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南乙女】虚假宿敌● 男神×你● 名侦探柯南乙女向● 安室透● 赤井秀一● 琴酒

sodasinei 2020-10-30

原作者:Violet

 

第二人称,有私设。

ooc是我的,成年组是大家的。

 

【安室透】

“Hello!My dear partner.”奶金色的长发散在身后,你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墨镜,偏头看向玻璃窗外的马自达。

 

“合作愉快,Brandy。”电话另一端的男人低沉的声音中,带着些对于未知的期待。

 

看着帮你把行李搬进后备箱的男人,你墨镜后的眸光暗了下去,想到这次回日本的理由,勾起了唇角。

 

“唔,日本变了好多呢。”你在副驾驶望着窗外飞速向后的景物,自言自语道。

 

安室透偏头看向你,轻轻哼笑了一声“所以刚下飞机的小姐,还习惯吗,毕竟在华盛顿待了这么久。”

 

“不,所以去和Gin打完招呼,我要去睡觉。”你撇着嘴给Gin发邮件。

 

“后座上有三明治,你可以垫一垫肚子。”一直专注于道路的安室透突然开口。

 

“诶?是给我的吗,thank you.”你侧身拿过包装精致蛋糕盒,打开封口,用附带的叉子叉了一小块送入口中。生菜的清脆和蛋黄酱的细腻在口腔里散开,是我眯了眯眼,享受片刻的安适。

 

“还符合你的口味吗,Brandy。”安室透一手搭在方向盘,右手手肘撑在车窗上。

 

“好吃!是Bourbon自己做的吗,现在组织的成员都这么会生活吗?”你歪了歪头,看向男人在阳光照耀下微微细闪的金发。

 

“算是吧。”安室透抬起手蹭了蹭鼻子,载着你驶向组织的据点。

 

均匀的呼吸声从副驾驶传来,安室透久违的楞了下,看着似乎毫无防备的女人,手慢慢移向腰间的手枪,又缓缓收回动作。

 

今天是你和Bourbon假装夫妻的第三个月,也是你自作主张监听安室透的第三周。

 

你之前明着暗着向安室透打听了很久的赤井秀一的消息,总是能被安室透黑着脸三言两语的转移下去,你听着窃听器传过来的对话抿了口手边的琥珀色液体,安室透和住在咖啡厅楼上的那个男孩似乎关系不浅。

 

你看着手旁的资料与电脑上灰色西装的男人,曲起手指敲了敲桌面,喝下了冰球周围最后一口波本酒。

 

“欢迎回来,透。”你窝在沙发上,蜷起的双腿和挺直的脊背彰显着你的慵懒与戒备。

 

随着安室透丝毫不掩饰的脚步声,你的手滑向藏着枪的靠垫后方,“所以,这场任性的游戏该结束了吗?”你的声音瞬间冷了下来。

 

“当然不是,我怎么可能对FBI探员小姐下手呢?”安室透俯下身子,在你耳边微微吹气,“只不过,请不要再做出这种明目张胆的试探了,毕竟...”不等他的话说完你就迅速抽出枪,起身的同时,你与他的额头上都被对方的手枪抵住。

 

安室透轻笑一声,手枪在食指上转了一圈便收了放在腰后。“所以现在可以邀请我的探员小姐一起共进晚餐吗?”男人从背后环住你,低沉的嗓音撩拨着你的心弦。

 

“Of course,我的公安先生。”你笑着转过身,双臂勾上了面前人的脖颈。

 

 

【赤井秀一】

你摊开桌子上的文件,捏了捏眉心,起身站在酒柜前,挑了瓶黑麦威士忌。

 

你看着办公桌上堆积的层层文件夹,抽出压在最下方的文件,回身扔进了碎纸机。你端着酒杯走到窗边,望着街上形形色色的行人,想着茱蒂前段时间报告上来的讯息,皱了皱眉。

 

茱蒂的报告和Vermouth的情报相差无几,可你不认为FBI的王牌搜查官,会想不到如此明显的漏洞,只身去赴约。当然,赤井秀一不仅仅是你双重意义的前同事,还是你名义上的爱人。

 

你仰头喝掉最后一口威士忌,向上层打出了外派的申请,理由是你不相信爱人的死亡,想亲自去日本查一查。

 

你向日本警方调出了案件资料,在心中记下几个名字,顺便再去找Gin把视频拷回来。

 

你在帝丹小学门口看着柯南上了茱蒂的车,又抬头看了看教室的玻璃窗,挑了挑眉。你有种预感,柯南或许会回到那个阿笠博士家,毕竟有秘密的孩子总是会拥有一个同样充满秘密的树洞。

 

你抬手看了看时间,想着先去趟莱叶崖礼貌性的祭奠一下你的爱人。但你没注意到的是,教室玻璃窗后的有一个满脸惊恐的女孩,而在身后的小巷里,有一个看着这一切的男人。

 

你开着车,看着道路两边停靠的车辆,加快了速度,曾经的事故现场,也被日本警方保护下来。你被车里的人们注视着,不紧不慢的拿过副驾驶的花,摆在了警戒线外。

 

虽说是形式上的祭拜,要是说你对赤井秀一毫无感情,当然是假的。你想起赤井秀一在结束任务后,冬天会去咖啡店买一杯热咖啡给你暖手,你们没有很亲密的接触,但是赤井秀一生活中的细心照料,还是多多少少让你的心暖暖的。

 

你收回思绪,看着后视镜里的起身捡花的警官,戴上了耳麦。“刚刚有个女人放了束花,上面写着‘Bye, my darling.’这样的话,我们要跟上去吗?”你摘下耳麦,加快速度向阿笠博士家驶去。

 

你的手放在门铃上,还未等按下,一位粉色头发的先生便从你身后绕过,替你开了门。

 

“唔。谢谢,”你礼貌的冲男人鞠了鞠躬,“我只是想找一下屋内的小男孩,问他一点事情。”你盯着男人眼镜后的眼睛,手微微向挎包后移动。

 

冲矢昴拎着甜品站在门前,你戒备地盯着面前的男人,“这位先生,您都不问一下我的身份就贸然放我进去吗?”

 

“是胸针,这个胸针好像是FBI的探员才会佩戴的,”冲矢昴推了推眼镜,用左手指着我的胸针,“还有,我叫冲矢昴,是东都大学的研究生,初次见面。”

 

直觉告诉你,面前的男人绝不是一个研究生这么简单,但是在别人的地盘,你也不好动手,毕竟这是在日本。

 

“博士,今天买了甜点屋的新品,拿来给你们尝尝。”男人温和的嗓音带着点笑意,“这位小姐是FBI的探员,似乎有些问题想问问柯南呢。”

 

你看了看躲在阿笠博士身后的小女孩,笑着对柯南说:“我们要不要换个咖啡厅,小姑娘似乎有点怕生呢。”

 

冲矢昴放下甜点,走到你身旁:“原来小姐这么在意小孩子的感受吗?”

 

“还好吧,只不过我的爱人已经因为任务牺牲了。”你有些悲痛的抬起右手,把手指上的戒指展示给他看,不知想起了什么,又补上一句“在日本。”

 

“节哀。”冲矢昴难得愣了一下,有些抱歉的对你说。

 

柯南看了看你,又扭头看了看冲矢昴,好像明白了什么。伸手拽了拽你的裙角“呐呐,姐姐,我们去新一哥哥家说吧。”

 

“麻烦了。”你向屋内的一老一小鞠躬告别,在你转身的同时,冲矢昴提起了柯南,用只有他们两人能听到的声音,半睁的绿眸被镜片掩住,“请不要拽她裙子。”

 

冲矢昴在厨房里煮了些茶递给你,你顺手接过来,放在唇边抿了一小口。嘴里茶叶的苦味在口腔里碰撞着,却恰到好处的有些甘甜。

 

“所以,柯南还能记起秀一赴约前有些不停寻常的话吗?”我握着茶杯,试探着询问。

 

“秀一?啊,是赤井先生吗?”柯南稚嫩的童声带了点戏谑,扭头向冲矢昴的方向看了一眼,“姐姐对赤井先生的死很在意吗?”

 

“对的,因为...”你迟疑了片刻,还是没有说出原因,“我还是想亲自来查一查我爱人的死因,所以私自调阅了案件后就来找你了,如果打扰了很抱歉,但无论如何还是想知道事情的真相。”茶杯冒出的热气熏的你的眼睛有些模糊。

 

“柯南,太晚了,你该回家了。”冲矢昴端着波本酒坐在你的对面。

 

“这样啊,那我先走了哦。”柯南跳下沙发,向门口跑去。

 

“诶,可是....”你急忙起身,想拦住向外跑的柯南。

 

“让他回去吧,”冲矢昴伸手拦住你,另一只手拽了拽高领毛衣,“我也知道。”

 

熟悉的嗓音让你有些不知所措,你下意识从包中掏出枪抵着面前人的胸膛。赤井秀一在一步一步把你逼向墙壁的同时,拽下了自己的伪装。

 

“没关系吗,这么轻易的就让我知道冲矢昴的真实身份。”你向后慢慢退去,寻找着逃离工藤宅的出口。

 

赤井秀一越过你看向紧闭的门窗,伸手按下门口的开关,突如其来的黑暗让你停下了动作,也方便了赤井秀一把你圈在自己和墙壁之间。

 

“所以,我的爱人小姐,今晚我们可以叙叙旧吗?”赤井秀一笑着凑了过来。

 

 

【Gin】

“嘶。疼疼疼,你轻点不会啊!”你躺在医疗室的床上,看着旁边那个叼着烟收拾残局的男人,没好气对他指指点点。

 

“活该。”Gin将纱布扔进柜子,冷笑一声,“也就你能在这种破任务中受伤,还是被‘自己人’,蠢的要死。”

 

“我装成废物模样容易吗?还不是你当年想出的馊主意。”你撇了撇嘴,想要直起身下床,却被腹部的疼痛绊住了脚步。

 

“安生点,我可不想再给你包扎一遍。”Gin脱下风衣,把你摁回到床上,将风衣盖在你身上,准备离开医疗室。

 

“嘁,活该你没对象。”你拽了拽身上的大衣,小声嘀咕着。

 

Gin扭动把手的动作顿了顿,嗤笑了一声便离开了。

 

我刚闭上眼准备歇息一下,就听门口处又传来了稳重却有些谨慎的脚步声,你把大衣拽过头顶,不耐烦的冲门口摆了摆手,“你怎么又回来了,你很烦。我还死不了,用不着一遍一遍的来看我。”

 

“是我。”Bourbon低沉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吓得我猛地拽下了眼前的遮挡物。

 

“你不会好好走路吗?怎么和Gin一个德行。”你不知道是被Gin还是被腹部的伤弄得心情烦躁。

 

“你这火气怎么这么大?我来看望一下在任务中受伤的同事而已,结果还被嫌弃了,你还真是有良心。”Bourbon窝在沙发上,手里把玩着车钥匙。

 

“以你的本事不可能想不出来更加周全的计划,你比我有良心多了,降…”你闭着眼吐露着事故背后的真相。

 

“管好你的嘴。”Bourbon猛地站起来打断了我,掏出枪指着你的头。

 

“我这人啊,最不怕威胁,有本事你就杀了我。”你用右手拨开Bourbon的手,还挑衅的冲Bourbon勾起唇角。

 

“好自为之。”Bourbon收了枪,还当着你的面聒噪的接了个电话,膈应完你才走。

 

你的伤好得很快,至于Gin在你卧床期间也不知怎么弄成了半死不活的样子,还借着“你受伤了我照顾你,所以我受伤了你也要照顾我”的狗屁借口把你拽到了他家照顾自己。以至于你每天去实验室的路途上,就连Chianti碰到你也能阴阳怪气的调侃一下。

 

“明天有一个学术交流,你自己随便鼓捣点吃的凑活一下。”你坐在书桌前整理着明天的演讲稿,随口对Gin说道。

 

“你就因为一个破交流就放我鸽子?”Gin端着给你煮的咖啡,冷冰冰的说道。

 

“拜托,什么叫放你鸽子,咱俩之间有约定吗?没有。而且我去是因为任务,鬼知道他们从哪里知道今天组织有所行动的。”你端起咖啡,抿了一口。

 

“注意安全,身份暴露了我可不会给你去收尸。”Gin难得被噎了一下,迅速警告着我。

 

“你知我知Boss知,闭好你的嘴就没人能知道。”你敲打着键盘,反过去噎他。说完便挪了挪身子,生怕Gin下一秒就掏出伯莱塔给自己来一枪。

 

第二天交流会议结束后,你去波洛咖啡厅给Gin带了点吃食,省的他又把自己作进医院,顺便去组织慰问一下今天任务失败的大家,毕竟有对方做好准备的情况下还是很难成功。

 

“听说Gin这次虽然没有到现场,也在幕后做了许多呢。”安室透的眸光里带着挑衅和调侃看着我。

 

“哦,那你还真是废物。”你冷着声音拽了拽西装外套,秋日的夜晚仅靠一件衬衫和外套果然还是有些勉强,“不过要是再这么过分的话,就不要怪我不留情面了哦,降谷警官。”你提着给Gin带的三明治,倚在墙上沉着声警告工作间正在忙的安室透,“你也知道,你阻止不了我,毕竟是一同的伙伴,有时还是很有用的哦。”

 

“我知道了,下次会小心的。”安室透甩了甩在灯光下格外耀眼的金发应到。

 

“那我就先回去了,剩下的就帮我带给他们吧。”你推开大门,铃铛声在寂静的夜中格外响亮。

 

你启动汽车后抬手看向手表,心想着Gin在任务结束后有没有乖乖吃东西,有没有乖乖的换药。想着想着你就被自己吓了一跳,Gin和乖好像这辈子也扯不上。你扯了扯嘴角,不知道自己最近怎么突然这么在意Gin那个臭男人。

 

“我回来了。”你在玄关脱下外套挂在衣架上,“给你带了三明治,是我最喜欢的金枪鱼,要吃吗?”你冲着在吧台喝白兰地酒的Gin挥了下手上的袋子。

 

“再不回来我就要以为你死路上了,还有,为什么要给我买你最喜欢的口味?”Gin一脸“你是蠢货”的表情看着你。

 

“你负责吃就行了,怎么还这么多事。”你夺过他手中的酒杯,仰头喝下剩余的酒液,“自己的身体自己心里没点数?多大的人了还得天天要人操心。”

 

“也就你敢这么操心,Vermouth都没你这么放肆。”Gin打开包装袋,取出三明治咬了一小口,“我吃不了,一起。”

 

你刚想拿起盒子里的三明治,手里就被塞了一个咬过一口的残次品,“别浪费。”

 

“我干嘛非得吃你剩的。”你嫌弃的把三明治扔回包装盒,却没注意到Gin沉下去的目光。

 

Gin拾起被你扔回去的三明治,咬了一口,又把你的椅子转向自己。“这样呢,你会吃吗?”他凑向你的脸庞,用嘴喂给了你刚刚咬下的三明治,含糊不清的说道。

 

“唔。”你半推半就的咽下嘴里的三明治,“你是欠...”你话还没说完,就又被面前的男人堵住了嘴。

 

“你是我喝过最甜的Brandy。”Gin在你的耳边轻声说道。

 

三篇的女孩子虽然代号都是Brandy,但都有独特而不同立场与性格,安室篇的女孩是卧底在组织的FBI探员,是性感活泼的混血,为了调查自己曾经的挚友的死因而选择NOC;赤井篇的女孩是卧底在FBI的组织成员,是有谋略会伪装的领导者,女孩卧底到FBI的时间早于赤井卧底到组织,所以赤井并不知道女孩是卧底;Gin篇的女孩本质是黑,后来被组织安排到公安去卧底,结果又因为出色的业绩被公安安插回了组织,是毒舌且优秀双面间谍,至于为什么没有上报Bourbon是NOC,大概因为女孩还想利用安室透的身份给自己打掩护。

 

说在最后,这篇是之前的大合集,因为都被锁掉了所以打算放在一起试一试。

 

]打工日记(//)实际上是恋爱日记● 侦探● Gin
是圣诞节的气氛,今天也有三件非常快乐的事。 1.收到了小兰送的圣诞礼物。 2.下了今年冬天的第一场雪。 3.先生说…他也喜欢我。       在FBI的打工日记 又 王牌特工爱上我...
】成年人的起床方式● ×侦探● Gin
低声说着,翻身压在了身上。     [] “该起床了,会带去吃早餐。”在衣柜前找衣服的同时还不忘叫起床。   “嗯?不要!”迷迷糊糊的翻了个身,背对着一来抗议...
】爱人与fc的选择 ● ×侦探
...?”   一手固定住的手,埋头在的颈侧:“晚了。”     [] 端着波本和手机,悄悄推开了书房的门。有些讨好的趴在书桌上看着面前在电脑上敲打着的男人,他接过递过的,曲起的手指有...
】一生只有次的拥抱 ● 侦探x● 降谷零
给了贝姐 ·OOC是会的,请默念三遍“一旦触碰就会消失”再进入正文! ·www这篇写到后面有点脱轨了,大家就当个小剧场随意看看叭 略长(我老实写论文了)      X       不知道该...
】酒馆与×侦探● 降谷零● ● 冲矢昴● ● Gin
泪水,用他的方式堵住了的质问。     []   今天是他的忌日,按照往常去莱叶崖祭拜过,来到你们相遇的小馆,和老板要了杯Pikesville。这是你们初次相遇时他喝的,也是只有他在...
]他的手机屏保(//)● 侦探● Gin
大会时候拍的:穿着绯色的浴衣,绑了丸子头,手里还拿着苹果糖。在烟花绽放的一瞬间,回头看,他原本是想偷拍,却拍出了这张惊艳的照片。在他眼里,烟花根本不及的美。 看着手机,想到...
]老婆怀孕以后变小作精怎么办(//)● 侦探● Gin
原作者:糖粥粥粥   严重ooc  真的好ooc我这个写的太温柔了 不过谁能对自己的老婆不温柔呢!! 女主人设(就是)如标题 不喜欢请避雷     在睡觉的时候很喜欢抱着...
]当他梦见离开他(//)● 侦探● Gin
!” 看着自己的爱心早餐泡汤了,叹了口气。 拍拍的腰“去洗漱吧,以后这种事还是我来做吧。只管…享受就好。”     是被电话吵醒的,虽然昨天关了静音,但手机在床头柜上震动的...
】命运终结● ×侦探● 降谷零●
从来不放心将选择权交予他人,他会亲手斩断,就像他原本的名字一样,不会染上任何的污渍,一切都是零。   “爱与恨交织在一尘不染中。”     [] 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你们也完美...
]当他是的高数老师时(//)● 侦探● Gin
态度不错,”的手掠过的裙边探了进去,将的惊呼声用唇堵住“不过,补课是要先收取费用的哦。”   : 学校里传说中最可怕的老师就是。 他曾经说过如果有次旷课或者不交作业,那么期末直接不...
]当被别人追求的时候(//)● 侦探● Gin
原作者:糖粥粥粥   换句话说就是大型吃醋现场 成年组×大学生 老牛吃嫩草行为 主(就是)比较沙雕风 是轻松文 ooc 不喜欢请避雷   从学校回到家,一路上和发着消息,聊着...
[] 又到了钻进男朋友被窝取暖的日子(//)● 侦探● Gin
突然觉得有些口干舌燥。 看他眼神变了就知道他想做什么,连忙收回腿,把自己又埋在被窝里,只剩双眼睛露在外面“,我困,继续睡了……” “好。”他舍不得闹,顺了顺的头发“晚,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