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野乙女】沉眠在你的眼底● 文豪野犬乙女向● 中原中也×你● 男神×你● 乙女向

sodasinei 2020-10-30

原作者:鸦缇

 

◎中原中也×你,第二人称注意

◎满分甜小甜饼,OOC致歉

◎女主娇气做作小孔雀,不喜慎入

◎拒绝任何形式的写作指导♡

 

你有一个男朋友,他叫中原中也,是港口Mafia的干部,战力超强,长得好看,腰细腿长。

最重要的是——他很有钱。

有钱到让你咋舌的地步。

你对他非常满意,各种方面都满意得不行。

他在外人面前是那个冷酷暴力的港黑重力使,偏偏在你面前是一个温柔体贴到极点的神仙男朋友。

他非常喜欢你,这一点毫无疑问。

你对此很是自信。

毕竟你这么可爱,还会撒娇,不喜欢你难不成想和他搭档相亲相爱?

——不可能的。

今天的天气很好,穹顶很蓝,蓝得像极了他那双眸子,宛如名贵的蓝宝石被水洗过般深邃漂亮。

他又出差了,你有点想他。

这么久了,要不要给他打个电话呢?

你给自己细致地涂指甲油,认真地思考,自言自语,“打电话应该会打扰到他工作吧?”要不算了?

不,不行,不可以。

你很快就皱着眉否定了这个想法,就算打扰到了他工作又怎么样?

你想念他。

这种想念是不讲道理的。

哄好女朋友,应付女朋友的撒娇是男朋友的义务才对!

绝对不可以拒绝!

可是……他要是生气了的话就难办了。

停用你的黑卡?这可不行。

唔……但撒撒娇应该能蒙混过关?

仅仅是靠纠结和思考来打发时间,你的指甲油就涂好了。

樱花色的指甲油,少女气息十足,甜美青涩,又带了点温柔的诱惑,像柔软的花瓣缀在指尖,显得手指更加白皙细长,多出了一种脆弱的漂亮。

你满意地欣赏片刻,想了想,拍了张照片发给了自己出差的男朋友。

带着几分可爱的小心机,又发了一条语音,“中也~我新做的指甲好不好看?”声音又娇又嗲,像蜜糖般浓郁。

现在可能并不是工作时间,港黑的优秀社畜中原中也先生秒回,“嗯,很好看。”

同样回了一条语音。

声音低沉好听。

你骄傲地弯起眼睛,浑身散发着愉快的气息。

自己的男朋友果然和自己一样有眼光!

你琢磨了一会儿还想再说些什么,一个视频请求跳出来,你顺手点了进去——

男朋友那张帅气的脸顿时出现在你的眼前。

他赭色的卷发微微长了一点,被黑色发圈系成一络搭在肩头,几个月的时间让他五官的线条越发凌厉,俊美而极富侵略性。

那双钴蓝色的眸子,简直让你瞬间屏住呼吸。

他像是有点不自在,压了压帽檐,关切问,“你在家里还好吗?有什么问题记得告诉我。”

你撅了撅嘴,随手撩了撩耳边的头发,像只爱美的小孔雀,竭力把最好看的模样张扬给他看,声音却无比哀怨:“不好!一点都不好!”

他愣了一下,眉眼间很快浮现了焦急和杀气,“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啧,是不是有人上门挑衅?”

说到最后,中原中也的声音趋于冰冷。

其中的危险意味让你下意识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你拖长调子哼了一声,打断了他越来越离谱的猜想,“笨蛋中也!你难道看不出来吗!”

中原中也困惑,“看不出来什么?”

他简单地想了一下,恍然大悟,“啊,知道了。是想买新的小裙子吗?我的卡你随便拿去刷就好了,不用在意——”

“错了!中也是笨蛋啦!错了!”你气得一个仰倒,猫儿眼上挑,忍无可忍,“我想你了!很想很想你!”

他怔住,揉了揉鼻尖,缓了口气,哭笑不得,“喂!撒娇也要有个度啊你!我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

你不满意地冷哼,“女朋友想你难道不是天大的事么!”咄咄逼人。

他看你半晌,妥协般点了点头。

“你啊……知道了,笨蛋。”

中原中也对你无奈地笑了一下,声音压低,像风般轻而柔和地回应你。

“——我也很想你。”

不等你弯起眼睛得意地冲他笑,他就匆匆扔下了句“我要工作了”,挂断了视频电话。

你发誓,你看到他的耳朵红了。

 

因为常常出任务的缘故,中原中也经常浑身是伤。

你每次都要抱着他哭好久,仿佛受了伤的人是你似的,直哭得眼睛红肿,被他这个伤员反过来安慰你。

——虽然是残忍无情的Mafia,但是安慰人意外的笨拙可爱。

你每次还会自告奋勇地帮他包扎伤口,半天弄不好,笨手笨脚,还疼得他轻轻嘶凉气。

不仅如此,没有责任心的你很快就会被磨掉为数不多的耐心,兴趣缺缺地扔下,最后还是他沉着脸认命地自己包扎。

你被他不太好的脸色弄得有点心虚,伸手试探地碰了碰他的肩,声音娇气又做作,“中也~”

他叹气,瞥了你一眼,像是安抚突然蹭了他一下的猫儿般摸了摸你的脑袋,还贴了贴你的后颈,轻轻捏了捏,“别闹。”

他总是对你没有一点办法。

你可怜兮兮,“中也是不是生气了?”不等他回答,你就自顾自地得了答案,眼里飞快地起了一层雾。

“我明白了,中也肯定是生气了。可是我有什么办法嘛!我有什么办法!”你扁着嘴,“我就是学不会啊!包扎伤口这么难的事情,学不会难道不是很正常吗?”

非常理所当然。

中原中也语塞。

……难吗?

他怀疑地低头盯着自己绑好的绷带一会儿,想发出质疑,又看见你泪汪汪的模样,叹气,再度叹气。

“我没有生气。”他又强调道,“我真的没有生你的气!”

你不听,继续抽噎。

中原中也被你打败了。

“算了,学不会就学不会吧,又不是非要你学。”他这样说着,还认命地帮你擦了擦眼泪,声音轻柔,熟练地哄道,“别哭啦,笨蛋。”

你本来还不是特别想哭,一听他安慰一下子像是得了什么应允,猛地哭出了声,像小猫哼哼唧唧摇着尾巴想要更多的抚摸与疼爱。

“中也——我好喜欢你哦。呜……”

这么温柔可爱不计较的男朋友超棒的!

中原中也手忙脚乱,完全不理解为什么你哭得更厉害了,一时间慌了神,“喂!怎么哭得更凶了!”

你眼泪疯狂汹涌,还要一边哭哭地撒娇,“中也,我真的好喜欢你的……”

他被你的话弄得无可奈何,最后顿了顿手,还是摸了摸你的脸蛋,“知道了!”似乎觉得声音太重了,他又补充,“咳。再哭的话你的眼睛就要肿了!”

你呆住,红通通着眼睛望他,不太明白他什么意思,声音因为哭的缘故变得绵软极了,“中也……?”

他像是被你的话电了一下,瞳孔收缩,条件反射地捏住你的嘴巴,捏成了鸭子嘴。

你顿时一个字都吐不出来了。

你:“……?!”你觉得自己被男朋友故意戏弄了,张牙舞爪,十分愤怒地去打他的手。

坏蛋!破坏自己形象的坏蛋!

你决定收回自己的赞美!呸!

中原中也:“……咳。”他似乎也觉得这样不好,极为自然地松开了手,然后被你一个猛冲扑了上来,捶了好几下。

当然,力道小得像是在挠痒痒。

他忍不住笑了一下,蓝色的眼眸像是融化了般柔和。

中原中也抓住你的拳头,包在手心里吻了吻,“怎么这么娇气。”

明明应该是责怪的语气,偏生给你听出了几分温柔的宠爱。

你被他亲得气消了大半,骄傲又得意地回答他,“这有什么关系嘛!反正我有中也你啊!”

你的娇气做作只有一个缘由。

因为他是中原中也啊。

是你的中也啊。

 

中原中也的休息时间一直很少。

他以前觉得无所谓,但自从与你恋爱后,就开始尽量争取自己的假期,挤出时间来陪你。

可毕竟工作性质特殊,所以他再怎么想多陪陪你,也依旧会时不时被一个紧急电话叫走,赶去加班工作。

“抱歉。”橘发的黑/手党总是满脸歉意,抱着你轻轻吻你。

你仗着他的愧疚,昂着下巴提要求,“中也光道歉是没用的!我要买新的小裙子!”

“好好,知道了。我帮你挑。”他低下眼睛笑。

你敏感看出他心情不好,总会亲亲他的脸,又蹭一蹭他的胸口,娇声安慰他,“没事的啦,中也~我不生气的。去吧去吧!下次我穿小裙子给你看啊!”

他经常会愣一下,然后摸摸你的头,“真是的……拿你没办法。”

今天是他的假期,他难得开了瓶红酒。

中原中也喜欢喝酒,但酒品很差。

所以他很少在你面前喝酒。

醒酒需要一段时间,他也不急,微微眯起眼看你穿着新买的小裙子,在他面前自恋地走来走去。

酒醒好了。

“中也!我穿得好不好看?”你问他。

“……好看。”他被你亮闪闪的眸子盯得不太自然,移开了目光,侧开脸,脸部线条锐利又漂亮。你的男朋友又害羞了。

你笑嘻嘻地靠近他,拖长声音,越发娇嗲嗲,“中也,我和你说哦!”

他本来在喝酒掩饰不自在,又被你吸引了目光,理了理你耳边的发,随口道,“什么?”

你恶作剧般压低声音,“我的那些塑料姐妹以为我被你——凶恶残忍的黑/手党干部包养了!”

你想了想,“嗯?这么说的话好像也没错,的确有点像啊……”

毕竟你很喜欢拿着他的黑卡乱刷,四处挥霍。

等等,不要被带偏啊,你们明明是正常交往关系来着……男朋友养女朋友天经地义好么?!

中原中也:“???”他用难以言喻的眼神看你,似乎很想敲你脑袋,硬生生忍住了。

你继续兴致勃勃地说话,仿佛主人公不是你自己,“还有哦还有哦!她们还私下里拉了个群,恶毒揣测你是我糖爹,年纪特别大的那种,晚上还会对我这样那样!”

中原中也:“??!”

他失态地喷了一口酒,瞪大眼睛,错愕又慌乱,恼羞成怒地扬高声音,“闭嘴啊,你!你在说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啊!”

他那双钴蓝色的眼睛里充满怒气,愈发锐利逼人,宛如宝石撞上利刃般,让人难以挪开视线。

你才不怕他,无辜地眨了眨眼,嗲嗲地说,“哎呀,什么嘛?讨厌啦!中也这么凶干什么?难道你晚上没有对我这样那样吗?”

“哈?!”中原中也的脸在一瞬间变得通红。

你意外纯情的男朋友猝不及防被你车轮碾脸而过,说话都变得磕磕巴巴的,“你!你为什么要直接说出来啊?!!这种事情!喂!”

你还觉得不够,玩的一点意思都没有。

光看男朋友害羞可不行啊!

你忽然一把推向他,趁着他对你毫无防备,将他直接压在身下。

下一秒,你就用膝盖轻轻顶住他的腿间。

“这种事情?中也在说哪种事情?”你伸手去勾他颈间的黑色Choker,不依不饶,“说清楚,不然我就不起来!”

你得意极了。

被你这样对待,他眯起了那双好看的眼睛,嗓音慢慢沉了下去,“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啊,你。”

你突然感到了一丝不妙,刚想老老实实认错,就被一层红光包覆住了。

异能力[重力操纵]。

天旋地转,你被他压在了身下。

中原中也居高临下的俯着你,赭色的长卷发散在脸旁,显得越发锐利而傲慢,是与平时完全不同的气质。

简而言之,A到你腿软。

在深重的阴影下,那双钴蓝色的眼睛颜色深了很多,像一头危险又冷酷的野兽,盯紧了自己的猎物。

他用牙齿咬住黑色皮革手套,慢慢扯了下来,露出白皙修长的指节。

动作简直色//得不行。

你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港黑重力使低声说,“本来不想白天做的。但可惜你好像不这样想啊。”

——毫不意外,你的新裙子被弄得一团糟。

你气得哭唧唧地锤他了好久,他哄了你好久都没有用。

 

你今天遇到了自己不喜欢的故人,非常非常不喜欢。

你坐在他的腿上,抱住他的脖子,恶狠狠的,像炸了毛的猫似的,骂了好几句,自以为十分凶狠,其实依旧软绵绵,娇滴滴得不像话。

中原中也叹气,“女孩子不要说粗话。”

他戳了戳你的额头,戳了个浅浅的红印,又被他轻轻抹了抹,“别理他们。”

你抱住他,不安分地摇来摇去,也幸亏他坐得稳,“什么呀,中也!就这么轻飘飘的吗?”语气委屈得不行。

他想扶一下帽檐,又想起没戴帽子,随手抓了抓有点凌乱的赭发,几缕头发垂在眼前,显得懒洋洋的,“嗯?要有什么反应吗?”

声音里混了点没睡醒的低哑。

中原中也昨天被一个电话叫起,半夜加班,完全没有休息的忙到现在,刚才才靠着你睡了一小会儿,补充体力。

你捧起他的脸,直视他,四目相对,“难道没有么?快点拿出港口黑/手党干部的气势来!说,惹我的女人,是不是不想活了?”

你那双猫儿眼上挑,满是愉悦与期待。

他:“……噗。”

中原中也笑出了声。

你气得捶了他好几下,“笑什么啦,讨厌!笨蛋中也!”

“不,不是。”他险些笑得喘不过气来,“你最近到底在看什么奇怪的书啊,我说。”

你咬牙切齿:“中也!!!”

他做了个投降的手势,抱着你亲了亲,“嗯嗯,我在。”

好的,你的男朋友对于哄你开始得心应手,已经不再像开始那样时不时就脸红了。

你很受用,还不忘继续纠缠,“快嘛,中也!拿出港口黑/手党的气势来!”

他沉默片刻,挑眉看你,“真的想亲身感受一下我工作时的状态?别后悔啊。”

你甜蜜蜜道,“想~”

然后下一秒你就后悔了。

中原中也对你再怎么温柔,也是一个真正的,危险的黑/手党。

冰冷到让人毛骨悚然的目光锁定你,像是下一秒就要掐住你的脖子,非常危险。

一种看死人般的十足冷酷。

为什么这么吓人啊?!

沉重的威势和气息,让你瑟瑟发抖,几乎快要生出一种立即要死掉的恐惧感。

你被他吓哭了,脸色苍白的吓人,抽噎噎得仿佛下一秒就会晕过去。

中原中也没想到你的反应会这么大,被狠狠吓了一跳,连忙收回气场,关切地摸了摸你冰凉的脸蛋,“喂!没事吧?”

你搂住他的脖子呜咽,眼泪簌簌直落,“中也,中也,中也……”

你不停地喊着他的名字,像是在汲取安全感。

他似乎有点懊恼,轻轻“啧”了一声,拍了拍你发抖的脊背,想抱你,然后被你哭着踢了一脚,“讨厌中也!”

中原中也的眼皮跳了跳,深深了口气。你感觉他好像很想骂人,最后忍住了。

“我说啊,你。不是你想感受一下的吗?”他试图和你讲道理,钴蓝色的眸子明亮地看向你,写满了无奈。

可惜你生气又害怕,还没有缓过劲来,完全不想和他讲道理,完全不想!

你边哭边伸手打他,“死直男……中也!”

他被你哭得头大,抱着你僵硬了半天,一句话也不说。

你越哭越委屈,越哭越生气,于是你开始控诉,“中也是笨蛋!”

“中也……吓我!”

“吓我就算了,还不知道哄我!”

“你倒是,倒是哄哄我呀!”

你哭得更大声了。

他被你哭得没脾气了,只能接过男朋友的重任,哄你,哄你,不停哄你。

最后他捂着脸,十分崩溃,简直后悔死了为什么要故意逗你。

你哭得累了,还倔着性子,非要哭。

他托着你的脸,帮你擦眼泪,“别哭了,这么多眼泪。”

“我错了,下次绝对不吓你了,好不好?我发誓。”

你这才心满意足下来,趴在他胸口上撒娇,“中也……刚才就像是要杀了我一样,真的好可怕。”

他有些哭笑不得地亲亲你,耳根又有点发红。

年轻的港黑干部对你说,“放心,笨蛋。”

“我不可能这样对你啊。”

因为你是他的羁绊。

羁绊的本质就是我选择了你,而你心甘情愿被我拖累。

 

你最近老爱问他,他爱不爱你。

中原中也被你问得有点躲闪,神色可疑地飘忽着,“问……◎问这个干什么?”

他结结巴巴的,赭色的卷发垂在脸侧,让他神情更不自然了。

“我就是想知道啊,快告诉我啦!”你不依不饶,“中也爱不爱我?中也是不是最爱我了?”

他的脸有点升温,如临大敌般后退,“喂!不要太过分啊!”

你顿时就要哭了,“这种反应是怎么回事啊?中也不爱我吗?我对中也来说无关紧要吗?果然,我明白了,中也根本不在乎我……”

眼泪说流就流。

中原中也绝望了,“别哭啊喂……怎么又哭了!!”

他抱住了你,黑色西服外套半拢住你,像是一只兔子被猛兽藏在了肚皮下。

你“呜”了一声,可怜巴巴看他。

他咳了咳,犹豫半天,见你作势又要哭,咬牙轻轻道,“我也爱你,笨蛋。”

说完他窘了窘,立即抬脚就要走,被你兴奋地一跳,死死得缠着他的身上。

中原中也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似的,差点下意识对你动手,“喂——!!”

你的双腿绕在他纤细的腰上,在心里悄悄感叹了一下男朋友的腰又细又结实,并向他发出了占有欲十足的宣言,“中也爱我!中也是我的!中也是我一个人的!”

他的目光顿时又飘忽了。

你认真地望进他的眼里。

“我是花儿哦,中也。需要娇养的花儿。如果没人爱我的话,会死掉的。”

“所以啊,中也。”

“请爱着我吧,一直一直爱着我。”

你亲了亲他的眼。

他半天没说话,然后非常慎重地回答你,“嗯,我明白了。”

中原中也深深地望着你,“其实我之前一直在想,要不要和你分开?”

你睁大眼睛,“为……为什么?中也不要我了吗?”

你吸了吸鼻子,小声说,“是觉得我太任性了吗?可是,可是我就是这样啊。”这样一个满是缺点的娇气女人。

你死死埋入他的胸口,“不许中也不许不要我,绝对不可以!”

他拍了拍你的头,“笨蛋,怎么可能不要你啊?我只是担心你,毕竟我的身份……”他顿了顿,“我原本想着,你不够爱我也好,可以随时脱离我,不用时刻身处危险中。”

“但现在的话,既然做好了约定,那么——我不会放开你了。”

你才不在乎危不危险。

你只是又亲了亲他,说,“中也,我好爱好爱你啊。”

他似乎笑了一下,蓝色的眸子像在发光。

“嗯,我也爱你。”这一次,他意外的坦然。

“我要说一辈子我爱你!”

“嗯,知道了,笨蛋。”

 

成功达成he结局✓

下章刀子警告,小甜饼读者止步!!!

 

 

好疼啊,身上都是血。

居然还是这样的结局吗?

新买的,想要穿给他看的裙子浸红了,变得脏兮兮的。

你快要死了吧……?

你失了焦距的眼眸直直地仰着天空,发出了受了重伤垂死的小兽的呻///吟。

中也,你在哪里啊……

我好疼啊,中也。

你委屈地哭了,泪与血混在一起,带来灼烧般的痛楚。

怎么会这样啊?

太糟糕了。

真的太糟糕了。

你身上都是致命伤,而罪魁祸首正在走远。

他们是港口黑/手党敌对组织侥幸活下来的漏网之鱼。

不敢去对上中原中也,就趁着空隙机缘巧合间找到了你。

你的意识开始模糊,像雨滴落在玻璃上晕染开。

重型机车轰鸣声逼近。

红色的光芒以赭发青年为中心爆发开,恐怖的重力碾向范围内所有敌人,狠狠碾入地底。

惨叫响起,敌人的身体都在扭曲变形,微微地抽搐,很快就没了气息。

是中原中也。

他来晚了。

你察觉到了他身上无与伦比的怒火与恐慌。

没错,恐慌。

你忍不住想,原来中也也会感到害怕吗?

他面对敌人时从来没有过害怕的情绪,因为他永远都是胜者。

可现在他在害怕。

地面因为重力坍塌下陷瓶,蛛网般的裂隙顺着他的走近不断扩散。

中原中也整个人都被红光包裹,那双蓝色的眼睛,沉沉的,绝望又愤怒。

敌人被他解决,而你奄奄一息。

他失魂落魄地蹲下身,抱起你。

“中也……”你像小猫般地呻吟着,喊出他的名字,娇嗲嗲的,可怜巴巴的,“我好疼啊。”软绵绵的哭腔虚弱极了。

“我真的好疼啊……”

他张口不知道该说什么,只知道死死地抱着你,像是生怕失去你一样不顾一切的挽留。

他咬着牙说,“对不起。”

声音干涩得仿佛哑了。

“对不起。”

“对不起。”

………………

他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越说一句越是痛苦一分,攥着拳头,指骨捏得发白。

中原中也这副失态的模样,你也是第一次见。

你感觉到他的无助,费力地搂住他的脖子,“我不怪你啊,中也。不要再向我道歉了。”你只问他,“中也,我现在是不是变得不好看了?”

“好看,只要是你穿都好看。”平日里难得说出口的话,在这一刻像是要一次性说完。

你笑了笑,“真是的,好讨厌。本来想穿新的小裙子给你看的……都脏了。”

他没说话,可你感觉到他的手在发抖。

不,他的身子都在抖。

像被看不见的巨石压在脊背上,坚持不住就会崩溃。

笨蛋中也。

没有我,你会怎么样啊?

你又笑了,“中也。我要死啦。”

你一如既往地皱着脸蛋对他撒娇,“真疼啊,中也。我好讨厌疼的啊……”

“别说了,笨蛋。别说了。”他近乎祈求。

你才不听他的。

你一直都不怎么听他的话。

可他一直都很喜欢你。

你接着说,“中也不可以喜欢别人。喜欢别人的话就肯定会忘记我的,我不许。否则,否则——”

你却再也说不下去了。

你虚弱地笑了。

可惜,世上再无我。

我喜欢星星,喜欢海,因为你的眼里有星星与海。

我说我要说一辈子我爱你,但以后我都说不了了。

我真的好喜欢好喜欢你呀,中也。

我真的好爱好爱你啊,中也。

你累了,慢慢地闭上了眼。

这世间唯有死亡,不可挽回。

你终于沉眠在他的眸子里。

你终于溺死在那片海之中。

那片海因为你的长眠而永久沉寂。

像是打上了一层灰色调。

】当偷吃他们喜欢食物被发现后●文豪●江户川乱步●中原●太宰治●国木田独步●中岛敦●芥川龙之介●福泽谕吉● ×
原作者:离岛   【】当偷吃他们喜欢食物被发现后 #内含江//太/国/敦/泉/芥/福/与/织/宫/森 #文豪× #主消耗型异能,十分容易饿,大胃王设定 #渣渣文笔预警 #ooc预警...
】他是鬼(篇)● 文豪×
原作者:太宰治子   *文豪×鬼滅之刃(只是背景) *小學生筆 *私設ooc  *感覺無意插入了少許夏目友人帳元素     “到底怎麼了!中原!” 好端端突然却失縱了一段时间,真...
初遇时刻()(含太宰治/中原/芥川龙之介/中岛敦)#文豪 #×
原作者:玖玖鹤   我是ooc老国王,ooc我最强。 撞梗道歉 含太宰治/中原/芥川龙之介/中岛敦     太宰治   和他初遇是河边。 那天因为某些原因有些想不开,所以跑到河边打算...
文豪眼睛很好看啊 ● 太宰治● 中原● 芥川龙之介● 中岛敦● ×
现在。 解决完碍事敌人,随手擦了脸上血污,。 “喂,还想坐到什么时候,走了。” 啊,一如既往暴躁呢,站起身,拍了拍身上土。 “眼睛真好看。” “啧,知道了,啰嗦。” 嘴...
文豪】初遇 ● 文豪太宰治● 文豪中原×
原作者:身心巨皮猫草 ڡ   *因身体不适又咕咕了那么久<(_ _)>果咩 *文豪恢复更新会和痒痒鼠穿插这更╰(:з╰∠)_ *内含宰/ *不喜勿...
文豪】一时,一世 ●太宰治●中原●芥川龙之介●中岛敦● ×
原作者:身心巨皮猫草 ڡ   *,不要ky *横滨F4 *ooc注意!!!!!! *是tang *走起↓   太宰 “小姐,去哪?” “抱歉,先生您是不是认错人了?” “嗯?啊...抱歉...
】如何诱拐一只小动物。●中岛敦● 文豪●太宰治●福泽谕吉●×中原
原作者:离岛   #内含/太/敦/福 #文豪× #渣渣文笔预警 #激情码字 #ooc预警,ooc归我,ooc真归我 #撞梗致歉 #祝食用愉快 离开了喧闹城市,来到了乡下生活。 新家安山林...
】当生理期他不家时 #文豪 #芥川龙之介 #中原 #×
热水袋。   只能先把哄睡,然后转头就找了一个港黑员帮忙照顾。   谁知道后来和那女生成了朋友,一有空就约着出去逛街,每次都是去港黑找她然后顺带看看中原。   中原:现在就是后悔...
文豪】全员兔化 ●太宰治●中原●芥川龙之介●中岛敦● ×
原作者:身心巨皮猫草 ڡ   *这一天猫草把魔爪伸文豪们 *横滨F4× *ooc注意!!!!!!! *不喜勿看,禁止ky!!!!!! *走起↓   设定:他们迷之变成了兔子(没错,我...
早上闹他时他各种反应● 文豪●太宰治●中原●芥川龙之介● ×
。” “小姐要一起睡吗?” 他弯着眼,露出了点矛盾,少年般天真。 然后果断伸手把圈入怀里,倒了床上。 Ver.中原 橘红色发丝从眼前垂落,落了片柔和阴影。 被子随着起身动作慢慢滑了下去,掩...
文豪】一起睡觉 ● ×●太宰治●中原●芥川龙之介●中岛敦
;°ω°」∠)_阴阳师嘿嘿嘿     太宰   从背后抱着,温热吐息喷洒颈间,痒痒更不无法入睡啊!为什么总感觉这个男人无时无刻不都撩拨呢。   ~~~     蜷缩他怀里...
)当围观(?)他工作时(含中原/太宰治/芥川龙之介/森鸥外) #文豪
原作者:玖玖鹤   我终于下定决心搞了。 ooc预警 含中原/太宰治/芥川龙之介/森鸥外 可能有一点点(?)车     中原   灯光下他显得不再那么具有攻击性。橘色发丝垂落脸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