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野乙女】小美人鱼最后一定会化作泡沫吗?● 文豪野犬乙女向●森鸥外● 男神x你

sodasinei 2020-10-30

原作者:桃於

 

* 我流梦幻读物

* ooc有,慎入

 

1.

你有很多台的车。很多。

 

别误会,就是作为交通工具的那个车。严格来说不是你的,是森鸥外专门配给你日常出行用的。到底有多少辆,作为使用者的你也不是很清楚。你对车的研究并不多,只是每次出行时偶尔会隐隐觉得“好像和上次乘的那台有点不一样。”要不是中也随口评价到今天你乘的这台新车不错,恐怕你会一直认为自己出行所用的就是平平无奇的商务车。

 

公认财力惊人的A曾阴阳怪气的用这件事挤兑你,问你和那个老男人睡了多少次才换了这么多辆车。你被这个问题弄得头大,谁会记得自己和男朋友睡了多少次?又有谁会掰着手指头计算自己有几台车?于是你以“不论是哪个都多到数不清,所以我也不知道。”老实作答。未成想对方脸色难看得像生吞了十克拉的宝石。

 

繁琐的和服长袖中浅浅透出女子的甜润笑声。尾崎红叶抬眸时狭长眼角处只余零星一点的艳丽酡红,也不知道是笑出来的还是原来便有的,分外妩媚。她温柔赞许道你回答得很漂亮,还称她最厌恶的男子类型便是像A这样无知又傲慢无礼的。

 

虽然你认为A倒也不是十分可憎,但是怎么可以当面反驳美人的话呢?你旋即点头附和,信誓旦旦道下次一定教A做人。女子被你哄得乐不可支,抬手亲昵的掐了掐你的脸颊,并调笑你是“可爱的小美人鱼。”

 

让你几乎失去行走能力的王子得知此事后,撩起你长至脚踝的藕色睡裙,轻柔的抚摸着你脚后跟处的疤痕。与其他光滑肌肤相比,显得异常的凹凸不平。

 

“我怎么舍得再让你多走路呀。”森鸥外叹息道。

 

 

2.

你自认为不是一个娇气的女孩儿,平日完成任务时难免要搞点头破血流,受伤总归也不是什么丢人事情。但若有人问起你脚后跟处疤痕的由来,你倒不太乐意说的。

 

彼时森鸥外还没当上港口黑手党的首领,勤勤恳恳的当着先代的私人医生。很多人都向他打听过先代的身体状况,无一不被他打着太极巧妙敷衍过去。此举虽赢得先代的部分信任,也得罪了不少人。

 

这下还真不好办了。森鸥外紧了紧身上租借来的西服。单薄布料难抵挡住十一月底的无情寒流。过度饮酒的醉意也减去了大半。此次宴会的举办地点用荒郊野外形容也不夸张。他自然是没开车过来的,将近凌晨三点也不可能在这里打到出租车。更何况他的钱包已被伺候端酒的侍者偷摸着顺走了。

 

没办法了,只能徒步走回去了。男人掐了掐眉心,正寻思着你会不会一直等到他回来,却瞧见个子小小的你提着象牙白色裙摆踮着脚尖在宴会厅门口探头探脑。

 

“请问这位可爱的小姐,是来接我回去的吗?”森鸥外半开玩笑半认真的从你背后俯下身来,冰凉空气裹挟浓烈的酒精味向你袭来,你敏锐的从中捕捉到一点他惯用的古龙水味。转身后看也不看来者,重重扑倒他怀里。

 

“哎呀、我明明记得有把请柬藏好的啊?”他蹲下身来,故作轻浮道,“真厉害,这都被你找到啦。”待到他仔细打量你,发现你鞋子脚后跟处的香槟色皮革蒙上了层湿漉漉的血色,看上去可怜巴巴的。

 

你想着既然他去赴鸿门宴,那是一定要去接他的。又想到是宴会,所以不好穿得随便给他丢人。让你没料到的是地点会设在荒郊野岭,老长一段的山路与美丽皮革折磨得你泪眼汪汪。他的绛红色眼眸微微暗了暗,但最终什么也没说,牵起你的手开始一步一步往回走。

 

只是走到半路,你的脚后跟处便痛得气焰嚣张。硬邦邦的皮革老早就磨破了轻薄肉色丝袜,细嫩的皮与肉随着你的每一步都被恶狠狠的剐蹭一下。所以在削胡萝卜皮的时候,胡萝卜也一定很痛吧?你咬紧下嘴唇,执拗的不肯发出一点示弱信号,反倒开始企图通过神游天外来转移注意力。

 

森鸥外一早便瞧出你如同小美人鱼走在刀尖上的扭曲步伐,他为你的要强无可奈何。于是男人背对着你半蹲下来,柔声道:“上来吧,我背你回去。”

 

你连连摆手示意不用,慌慌张张的后退几步,却不料重重连蹭皮肉好几下,站都站不稳,没忍住倒吸了口凉气。森鸥外皱了皱形状好看的眉,他鲜少在你面前表露出不悦或者恼怒的样子。即使痛得要死,你也模模糊糊的察觉出,在这条过分阴冷难走的路上,他生气了。

 

“来。”可他还是耐心的向你伸出手,英俊面容上甚至还噙着温和笑意。不知道是被强力寒风推动了,还是实在痛得受不了,你还是小心翼翼的将手放在他坦诚向上摊开的掌心。如果忽略作为背景的凛冽寒风与荒野山路,你与森鸥外仿佛是宴会上初入社交场合的矜持名媛接受了一位得体男士的邀舞。

 

但你的运气不够好,这位先生显然不是什么表里如一的绅士。他用力握住你的手,轻而易举的将你带入他的怀。紧接着他一只手扣紧了你的腰肢,另一只手则迅速穿过你的腿弯,态度颇强硬的将你打横抱起。

 

老实说,你根本不敢想他这个喝多了的男人能稳稳抱着你回去。但他看向怀中的你时,眼底是一片如水清明。哪里有半分醉意。

 

男人低低的道了句“我们回家吧。”便大步向前走。你看着他因奔波熬夜搞出的黑眼圈,下巴处重新冒出的暗青色胡茬,闻着他身上被浓重酒气所掩盖的淡到几乎没有的古龙水香气。这还是临走前你亲手替他搽的呢。想到这里,你忍不住在冷酷寒风中掉下滚烫眼泪。

 

“怎么哭了?”他没有停下来,只是声音是在呼呼冷风中快被吹散了似的微弱。“现在才知道痛吗?”男人的沙哑尾音中掺了点稀薄笑意,可你听了只觉得难受。

 

“他们怎么能这么对你。”你呜呜咽咽的冒了句没头没脑的话,似觉得在他怀里哭不好意思,索性伸手紧紧搂住他的脖颈,想在这漫天寒意中匀一点微薄暖意给眼前这个同样会觉得冷会觉得痛的男人。

 

“讨厌死了,我不允许你再走路了。”不管是生理还是心理都疼得要命的你干脆自暴自弃的放弃了所有理性与逻辑,“以后我要买很多很多的车,再也不要林太郎走路了。”

男人被你这野蛮又不讲道理的话逗乐了,“那我不就成废人了吗?”

 

“才不是废人!”你气得顾不上害羞,抬起头来直视着森鸥外。冷风如锋利刀片刮在你的脸上,可回想起甜美童话故事的你并不觉得痛,“那是小美人鱼。王子是真心爱她的,所以不会舍得小美人鱼走路的!”

 

“好,好。是小美人鱼。”森鸥外浅浅的笑了,紧了紧怀中的你。只是他也未曾想过,这条如此崎岖难走的路竟会因为你的存在而甘之如饴。

 

所以,小美人鱼的结局未必就是在日出之际化作脆弱泡沫。也有可能与她深爱的王子白头偕老…………吗?男人再度看向怀中已经熟睡的你,认命般叹了口气,俯身吻去了你眼尾处尚温热的晶莹泪珠。

 

】晚安吻到底可以给几次啊?● 文豪●太宰治●x
。   已经三十多岁的医生接过递来的玻璃杯,却并不急着喝,反而问道:“和太宰君似乎相处的很好呢?” 耸了耸肩,道:“也就那样吧,我是搞不懂他的心思啦。”   “是。”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将...
】黑手党也有体重困扰?● 文豪●太宰治●中原中也●
过来点了?”   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听话的从诊所门口走向所在的办公台。医生仍然冲你好脾气的笑,似乎刚才那场拉锯战不曾发生过,亲昵的招手,“来,稍微再过来点。”   沉浸于“只要少...
【漫综】当被校园欺凌●文豪●中原中也●太宰治●江户川乱步●●银魂●火影●夜兔神威●宇智波鼬
原作者:吹泡泡的阿蛙   ☆小学生笔,求各位可爱们轻喷 ☆重度ooc ☆灵感来自于我曾经被校园欺凌 ☆内含/火影/银魂   是班长老师最看好的学生,班里有几个不良很讨厌,在次大考之前...
】当偷吃他们喜欢的食物被发现后●文豪●江户川乱步●中原中也●太宰治●国木田独步●中岛敦●芥川龙之介●福泽谕吉● ×
原作者:离岛   【】当偷吃他们喜欢的食物被发现后 #内含江/中/太/国/敦/泉/芥/福/与/织/宫/ #文豪× #主消耗型异能,十分容易饿,大胃王设定 #渣渣文笔预警 #ooc预警...
方后走的能算殉情?● 文豪
。”   女人离去前再次冲我笑了笑。自从先代去世后,今天恐怕是她笑的最多的天。我模模糊糊的理解一点她与传出绯闻的缘故,如果她愿意天天这样对我笑,我也忍不住要与她发生点什么的。   “再见了,先生。”她...
】千里邀月● 文豪
的错。”   听到他如此回答,我哼哼唧唧以示不满,抱着表白不成功难道还不许我揩油心思,得寸进尺的搂住他的脖颈,蹭了蹭他的面颊。 面颊两侧的胡茬还没打理干净,根根渗出石砖般的青灰色,磨得我...
】 七夕贺礼(?(全员ooc警告,主x)● 文豪●中原中也●江户川乱步
注视着。明明句话也没有说,却如同被海妖塞壬引诱的水手莽莽撞撞他走去。          彼时还是情报贩子以及大夫的森林太郎尚在闲暇时心血来潮,偶尔允许席地而坐,将头枕在他的双腿上...
)当围观(?)他工作时(含中原中也/太宰治/芥川龙之介/) #文豪
  “林太郎!今天可以早点结束?”   和爱丽丝一起用星星看着。“可以嘛可以嘛?”   :受到暴击×2   “既然小姐都说了,那么当然可以了。不过……”   他放下文件走过来...
】愿为彻夜歌唱● 文豪x
起快要贴在身上的女人。“太宰干部那边出了紧急状况,恐怕要麻烦您亲自去看看。”   意味深长的瞥了眼,似乎是看透那点心思。转身对女人温柔浅笑道:“那么,请恕我失陪一阵了。夫人...
】论年下恋爱的可行性● 文豪
在无比配合的进行课堂抢答。   或许永远也不会改变主意的。悄悄的在心底补了句。     2. 或许这话说出来有自夸的嫌疑,但是很清楚自己拥有着在皮相方面的优势。总有人用贪婪的、渴望的、垂涎...
[综]我在雪里埋下颗太阳. #凹凸世界 #鬼灭之刃 #文豪 #食物语 #
他“万恶的首领头子”(的称呼)不突然送来一个电话炸弹。   然而,爱手如,在冬天也选择抱着热水袋,穿着毛绒睡衣窝在沙发的头,另一头是这时被视作“千万不能接近的大冰块”的芥川先生...
】当遇到变态跟踪狂● 文豪●太宰治●中原中也●中岛敦●芥川龙之介●陀思妥耶夫斯基●● 同人
,不屑的笑了笑。 这天,和爱丽丝去逛街,遇上了跟踪狂,奈何手里都提着东西,不方便打架,所以这时候不远处的就能派上用场了。 果不其然,在绕了段路后,你们停下了脚步,工具人从旁边的巷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