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野乙女】千里邀月● 文豪野犬乙女向●森鸥外

sodasinei 2020-10-30

原作者:桃於

 

*2020文乙中秋企划 ( 21:00—24:00)

*我流ooc,慎入

*使用第一人称

 

 

“所以,这是什么?”

 

约摸小型行李箱尺寸的香槟色礼盒静静躺在黑色办公桌上,表面还印有精美的金色圆月与群星图案。

 

即便上了年纪,广津柳浪依然是个礼仪周全的绅士。他微微向我欠身,不慌不忙的解释道:“今日是十五夜,首领特意派人买下中国点心,邀您今晚赏月。”

 

我挑了挑眉,放着寻常的月见团子不吃,非要大老远的搞劳什子月饼。于是我没再接话,指尖划过冰凉的马口铁皮,最终视线停留在[心相印]三个意味不明的浮雕字体上。

 

“我怀疑他在报复我。”我唉声叹气的向太宰诉苦,说不出名字的果仁在口腔中残存的奇特滋味始终萦绕不去。太宰兴致盎然的打量着那只被我咬了一口便不再碰的点心——或者叫它五仁月饼更贴切,甚至还好奇的上手戳了戳,道:“报复你父亲节那天给他送康乃馨吗?”

 

“不是你,是你和我。”我咬牙切齿的揪出了太宰语句中的错误,“况且,明明是他先在情人节送玫瑰来捉弄我的好吧!” 

 

然而太宰治继续维持着单手托腮的姿态,嗤笑道:“能喜欢上他那种人,你也有够可怜的了。”

 

我没有作答,倒也不是找不出粉饰太平的借口。只不过我也曾无数次打心底同情自己。我曾对那些荒诞的恋爱故事嗤之以鼻,直到本人参演了愚钝天真的女主角。如果运气能再好一点点,我或许会喜欢上中原中也,再不济也会是大街上不够英俊也不会说甜言蜜语的普通男人。而最差的选择—他本人正揪着我的痛处冷嘲热讽——太宰治或许都能来的比森鸥外强些。

 

最终我以柔顺的姿态打了马虎眼,可惜对方是太宰治,他冷酷无情的拒绝了我带有求饶意味的SAPPORO。刚从冷柜里拿出的金属酒罐冻得我忍不住嘶嘶的倒吸气,所以我只好用三个指头费劲的拈着。浓稠的夜色裹挟着太宰的大衣,暧昧的模糊掉他的身形,连着他本人一起显得阴郁且单薄。

 

我向太宰离去的方向用力的挥了挥手,不过想必是对我的死心眼失望透顶,他没有回头。

 

于是,这些不讨喜的供品便自然转手给了如约而至的森鸥外。

 

我专注的盯着男人握着啤酒罐的手,罐身上的水珠浸湿了他的指尖,呈现出一种半透明的惨白。其实森鸥外并不热衷喝酒,哪怕出席必要的社交场合也是点到为止。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我帮他解决不怀好意的敬酒,于是我反倒被锻炼了一副好酒量。

 

一个浅尝辄止,一个尧舜千钟,按理说怎么喝都不会出现什么奇怪的意外。但今天不一样,看似安静如鸡的我在收拾空酒罐时手都是发抖的,甚至疑心胸腔里那头作乱的小野鹿是否都被他知晓。我是毫无反抗之力的猎物,紧张与焦躁则是把被打磨得铮亮锋利的柴刀,牢牢扼住了我的喉咙,叫我半天也吐不出一个字。

 

“今天你倒是很安静呢?”

 

对于森鸥外的洞察力,我一向很有自信。不管是察觉到了我想要告白的小心思,还是意识到我姗姗来迟的青春期。我抿了抿嘴,小声道:“以前的我,很吵吗?”

 

他面上浮现出配合的笑容,凌厉上挑的眼角处涌现的鱼尾纹隐隐可见,如同懵懂的幼猫用粉嫩肉垫不知轻重的挠了下我的心尖。我被这一笑搞得心如鼓擂,想努力移开黏在他身上的视线,于是佯装风雅的赏起了今晚格外皎洁的圆月。可能是触景生情,我灵光乍现,想起那句据说百试百灵的告白利器。

 

“今晚的月色很美。”

 

该句盛行的缘由已不可考,只是各式各样的情话我也不是没有耳闻过。早几年前太宰甚至还心血来潮的亲自教过我,不过鉴于我俩双双被实验对象———中原中也狠狠修理一顿之后,我便鲜少涉及到这些轻浮矫情的东西。

 

不过话刚刚说出口后我就后悔了。这次告白能否成功或许还是个未知数,但我确信自己现在的样子透着十成十的傻气。坐在我对面的森鸥外表现的一点也不意外,甚至带了点“继续啊”的游刃有余。被酒精麻痹的大脑告诉我,这厮下一秒要么装傻充愣的来一句“的确如此。”,要不然便是故作慈善长辈样“是喝醉了吗?”一想到这般光景我就愈发焦躁不安,哪怕是被直截了当的拒绝也比上述回答来得好。

 

真正的勇士上战场的时候是连武器也不需要的。我没由来的笃定着这句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话的可信度。所有的甜言蜜语,谈话技巧统统被抛之脑后,我吭哧吭哧的挪到他身前,拿出了与敌人火拼的气势,用力抓住他胸前一小片衣服,毫不避讳的盯着他。

 

“总之,我的意思是:我喜欢您。”

 

“不是对年长男性的依赖或者是迷恋,是作为女性爱慕着异性的那种,您懂我意思吗?”

 

“……拜托您先别笑了,我没有喝醉!就像我会喜欢太宰或者喜欢中也,只不过我喜欢的对象是您而已!”

 

一口气说完这些心里话的我有些头昏脑涨,加之酒精的作用,视线都变得模模糊糊,一时间连气也喘不匀。森鸥外好心伸手扶稳了我的腰,此刻钻入我鼻腔的有麦芽发酵的味道,还有清浅的龙涎醚香气。我任由他抱住我,上身像是被抽掉骨头,筋疲力尽的伏在男人身上。

 

“好吧好吧。首先,让你误会了是我的错。”

 

听到他如此回答,我哼哼唧唧以示不满,抱着表白不成功难道还不许我揩油吗的小心思,得寸进尺的搂住他的脖颈,蹭了蹭他的面颊。

森鸥外面颊两侧的胡茬还没打理干净,一根根渗出石砖般的青灰色,磨得我的脸微微的疼。叫我想起以前在诊所时,油嘴滑舌的医生缠着我帮他刮胡子。鬼知道就他那点收入是怎么买得起Castle Forbes的。

由于没有这方面的经验,我扭开漆黑锃亮的小圆罐时都惴惴不安,笨手笨脚挑起散发着雪松香味的乳白色膏体,细细搽在森鸥外的面颊与下颌。

他的演技向来超群,要装出被锋利刀片刮伤的可怜样子自然不在话下。被骗走眼泪的我恼羞成怒,摔碎了一瓶同款须前水以示报复。臭男人,又偷懒不刮胡子。怎么,我还不值得你收拾得漂漂亮亮吗?于是我恨恨握拳,泄愤般锤了下他的后背。

 

男人好脾气的将我的攻击尽数接收,手掌抚上我的后颈,强行拉开了距离。在月色浸润下,森鸥外的目光竟也蘸了点苍白的柔情。

 

“但是告白这种事,可不能提到别的男人呀。”

 

我吃力的晃了晃晕乎乎的脑袋,试图想弄明白他话里的意思。可惜智慧并未因为我的动作降临。

 

男人不紧不慢的解释道:“况且,会笑可是因为高兴喔?”

 

他的手从我的后脖颈移到我的腰,语气自然且轻快:“正好,我的想法和你一样。那么从今天开始,我们就交往吧?”

 

或许是因为我的表情太过讶异,或者过于呆滞。森鸥外伸指弹了下我的额头,下手倒不重,眼底含笑道:“怎么这时候反倒变得傻乎乎的了?嗯?”大概是喝了酒的缘故,男人的尾音透着颓唐的沙哑,像张粗糙砂纸轻轻蹭过脆弱心尖。总之,性感得要死。他撑着额头,用能以温柔来形容的目光看得我浑身滚烫。

 

“没…没有,只是我完全没想到而已。”我哆哆嗦嗦又结结巴巴,连整个身体都在因为他的回答不住的打颤。

 

“唔…是这样啊。原来你完全没想到吗?”森鸥外为我的愚钝故作苦恼的皱了皱眉,“那么这样,会好点吗?”语毕,森鸥外便蜻蜓点水似的啄了下我的双唇,如鸿雁迅捷的掠过平静湖面,力度轻柔到我难以相信这是一个吻。他的嘴唇温度不高,甚至可以说是微凉。却在我的胸膛处点起一束绚烂烟花,一把熊熊烈火,将我从头到脚燃烧殆尽。

 

脾气被森鸥外宠坏了的我曾对许多男人的献殷勤嗤之以鼻,唯有他本人那点永不过时的勾引对我百试百灵。于是我恶狠狠的捧住他的脸,发誓今夜必得将这张令我心花怒放的嘴吻肿了才行。

 

】小美人鱼最后一定会化作泡沫吗?● 文豪● 男神x你
其他光滑肌肤相比,显得异常的凹凸不平。   “我怎么舍得再让你多走路呀。”叹息道。     2. 你自认为不是一个娇气的孩儿,平日完成任务时难免要搞点头破血流,受伤总归也不是什么丢人事情。但若有...
【漫综】当你被校园欺凌●文豪●中原中也●太宰治●江户川乱步●●银魂●火影●夜兔神威●宇智波鼬
原作者:吹泡泡的阿蛙   ☆小学生笔,求各位小可爱们轻喷 ☆重度ooc ☆灵感来自于我曾经被校园欺凌 ☆内含/火影/银魂   你是班长老师最看好的学生,你班有几个不良很讨厌你,在一次大考之前...
)当你围观(?)他工作时(含中原中也/太宰治/芥川龙之介/) #文豪
原作者:玖玖鹤   我终于下定决心搞了。 ooc预警 含中原中也/太宰治/芥川龙之介/ 可能有一点点的(?)车     中原中也   灯光下的他显得不再那么具有攻击性。橘色的发丝垂落在脸边...
】愿为你彻夜歌唱● 文豪● 男神x你
身旁男子的舞。在身材丰腴的寡妇与之间持续了将近半小时的无意义调情后,你收到了后者的眼神暗示,心领神会的上前为他解围。   “打扰了,先生。”你故意没像普通的黑手党成员称呼他为首领,不着痕迹的扶...
[综]我在雪埋下一颗太阳. #凹凸世界 #鬼灭之刃 #文豪 #食物语 #
原作者:何事晚来秋   ✧内含. 凹凸世界:嘉德罗斯/维德 文豪:芥川龙之介/江户川乱步 鬼灭之刃:灶门祢豆子 食物语:北京烤鸭/剁椒鱼头   ✧小情侣的冬天。   ✧ooc&渣笔,慎入...
】 七夕贺礼(?(全员ooc警告,主x你)● 文豪●中原中也●江户川乱步
注视着你。明明一句话也没有说,你却如同被海妖塞壬引诱的水手莽莽撞撞他走去。          彼时还是情报贩子以及大夫的森林太郎尚会在闲暇时心血来潮,偶尔允许你席地而坐,将头枕在他的双腿上...
】当你偷吃他们喜欢的食物被发现后●文豪●江户川乱步●中原中也●太宰治●国木田独步●中岛敦●芥川龙之介●福泽谕吉● 男神×你
原作者:离岛   【】当你偷吃他们喜欢的食物被发现后 #内含江/中/太/国/敦/泉/芥/福/与/织/宫/ #文豪×你 #主消耗型异能,十分容易饿,大胃王设定 #渣渣文笔预警 #ooc预警...
】论年下恋爱的可行性● 文豪
宴会厅中,所有的逢场作戏与虚情假意在此刻消弭殆尽。头顶华丽的水晶吊灯折射出绚烂到刺目的香槟色光芒,与现场宾客们的视线一起,如同密密匝匝的箭镞毫不留情的射你。   你精准无误的举杯,透过甘美的绛...
】黑手党也会有体重困扰吗?● 文豪●太宰治●中原中也●
过来一点了吗?”   你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听话的从诊所门口走向所在的办公台。医生仍然冲你好脾气的笑,似乎刚才那一场拉锯战不曾发生过,亲昵的你招手,“来,稍微再过来一点。”   你沉浸于“只要少...
】一方后走的能算殉情吗?● 文豪
郑重其事的我道别道。   过了约摸三个小时,部下便传来了预料之内的消息。她在先代首领的坟墓前自尽了。我长舒了一口气,前代的残留势力终于全部清理干净了。轻松之余又隐隐觉得遗憾。留她这样能干的女人...
】当你遇到变态跟踪狂● 文豪●太宰治●中原中也●中岛敦●芥川龙之介●陀思妥耶夫斯基●● 同人
,不屑的笑了笑。 这天,你和爱丽丝去逛街,遇上了跟踪狂,奈何手里都提着东西,不方便打架,所以这时候不远处的就能派上用场了。 果不其然,在绕了一段路后,你们停下了脚步,工具人从旁边的小巷子...
】他是鬼(中也篇)● 文豪中也● 中也×你
原作者:太宰治子   *文豪×鬼滅之刃(只是背景) *小學生筆 *私設ooc  *感覺無意中插入了少許夏目友人帳的元素     “你到底怎麼了!中原中也!” 好端端的突然却失縱了一段时间,你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