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野乙女】你在早上闹他时他的各种反应● 文豪野犬乙女向●太宰治●中原中也●芥川龙之介● 男神×你

sodasinei 2020-10-30

原作者:鸦缇

 

◎内含太/中/芥,第二人称注意

◎一个奇奇怪怪的脑洞,微沙雕小甜饼

◎OOC预警,不喜慎入

◎逻辑bug皆为私设(高亮),谢绝任何写作指导~

 

你在一次任务中偶然接触到了华国被誉为“乐器中的老流氓”的唢呐,这种神奇的乐器。

你一发不可收拾地爱上了吹唢呐,兴致来了还会吹一曲高昂的《百鸟朝凤》。

绝对是能吹塌港黑大楼的那种水平。

 

Ver.太宰治

早晨,不知道第几次被你响亮的唢呐声吵醒。

嗯,非常要命的可怕乐器。

他不是个喜欢轻易动怒的人,也不可能对你发脾气。

所以他只能抱怨般地低声嘟哝,语气里含了几分特有的散漫感。并不让人讨厌。

“小姐真是的呢……每天都起这么早,是因为晚上我对你太温柔了么?”

语调温柔,慵懒,像一只黑猫微微舒展四肢后的平缓。

你的唢呐声顿时拔高了一个调子来表达对他大清早随便开车的强烈谴责。

他半眯着那双惺忪的鸢色眸子,嘴角勾起了一个浅浅的,不仔细看甚至发现不了的弧度。

他叹气,装模作样道,“真拿小姐没办法啊~”

由于这种奇怪的愉快,他的声音趋向于甜腻。

像蜜糖在透明的玻璃杯中缓慢流开。

你抽了一下嘴角,努力忽视了他的话。

他也不在乎你表面的冷淡,脚步虚浮地走向你,然后长长地,长长地吐了口气,靠住你的后背,压了大半力道。

你惊得唢呐的调子都陡然滑了一下。

好沉。成年男子的重量沉沉压来,像是身上挂了很多只猫猫,四肢费力又沉重,你却舍不得动弹。

他又开口说话了,声音透过后背闷闷传来,“小姐太瘦了。骨头都硌疼我了呢……”

你心想,你才不瘦。

瘦的是他才对。

身材纤细修长,弱不禁风,让人忍不住地担忧他会受伤。可偏偏他那双鸢色的眸子,总会在不经意间睇出几分危险的冰冷暗芒。

你默默地想,自家男朋友,可真是个非常矛盾的人啊。

你忍不住回头瞟了他一眼,就被他此刻的模样撩拨得心都乱了一下。

太宰治刚醒时,是最毫无防备的模样,神色温顺无害,让你心跳越发剧烈。

微卷的黑发带着晨起的柔软凌乱,昨夜弄得皱巴巴的白色衬衫松开了领口,手腕上的绷带也缠得松松垮垮。

病弱的青年的确有一种别样的美感。

他半环住你,声音低绵绵,“呐,小姐,再吹下去,你的男朋友就要被你谋杀了哦。”

你:“……?”那岂不是正合你意?

你明明没有说出口,他却像猜到了般幽幽道,“啊,好过分哦小姐~”他语气一点点高昂,“谁想用这种方式死掉啊!就算是我也不能接受这种死法吧?!”

他说话间,热气一点点扑在你的脖颈上,是他活着并爱你的证明。

呼吸像是绕住了你的心脏。

他感觉到你紧张绷起的脊背,像是抓住了你的把柄般勾唇,笑得愉快,鸢色的眸子仿佛盛开的花朵,被大片近乎虚幻的温柔涂抹上暖色。

足以让你心动。

你的思维断了那么一瞬,唢呐声被迫停止营业。

他得寸进尺,宛如没骨头般压在你身上,更加可怜兮兮了,“呐~小姐,我可是很柔弱的啊。愿意怜惜一下我严重不足的睡眠么?”

“还是说,在小姐眼里,它比我更重要?”

他对你轻快地撒娇,语气自然,习以为常。

可惜你还真的吃这一套。

你妥协地放下手中的唢呐,摸了摸他眼下淡淡的乌青,“……行了,去睡吧。”再让他纠缠下去,你怕你会害羞到顶不住。

他嘴角牵扯起一抹得逞的笑,拉住你的手,十指慢慢挤入你的指间,将你抱住,一点点抱紧,像是再也不肯放手了。

黑发落在你的颈子里,无端生出一股痒意。

你呆住。

“啊呀~终于可以好好睡个觉了。”

“真是个美好的周末啊。”

“小姐要一起睡吗?”

他弯着眼,露出了点矛盾的,少年般的天真。

然后果断伸手把你圈入怀里,倒向了床上。

Ver.中原中也

橘红色的发丝从眼前垂落,落了片柔和的阴影。

被子随着起身的动作慢慢滑了下去,掩在紧实的腹部上,他无奈地按着额头,没有黑色皮革手套包裹的五指纤长有力。

耳边的唢呐声简直是对精神的一种折磨。

他不太明白。

他真的不太明白为什么明明是和他一起去国外出差,同样没日没夜忙了三天,你依旧可以保持这么活泼的样子。

像只不安分的小猫扑来扑去。

很可爱,但这不妨碍他有些苦恼。

那双钴蓝色的眸子浸了懒散的味道,望向你的背影,他嗓子微哑,“笨蛋……不多睡一会儿吗?BOSS难得批了几天假。”

语气放松而平常,仿佛没听到响亮到破坏气氛的唢呐声。

你正吹得高兴,回头看他,眼睛亮晶晶地叫他名字,“中也!”却对他后面的话置若罔闻。

橘发青年沉默片刻,头痛。

小姑娘又任性地把他的话当耳旁风。

这可不好。

但每当他想一本正经让你不要撒娇好好听训,总会败下阵来。

于是他索性跳过了这纠结的一节,低头捏了捏腕骨。

昨夜发生的一切让他在此刻显出几分与港黑干部这重身份不符的倦意,像所有的神经都在你面前放松下来,收敛锐利的锋芒。

他低垂头观察片刻,很快发现了一点东西。

微开的领口里,锁骨上的淡红咬//痕尤其显眼。

昨晚你逗他没把控好度,让他失了控,反倒把你逼得哽//咽个不停,又不肯求饶,最后狠狠地咬在他的锁骨上。

不仅是这里,就连他的肩膀也没能幸免于难,布满了深深浅浅的牙//印。

他忍不住心情很好地笑了一下。

哭起来的样子可怜兮兮,咬人的力度却凶得要命。

……很可爱。

你发现了他莫名其妙的笑意,刚开始还有些不解,但睨见他摩挲锁骨上的咬//痕的动作,立刻明白了他在想什么,气愤扭头,报复性地吹唢呐,吹得更加卖力,直冲云霄。

中原中也:“……”啊。生气了?

面对敌人,他完全不必揣测他们的心思——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一切阴谋都是空谈。

他只用冷笑着,用重力碾死他们就足够。

可是面对你,他失去了这份冷酷的从容,手足无措。

但他很快就想到了办法。

他熟练地从床边捞起那条散落的黑色choker,对你扬了扬手,露出了个无可奈何的表情,哄道,“别生气了。”

“不想亲手帮我戴上?”

他知道你喜欢帮他系choker,只是他总觉得那样的氛围太危险,每次都会拒绝你,选择自己来戴。

你被他那双钴蓝色的眸子里淡淡的,像是星星一样的笑意晃了下眼,不自觉停止了唢呐独奏(?)。

你扔下唢呐,小步跑来,扑在他的怀里,习惯性地蹭来蹭去,蹭得头顶呆毛竖起。

“我没有生气!”

他对你的反驳不置可否,只将choker扔给你,懒懒地后仰。

你近乎屏息。

他的脖颈修长,白皙,线条利落干净,微折的弧度优美,凸起的喉结轻轻滚动。

你摸了摸他的喉结,弄得他眸色深了一下,忍着没动作,直到你慢吞吞地系好了那条choker,才微微松懈下来。

你笑着亲了亲他,心满意足,“这样,中也就是我的了!”

“嗯,是你的。”他揉了揉你的头,吸了口气,钴蓝色的眼里仿佛宝石在发光,不自然地轻声说着情话,耳根悄悄窘红,“我是你的,你也是我的。”

“好啊~”你应下来的样子太乖了,让他忍不住按住你的肩,半强硬地吻了上去。

Ver.芥川龙之介

他阴沉着脸坐在床上,两络白色的发尾扫过他的颊侧,呼吸越发不平稳,却又担心会吓到你,只能垂了眼,焦躁地忍耐。

到底还要多久。

他吐了口气,苍白的唇微微抿住。

唢呐声吵到他了,异能「罗生门」蠢蠢欲动。

他默默地望着你的后背,犹豫片刻,到底还是没出声,只是细长的手指敲击床沿的频率加快了。

有点不爽,但可以忍受。

他想,作为合格的恋人,他不能也不应该打扰你。

他理应克制守礼。

你眼里的欢喜在告诉他,你喜欢唢呐。

芥川龙之介是一个真正的黑/手/党。

暴力,冲动,狠厉,残忍。

对黑/手/党而言这都是非常优秀的品质。

因此,他对恋爱这件事生涩而不知变通,似乎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他不知道该怎么和你恋爱,便尽力做到每一件事都不会让你感到烦恼,学得磕磕绊绊,闹了不少岔子,却一件都没让你知道。

他希望在你眼里,他是个优秀可靠,值得安心托付的恋人。

他小心翼翼地对待你,像对待一件易碎的玻璃藏品。

默不作声,却已满是认真。

你察觉到他的目光,回头望着他笑,“芥川!”

“?”他用眼神询问你,苍白的病容上是竭力的温柔。

“今天的我也最最喜欢你!”你大声说了出来。

“……!”

“在下……知道了。”他慢慢掩住唇,低低咳嗽,不自然地低声应你。

心头像是要烧起来了。

他犹豫再三,张口想要说什么,你却已经转过头去吹唢呐吹得欢快。

等他说完,你茫然回头,毫不吝啬地对他露出了一个甜甜的笑容:“唔?芥川刚才在说什么?”

他静了一下,“在下……罢了。无关紧要的事而已。”

虽然这样说,但他心头却很不是滋味,低下眸子攥紧了拳头。

对你而言,这种东西难道比他更具吸引力么?

居然没有注意他。

是不喜欢他了吗?还是厌烦和他相处?又或者是终于觉得无趣想要离开了?

不过不管怎样,都不可能。

想都别想,他不允许。

他沉下脸,思维发散后,身上甚至逐渐升起了堪称恐怖的气息。

你察觉到了这股可怕的恶意,受惊的小猫般瞪圆了双眼,“芥川?!”

他想说什么,却因为情绪不稳定,开始不住地咳嗽。

你知道这是他的老毛病了,依旧为此感到揪心,丢下唢呐急急地奔向他,想帮他拍背顺气,却被牢牢地,固执地抓住手,一下子拽进怀里。

他瘦弱的胸膛剧烈起伏。

他一字一顿,“它比在下重要么?”

他问了一个平日里绝对不会问的问题。

你的脑袋上缓慢冒出了一个问号。

他目光灼灼地盯着你,咬牙想再问一遍,就被恍然大悟的你捧住脸亲在了嘴角。

“怎么可能。”你认真道,“芥川在我心里是最重要的!”

他僵硬着神色,像被拎住脖子不敢动的猫。

你还嫌不够,弯着眼睛继续说,“芥川是在吃醋吗?我好喜欢芥川这幅样子啊。很鲜活,嗯,也很可爱!”

“……请不要用可爱来形容在下!”他反驳你,又想补救般说些什么,被你伸出手指按在唇上,制止了他的发言,“嘘,芥川听我说哦。以前我总是很苦恼,认为芥川根本就不喜欢我呢。”

“?!”

“毕竟芥川一直都好冷淡啊!”你软软地抱怨,“不肯告诉我你的想法,不说喜欢也不爱决定,永远都是敷衍一样的态度……”

“可是现在,我抓住你啦!”

你作了一个抓握的手势,在他怀里笑眼弯弯,“芥川吃这种奇怪的醋,虽然让我很意外,但是我真的好开心啊。”

“——因为芥川你啊,终于愿意告诉我你真正的想法了!”

他目光复杂地盯着你,忽然很快地说了句话。

快得像是生怕你听清楚。

你:“?芥川在说什么?”

他回答,“在下说,在下明白了。”

随后,他将你按在怀里,低头,急切的像是要证明什么似的吻你。

其实你听清了。

不论是之前还是现在,你两次都听清楚了。

芥川说,“请不必有这样的担忧。对在下而言,你是我的心脏,我的灵魂,我的生命之火。”

啊。你笑眯眯地想,这是从哪里学来的这么羞耻的情话啊~

但是由他说出来,居然这样可爱。

 

鸦鸦捧着小碗,虔诚求小红心和小蓝手~

如果有评论就更好啦!!!quq

 

】当偷吃他们喜欢食物被发现后●文豪●江户乱步●中原●国木田独步●中岛敦●●福泽谕吉● ×
原作者:离岛   【】当偷吃他们喜欢食物被发现后 #内含江///国/敦/泉//福/与/织/宫/森 #文豪× #主消耗型异能,十分容易饿,大胃王设定 #渣渣文笔预警 #ooc预警...
)当围观(?)工作(含中原///森鸥外) #文豪
原作者:玖玖鹤   我终于下定决心搞了。 ooc预警 含中原///森鸥外 可能有一点点(?)车     中原   灯光下显得不再那么具有攻击性。橘色发丝垂落脸边...
初遇时刻()(含/中原//中岛敦)#文豪 #×
原作者:玖玖鹤   我是ooc老国王,ooc我最强。 撞梗道歉 含/中原//中岛敦       初遇是河边。 那天因为某些原因有些想不开,所以跑到河边打算...
失忆后流浪很久才找回文豪中原×
颈窝里,一声不吭。 机车再度轰鸣。 “……对不起。” 忽然声音很小地道歉。 “啧,没事。”揉了揉脑袋,用满不在乎语气说,“处理一下就好了。”   Ver. 黑兽呼啸撕咬...
】做噩梦后哭着给打电话● 文豪中原×
好啊。”   Ver. 执行任务。 比起战斗,这更像一场屠杀。 杀戮系异能「罗生门」发动。 扭曲漆黑利刃延伸成各种尖锐怪异形状,一股脑地扑敌人,刺穿他们身躯,黑兽发出嘶吼。 肢体...
并不爱(内含/中原/)#文豪 #×
原作者:玖玖鹤   于是于是活跃评论区我又来了 可懒死我了 ooc有,我写好烂 废话不多说, 希望各位可以给我心心手手还有最重要评论   内含/中原/     ...
文豪】全员兔化 ●中原●中岛敦● ×
手还放[哔——]上,收回手,揉了揉眼睛,啊不是做梦呢。不过自家先生这个样子可爱了吧! 愉快在家抱着兔玩了一天,兔全程趴胸/上。   ~~~   (迷你垂耳兔...
】当生理期 #文豪 # #中原 #×
。”   艰难把自己移了过去,床头柜里找到暖贴贴到了小腹上。暖洋洋感觉包裹着,心里更甚。小腹疼痛减轻了一些,困意涌了上来,含糊说了句晚安,便睡了过去。   听着呼吸声...
文豪是个感染者 ● ×中原●中岛敦●陀思妥耶夫斯基●涩泽彦●梦久作
感染者,只知道身体常年缠着绷带,直到有一次无意触碰到绷带并摸到了细小凸起才知道,并且从那时起就下定决心一定要找出治愈矿石病办法。   “先生不要总自杀了,我会找到治病方法这之前...
文豪】一时,一世 ●中原●中岛敦● ×
。 “走吧。 揉着脖子,看着逐渐走远背影,站起身往反方向走去,人生因果,错过就是错过,既然挽回不了,那就物是人非吧。 ~~~ 从未爱过,对来说唯一执念就是不奢...
】当分手后与他们敌对● 文豪 # #江户乱步 #中原 #
:……这还是专门给同款绷带呢!!he tui!   没有回头,罗生门撑着跌跌撞撞地出口走去,大口大口咳嗽着,就快要看不见远处说了一句话,凭耳力自然是...
文豪眼睛很好看啊 ● 中原● 中岛敦● ×
上虽然这么说,但是掩盖不了耳尖红晕。 ~~~ 或许是没有想到能执行任务看到吧,总是独来独往,很孤独,对先生又有很深执念,叹了口气,脚下一个没注意就踩空了,意外并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