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英乙女向】关于你们约会的场合 #我的英雄学院乙女向 #霍克斯 #相泽消太 #绿谷出久 #爆豪胜己 #轰焦冻 #欧尔麦特 #荼毘 #男神x你

sodasinei 2020-10-30

原作者:闲愁飞雪

 

・关于你们约会的场合 [出/胜/轰/欧/相/霍/荼]
・题目来自coffee cat大大的约会地点十五题
・写到最后又不知道自己在写些什么,唉

 

・绿谷出久的场合


——溢满甜蜜口感和温馨气息的咖啡店

银质小叉子小心翼翼地在蛋糕上切下去,完整地保留了精致的奶油裱花,配上内里松软的戚风蛋糕和提子夹心,兼备视觉和味觉的双重享受。

清甜绵软的口感,甜蜜得让人不自觉地翘起了嘴角,一如与眼前的少年独处时的小小幸福。

“然后就可以在这点得到f(x)的最大值是……”似乎是感应到了你的视线,绿谷出久的声音顿了顿,抬起头有些紧张地摸了摸自己的脸:“……那个,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感觉一直在看着我……”

“没有呢。”看着他渐渐红透的耳朵尖,你只觉自己脸上笑意更甚,心情大好,唇间的甘甜也渐渐加深。

“诶诶诶?"担心会打扰到店里其他人,他的音量小了些,手忙脚乱地指了指练习题,“是不是我没讲清楚?那个、有哪里不明白请告诉我!”

“也不是。”你低头,又切下一块蛋糕。

蓬松的天然卷微微晃了晃,双颊上的小雀斑染上一点羞意。绿谷出久垂下眼睫,有些难耐地别开了你的目光,手指挠了挠头发,“那、那是……”

“绿谷君,试试蛋糕吧?”把小勺子递到他面前,你冲他甜甜一笑,“很好吃的。”

绿谷的脸不可抑止的红了起来,头忍不住低下去,“诶!但、但是……那个勺子是……”

你当然知道他在纠结什么。面对如此纯情的小男友,你觉得自己好像是调戏他的女流氓,但是想要逗弄他的坏心眼却越发强烈。你直接把勺子塞到了绿谷一开一合的嘴里,满意地看着他的脸瞬间涨得通红。

“好吃吗?”

绿谷握着笔的手心已经沁出了一层汗,骨节泛白。他咬了咬唇,声音细如蚊讷:“……嗯、嗯,很甜。”

看着眼前心满意足地低头继续用同一个勺子吃蛋糕的少女。绿谷的手不自觉地摸了摸自己微烫的嘴角,纤长的眼睫还在微微颤抖。

光是间接接吻,已经这么甜了吗……

意识到自己在想些什么的绿谷少年,捂着通红的脸垂下头去。




・爆豪胜己的场合
——野性与温柔并存的动物园

当你把周末去动物园的决定告诉爆豪胜己时,他是完全拒绝的。

“哈?动物园?!老子才不要。”他又露出了那副狰狞的恶人脸,还不忘嫌恶地瞟你一眼嘟囔着:“小屁孩吗你。”

“我就是想去动物园嘛。”你摇晃着爆豪的手臂,卖萌央求道:“当小屁孩也没关系啊,只要爆豪大哥哥肯带我去玩。”

“没劲。不去。”态度似乎稍微缓和了些。

你扁扁嘴巴哦了一声,装作一副失望的样子,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思索道:“既然胜己不想去的话我去问问别人吧。我记得上鸣君上次说想去动物园看那个什么展来着……”

“给老子回来混蛋女人!敢去问就炸飞你啊!”爆豪的怒吼伴随着噼里啪啦的爆破音,直接霸道地揽着你的肩膀把你搂回怀里。

直到约会的当天,爆豪还是一脸不情愿的表情,但还是尽量耐着性子陪着你。

“考拉好可爱!”你感慨。

“哼,幼稚。”

“呆萌的感觉有点像轰君呢。”

“……你找死?”仿佛又听到了咬牙切齿噼噼啪啪的声音。

这个调戏爆豪的方法真是屡试不爽呢,你看着身边的暴躁男友忍不住笑出了声。爆豪嘁了一声别过脸,揽着你肩膀的手臂却更用力了。

“总感觉胜己就像狮子一样诶。”你搂着他结实的胳膊讨巧地说,“万兽之王啊,很合适吧?”

他斜睨你一眼,竟然难得没对你的发言表示不屑,淡淡道:“哦,不错啊。”就在你欣喜地以为爆豪这硝化甘油脑袋终于开窍了的时候,他唇角一勾,接着启唇道:“电视上说一个雄狮子可以跟很多雌狮子……”

“混蛋爆豪你想什么呢!绝对不行!我不同意!”

你恼羞成怒地打断他,正撸起袖子准备狠狠给他一拳的时候,似乎听到了他轻笑的声音。抬眼就看到他正看向另一边,肩膀微微抖动。

……原来是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了啊。

后日谈

“哈——早上好啊爆豪。”上鸣一边打哈欠,一边跟爆豪打着招呼。

“死一边去白痴脸!”

莫名其妙被凶了的上鸣正一脸懵逼。就见爆豪额头青筋暴露,又指着跟在上鸣身后的轰吼道:“还有你半边脸的混蛋!以后离……咳,离我远点!”

轰焦冻:……起床气?




・轰焦冻的场合
——不会说话的海洋生物与沉静的蓝色玻璃帮忙隐藏告白的水族馆

与轰焦冻在一起的每一秒,都安逸得仿佛在拍小清新电影一般。

天气很好,是雨季里少有的晴天,云朵洁白而硕大,一团一团显得特别扎实饱满,反射着太阳光让你只能眯起眼睛,远远地朝水族馆门口的少年挥挥手。

“抱歉轰君,久等了。”你跑过来,喘着气紧张地看着轰,“我迟到了吗?”

少年面容温和,低头看看手表,“没有,你早到了五分钟。”然后自然地牵起你的手往大门走去,“走吧。”

轰的右手微凉,摸起来格外舒服。你被他牵着有些害羞,低着头跟他进了水族馆。一进门首先是触摸池,围着一群小孩,但轰依然拉着你凑了过去。

“是可以随便摸的意思吗?”他帅气的脸上些许茫然。

“对呀。”

轰焦冻伸手,轻轻戳了戳海参,然后微微发愣地盯着自己的手指。

“软的……”

“活海参当然是软的啦。”你笑笑,觉得轰焦冻虽看着冷漠,但某些方面实在是太可爱了。

水母馆里光线昏暗,周围都是泛着淡淡荧光的水母,悠然地飘荡在水里,陆离斑驳。你忍不住侧过头看着轰焦冻,他眼眸低垂,正认真地看着一边的介绍牌。

“6.5亿年前。水母出现得比恐龙还早……”他微微偏头,露出困惑的神情。你忍不住弯了弯嘴角,原来真的会有人这么认真地去看那些科普背景知识,他过分可爱了吧。

并肩走在海底隧道里,四周和头顶都笼罩着安静的蓝色,五彩斑斓的游鱼就漫步在你们身边。轰焦冻轻轻拉了拉你,指着鹞鱼说:“它好像在笑。”

“都说鹞鱼是海里的微笑天使呀。但轰君不觉得它好像没了牙的老太太吗?”你打趣道。

看着他卸下防备后露出浅浅微笑的样子,你突然有些莫名心疼。

“轰君是不是没怎么来过水族馆啊。”

你们两个人捧着冰饮坐在一个巨大的水箱前,你小心翼翼地发问。

“嗯,是第一次来。”轰平静地看着旁边正在合影的一家三口,淡淡地说:“小时候上学以外的日子都是在训练室里度过的。”

你意识到自己似乎提了不该提的事。但轰焦冻依然安静地坐在你身边,昏暗的灯光下,左眼突兀的疤痕依旧触目惊心。

你的心脏剧烈地抽痛了一下。

“那、那个!”你起身,鼓起勇气说,“我们下次去游乐园,再下次去动物园,之后去水上乐园,还有博物馆什么的……总之,我会努力帮轰君把回忆都补回来的!”

轰焦冻微微一怔,点了点头说:“……谢谢。”

巨大的鲸鲨沉默着缓缓地从你们面前游过,你惊叹地盯着眼前的巨物。而身边的少年却静静注视着你,目光似水般温柔,静谧而永恒。




・欧尔麦特的场合
——夕阳燃烧的天空与湛蓝无垠的海水所交汇的海岸沙滩

假期,你约欧尔麦特一起到海滨浴场度假。

起初他还不是很懂你为什么对大海这么执着。明明家附近就有一片海滩,你们还经常在那一起相约晨跑,怎么难得的假期还要到海边来过呢。当然,不管怎样他还是无条件地答应了你的请求。

直到他看到你穿着超可爱的泳衣从更衣室里出来,抱着游泳圈在阳光下笑着奔向他的时候。他才深刻地了解到,对女孩子来说海滩和海滨浴场完全是两回事。

纯情如他学生一般的欧尔麦特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怎么啦俊典?”你连忙俯身凑近他,摸了摸他的额头:“是身体哪里不舒服了吗?”

“……没有。”看着你关心他的紧张模样,欧尔麦特觉得自己太不是东西了,他纠结了一番还是如实地夸你:“少女你今天……咳、很可爱。”

看着有些害羞的欧尔麦特,你忍不住笑出声,抱住他瘦弱的腰,轻微地蹭了蹭,“俊典也很帅气啊。”

欧尔麦特可不觉得自己这副干瘪的德行哪里帅气了。他叹口气,轻柔地摸摸你的头发。说实话,每每看到你青春靓丽的样子,他心里都会生出一股自责混杂着自卑的复杂心情。拖着苟延残喘的身子跟女高中生交往,还是他的学生,不管怎么说他都是个糟糕透顶的男人。

“不许想。”看到他的表情你就猜到了他在想什么,假装生气地鼓起脸颊。

“……嗯。”欧尔麦特顺从地对你笑笑。

你把沙滩巾铺好,趴上去,自然地解开胸衣带子递给他一瓶防湿霜说:“俊典帮我涂一下,我够不到后面。”

那干枯的手指直接抖了起来,迟迟不肯接过瓶子。

“快点啦,要被晒黑了。”硬生生地把防晒霜塞到他怀里。

欧尔麦特看着你白皙光滑的背脊,沾了些许沙砾,沁出的一层薄汗在强烈的日光照射下显得亮晶晶的。他几乎是颤抖着挤了些防晒霜在你后背上,迟疑着缓缓伸出手。

周围安静得只剩下浪花拍打沙滩的声音。

“……对对对不起少女!我果然还是做不到!!!”欧尔麦特头顶冒着烟,羞得几乎快要晕倒过去。

曾经的和平象征,今天也完败于自己女友的手上。




・相泽消太的场合
——黑暗中演绎着与屏幕里截然不同故事的电影院

相泽消太的休息日不多,就算闲下来也是窝在家里睡觉。对于约会这件事,他似乎一直提不起兴趣。之前几次约他出来都被各种理由拒绝。

 

这次你是真的生气了,直接到他家从床上把他抓了出来。

 

……不约会算哪门子交往啊。

 

“游乐园,电影院,电玩厅……不管是哪里都好,今天老师一定要选一个。”

 

相泽消太坐在床上,这会儿依旧还没睡醒的样子,他叹口气,揉了揉眼睛说:“就电影院吧。”

真是一点都不意外,他选了个最省力气的。

“那你也要把自己收拾一下啊。”你不依不饶地把再次倒回床上的他拽起来,“我那么仔细地化妆,老师居然连头发都不梳一下。”

“麻烦死了。所以我才讨厌约会啊……”

但是收拾妥帖的相泽消太确实让人眼前一亮,让你忍不住一路上都亲昵地挽着他宣示主权。特地选了离学校远一些的影院,电影也是你精心挑选的适合情侣看的爱情片,你和他难得的一次约会,势在必行。

你们坐在了靠后排的位置,这个场次观众不多,电影也按时开场,一切顺利。

“男主好帅啊,有点老师的味道。”你靠着他的肩膀说。

“嗯。”

“你觉得女主长得好看吗?”

“还行。”

“那我好看还是她好看?”

“嗯。”

你疑惑地回头看他。只见他靠在椅背上,眼睛又合上了。你伸手到他那边,有些不满地掐了掐他的胳膊,压低声音道:“不可以再睡啦老师,都出门了。”

他艰难地坐直身体,布满血丝的眼睛看看你,又看了看荧幕,淡淡开口:“当然是你比较好看。”

没想到他回答得这么痛快,你反倒有些不好意思。剧情慢慢深入,男女主角渐渐擦出爱情火花。你看得还挺入迷,刚想跟老师再吐槽一下。只感觉右边肩膀一沉。

微微侧目就看见相泽把头搭在你的肩膀上,安静地睡着。眼睫毛在眼睑下扫出一小片阴影,平时总是紧皱的眉头也终于舒展开。

你的心几乎软化了。看他睡得这么毫无防备的样子,你实在不忍心再叫醒他,想必是老师最近工作实在太累了。


……真是的。

电影剧情终于步入高潮,各种爱恨纠葛看得叫人犯困。但相泽却终于清醒。他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盖在你身上。你垂着头靠在他身边,已然睡得东倒西歪。

冷气这么足,还睡得这么死,万一感冒了怎么办。

果然下次还是抱着你在家睡觉吧。相泽消太看着你安详的睡颜如是想。




・霍克斯的场合
——为彼此选择着最喜欢衣服的商业购物区

你的男友霍克斯是个英雄,人气超高。

他很年轻,长了张不俗的帅脸,偏偏又是亲民的性格,再加上羽翼这个实力与颜值兼备的个性。可想而知,他的女粉丝有多少。

因此每次和他的约会总是特别热闹。

这次也是。约定好在商场门口见面,你隔着老远就能看到被几圈粉丝团团围住的他。

每次看到他这么受大家欢迎的样子,你都发自内心地替他高兴。但女粉太多也会相应的麻烦,比如这会就有个女生居然搂着霍克斯的脖子跟他合影,胸都贴在了他身上。虽然女生合影完就被他礼貌地推开了,但你的脸还是立刻耷拉下来。

有些不开心,你远远地躲在一边不想理他。

然而他只一抬眼,就轻松地发现了层层人群之后的你。

你别扭地移开视线,假装没看到他。

“心眼真坏。”一双翅膀慢悠悠地在你头顶上挥动着,他浮在半空,弯下腰脸带笑意地看着你,“居然躲在这里偷看。不过你男朋友玩捉迷藏还没输过哦?”

“我可不敢打扰跟粉丝互动的大英雄。”你虽然心底已经泛起淡淡的甜蜜,但还是摆出冷漠的态度。

“诶,吃醋了吃醋了——”

“才不是!”你的反应剧烈起来,羞愤道。

他笑了,稳稳地落在你身边。他俯身靠近你,摘了护目镜将你细细打量:“……哇哦,今天超漂亮的啊?我又沦陷了。”

你的脸不可控制地升温,轻咳两声别扭道:“别说这种傻话。”

“我认真的啊。”他自然地揽过你的肩膀,“说起来下次我还是去你家接你吧。”

你赶紧摆摆手,“算了,我不喜欢飞。”

“什么啊,一点都不像羽翼英雄的女朋友。”霍克斯的语气难掩遗憾。

即使你不恐高,但是在那种毫无保护措施的情况下被带到那种高度,还是太惊悚了。而他却很喜欢抱着你飞的感觉,很悠闲,时不时看着你被吓坏的脸,瑟缩在他怀里的模样都让他心情大好。

老实说,你不太喜欢跟霍克斯一起逛街。倒不是因为别的,只是他太喜欢给你买东西了。这个合适,那个好看,似乎有无限多的理由给你买买买。一次两次就算了,多了你总觉得这样做很奇怪。

毕竟你只要和他在一起就很开心啦,他根本没必要用这样的方式讨你欢心。

“别忘了我们之前约定好的事。”你提醒他。

“是是是,不买东西对吧。”

其实霍克斯的想法很简单。只是有太多你不知道的事情。

即使是NO.2,对于自己的命运,他也无法改变什么。他只是想在自己能陪着你的这段时间里,尽可能的给你更多。执行机密任务是否能全身而退还是个未知数,万一到了那个时候,他遇到什么不测——

毕竟,唯独死亡这件事,是会将你们分开的理由。

他突然觉得胸口一空,下意识地从后面紧紧抱住你。

“哇!干嘛?”突然袭击令你浑身一颤。

一向牙尖嘴利的霍克斯此时却如鲠在喉,只能咬牙沉默。胸腔里翻涌着的沉重情绪,还是悉数地被狠狠压抑下去。他咧嘴冲你笑笑,语气轻松:“……嘿嘿嘿,被吓到了吧?”

“你吓死我了!真是的,好无聊啊你。”

看着你生气的嗔怒责怪,他假装低头偷笑。果然啊,你只要一直无忧无虑就好了。在那个英雄也可以偷懒的社会到来之前,还是让你在他的羽翼之下多待一会吧。

这样的念头,渐渐在他的脑海里变得根深蒂固,抱着你的手臂也不由自主的越收越紧。

“嘘。让我多抱一会,就一会。”

鸟儿想要做什么的话,只需要振翅高飞就好了。

只可惜他不是鸟儿,他是英雄。




・荼毘的场合
——只要抱紧你就能得到安全感的鬼屋(跑题跑到外太空)

荼毘是一个很有魅力男人,这种魅力很大程度上源于他的神秘感。你不知道他的工作和家庭,甚至不知道他的本名,却这样稀里糊涂地跟他交往起来。

每一次约会前,你都想着这次一定要尝试了解他更多。然而真正见面的时候,拥有主导权的却总是荼毘,你总是被他牵着走,想问的问题也都抛之脑后。

你的闺蜜已经不止一次地提醒过你,摸不清楚底细男人最可怕,是一定要不得的。你一开始对他也将信将疑,但与荼毘一起时的感觉就像毒品一样令人上瘾,你已经深深地迷恋上这个摸不清也猜不透的男人。

和他走在游乐场里,你心里偷偷计划着待会干脆邀请荼毘去你家吃饭,顺便问清楚有关他的事情。

二人路过鬼屋,你拉着他布满伤疤的手臂停下:“哇,是丧尸末日题材的,好想看看啊。”

“可以啊。”他说,摸了摸你的头,“但是你不会怕吗?”

你摇摇头,笑笑说:“有荼毘先生在,我才不怕呢。”

话虽这么说,但当你走进鬼屋时。还是被吓得尖叫连连,好在后来荼毘体贴地在高能之前捂住你的眼睛,你几乎是躲在他怀里走完了全程。

“结果还是被吓得够呛啊。”荼毘说着递给你一杯冰饮放松。

“唔。”你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红着脸发出邀请:“对了!今晚去我家吃饭吧,我昨天新买了螃蟹,很新鲜的。”

荼毘的眼神微微一变。

“这是引狼入室么。”他眯了眯眼调侃道,“你啊……假扮的鬼怕得不行,却对真实的恶魔毫无防备呢。”

你赶忙反驳道,“不会啊。荼毘先生一点也不吓人,男人就是要有点伤疤才性感。”

他低声笑了笑:“……可我说的不是这件事啊。”

正当你疑惑的时候,他答应了你。

饭已经煮好了,螃蟹还在锅里蒸着。荼毘靠在阳台上抽烟,你无聊地打开电视机看起了新闻。

“……根据多名目击者描述,本市连续纵火案的犯罪嫌疑人已经确定为同一人:男性,年龄二十五岁左右,体型瘦高,面部及四肢覆盖有大面积伤疤……”

播音员面无表情地播送着新闻,高清摄像头下荼毘的背影出现在电视上。

你呆呆地盯着屏幕,手中的遥控器啪嗒掉落在地上。

“唉……还是被发现了啊。”

随着荼毘低沉的声音在耳后响起。后脑突然剧烈钝痛,你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头痛欲裂,窒息般的痛苦。

四肢无力,全身动弹不得。

勉强撑开酸涨的眼皮,周围完全陌生的环境让你一阵恐慌。更令人绝望的是伴随着自己的动作,些许沉重的金属碰撞声——你的手和脚都被栓上了粗重的锁链。

“啊,终于醒了。”荼毘的声音从身边传来,语气神情都一如往常:“睡得怎么样?”

他的声音让你瞬间清醒,回忆起刚刚发生的一切,你急忙惊恐地挣扎起来想要远离他:“你疯了!快放了我!”

他看着你,似乎叹了口气。

“我可没有疯哦?疯的是这个社会。”他轻轻摸着你的头发,轻声道:“等我把它矫正好了,就会放你出去了。”

这个男人果然疯了。

“……不要!荼毘先生,放了我吧……”你疯狂地抗拒,几乎快要哭出来,“求求你了……放过我……”

他似乎很苦恼,微微歪头道:“唉,那可不行啊。”

“我保证不会告诉任何人的……”

“怎么保证呢。”他伸手挑起了你的下巴,笑得温柔而残忍:“要做点什么吧?比如割掉舌头,或是剜掉眼珠?……得确保万无一失啊。”

他的话让你脸色苍白,无言以对,身体止不住的颤抖起来。

“但那样会很痛的,”他抚摸着你的脸颊,脸上的笑容近乎病态,“我可不忍心对你下手啊……所以,在完事之前,只能请你在这里多呆一会了。”

你绝望地摇摇头,眼泪扑簌簌地随着动作掉下。

“别哭啊……我保证会很快的。”

轻柔地吻了吻你湿润的眼睛,荼毘抱住你放弃抵抗的身子搂进怀里,碧蓝的瞳孔此时晦暗不明:“这就对了,乖孩子就得听话才行……”



-FIN-

 

】他是前男友 #英雄学院 # # # # # #x
机会,又会是怎样光景? (含////) (超级无敌狗血) (没写师徒组。他们那么好,会有人跟他们分手吗?) 被屏蔽到没脾气。 场合: 跟提了分手后直接跟老师请了三天...
】与他夜 [////] #英雄学院 # # # # #绿 #x
起来     5PM     部活终于结束,快期末了拖得有些晚。收拾好东西才发现手机上有几条未读信息和未接来电。   【在门口】   【别磨磨唧唧,赶紧滚来】   【死哪去了...
】肢体诱惑 [///] #英雄学院 # # # #绿 #x #Lee
场合 午休时间,大部分学生都在食堂吃饭。 和切岛上鸣等人坐在一起,他随手点了自己习惯吃激辛定食,吃了两口就觉得心里莫名一阵火大,再无半点食欲。 就在他目光所及地方,绿久等人坐在一起...
// 初遇那点事 #x #英雄学院 #绿 # #
?”女孩静静地看着觉得自己脸像被那混蛋老爹蒸过一样,但又不厌恶这种感觉。 “可以...”突然反握住女孩手。 “可以....请去吃荞麦面吗?” Ver. “啊欢迎光临,先生...
】选哪一个呢 ///死//渡 #x #英雄学院 #bg
原作者:选超甜   *为了庆祝第四季开播肝更新 *ooc *文笔渣 *没写有点手生了 英雄组 A.       是个超级别扭男孩子。   上课会偷偷注视,在发现后会狠狠地瞪...
/// 反转'魅力' #x #英雄学院
一起。”他拥紧,在看不见背后,是他眼眸中翻涌复杂情绪。          “哈,雄英雄科就养这种废物吗?”眼前人居高临下看着,略带嘲讽说着。       “...
// 先生 真的不是故意啦 #英雄学院 #x
做着动作——     手撑着下巴,做着一副思考状:“嗯嗯,这位小姐,求助被听到了!”     摆一副姿势,露出八颗大白牙,猖狂地笑着:“哈哈哈哈,雄,请赐教...
// 果然不该让父亲带孩子吗....? #英雄学院 #x #bg
睡沙发。         “爸爸,想要那个!”男孩看见手办模型,眼睛瞪得发直,喜爱不得了。         “不行。”没有回头看就拒绝了他,眼睛还在四处寻找着什么...
// 怀疑是沙雕 而且有证据 #英雄学院 #x
君,尽管去告白,她要拒绝了马上替气,我们什么关系啊,好兄弟不是吗!”一把揽过他肩,仗义拍拍他胸口。       在绿一脸仿佛看见老师在一起表情中,满意离开了...
// 作为敌人是否做错了什么 #英雄学院 #x
干什么!——!”挣扎着,怒视着他。       “会为此付出代价,xx。”        视线被封住,寂静中,听见了门关上声音。     绿    英雄办公室,正在...
// 英雄小朋友也过六一 #x #英雄学院
。     “xx!”打开门,就看见绿满脸笑意站在原地,身上还穿着俩买情侣装(当然不是那件),当然也穿了。      “嗯...上鸣推荐了一部电影,据说挺适合...
// 笨蛋情侣恋爱任务 #x #英雄学院
!可就在看见衣服一瞬间,他笑容僵在了脸上。      这满满肌肉图片到底是什么啊!为什么上面还有一个大头照?绿忍住颤抖双手,疑惑。      “小!原来以前都忽略了...