负。

你用力地抿唇,下颔线绷紧,向后缩了一下。

“……你是谁?”

他怔了怔,“小姐,不记得在下了么?”

语气里的愕然根本藏不住。

简直不像是平时的他。

他静默半晌,张了张口,“无碍。在下能找到你就是万幸,不记得在下这种事,在下并不介意。”

真的吗?你在心里小声说,可是他眼里炽热的怒意简直要溢出来了啊。

——虽然并不是对着你。

他靠近你,将你全然笼入他的气息中,耐着性子帮你揩去脸上血迹,动作生涩又不自然。

手指冰凉。

你迫于他身上危险骇人的气场与浓郁的血腥味,没动,也不敢动。

他迟疑了几秒,轻轻地拍了拍你的脊背。

怒火还在暗中燃烧,对你却是不知该怎么办的温柔。

“在下向你保证,没有下次。”

绝对不会让小姐再陷入危险。

港黑最让人忌惮的祸犬,为你短暂地褪下了凶狠与残忍。

 

喜欢的话,可以戳一戳红心蓝手么quq

鸦鸦可以再贪心一点,端着碗等评论么quq

 

】当偷吃他们喜欢的食物被发现文豪●江户乱步●中原●国木田独步●中岛敦●●福泽谕吉● ×
原作者:离岛   【】当偷吃他们喜欢的食物被发现 #内含江///国/敦/泉//福/与/织/宫/森 #文豪× #主消耗型异能,十分容易饿,大胃王设定 #渣渣文笔预警 #ooc预警...
初遇的时刻()(含/中原//中岛敦)#文豪 #×
原作者:玖玖鹤   我是ooc老国王,ooc我最强。 撞梗道歉 含/中原//中岛敦       的初遇是在河边。 那天因为某些原因有些想不开,所以跑到河边打算...
)当围观(?)工作时(含中原///森鸥外) #文豪
原作者:玖玖鹤   我终于下定决心搞了。 ooc预警 含中原///森鸥外 可能有一点点的(?)车     中原   灯光下的显得不再那么具有攻击性。橘色的发丝垂落在脸边...
】做噩梦哭着给打电话● 文豪中原×
好啊。”   Ver. 在执行任务。 比起战斗,这更像一场屠杀。 杀戮系异能「罗生门」发动。 扭曲漆黑的利刃延伸成各种尖锐怪异的形状,一股脑地扑敌人,刺穿他们的身躯,黑兽发出嘶吼。 肢体...
在早上闹的各种反应● 文豪中原×
样子乖了,让忍不住按住的肩,半强硬地吻了上去。 Ver. 阴沉着脸坐在床上,两络白色的发尾扫过的颊侧,呼吸越发不平稳,却又担心会吓到,只能垂了眼,焦躁地忍耐。 到底还要多久。 ...
文豪是个感染者 ● ×中原●中岛敦●陀思妥耶夫斯基●涩泽彦●梦
感染者,只知道身体常年缠着绷带,直到有一次无意触碰到的绷带并摸到了细小的凸起知道,并且从那时起就下定决心一定要找出治愈矿石病的办法。   “先生不要总自杀了,我会找到治病的方法的,在这之前...
并不爱(内含/中原/)#文豪 #×
原作者:玖玖鹤   于是于是活跃在评论区的我又来了 可懒死我了 ooc有,我写的好烂 废话不多说, 希望各位可以给我心心手手还有最重要的评论   内含/中原/     ...
文豪】全员兔化 ●中原●中岛敦● ×
的手还放在的[哔——]上,收回手,揉了揉眼睛,啊不是做梦呢。不过自家先生这个样子可爱了吧! 愉快的在家抱着兔玩了一天,兔全程趴在的胸/上。   ~~~   (迷你垂耳兔...
】当分手与他们敌对● 文豪 # #江户乱步 #中原 #
:……这还是专门给用的同款绷带呢!!he tui!   没有回头,罗生门撑着跌跌撞撞地出口走去,还在大口大口咳嗽着,就在快要看不见时,在远处说了一句话,凭的耳力自然是...
文豪】一时,一世 ●中原●中岛敦● ×
不在看。 “走吧。 揉着脖子,看着逐渐走远的背影,站起身往反方向走去,人生因果,错过就是错过,既然挽回不了,那就物是人非吧。 ~~~ 从未爱过,对来说唯一的执念就是不奢...
文豪的眼睛好看啊 ● 中原● 中岛敦● ×
漂亮啊。” “小姐,是第一个说的呢。” 笑着摸了摸的头。 “所以,小姐要不要考虑和我一起殉情呢。” ~~~ 一直觉得的眼睛特别好看,即使是充满杀气和血色阻挡不了眼中的蔚蓝,就像...
】当病重(含/中原/)#文豪
原作者:玖玖鹤   含/中原/ ooc警告  别问为啥不让与谢,问就是我不知道。 小姐妹点的梗,拖了好久发出来。(我的网页版打不开) 病症都是瞎掰的,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